痒痒之年(8)

来源: 2018-06-07 19:35:22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2675 bytes)

晚饭桌上,他指着晚报上的市中心某豪华楼盘广告问晴川,小螃蟹,你信不信,这就是给我们造的?

 

崔浩喜欢叫晴川小螃蟹,因为她是巨蟹座的,开始晴川抗议干嘛这么叫我,听上去横行霸道的,你知不知道,巨蟹座其实是十二星座里最温柔的,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崔浩自己则是野心勃勃,精力充沛的天蝎座。

 

那是崔浩到云海几天后的晚上,他很轻松地找到了一个工作。中等规模的民企,待遇也不算十分优厚,但他非常喜欢那个项目。

 

你知道这个楼盘多少钱一平方米吗?晴川把一碟番茄炒鸡蛋放到桌上。

 

崔浩扬起眉毛,多少钱?

 

坐好了,说出来吓死你!晴川也冲着他扬起眉毛,十二万!

 

OK。崔浩点点头,脸不变色心不跳。

 

就是OK吗?那种房子一套最起码一百多平方吧,你算算,十二万乘以一百五,那是多少钱?!晴川拿筷子点点他的鼻子,凭你的一月五千,加我的两千,把我们俩全都卖了还不够买个厕所!

 

晴川吃了两口菜,却发现崔浩一动也没动。她瞟了他一眼。

 

你怎么了?

 

小螃蟹,坐直了,看着我。崔浩很认真地说。

 

她看着他。

 

崔浩问,你真的不认为我们将来能住上那样的房子吗?

 

她看看他,摇摇头。

 

你真的不相信,以后我们会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钱,让你数得手抽筋吗?

 

晴川摇摇头。

 

再问一遍,你是真的-----不相信吗?

 

晴川还是摇摇头。

 

崔浩的脸色更加严肃,让她不由开始怀疑,这么说是不是伤了他的自尊心,但感觉里,崔浩实在不是两句话就能打倒的人。

 

崔浩一动不动地凝望着她,慢慢地,两边嘴角调皮地往上翘起,不紧不慢地说,这就对了。知道吗,巴菲特当年娶他老婆之前对她说,我们将来一定会很有钱,他老婆也是死活都不信。所以,恭喜你,亲爱的小螃蟹,你已经达到了 ----- 旺夫的最高境界!他说着凑过来,使劲地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

 

讨厌讨厌,饭都到我脸上了!晴川皱起眉头拍着他,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们那项目做架构的基本上就是个草包,今天我随口问了两个问题,他就开始发慌,崔浩摇摇头,撇开他三流大学出身的不说,搞软件这个东东,本质上和搞艺术一样,得有passion,有激情,要做得好,得真正喜欢,不是人人都能玩的,那种人一看就是朝九晚五混饭吃,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早没激情了,这领域我从大二就开始琢磨,在北京给大公司打工也是干的这个,老板早看出来了,我估计不出一个月,就能把项目架构给拿下了,让丫负责测试去!将来啊,等我攒够了人脉经验,有合适的机会,就拉帮人,自己干。

 

你可别太激情了,一进公司就讨人嫌。晴川提醒他。

 

崔浩却突然换上一副嬉皮笑脸,小螃蟹,反正你不肯让我……我满怀的激情,不用在工作上,还能用在哪儿呢?他故意一伸手就往她胸前摸。

 

流氓!晴川躲过他的手,笑着骂他。

 

小螃蟹。

 

嗯?

 

明年结婚吧。

 

明年啊?晴川的脸热了起来。

 

就明年吧,他的声音里有种执着,你想,我们谈恋爱都七年了,搁人家身上,孩子还有了。你们家也同意了,我们家也同意了,还等什么呢?等明年,估计这房子也拆了,难道,哦,我们再去租一个破破烂烂的两室户,一人一个房间,守身如玉吗?再说---他压低声音,其实,每次让你帮我…那样,我都觉得…挺对不起你,还有你妈的。

 

晴川的妈妈在她大学二年级那年去世了,临终前一再嘱咐她,即使崔浩再好,即使她再爱他,有些事也得等到结了婚才行。

 

