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栏拂袖,扬起一身爱的花雪

来源: 2017-07-10 07:15:41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990 bytes)

我是一朵六瓣的雪花,微风将我和姊妹们吹到了高山上。这里有气势磅礴的峰峦,万里冰封,银装素裹,风景一边独好。我毫不犹豫地降落,匆匆忙忙地,摔倒在高山脚下。高山在笑我,笑我天真无邪与莽撞可爱。它说,情感丰富的我应该去到春天,挂在绿意葱茏的枝叶间。这样我的爱人从天空中凝视时,会注意到我与众不同的暗香,我银铃般的笑声和洁白晶莹的泪珠。

(日本雪铃花)

为了这个心愿,我学着世间所有痴情儿女的样子,在佛前苦求五百年,终于变做日本雪铃树上的一朵盛开的白花。和日本的国花樱花一样,我也是默默低垂着头的。佛说,心里喜欢谁,就应该低下高傲的头,从小径上经过的他,才会看穿我的心事,为我驻足流连。

在春光中等了好久好久,他终于经过我的身边,却不肯多说一句,独自朝前走了。原来传统的含蓄内敛并不能留住他的心。埋藏在心中多年的情感终于在一瞬间像雪山一样崩溃,我和姊妹们借着春风,用尽全身气力从枝头飘零而下,在他身后的小路洒了一路的白雪。

“沉思细恨,不如桃李,尤解嫁东风!”失意的女人都会背这一句。我用五百年的光阴,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离愁别恨。

可我还是不甘心与他就此错过,又求佛将我变成夏天的卷耳夏雪草(snow-in-summer )  。夏初的花园是一片生机盎然的碧绿,再加姹紫嫣红,我灰绿色的叶子和白色的花显得与众不同,因而更为醒目。

我这株多年生的夏雪草的生命力是如此强大,踩不烂拔不尽,不怕晒不怕冻,每年一片片向四周蔓延,在微风里摇摆,唱着千年的情歌: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寘彼周行……

(卷耳夏雪草)

我生在他窗外的泥墙边,目光却不受任何阻拦,每当月照纱窗,他从来不曾注意到,我正扬起一张美丽的素脸,深情凝望。

我很想他,只是悄悄地想,默默地惦记,不轻易拨打他的电话。加了他的微信,关注他在朋友圈里发的每一条短信息和每一篇心灵鸡汤,却从不点赞,不愿他的生活泛起涟漪。

因为思念,我忘记了时间和距离,忽略了雨天和洪汛,甚至拙于用言语表达。以为他永远不会变老,却在他推门迈步走向花园的一瞬间,我瞥见了他的两鬓微霜。

蹉跎半生,终于明白幸福不是靠某人的垂青得到的,与其乞求上苍赐我以忍耐,并且不要让相聚相知的良辰姗姗来迟,不如自己勇敢地迈出第一步,和他来一场坦白的醉心的交谈。

爱的雪花永远不会消失消融,它化身淡妆的素花,飞舞在我前行的路上。凭栏拂袖,扬起一身花雪。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