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那个有毒的女人:爱的共同体验

来源: 2017-07-07 08:44:48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4666 bytes)

我爱那个有毒的女人:爱的共同体验

《圣经·旧约·创世记》第11章宣称,当时人类联合起来兴建希望能通往天堂的高塔;为了阻止人类的计划,上帝让人类说不同的语言,使人类相互之间不能沟通,计划因此失败,人类自此各散东西。此故事试图为世上出现不同语言和种族提供解释。

可是几千年来,即使语言不通,不同族类在情感表达上却表现出同样的真诚和热烈。就拿燕雀做例子,燕雀大概是在中国古典诗词中出现最多的鸟类了,但燕和雀是两种不同的物种。

孩子们爱唱“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我家”。在他们的眼里,四月代表着草长莺飞和燕语呢喃。那是个追梦的季节,少男少女们在如丝的烟雨中逐着漫天飞舞的樱花瓣,眉目间浅笑盈盈。

等他们到了“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的年纪,又开始慨叹“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如果成群的燕子栖息在草本植物的嫩枝间,迎风招展,该是怎样一幅美丽的图景呢?我在温哥华的诸多庭院里见到这样一幅幅活泼清丽的画面:几棵大花飞燕草颀长挺拔,繁密的深紫色,浅蓝色和白色花朵成串开在纤细翠绿的花枝上,如一只只燕子嬉戏枝头。

飞燕草原产于南欧,花语:清静、轻盈、正义、自由。南欧民间流传一则充满血泪的传说。古代有一族人因受迫害,纷纷逃难,但都不幸遇害。魂魄纷纷化作飞燕(一说翠雀),飞回故乡,并伏藏于柔弱的草丛枝条上。后来这些飞燕便化成美丽的花朵,年年开在故土上,渴望能还给它们“正义”和“自由”。

这个传说和中国的“杜鹃啼血”有异曲同工之妙,人们都相信死后有魂魄,可以付托在雀鸟身上,实现平生之憾。

飞燕是燕类,杜鹃是雀类,可以用来缀秋景,赋兴衰,寄相思,也可以跃入花丛,化身一朵朵明艳的花,装饰北美的夏天。


最近我又在家附近的荒地里见到了俏丽的小花飞燕草,始知它们原本是气质非凡的野花,不知何时传入中国北方。它们茕茕孑立于野草甸子上,神情落寞地眺望远方,一副哀婉表情攥住了无数过路人的心,产生了扶它一把的冲动。何况,它们太亮丽了,简直不像花,而是一个个神奇的花仙子。如果将花儿一朵朵摘下,串成花冠戴在头上,是否五脏六腑热血翻涌,一种莫名的相思在心里疯长?

(小花飞燕草)

可花仙子们却说:小心啊,我是一个有毒的女人。吞下我的爱情,可能引起死亡或者重病。这个热气腾腾的季节,泥土下面掩埋的颓败和腐烂气味侵入了我的全身,化成一种毒碱。人们采下我的全草作土农药,杀苍蝇及其幼虫。爱上我是一种遗憾,我的口里含着紫色的毒,用忧郁的状态麻痹了你的防线。待我绝情地一转身,美好的时光瞬间裂为碎片。而你依然在月光下挣扎乱舞,试图追回年少轻狂的片段,无端蹉跎了一生。

上天让我们说不同的语言,不能好好地沟通的同时,又将美好的情感赐予人类,用爱架起心灵之桥。于是说着不同语言的人,在爱中有了相同的喜悦忧伤和绝望。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看上去非常棒 -Wizado- 给 Wizado 发送悄悄话 Wizado 的个人群组 (158 bytes) () 03/02/2018 postreply 06:24:43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