我当然尊重你,可咱们俩住在一套房子里,同进同出,一桌吃饭,我还得半夜陪你去上厕所,人家肯定都以为咱们早睡一块了,你这么守身如玉,也就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有意义吗?崔浩难免有些怨言。

 

我妈看着呢。晴川轻轻地说。

 

这句话镇住了他。崔浩不信神佛,但丈母娘的遗言是相当有震慑力的。

 

但是男女之间,亲昵到一定程度,有些东西就不可避免地掉进了灰色地带。有时候,崔浩会厚着脸皮请晴川借借你的手,摸的,当然不再是足球。晴川每次都闭着眼睛,脸涨得通红,完了之后洗半天手。

 

又不脏,你洗什么手,崔浩抗议,唉,别的女人想摸都没门呢!

 

我有洁癖!怎么啦?晴川闷着头继续擦肥皂。

 

看我…看以后结了婚我怎么收拾你!他轻轻嘀咕一句。

 

这回,面对崔浩明年结婚的提议,晴川的脸红到了耳根。她转过头,看着他热切的目光。

 

嗯。她轻轻地点了点头。

 

也许是因为青春期总显得比较漫长,晴川有时有种感觉,仿佛在心理上,她和崔浩已经结了婚,而且结婚很久了。上大学的时候,许多和男朋友分开两地的女同学害怕对方会变心或者自己会变心,她却从来没有这种想法;他们是对方的初恋,而他一直对她那么好,她想象不出她会去爱上另一个人,或他会去爱上另一个人。

 

十月的这个黄昏,晴川一步步踏上旧房子门前的水泥楼梯,三楼的老头和一楼的老太正一人一把藤椅并肩坐在楼道边,看见她,很协调地咧开没了牙的嘴。她也打起精神,咧开嘴对他们笑笑。

 

崔浩已经两天没有回来了。他的确如当初预期的,凭着技术水平和在这个领域的经验,很短时间内就成了项目的骨干,在很多问题上俨然已是负责人了。随之而来的是责任,产品明年初要交货,现在正是最后完工调试的当口,前两天系统测试发现一个不小的问题,崔浩和他手下一帮人正夜以继日地赶工修正。

 

小螃蟹,老公我看来今天又回不去了。真对不起!崔浩发来一个短信。

 

过一会,又一个短信,晚上想上厕所的话,就委屈一下,用痰盂吧。

 

晴川忍不住笑起来,她想象着胡子拉碴的崔浩对着十几台闪动的电脑屏幕打出那句话时的模样。

 

晴川看着冷冷清清的厨房,愣了一下,回房间打点了一些东西,拿起背包,又出了门。

 

她在一个办公楼云集的地方下了车,找到崔浩公司的牌子,快步走过去。

 

唉哟,嫂子!一个男孩子领着几大包盒饭在她背后招呼她,来看崔哥啊?

 

你们又吃盒饭啊?她微微皱起眉头。

 

有什么办法,公司小气呗。

 

他们在干什么呢?她指指楼上。

 

开会。今天又一个好讨厌的bug,已经开几小时会了都统一不了方案,那功能其实真他妈没什么实际用途,就是为了好看,又不能少,确保了它呢,运行速度就会受影响,达不到我们承诺的……那男孩子摇摇头。

 

那…我就不进去了,你把这个给崔浩吧。她从包里拿出一个饭盒,里面装着刚刚买来的小笼汤包,还有这个,她又取出一个塑料口袋, 里面装着牙刷牙膏和毛巾之类,你关照他早点吃,别凉了。

 

好勒,男孩子不无羡慕,嫂子就是贤惠,我女朋友一天到晚只会怪我没时间陪她逛街,要有您一半就好了!唉哟,晴川一侧脸,他看见了她额头上的伤痕,您头上怎么啦?

