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室里的情感 (第26集) 欲望之巅

来源: 2017-02-08 11:15:03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1541 bytes)

 

实验室里的情感(第26集)欲望之巅

 

【五言-无题】

本是同林鸟,天涯各自飞。缘分终相顾,蜜意见芳菲。

 

“萍,萍,你在家吗?你在家吗?快开门啊!开门啊!”

萍听出是老马的声音,正犹豫着是否给他开门,只听老马拖着哭腔语无伦次地说:

“萍,我知道你在里面,求你了把门打开,开门啊! 过去都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让你受了那么多委屈,如果没有你实验室早就垮了。萍,我知道自己错了,我知道错了,给我一个机会吧,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我一定尽力补偿你。” 

 

萍听到这里,硬起的心肠又软了。她踉踉跄跄地走到门前,刚把门锁打开,老马就冲了进来。他看到萍一副恹恹的样子,于心不忍地猛地将萍抱在怀里。萍想挣脱,老马却越抱越紧,仿佛一松手萍就会立即从他的视线里消失一样。萍终于停止了反抗,小鸟依人地依偎在老马的怀里。

“只要你不走,我什么条件都答应你。”

萍在老马怀里嘤嘤地哭了起来,对老马的恳求不置可否。

“是我对不住你,只考虑自己,让你受委屈了。我一定将功补过,办绿卡和涨工资的事同时进行。”老马像是在忏悔。

老马突然180度的转变让萍感到有些无所适从和茫然,以至于一时没反过神来。等她清醒过来,便慢慢推开老马,脸色惨白,幽幽地说道:

“我不需要什么,我是真的太累了,想休息休息。不然的话我会死掉。” 萍说完身子一歪,差一点跌倒在地上。幸亏老马动作快,加之两人距离很近,及时扶住她。老马怜惜地重新把萍抱在怀里,慢慢走到床前,轻轻放下萍,给她盖好被子,又抓起萍的一只手,认真地说道:

“如果你不嫌弃我是二婚,比你大十多岁,就嫁给我吧。只要你答应嫁给我,我用我的科学信仰保证,与你白头到老,永不变心。” 

萍根据对老马的了解,看得出老马说的都是肺腑之言,起码此刻是这样,并非一时冲动。

于是说道:

“谢谢你,百忙之中还想到来看看我这么个一点出息都没有的小人物。你先回吧,等我们都冷静地想想,无论离婚还是结婚都非儿戏,再说你的实验室现在实力雄厚,兵强马壮,根本不缺我一个人,你完全没有必要为我改变什么。”

其实直到此刻,萍对老马的转变仍然持半信半疑的态度,她不想再次让自己盲目地轻信什么而重蹈覆辙。

“话不是这样说的。你离开后,我把过去的一切前前后后想了一遍,终于想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实验室离不开你,我更离不开你!”

萍看了眼老马,叹了口气,心潮起伏。

“别以为我是信口开河,你对实验室的贡献,大家都有目共睹。你的种种好处,几天都说不完。可以说没有你,就没有实验室的今天,我老马可能早就混不下去,卷铺盖回国了。如果我是在科学的海洋里漂泊的一叶扁舟,你就是航标灯和幸运果,不但让我免于倾覆,还能逢凶化吉。”

“我哪里有那么大的作用,不过是你张张口,我跑跑腿罢了。” 

其实萍已然看到了老马的诚意,此时诋毁自己不过是还想证明什么,这只能说明她在老马面前的自信心,被折腾的几乎荡然无存。

“你非得妄自菲薄,我也没办法。但任何组织若能正常运转,得有一个领导,但也需要一个默契的执行者,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我这么说应该没错吧?如果我抬举自己,算个领导,你就是那个执行者。这么说,我所言非虚了吧?” 

萍默默地低下头,脸上的乌云散去很多。

老马接着说:

“我家里的情况你是知道的,夫妻关系早已名存实亡。给我点时间,我尽快离婚娶你。你知道我的脾气,从来不对任何人许诺什么,尤其是做不到的事情。而且我说过的话,也绝不会反悔。”

萍听老马如是说,非常感动,同时心乱如麻。一方面她还是拿不准老马的决心到底有多大。另一方面若真让老马离婚,她又有些于心不忍。老马的儿子还小,再有,同样是女人,如此一来,让马妻如何自处?孤儿寡母,还带个老人,将来的日子怎么过啊?但面对深爱着的人的诚恳表白,她又如何能无动于衷,想了想说道: 

“我已经买好了去佛罗里达度假的机票和船票,正好利用这个时间我们都好好冷静地想一想。毕竟这样的决定对你我的人生都不是件小事,再说我们都不再年轻,已经犯不起错误了。但我还是谢谢你的美意,你先回去吧,好吗?”

“你先调整一下,休息休息也好,我现在太忙,这次就不陪你一起去了。你不必急着回来上班。另外还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在医药管理局申请的经费下来了,你知道多少钱吗?二十一万美元啊! 加上先前的十多万,一共三十多万,你想走也走不了啊,除非你想把钱转到你新的地方去。安心去玩吧,费用由实验室出,正好那边有个会让我去做大会发言,对了就是你上半年做的那个课题,我忙的要命,正发愁没人去呢。你去正合适,轻车熟路,本来就应该由你发言。”

这无疑是萍生命严冬里的一声春雷。对她而言,这不单纯是钱的问题,更不是因为老马答应给她报销旅费,而是因为她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被社会所承认。萍听后,阴沉的情绪立即峰回路转般地开朗了许多,她欠欠身想马上起来。老马注意到后,立即按住她说:

“急什么?你这个实验室经理今后还有的忙呢!”

萍顿时破涕为笑说:“我饿了,你请我吃饭。”

“请,当然要请,而且请就请最好的。让我想想,对了,我们就去郊区吃龙虾大宴去。”

“这还差不多。”

“还有,今天晚上我就在你这里加班,请您批准。”

“你少来,我可是卖艺不卖身。”

“我卖身,我卖身,而且还要彻彻底底地卖给你。”

老马说完俯身去吻萍。萍开始还试图推开老马,最后在老马激烈且忙乱的激吻中,浑身瘫软,不再推拒,两个有情人在经历了一番痛苦的折磨后终于又蜜在了一起。。。。。。

许是因为这次两人的矛盾升级到几乎无法调和的地步,让老马对什么是依依不舍有了切肤的感受,以及担心会永远地失去萍,而且决定娶这个女人的决心已下,现在老马心里仅存的一点道德障碍也化为乌有。老马已然全身心地投入,将一个男人的雄性发挥得淋漓尽致,萍也报之以桃,女人的风情万种、柔情似海也展现得风声水起。两人缠绵悱恻,如痴如醉,简直就是一种人性最原始的疯狂。直到萍灵魂出窍,老马畅快淋漓时,两人才一起飞去性欲的巅峰。接下来两个肉体又交织在一起,尽情享受着男欢女爱带给人类的美好和登峰造极的愉悦。老马不住地抚摸着萍瘫软的身体,两人又如此缠绵了很久,欲望的狂潮才慢慢地退去。。。。。。

 

(未完待续)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