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六姊妹(12)美心回乡

来源: 2018-06-13 04:55:40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6504 bytes)

常胜这一向都不怎么爱说话。大老汤他们的讽刺自然是少不了的。偶尔,别人的关心,也会成为常胜的心理负担。下了班,他就坐在院子里做一点木工活。

 

美心在屋里急得哭,她对老太太,“他摆脸子给谁看?!又都是我的错了?”老太太只好安慰儿媳妇,道:“过一阵就好了,多一个人多一张嘴吃饭,常胜是一家之主压力也大,你就上你的班,好好地为社会主义服务,孩子我帮你带着,不必操心。”

 

家丽放学,抱着书包,书包上兜着一只刺猬。

 

“哪弄的?”老太太问。

 

“河道里捡的。”家丽说,“好玩,拿回来养养。”

 

常胜冷不丁一句,“还嫌家里养的玩意儿不够多!”

 

家丽抱着刺猬进屋,小声跟老太太说:“又哪根筋不对了,老四一来,看什么都不顺眼,刺猬招谁惹谁了。”

 

老太太说:“刺猬可能吃了。”

 

家丽道:“那我也得养。”家文已经会说话了,够着姐姐说要看刺猬。家丽蹲下来,刺猬滚成一团,变成个刺球儿。家丽对刺猬嘀咕,“你现在跟爸一模一样,浑身带刺。”

 

晚饭吃清蒸鳊花鱼。常胜的最爱。老太太从北菜市逛到南菜市,好容易才买到。鳊花有营养,也该给美心补补身体。

 

配菜是一盘炒瓠子。瓜有点老,老太太索性炒老一点,入味。

 

菜端上小方桌,一家人围坐。家文已经能自己吃饭了。家艺和老四在里屋床上躺着。常胜不动筷子。没人敢动。

 

老太太催促儿子,“别看了,都等着你呢,动筷子,夹鱼身子,这肉嫩。”生了四女儿,常胜对鳊花都失却兴趣,无精打采夹了一块,塞进嘴里。

 

爸爸动筷子了。家丽跟着就启动,飞快地夹了好几绺鱼肉。家文也要吃,老太太弄了一块,小心拨开鱼刺,放到她小碗里。

 

“美心,吃啊。”老太太关照儿媳妇。

 

刘美心象征性地夹了一点。

 

家丽下狠手,撕开一大片鱼身子。

 

老太太道:“老吃老吃做什么,吃点瓠子!”

 

“瓠子不好吃。”家丽掏实话。

 

“不好吃也得吃,对身体好。”

 

家丽夹了两片瓠子。“瓠子不如丝瓜。”她点评。

 

美心忍不住抬杠,故意说给常胜听:“女的还不如男的呢,女的就不用存在了?”

 

家丽立刻不同意,“妈,你这个思想就是不对,就是错误,什么叫女的不如男的?你不是爱听戏么,戏里不都唱了,谁说女子不如男,我们社会主义新中国,男女是平等的,女子能顶半边天,反正我从来不觉得自己不如男的。”

 

美心瞥了常胜一眼,“可有些人这么认为。”

 

常胜顶着气道:“别把这种政治错误的帽子往我头上扣,我什么时候说过女子不如男了?我只是从客观的角度,觉得我们家的人口结构有点不平衡,不对头。”

 

“怎么不对头?”美心不服气。

 

“阴盛阳衰!”常胜大声。

 

老太太觉得气氛不对,连忙调转话题,“行了,孩子名字还没取呢,常胜,你给取一个。”

 

“我不知道。”常胜拒绝。

 

老太太说:“你是一家之主,你不取谁取。”

 

“取不出来。”

 

当啷一声,小瓷碗摔地上,碎了。是家文一不小心。老太太连忙收拾。屋里头,老四忽然暴哭,连带老三家艺也哭起来。美心只好放下碗去看情况,是拉了还是尿了?兵荒马乱,家丽趁机 多夹了两筷子鳊花,近鱼头、靠鱼尾的肉也不能放过。

 

胡乱塞嘴里。猛咽。跟猪八戒偷吃人参果似的。

 

“哎呀!”家丽捋着脖子,“阿奶,卡住了卡住了,难受……”鱼刺顽皮,刚好卡在家丽嗓子眼里。

 

“咽口饭!”老太太顾不上管她。家丽连忙扒拉两口饭,可没用,下不去。常胜看着心烦,一推碗,出门了。

 

老太太忙完了,才帮家丽看嗓子,她朝里屋喊:“美心,那个捏猪毛的小镊子放哪去了?!”

 

这就是常胜的家。阴盛阳衰,嘈杂不堪,每天都像一出闹剧。至少在何常胜看来是这样。他走到淮河边,对着无尽河水,伫立良久。他何常胜是那种不响应国家的号召,看轻歧视女性重男轻女的人吗?他认为不是的。事实上,家里家外,他很尊重女性。他承认妇女是半边天。只是,比如像此时此刻,他就会突然觉得一种巨大的孤单裹挟着他。他迫切需要同类,真正的男人,哪怕只有一个,可以里里外外和他站在一条战线,填补他心中的不安全感。然而,越想要什么,越得不到什么。加上两个不在的孩子。他至今已有过六个女儿——“前世的情人”未免也太多了些。

 

码头边,常胜远远看到朱德启从渡轮上下来。为避免碰面,又要说起生育问题,常胜转身朝姚家湾方向走。

 

老太太在铺床,美心说妈,铺一个被筒就行,常胜现在不跟我们的一起睡。

 

“他睡哪儿?”

