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地碾磨岁月《十九》选项

来源: 2018-06-13 11:00:49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9291 bytes)

         静静地碾磨岁月《十九》选项

 

     人的成功在选项上,人的失败也在选项上。古人形象地总结了一句话:男要干对行,女要嫁对郎,意思是一生记住,不要忘记。我成功不败就是会选项。文革混乱的时候,母亲提醒我自学英语,后来意外考上大学。在美国小酒庄里我开始了写作,也试试英语写作,不久发现洋洋一大篇,根本表达不了我根深蒂固的汉语思维,后来果断放弃。 过去成功的选项暂时不吹,现在透露一些我最近的选项思考,意在引导青年一代走对自己的路。

 

     美东这里一旦进入五月,会经常出现蓝天白云,心情不好烦躁是体会不出来的。到了明年这个时候我的小酒庄照牌要换掉了,一个好朋友提醒我千万不要扔掉,搬回家,一旦在后院看到小酒庄照牌,不会郁闷。有心人问过我,你的小酒庄照牌上的Pan’s字怎么那个样子,好不正规。我哈哈一笑解释说:原来这个印度酒庄的名字叫Jason’s, 换一个新招牌要四百多美元,我实在不愿意花这个无关紧要的钱,就让愿意爬高的工人把s o 撕掉,把 o 割去左半边,再把J字掐头去尾组成一个Pan 字,我付了美国工人五十美元,临走他又揣走收款桌上的一罐零钱。

 

     卖店以后干啥?仍需要选项。我初步思考是流动户外,那么实现流动户外最好的方式是旅游。根据我观察到的,故地可以重游,但故人不可再看,稍微沾上一点点是非,下来的几个月不会有好心情。旅游是游美国游中国还是游欧洲,一位大姐建议我游欧洲,我说我来美国这么多年还没有好好看看美国,即使像纽约一类地方去过,但当时的心情与现在绝对不会一样,我立马否定了去欧洲。我看到不少人在跑中国许多地方,因为纽约中国旅行社在打着中国免费游旗号招揽客人,新马泰,北上广四川,真有那么多的好事吗?我不上心,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果有人发现我也在里面,每天像赶羊一样,一定会问,老潘也吃起这种饭了。我多次回京,也就在市中心转转。

 

     当年我儿子来美国读大学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大学很会招生,也许是第一次招中国大陆自费生,先招了四名,北京上海重庆广州各一名,看看结果怎么样,第二年招了五十个,给学校带来滚滚财源。我的游遍美国的初期想法也是这样,从纽约波士顿开始漫游,然后美国东南西北各个大城市跑一跑,住住旅馆看看景点,就算游遍美国了。坐飞机最快,千里江山一日还;我也想过坐长途bus,从纽约到洛杉矶的bus价格二十年没有涨过价,始终186美元,可以中途吃饭方便,但不能换车,三天三夜到达,如果换车就不是这个价格了。儿子听说以后,马上说,爸,不用这么考虑,他买张豪华火车票,可以直到旧金山。其实在美国,进出城市观光景点,不论是飞机长途车火车,最后还是要坐汽车到旅馆,好坏远近都由不得自己了。该自己体会出门万事难了。这些事都可以用钱解决,我退休后的漫长时光还是无法用比闪电慢一点的方式解决。

 

     退休以后不可能一年到头都在路上,很长时间会在家里,我思考过在老木屋办高档住宿旅游。我来美国二十年没有移动过地方,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我设想过带客人去各种风格的酒吧饭馆,也测试过一个客人,可是他只吃中餐一下就把我的计划打乱了。带客人出去吃美食,极有可能每次都要剩,那次客人吃了两顿,中餐三个菜,大披萨饼一个,我都打包带回来自己又吃了好几顿,长期这样也不行。把住宿旅游当生意做,就会有服务价格,这样又走回我开酒庄的老路。如果开成简单的Air B and B,对我又不合适,会把我的幽静日子打乱,不到真正的山穷水尽,这条路暂时不走。

 

     去年我开火鸡大宴的时候来了一对四川夫妇,聊天中得知他们是旅游专业户,来美国后除了上班挣钱把所有的时间和财力都给了旅游,美国的,世界的,所有景点大家能说出口的他们都能侃侃而谈。他们的爱好与我的户外活动思路十分吻合,我立刻提出能不能以后一起出游,费用均摊,他们说,行,刚买了一辆RV,有两个睡房。我又一想不行,人家是夫妇,吃喝可以像作客,但拉撒睡稍微形象设想一下就会觉得不可行,我又提出了每天在外搭帐篷,都得到了认可。又是一个偶然的机会,YouTube上出现了一位离婚妇女独自一人在一个普通车里生活了七年的视频,立刻引起了我的兴趣,美国人能过我也能过,让自由自在达到至极,何况我还有个老木屋呢,不行就回来。我反复观察我的大众帕萨,发现设计优良不用任何改装,倒下后座,放上一个软床垫,试着躺了几分钟,一种智慧的舒服。第二天我又到Walmat野营专区买回睡袋燃气炉茶壶电筒夜壶屎盆,只花一百美元上下,全副武装了。

 

     在美多年就是附近也有很多也没有时间去,几天前我走过一条林间小道特别有历史意义,是美东发展的见证。早年是纽约开发商人的作品,最早他们挖了一条运河,我想是让纽约的重型商品通过纽黑文港口进出康州内地,后来又在河坝上建了一条铁路,再后来有了高速公路,铁路废掉了,最后在铁路上开辟了非机动车小路,可以一直走到波士顿。那天我走了五公里,来回十公里,五公里处的酒吧原来是个火车站,现在提供游人休息方便午餐,下次再去要在那里吃午餐喝当地的啤酒。我会在这条路上做许多视频,主要是人少,我也设想过在唐人街上做,举着个相机会被人当做神经病。也可以在这条路上用心体验long Fellow 的诗句:我走的路是less travelled by。我也喜欢看路边的牌子,好几个路过的美国人看着我好奇,为什么对牌子感兴趣又不是地图,我说我在感觉两百年前的美国人是怎么在这里坐船的。

 

     我们的路是没有想过的路,路出现了,就走吧,美国这里有些林子是这样的,会想起许多过去生活的往事。还有美国有许多国内禁看的电影,过去以为是纯色情的,实际上根本不是,拍得特好,极人性化,还有从未遇到过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老片,法国的巴西的阿根廷的都非常出色,一种人性看到用法语葡萄牙语西班牙语表达,在语言河里游荡又是贴身题材,会有没完没了的乐趣。

 

     最后拍视频又会联想到设备,旅游的夫妇说他们有全套设备,让我不用买了,我想用付款的方式回报,这样又牵扯到联系人,等人,吻合不同想法问题,还是自己买一套设备吧,存储方便,何况我早年极爱摄影拍照呢。

 

 

06/11/2018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