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涩年华

来源: 2016-12-27 02:39:31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5610 bytes)

没想到三十多年后还会旧地重游,回到我当年住过几年的小屋。

那是一栋建在山坡上的砖瓦结构的平房,看上去多年没人住,失修,业已荒废。周围的房顶大都已坍塌,但墙壁和地基结构还在。住房前面的仓库保存完整一些,门还上着锁,不过从窗户看进去,里面也是空空荡荡。和房子后面连着的院墙,还完整地保存着。由于是在斜坡上,房后墙的地基很高,有两米左右。我当年的房间还在,后面有扇窗户,能看很远。坡下的树,山涧的小溪,铁路,还有远处的山峦,都尽收眼底。

站在那里,似乎能很清晰看见那时我站在窗前的神态。一成不变的是山水,时而不同的是那不远处的铁路,来往的火车,还有行人。那也是我每天上学的必经之路,情景交融,几十年前的景色,如同一幅画卷展现在眼前。

托文革的福,我们当年上学轻松无忧,半天上课,半天回家。没有书看,也没有娱乐,大把的时间都在闲荡中度过。父亲看我太过无聊,买了个竹笛,告诉我一些基本的,让我学着玩。没有正经的老师教,自己按简谱就吹上了。

那一年,我刚九岁。在这之前,我一直在我农村外婆家。母亲才从干校出来,分配了工作,让我暑假去玩, 可我去了就赖着不走,父亲只好又回去一趟,把我的家当都搬了过来,也顺便办了转学手续。

新的学校离家大概有一公里远,在小镇里。同学大多是农村里的,只有几个吃商品粮的干部,职工子弟,多是从城市下放来的。也许是家庭背景相似的缘故,我很快就和他们走近了,有了自己的小圈子。起初,或许是小,没到青春期,男女生之间交往毫无禁忌。课间课后一起玩,打闹,上体育课一样踢足球,打篮球,混成一团。但慢慢的,还是会有异样的感觉。

比如像踢足球大多都是男女生混合,有女生上场,男生会更卖力,有女生喝彩,男生打篮球也会更加使劲。
而也就是在这不知不觉中,就注意到了她。瘦瘦的,苗条个子,在那批孩子中,算是高的。清秀的面容,阳光,灿烂的笑颜,一颦一笑,给人难以忘怀的印象。喜欢和她说话,聊天,甚至是争吵。也爱远远地看着她,婆娑漫步,喜怒嘻耍。不时还会没话找话,无事寻茬,那应该是一种自然的吸引。或许是互相的,要不然她也不会总来找我,在一起聊天,争辩。还曾邀约玩一种互相对视的游戏,看谁能忍住不会先笑。注视一个漂亮女生,总归都是赏心悦目的,当年应该是乐此不疲。

注意到她的手纤细修长,着迷她握笔写字的态势,还刻意模仿过一番。学习上也很用心,只是家庭住址不在一起,没有课后交流来往的理由。但相遇的机会还是有的。她在家里是最小的孩子,会在放学后帮母亲做事,不时会到我家这边,有时还会遇到,相视一笑,可能没说话,却会莫名其妙地兴奋不已。

那天我站在窗前,对着窗外吹笛,也是因为她在那里,替她哥哥做事。刚能吹出一点点调子,便把熟悉的和不熟悉的曲子,来回吹了多遍。要知道,不论什么乐器,听演奏得好的乐曲是享受,而不好时则是噪音,会让人心烦意乱。所以不奇怪第二天见面时,她会说,你怎么会吹起来没完没了啊?让我尴尬无语。

 

她家就住在离学校不远的小街上,很多同学的家也在同一条街,总会寻机去别的同学家串门,每每路过她家门口时,希望能和她不期而遇,可惜的是,那种偶遇很少。真羡慕那条街上别的同学,有和她常常会面的机会。

这样如痴如醉,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有一天,老师说到一件事。那时学校上课半天,让农村的同学能回家务农半天。十来岁的孩子,我们每学期也要去农村一段时间,名曰学农。需要自带被褥,到农民家里,和他们同吃同住。好像还是不分男女,在人家堂屋里打地铺。白天就是下地去干农活,除了累,辛苦,不记得学到了什么。每次都有老师带队,每晚老师会交待几句,让大家注意安全。那天就多说了几句,没点名地提到,有男女生单独外出,需要注意安全,也不可早恋。不知道是谁去老师那儿说的,同学中一片哗然,互相一问,很快便知道是她了。可惜男生不是我,而是我们的共同的好友,是她的邻居,学习成绩优秀,人也帅气。后来她说,他们的确好过,是那种真正的恋人,只不过后来分开了,也就散了。

不记得我当时是庆幸没有表露,避免了尴尬,还是没有了期望,失落感更多一点。不过毕竟还小,也没有陷得太深,知道了那秘密,也就放下了。还在一起聊天,玩耍,激情却不再有了。

好在不久我就随母亲进城,离开了。那一别,便是三十多年。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