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3月真实的故事(上下集)我 - 受伤的鹅 - 她的夫君鹅

来源: 2017-01-23 21:21:40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5135 bytes)
上集


2016年的3月,偶尔去了一个小池塘,小池塘从路上弯进去还有些路,去那里的人不多,倒是有些鹅,鸭子,海鸥等,那天先看到了一只水里的鹅,总在我面前游来游去,有点奇怪,还呜呜的, 才注意到了瘫在地上的一只脏兮兮的鹅,心想这只可怜的鹅死了,也就没再看它,过了一会,它突然拼了命的挣扎,原来没死,我慢慢看清了它的嘴和肩翅被一个鱼钩钩住了,它挣扎了一阵后又瘫下了,看得出它没有了力气。不知它已经这样多长时间。我下决心帮它。

我想抓住它帮它把鱼钩拿走,这时还有一两个人,看看走了,就剩我一个,我一个人不行,就拍了点摄像,拿着摄像走出小池塘到马路上见人就拦,请人帮我一起抓它,路上人也不多,大多数人也就看看表示同情地摇摇头走了,有个小伙子跟我回到了小池塘,我说我们一起抓,我把鱼钩拿掉,但他不敢抓,他用手机上网看看有什么动物救助站的,他查了几个地方打了电话都说他们不管。于是他跟我说“sorry”后也走了。

我看着那鹅怪可怜的,于是我又来回跑,只要看见人就拦,几乎绝望的时候,Ed穿着短裤跑过来了,显然他在炼跑,我赶紧追上去拦下了他,他一看相机里我拍的鹅就和我来到了小池塘,我说我们一起把它抓住,把鱼钩拿出来,他说不能抓,一抓不到它,二硬拔可能会伤了它,会感染的。他说他认识的朋友里有人知道动物保护组织的人,于是他打了不少电话,转来转去的,终于找到了那个组织,因为这些人都是Volunteer的,说是当天来不了人,明天想法安排,我说不行,怎么的也得今天,明天它可能就死了。如果没人来,我说我去附近的一个building,问问能不能借到剪刀什么的,要ED和我一起来把鱼钩拿掉,Ed看我的坚持,又转了一通的电话,终于有两个lady说是赶过来,我们等了2,3个小时,Ed冷得不行,他出门是跑步的,没穿什么多余的衣服,我也是鼻涕都快要流出来了,三月的天是很冷的,总算等到她们来了,但带来的工具很简单,她们以为是鸭子,那个网很小没法网住它,但她们还是有点经验,说是先从水边把它往岸上赶,不能让它到水里去,知道有人在靠近它,它挣扎着想逃,很难抓到它,我急中生智把两个lady带来的大毛巾往它身上一丢,它立马不动了,于是我们几个人抓住了它。我回家了,他们把它送到了医生那里。。。再后来。。。请看上集视频里完整的故事。

害了这只鹅的鱼钩显然是钓鱼的留在了岸边,岸上还有剩余的长长的丝都捡了丢垃圾桶了,这只鹅一定是走过时肩翅被钩住了,然后想去咬下来,又把嘴也钩住了,所以如果人们能够不随便乱丢东西,也许就不会伤到动物或着人自己本身了。

下集


送到医生那儿后,医生取出了那只鱼钩,鹅流了不少血,ED给我看了张照片,鹅血迹斑斑,可惜我没把照片存下来。医生还给打了防感染的针,确定它没事后就放生了。以后我经常去那小池塘,就像是去看一个朋友,看见我走下台阶,这对鹅就会从远处游过来,有时还左看右看地瞧我,我总在想,它们是不是认出我了,还是我自作多情,但其他的鹅就是从我身边走过,也就当我是空气,不会在我面前长时间的休息,不管怎样,它们总在我面前,让我有足够的机会拍它们,下集的视频是照日期排列的。你看它们多么的默契,一起游,一起笑,一起休息,真是对相亲相爱的鹅,想想我们人类有多少的couple吵吵闹闹的,我们有多少像这对鹅那样的默契呢。

5月2日我就拍了一张,它们一直休息,没什么大动作,所以没多拍,没想到这是2016年我最后一次见它们了,那时就听到雁声阵阵摧鹅起程,我想它们是迁徙到凉快的地方去了吧,因为那时是五月,夏天要来了。我心里总在想2017年它们还会回来吗?燕子会回窝,加拿大鹅呢?

我判断受伤的鹅是她,因为我每次看到的是另外的那只鹅驱赶别的鹅和鸭的,但我每次都慢半拍没拍下来,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这种动静,但那只受伤的鹅偶尔驱赶前面的鹅的那一幕我倒拍下了,但基于另一只保护的多所以我觉得受伤的鹅是她,视频最后也有一组抓拍的照片,受伤的鹅在后面,她的伴侣在驱赶前面的鹅也让我作出了这个判断。

所有跟帖: 

¥¥¥¥呼吁大家不要随地乱丢东西。免得伤到动物和人本身。 -jmzjmz- 给 jmzjmz 发送悄悄话 jmzjmz 的博客首页 jmzjmz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1/25/2017 postreply 07:49:39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