懒人花园:我们的五星花

来源: 2018-04-15 07:54:00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6543 bytes)

小儿是香蕉人,却从不抗拒说中文和学中文,已经坚持去中文学校好几年了。但他对成语的理解非常有限,和《还珠格格》中的小燕子一样,学不会“四个字四个字的说话”。

他喜欢天文,对太阳系九大行星了如指掌,偶尔在我面前卖弄一下知识。我曾试着教他说“星光灿烂”“灿若繁星”“疏星淡月”等成语,他觉得拗口,憋的满脸通红。为了不打击他学中文的积极性,我赶紧换一种方式,和他一起用非成语的中文形容词来描述星空。

他说,夏天的夜晚星星最多,在天幕下发着光。偶尔,几个淘气的小星星在夜空中划过一道道弧光,它们落在地球的某个角落,变成陨石了。人们喜欢星星,常常幻想着天上的星星落在了自己的花园里,变成了一朵朵花。凡是星星状的小花,都有个“星星花”的别名,寄托美好的遐思和心愿。

小儿问,什么是妈妈小时候最喜爱的“五星花”呢? 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茑萝,那是福建人从小必种的花啊。它柔弱纤细的藤蔓顺着竹竿,不经意间就爬上了窗台,红色的五角星星花在月光下淡淡地微笑。一夜啪啪的雨声,似乎要将窗玻璃敲碎,五星花在风雨中艰难挣扎着,努力不让自己的美梦破灭。它心目中的爱人是月光仙子,有一首《茑萝梦月》是这样唱的: 如果你给我雨水/我就能瞬息茁长/如果你能给我支援/我就能飞旋直/如果你不这么快离去/我们就能相会在天堂

风雨之后,五星花细若游丝的藤蔓顺着墙角,爬得更高了,难道不怕砖墙尖锐的棱角将它的身子划断吗?呵呵,恋爱中的人们,总是不畏艰难险阻啊!

可是加拿大的气候不太适合茑萝的生长, 我对小儿说:“我们种邻居家的starflower 吧。”

邻居在草莓和西红柿植株旁栽了几棵玻璃苣(borage,英文俗名starflower。它们几乎和西红柿草莓同时开花,布满细毛的花茎顶端开着一朵朵蓝色小花,完美诠释了天空中蓝色星星应有的形态。花儿散发着迷人的浓香,吸引着无数蜜蜂前来探访。邻居说,玻璃苣是一种蔬菜,嫩叶可以用来做汤或者凉拌色拉。可她种玻璃苣的主要目的是吸引更多的蜜蜂来给草莓和西红柿授粉。玻璃苣不惹虫害,天蛾和 卷心菜蠕虫等常见的害虫极少出现在菜叶上,偶尔从山林里跑到人们后花园的梅花鹿也不吃它的叶子。世间哪里去找如此完美的星星爱人呢,妩媚又不矫情,不需要你付出什么,一个劲儿掏心掏肺地对你好……

我还告诉小儿,本地有一种叫繁星花的(学名Pentas lanceolata),为茜草科五星花属下的一个种。它不是爬藤类植物,而是小灌木,翠绿的叶子,紫色,红色或者白色的五星花聚成半球状。繁星花没有茑萝和玻璃苣花那么娇媚,但热情蓬勃,象征着一种为了理想而赴汤蹈火的信念。我们可以把这种五星花栽种在大花盆里,用来装点阳台。

玻璃苣和繁星花均来自地中海地区。小儿去过那一带,见过海边的天空。晚霞消失后,黑色的帷幕渐渐拉开,无数星星们闪烁着白色或者幽蓝的亮光。海面上波光粼粼,浪潮拍击礁石的声音像母亲的摇篮曲,伴着游子夜夜的美梦。星星们见证着这里的古埃及文明和古希腊文明,金字塔、人面狮身像、木乃伊,雅典卫城……人类的几段浅显的文字岂能道明深邃的历史和神话?可是星星们不一样啊,它们阅尽地球几十亿年的沧桑,却默不作声,将所有的古老神秘隐藏在煜煜的光芒下,遣着星星花下凡到人间,让梦想在你的脑海里生根发芽,产生一种探秘古今的冲动,于是走得很远很远,将世界的美丽一览无余。

儿啊,妈妈从古老的东方远渡重洋,一路烟波浩渺,有时星垂平野阔,有时残月星斗稀。开心的瞬间,星河欲转千帆舞,落寞的季节,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再过几年,妈妈就到了听雨屋檐下,鬓已星星也的年纪。愿你站在父辈母辈的肩上,手可摘星辰,欲上青天览明月。

小儿听着我的叙述,似懂非懂,眼里闪着星星般的亮光。

我是个行动派,很快地从连锁花店里买来一包玻璃苣的种子,几阵春雨过后将它们洒在花园里。再过几天,小苗就要破土而出了吧?玻璃苣最忌讳被移栽,想它们在哪里生长,就把种子洒在那儿。它们会年复一年的自我生长和繁殖,点缀着花园上方极美的星夜。

懒人不可以没有梦想,所以懒人花园里一定要有各种各样的星星花。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