 

美心瞅了瞅墙边的两条长条板凳,那暂时是常胜的床。

 

“这个死东西,回头我说他。”老太太故意说。

 

“算了,我们都理解他的难,”美心说,“不过我也挺难的,在外头听别人风凉话,回来还要看丈夫的脸色,我生儿育女容易么。”刚说完又自己纠正,“不对,是育女,还没生儿,我的过错。”老太太连忙道:“美心,不要这么想,你们还年轻。”

 

美心没接话。一会,才说:“既然这么不喜欢老四,干脆送人算了。”故意说给老太太听的。

 

“这个……”老太太也不能拿主意,“你可别跟常胜这么说。”美心说:“昨晚上已经说过了,他无所谓,让我自己拿主意。”

 

“那是气话。”老太太说,“你舍得?十月怀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

 

“留着也是祸害,天天哭。”

 

“再大点就不会那么想了。”

 

美心说:“妈,我想回老家一趟,产假还多着呢。”

 

“常胜知道么?”

 

“他没意见。”

 

“回去一趟也好,知道怎么坐车么?”老太太问。又回屋给取了点钱,塞到美心手里。都是些五块的,棕色票面。

 

淮南火车站是四等站,为淮南铁路最大的客、货运站。老太太和家丽送站,美心抱着老四上火车。这一胎,她奶水充足。孩子离不开。

 

车还没开。婆媳俩车上车下说话。老太太少不了叮嘱,说路上小心向老家人问好之类的话,她有个女儿在江都。

 

“老四还没名字呢。”美心微微抱怨。

 

老太太不识字,一时想不起叫什么好。家丽一抬头,见站台上水泥横梁上挂着大大的字牌,上书:淮南欢迎您。

 

“叫家欢怎么样?”家丽插嘴。

 

老太太问:“哪个欢。”

 

“欢迎的欢。”家丽道。

 

老太太自言自语:“欢天喜地欢欢乐乐,欢好,家欢。”她不识字,知道的词儿却不少。

 

“那就家欢吧。”美心道。

 

车快开了,车头处轰响,冒白气。常胜还没过来。

 

老太太抬头看钟,轻哂,“这个常胜,说了准时过来的,肯定单位有事。”她不得不为儿子找理由。美心没说话。

 

车开始启动。老太太忙说路上注意之类的话,家丽跟妈妈我了握手,道别。一转脸,美心哭了。越哭越伤心,她怨恨常胜,怨恨自己,怨恨老天爷。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努力总是得不到回报。还有常胜,连站台都不来一下,是讨厌她?还是不想见老四?一样是人,何必这般三六九等!

 

不过家欢却没哭,似乎自从她得了家欢这个名字之后,她就要开始她欢欢喜喜的人生。她眨巴着眼睛,看着妈妈,看着这个她还不懂的成人的世界。她根本不会明白,自己的命运尚在别人的掌握之中。生与死,幸与不幸,仅在一念之间。

 

淮南站站台。常胜拎着包袱,气喘吁吁赶到。他想通了,跟单位告了假,打算跟美心一起回去。

 

还是晚了一步。

 

“你干什么?”老太太不高兴。

 

“公交车半路上坏了,我坐人家自行车来的。”常胜解释。

 

“老早干什么去了?”老太太教训儿子,“你老婆走了!回不回来不知道。”说罢,带着家丽撤退,留常胜一人在站台,她不能久留,家艺还在托刘妈和秋芳照顾。

 

火车悠悠地开着。美心神情有些恍惚。隔座一位大婶以为她生病,问:“姑娘,身体没不舒服吧。”美心笑笑说没事。

 

“孩子真漂亮,几个月了?” 大婶说。

 

美心如实答。

 

“真羡慕,我们家就缺一个女儿,清一水的葫芦头,闹腾!”大婶憨笑。一瞬间,美心想说,要不这孩子您收养。可话到嘴边又咽下去。她不好意思。哪有妈妈亲口说抛弃孩子的。尤其当着人面儿,她说不出口。窗外风景真好,这是刘美心难得的闲暇时光,可她无心观赏,她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纠结在一起。

 

到南京站,刘美心抱着家欢下了车。站台上人来人往,美心一只胳膊挎着包袱,一只胳膊抱着家欢,小家伙呵呵笑,她当然不知道自己正处在危险边缘。走到一跟绿色的四方体立柱旁,美心麻利地把家欢放在地上。转身就走。她打算去上个厕所。

 

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并且给自己定了个时间表。

 

如果上厕所回来,孩子还在原地,无人抱走,她就带她回江都老家。她们就还有母女缘份。

 

一咬牙,美心眼泪快出来了。身后静悄悄地,家欢没哭,美心不敢看周围的人,小跑着冲进站内卫生间,一颗心,砰砰直跳。

提前先看版

《六姊妹》13 知识青年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918675/

前情回顾:

《六姊妹》 1 何家老大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1946928/

《六姊妹》2 二妹出世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1947658/

《六姊妹》3 为父报仇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1947924/

《六姊妹》4 一门一姓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096176/

《六姊妹》5 一张肉票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152415/

《六姊妹》6 资产阶级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177230/

《六姊妹》7 要求进步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209317/

《六姊妹》8 三妹有戏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495572/

《六姊妹》9 一醉方休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747890/

《六姊妹》10 淮河水猴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912644/

《六姊妹》11 第四小妹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024/chapter/52918260/

 

所有跟帖: 

揪心啊,这孩子可别被他人抱走。 -蜗牛湖畔- 给 蜗牛湖畔 发送悄悄话 蜗牛湖畔 的博客首页 蜗牛湖畔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13/2018 postreply 07:42:03

沙发请坐 -伊北.- 给 伊北. 发送悄悄话 伊北. 的博客首页 伊北.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13/2018 postreply 23:23:55

谢谢 -蜗牛湖畔- 给 蜗牛湖畔 发送悄悄话 蜗牛湖畔 的博客首页 蜗牛湖畔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14/2018 postreply 10:27:54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