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波逐流 - 活在美国的我们 第六十三章

来源: 2018-06-14 05:46:23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967 bytes)

六十三. 老公去哪儿了

整个车头都撞扁了,张紫蔷的肩膀和肋下也被安全带勒出一片青紫,非常疼。她呆呆地坐在车里,脑子里一片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过了一会,恍惚间听见有人在敲车窗玻璃,她木然地回头看,见一个警察站在窗外。这时候雨已经小了很多,她打开车门,听见警察在问:“太太,你感觉怎么样,需不需要立刻去医院?”

她慢慢回过神来,看看停在路边的警车和救护车,还有拖车公司的车在那里等着拖车赚钱。平静了一下,她对警察说:“我没事,我要跟拖车公司走,看看我的车还能不能修。”

花了四十美元,拖车公司把她的车拖到了附近的修车店。修车店的人告诉张紫蔷,这辆车已经报废了,还说:“建议你先租一辆车开着,然后就找保险公司要钱去吧,再买辆车就行了。隔壁就是一家租车公司。”

话说得好轻松,修车店的人大概天天都遇到这类事情吧。张紫蔷听见“找保险公司”几个字,心里一哆嗦:“完了,这叫什么效应来着?让我碰上了。刚刚撤销了这辆车的全陪保险,今天就撞在隔离墩上,一分钱也要不回来了。”

她的心就像沉到了谷底,眼睛里不由得涌出来泪水。修车店的人一看她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赶紧请她坐下,又递给她一纸杯凉水。

呆呆地坐了好久,直到那个修车店的人再次走过来,关切地问她需不需要帮助,她才醒过来,喝了点水,定定神,提起精神来,问清租车公司的方向,便出了门。

租车公司就在隔壁,张紫蔷很快办了手续,租了一辆丰田车。这时候天晴了,雨后的阳光分外柔和,她抬头看了看湛蓝的天空和几朵飘动的白云,心里叹息一声:“二十分钟的雷阵雨算是都浇在我身上了。”

出租的车都是新车,开起来非常顺手。跑在高速公路上,张紫蔷的情绪渐渐恢复过来,在心里对自己说:“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一辆旧车吗。今天晚上就给亚非打电话,让他下次多拨点钱到账号上,明天先用手边的钱去买车。”

她又寻思:“买一辆四五千美元的旧车,如果贷款,首付不到五百美元。对了,我没有收入,可能贷不到款。那也没关系,就买辆便宜一点的,两三千美元左右的,其他方面再省一点,从半年的生活费里匀出这些钱应该没问题。”

刚到家,正好肖雨禾来电话,张紫蔷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并商量好让余争鸣去帮忙买车。

第二天是周末,在余争鸣娴熟的讨价还价中,一辆五年车龄的福特双门轿车以三千美元顺利成交。天蓝色的车身在阳光下夺目耀眼,开起来也比原先那辆顺手多了,这让张紫蔷的心情好起来。

换车毕竟是件大事,还是应该告诉老公刘亚非。在张紫蔷内心深处,也很希望能在自己老公面前倾诉一下撞车后的委屈,撒撒娇,从他那里得到几句安慰。

晚饭后,看见儿子进了自己的房间,她匆匆地收拾好碗筷,算着中国那边已经是早晨,亚非应该起来了,就迫不及待地拨通了电话。

电话没人接,又打了两次,还是没有人接。不应该啊,中国那边才早晨七点钟,还不到上班时间,他不在家睡觉吗?她又安慰自己,国际长途电话不是很方便,中美之间又是这样的遥远。哪怕是在厕所里,或者出去吃饭,都有可能错过电话。自己多打几次就行了。

其实在没有手机的年代,打电话找不到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让张紫蔷觉得不正常的是,尽管国际长途不好打,以前亚非还是隔三差五总要来电话问问,而近来电话越来越少了。

她已经不记得上一次刘亚非主动来电话是什么时候了。就是她打过去,电话也常常没人接,偶尔接一次,也是匆匆忙忙地三言两语,不是在开会,就是在看材料,连对儿子的情况也过问得越来越少了。

连续几天打电话都找不到刘亚非,张紫蔷的心绪开始有些烦乱,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袭上心来,刘亚非离她和儿子越来越远了。

是不是亚非有了什么问题?是他越来越忙了?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张紫蔷心里的疑团在扩散,搅得她坐卧不安。 

有些事越不愿意想,越是盘踞在脑子,怎么也摆脱不开。儿子已经上高中了,如果搬回国,儿子不可能跟上国内的课程了,别无选择,只能呆在美国。

其实,自己和儿子都有绿卡,留在美国毫无问题,缺的只是钱。自己没有能力挣钱,一切经济来源都靠他,要是他不按时给钱了,该怎么办?

张紫蔷不由得一激灵,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会的,绝对不可能!他爱我,更爱儿子。他做生意,太忙了,忙得没有空和我闲聊,我应该理解他。”

她一遍遍地重复这句话来安慰自己。安慰了好久,也摆脱不了突然走进心里的阴影,她几乎不敢往下想了,脑子里有一个越来越大的“钱”字在转圈。

接下来的几天,她都心神不定,反复告诉自己,不要自己吓自己,不过自己也要能养活自己才行,不能总是等着,大事做不了,那就先从最简单的事情开始吧,试试看!

做点什么呢?周一早晨,张紫蔷目送着儿子上了校车。自己拿了纸笔,坐在早餐桌边开始算帐:雇人剪草和打理院子,每周一次剪草,一次就是二十美元,三个月一次的打理院子,一次就是三百美元,如果全都自己干,这笔钱就省出来了。人家雨禾不都自己干的吗?

买一台便宜的剪草机,加上些肥料等等,估计不会超过一百美元;张紫蔷拿定了主意,立刻就开始行动,先打电话辞掉了整理院子的墨西哥人,又到商店买了一台最便宜的剪草机和几包肥料。

她花了一上午的时间来研究说明书,学习剪草机的用法,又按照说明书,给剪草机灌满了汽油。下午,她试着推动剪草机开始剪草。剪草机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虽然很费力,也还能推得动。

幸好院子不大,半个小时就剪完草了。张紫蔷站在那里,甩甩酸痛的胳膊,用衣袖擦擦脸上的汗水,心里一阵畅快。看着平整的草地,她有些惊讶自己的能力,心里受到了极大的鼓励。

“没有什么了不起啊,我还不错嘛!就是草边还不整齐,雨禾有一个切草边的工具,看起来很简单,明天去买一个,估计也就是十美元左右。”

“还要问问她,哪种蚂蚁药比较有效,前门边上的几个蚂蚁窝一定要灭了。德州的蚂蚁咬人太厉害,上次儿子被蚂蚁咬了,脚肿得鞋都穿不上。”

“我记得雨禾沿着她的房子外墙撒药,好像说是防止白蚂蚁,记住问问她,就一次买了。”

“对了,还有肥料,今天买的是草地的肥料,树怎么办,用什么肥料?都要问问雨禾。”

张紫蔷想得出神,计划着自己下一步要做的事情,突然听见‘哗啦’一声,声音很大,吓了她一跳。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