 

没什么,摔了一跤,过两天就好,晴川笑笑,你别跟崔浩说。

 

晴川坐上回家的车,在心里叹了口气。崔浩工作起来就不要命,她买的小笼包,等他想到去吃,估计已经是深更半夜。

 

回到家,打开电脑,邮件信箱里,又是毫无例外的官样文字,非常感谢您对本公司xxxxx职务的兴趣,目前此职位已满,如有合适的空缺,我们会立刻与您联系。近半年来,这样的回信已经让她的心麻木了。几乎没有例外,凡有名的机构,像样的职位,等她应聘,早有别人占了先,据说有些职位根本就是假的。她很后悔当初学这个一无所长的新闻专业。

 

晴川坐在沙发上,抱起腿,从破旧的窗框里凝望着窗外的夜。远处市中心的天空传来淡淡的金红色。

 

这个时候,她想起背包夹层里的那张名片。她把它拿出来,下意识地放到鼻尖闻了闻,在诚运银行的下面轻轻划了一条线。

 

苏睿按照惯例在早晨八点走进诚运理财的玻璃大门。他喜欢早一点到,在正式上班之前看完当天的股市外汇行情,时间充裕的话还能浏览一下华尔街时报

 

苏先生早。负责接待的小姐很礼貌地问好。

 

你早。他微笑着回答。

 

时间尚早,其他人都还没来。外面的格子间里,他的助手小罗趴在电脑前面睡着了,睡相很不怎样,整个头贴在键盘上,鼻孔朝天,还轻轻地打着呼。

 

苏睿正要走过,转念一想,朝小罗走去,拿起一张纸,卷成小筒,在他的鼻孔里撩了几下。

 

阿嚏!小罗惊天动地一个大喷嚏,唉哟,睿…睿哥啊,现在---几点了?他看看电脑,哎呀,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这下真的完了!

 

这美眉说,我要是帮她在八百块以下拍到那台水晶灯就和我见面,这下完了!他指指聊天窗口一个美女头像。

 

苏睿看了看,PS过的吧?

 

我仔细研究过,应该只是脸部毛孔处理了一下,女孩子嘛,情有可原,五官应该都是真的。还不错吧?小罗去年大学毕业进了诚运,正处于荷尔蒙和想象力都高度发达的年纪,大学里贪图耍酷,不屑于为了一棵树而耽误欣赏整片树林,现在醒悟过来,一心只想快点找棵漂亮的树把自己的脖子吊上去。

 

不错,苏睿点点头,容貌指数远远超过你,成功的话回报率应该达到百分之五十。

 

睿哥你怎么总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小罗很不满,揉揉眼睛,拍拍自己肩膀和前胸,你就真不觉得我年少翩翩玉树临风吗?

 

快洗脸去吧。苏睿笑着推了他一把。

 

去年苏睿的助理出国留学,小罗是在几百名应征者中脱颖而出的。小罗并没有骄人的成绩和一大把证书,起了个惊世骇俗的英文名字罗伯斯庇尔,听说招聘的是个男的,看着自己前面后面一大堆漂亮美眉,个个长得梦中情人似的,还不乏去老牌资本主义国家镀过金的,心里就先泄了气。那天苏睿刚巧没睡好,问了几个问题,忍不住掩住嘴打了个哈欠,小罗一想这下彻底完了,悲愤起来,死猪不怕开水烫之余,嘴巴里架上铁轨跑起火车。

 

苏先生,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不是拍马屁,我一看见您,就特敬佩,特崇拜,怎么说呢,您就是我特想成为的那种人,您招了我,从此,您叫我往东我不会往西,您叫我朝南我不会朝北,我跟着您,学业务,学做人,绝不给您丢脸!…我知道那些girls长得漂亮,气质好,养眼,出口转内销,可关键时候,那都没用…您看我,纯爷们儿,大学里练过三年举重两年拳击,天天跑步两千五百米,打个比方,这楼要烧起来,十八层,电梯不管用了,我第一件事,就是把您给背下去,您在街上要是碰到坏人算计您,我……

 

苏睿终于开口,这楼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烧起来?我自己不会走吗,一定要你背?还有,我做了什么,人家会算计我?

 

小罗沮丧地走出办公室,他这才微笑起来,打电话通知人事部,录用刚才那个小伙子。

 

请告诉他,马上换个英文名字,还有,上班的时候穿西装不要配尼龙袜。

 

苏睿自认是个理性的人,有时却会做一些很感性的决定,这点自己都觉得奇怪。他第一眼看见小罗,就喜欢他身上那实诚而乐观的气质,他相信客户也会喜欢;从另一方面讲,鉴于高薇的名声,他私心里一直想找个男助理。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