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寄出的情书 (2)

来源: 2018-03-28 13:34:48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2363 bytes)

 

 

为了这段朦胧暧昧的暗恋单相思,人生一路走来,从少年到后中年的我,付出太多没少吃苦头啊!

 

 

 

 

 

单说为收藏秘密花园里的神圣爱情,我都快要拜耗子为师了。

 

 

 

 

 

二十年前,我们家虽说盖起了村里第一座深宅大院,还养了一头德国流浪牧羊犬看家护院,可要藏点文字隐私,还真不容易。

 

 

 

 

 

二十年前,小渔村的寒酸,过来人不难理解,现代人可以通过网络了解。

 

 

 

 

 

那会儿的人,比原始社会好点,比封建社会,在很多方面,至多照个平。一穷二白是物质,思想意识形态,绝对是以禁锢爱情为首要。再者说,窝头都吃不饱,身体发育自然跟不上撒。我家比较富裕,常有白面馍吃,这也是造成我早熟多情荷尔蒙不用一般同龄人的原因吧。

 

 

 

 

 

情书开头数量不多,我就藏炕席底下。冬天烧炕,差点引起火灾,秘密就此被家母发现。

 

 

 

 

 

家母不懂爱是何物,不知道模仿岳母刺字青史留名,咬牙切齿的她,顺手拿起扫炕的笤帚疙瘩一戳,俺头上立马出来一大包,热血涓涓外渗。

 

 

 

 

 

肉体上的疼痛俺可以模仿革命烈士,为爱情理想视死如归。可精神上的打击实在太伤!

 

 

 

 

 

那会儿虽然没有互联网,可村里谁家有点啥事,早上发生,不到晌午,能传遍全村。

 

 

 

 

 

情敌王大牛,趴墙根儿得知我情书中的只言片语火辣言辞,追着我不耻下问企图照猫画虎鹦鹉学舌。

 

 

 

 

 

嗳,HC,啥叫勿你?上学路上,大牛媚笑这递给我一个烤地瓜。

 

 

 

 

 

勿都不懂你拿啥跟HC竞争?哈哈哈。秦二霞用发亮的袄袖擦了一把鼻涕。

 

 

 

 

 

你知道?鼻涕虫你赶紧滚一边去。家里有点余粮的大牛看不起傻了吧唧总死追着男生的女屌丝二霞。

 

 

 

 

 

你分我半拉地瓜,俺回家坐沙发上打电话帮你问问县文化馆打工的俺二舅。郝子鑫流着哈喇子。

 

 

 

 

 

你家啥时候装电话了?村长家都没电话呢。板凳都没几张,你还坐沙发呢你,你个耗子一边趴着去!大牛可不是那么好骗的。

 

 

 

 

 

别吵了!我舔着手指头,回味着红薯的甜蜜,打断一班情痴傻冒儿。

 

 

 

 

 

就凭我的能诗会文的才华,还怕啥竞争?

 

 

 

 

 

生逢其时,俺要拿下陆小曼,那是湿湿碎,徐志摩他别说围一条白围脖,他就算一天换一条不同色的围脖,在我面前,也只能不带走一片云彩悄没声儿的走人跑路。

 

 

 

 

 

爱情是个拧巴的事儿,早恋早拧巴,人生不能留下遗憾,有爱就要大声说出来,欲擒故纵是适婚男女使的手段,当然,后来我对此也是驾轻就熟,并以此实现了梦想达到了目的,这是后来的辉煌,暂且不提保留点秃头上的虱子。

 

 

 

 

 

 

 

有人说,爱情就一定要坚持。早熟早恋对爱如饥似渴多情痴请的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坚持的结果也未必好,因为爱情的定义复杂,包括的内容太多。这事儿一旦走火入魔,落下毛病是指日可待的。

 

 

 

 

 

 

 

说到情讲到爱,家学渊源的我若认第二,没人能认第一。

 

 

 

 

 

 

 

