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永不归来的单程机票

来源: 2017-01-29 13:09:18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9514 bytes)

每次坐飞机旅行我都会和邻坐的人打个招呼或者聊上几句。这次回中国是从三藩市直飞成都航班,坐在我旁边的是一对去中国旅游的美国夫妇。

男子问我:“Is your trip for business or pleasure?” 

我说:“For my true love.” 

男子对我的回答似乎有点不解,又问道:“How long will you stay in China?”

我说: "For good, one-way ticket.” 

男子对我的回答“一去不返,单程机票”更加迷惑不解,重复问我:“One-way ticket ?” 似乎觉得去往中国方向,而且永不归来的单程机票是有点反常,我并未多做解释,只是伸手从包里拿出一个手镯,于是我看了看手镯上面刻的“依青”两字,便陷入了沉思。

五年前我大学毕业工作后,由于在美国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女朋友,妈妈把我送到成都二姨家去相亲。二姨介绍的几位姑娘虽然时髦漂亮,但都不是我心目中的理想类型。后来在返回美国之前,我顺便去了一趟成都附近的峨眉山旅游。

在登上峨眉山的清音阁附近时,我被清澈的山泉和秀丽的风景深深的吸引住了。我想独自从小道去探索一下这座“天下名山”的奥秘,便沿着山谷溪流徒步上行。途中天下起了细雨,山谷被薄纱般云雾缭绕,如入仙境一般。走着走着便迷了路,但看到溪流的上方好像有人影晃动。当我沿着陡峭的山崖爬到瀑布上方时,见到水流的旁边有一个年龄约十八九岁的姑娘,正在采集竹笋和野菜。我上前向她问路,交谈中得知她姓杨,叫依青,家就住在附近。与城市姑娘不一样,在大山里长大的依青朴实无华,红润的脸庞透露出一种自然的美。“就是她!她就是我心目中的理想伴侣。”我心想。依青对我也流露出一种特别的好感。

天色渐晚,依青说“要不要去我们家休息一下吧?”。 我说“那好啊”。然后我和依青去了她家。见到了依青的父母,看上去他们很典型的朴实善良的山区农民。他们对种地和养殖业非常精通,但是对股票和房地产炒作却一无所知。另外让我感觉有点奇怪的是,这家人的房间内家具设施陈旧,堂屋还保留陈旧的毛泽东画像和对联。我想用手机自拍,但是手机没电了,想在她们充电,也找不到充电的插座,而且她们一家人居然连手机都没有见过。后来我留下在她们家吃了晚饭,农家饭菜非常可口,农家土鸡和鸡蛋,烟熏腊肉香肠,竹笋野菜等美味,让人感觉回归了原始的生态环境。

晚饭后外面下起了大雨,依青似乎有什么预感,警觉地对我说:“你不能留在我们家住,赶快下山吧!” 我当时真不想走,回答说:“不影响你们,我可以躺在你们堂屋的地板上过夜都行。”依青说:“不行不行,太危险!再晩你就回不去了。”  说着说着就拉上我出门往前走。"快走吧,太晩就来不及了!” 暴雨闪电中她脸上的泪水和雨水交织,我能感受到她依依不舍又担心我的心情。

“我还会回来找你的!” 这个时候我张开双臂,紧紧的抱住她。

依青说:“我等你回来!” 同时取下自己的左手上的手镯,塞在我手里,又说:“下次你来的时候一定带上它,我就知道你来了,我会跑过来见你!” 说完之后,猛然推了我一把,我脚下一滑就跌倒在地,顺势滚下了山崖,顿时昏迷了过去。

第二天我在山沟边醒来时,发现昨晚的人家已不见踪影,手中握着的是一个手镯,上面刻有“依青”两字。看看手镯,再看看空空的山谷,我百思不得其解,是不是我昨晚上在山中做了一个梦?因为明明是我在暴雨中被推下悬崖,但是现在身上却没有一点伤痕。如果不是梦,那我手中的手镯是哪里来的?

为了寻找出答案,重返旧地,找回我心爱的姑娘,我沿途打听询问,但是无人知晓。经过一天的周折,最后终于从本地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农民那里得到了答案。老人告诉我一个故事:那个山沟名叫七里谷,极其险峻幽深。在四十多年前,七里谷的上游确实住有一户姓杨的人家,有一个漂亮活泼的女儿。但是有个夜晚,突然下了一场特别大的暴雨,山洪暴发,一家人连房带人被洪水和泥石流冲走了。

“不对吧,昨天到晩上他们都还在那里!”我回答。

“是的,后来每隔五年,就是在洪灾发生的那一天,都会有人从远处看到了原来杨家的老房子和家人。本地没有人敢爬上山崖去见他们, 一是对洪灾往事的忌讳, 二是担心一去就回不来了。下次这家人还会出现,时间就是在五年之后。”老人解释说。

我一听说后惊叹不已,又感慨万千。这一定是我前世注定的缘份,今生才会和依青在峨眉山绝地相逢。但是现在人去谷空,这一分别将是五年。万般无奈之下,只有返回。在离开之前,我面对空荡的山谷呼喊:“峨眉山,五年后再见!依青,到时候我决不再离开你,我将随你们一道而去!”

“Would you like something to drink?” 飞机上空姐声音把我从沉思中喚醒。

这时候我手中的手镯变得有点模糊不清,因为眼里的泪水挡住了视线。五年过去了,我的痴情并未改变。一张单程机票让我启航了人生最后的一次飞行,峨眉山,我回来了!因为我心里知道,她在峨眉山的七里谷等着我。我将告别浮躁的物欲世界,与我心爱的姑娘一起,一去不再复返。

此时我转过头来,让邻坐的男子看了看我的手镯,并且微笑地对他说:“Yes, one-way ticket only. She has been waiting for this for five years!"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