老一辈儿的风流韵事不摆了,爱情莫问出身撒。就说俺那两个姐姐吧,一个是琼瑶迷,一个是三毛迷,迷倒啥程度?这么说吧,同学熟人称她们一个是穷摇,一个是酸毛。

 

 

 

 

 

 

 

酸毛怀着美好的理想钓了个矮穷挫远走天涯,穷摇人尽可夫的爱情一直摇到姥姥家的外婆桥,结局都是残酷的有目共睹不同凡响。

 

 

 

 

 

勿你的定义很多,知冷知热知心知性知情知爱知己知彼,不同场合不同的地点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情绪下,有不同解释,你们想听哪种?我打了个地瓜嗝儿咽下泛起的胃酸,冷眼睥睨俯视群痴。

 

 

 

 

 

情爱,当然是情爱了。大牛亟不可待扔出关键词。

 

 

 

 

 

那是一种升华到了肉体的激情。男女情到深处,烈焰红唇互相碰撞不松开,明白了吧?我唱着大海抛起滔天大浪。

 

 

 

 

 

 

 

那不就是亲嘴儿吗?说的那么邪乎。切!一直支楞着耳朵不吱声的资深留级生林翠云,笨嘴拙舌的来了个大俗大雅。

 

 

 

 

 

你咋知道的?你干过?大牛兴趣盎然。

 

 

 

 

 

你妈干过!信不信我抽你?!细眉细眼的女汉子翠云叉着腰发飙了。

 

 

 

 

 

好男不跟烂女斗!摩拳擦掌端出玩命架势的大牛,看着眼前牛高马大货真价实的女汉子,讪讪的退下阵来。

 

 

 

 

 

还勿你呢?找块豆腐撞死算了!那是吻,屋嗯吻!没开嗓的小公鸡穷骚情,怎么就不知道走正道长点真本事呢?不学好,我们学校的重点高中升学率,就是被你们这帮烂泥给拖累了。看来,复读生学费还得增加才行!

 

 

 

 

 

姥姥的!光顾着当情痴,没留意啥时候出名严厉的校长兼党支书教务长语文教学组组长鞠大婶跟屁股后头半天了。

 

 

 

 

 

内外交困只能激起俺屡败屡战的斗志!坐在大阶梯课室,我开始给她,我亲爱的YY,写第二封情书。

 

 

 

 

 

 

 

我的小亲亲YY,

 

 

 

 

 

首先,让我们握手拥抱热吻一个,能不能让我爱你一会会儿呢?我打出个大哭脸再加个娇羞脸。

 

 

 

 

 

插个花,看见了吧?我那撩人扰人的姿势,无师自通,娘胎里带出来的。这招对付有爱情饥渴症情痴异性长相条件半残废女人,非常灵验。这是后话,按下不表。接着写情书。

 

 

 

 

 

昨夜晚,我梦见你对我俨然一笑。啊,我的心里涌起了浪潮。

 

 

 

 

 

写到此,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脑门儿右边,那早起被家母笤帚疙瘩爱抚出来的大包,脑子里出现了炕上那大地图。

 

 

 

 

 

我多么想对你唱首小情歌。不,我要亲自为你写首不朽的情歌,我的小YY。

 

 

 

 

 

为了你。。。。。。。。。。 我就要精尽人亡鸟。。。。。。。害羞的脸打出一串。

 

 

 

 

 

HC!站起来!河东狮吼啊这是!

 

 

 

 

 

埋头憋字儿笔走龙蛇的我,抬头一看,亲爱的YY举着教鞭,浑身金光闪耀站在课桌边,横眉冷眼跟我放着电,我似乎闻到了罂粟花的香甜,顿感一阵眩晕,下意识的抱住了脑袋。

 

 

 

 

 

虽然我愿意做YY的小羊,任她挥舞着皮鞭抽打,可我怕她不抽,顺手跟我左脑门上戳个大包,这左右两大包,对称倒是对称了,那可就只能当斗牛士,跟可爱美丽性感的小绵羊不沾边了。

 

 

 

 

 

我打出一串儿亲吻的脸。冲着YY谄媚的笑着。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