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上灰》(14)心比天高

来源: 2018-06-07 13:29:25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47361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爱百合 ] 在 2018-06-07 14:03:22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14) 心比天高

    刘朝阳心里念叨着初恋情人何婉,何婉却没工夫惦记着他。

对何婉来说,刘朝阳绝对是自己人生的一个过客,一个在她青春年少时读了大量琼瑶、三毛、亦舒的作品后被洗脑后犯下的幼稚错误。只不过天真少女想象中的爱情故事里男主都是如神邸般从天而降的白马王子,现实生活里何婉的初恋对象刘朝阳除了帅气的外表和学霸成绩外,其他个人条件跟富贵温柔浪漫多情的“王子”差了十万八千里.....

何婉因为一个结婚钻戒的争执跟刘朝阳分手了,其实钻戒不过是她用来分手的借口。何婉当年就想得很清楚,跟着刘朝阳,她这辈子的日子可以从头望到尾,苦哈哈紧巴巴的普通日,因为刘朝阳的贫穷出身,因为刘朝阳家里几个没有出息的农民兄弟......

何婉其实在跟刘朝阳谈恋爱不久过了热血冲头的阶段就意识到这段感情是个错误。当其他女同学跟男朋友一起去吃肯德基比萨饼之类的洋快餐或花上两张毛爷爷到奥华国际影院看进口大片过周末时,她只能跟着刘朝阳去北大蹭蹭学生电影或绕着未名湖谈谈萨特尼采弗洛伊德之类的貌似高雅却不能饱肚的华而不实的东西......当然,何婉不否认当年海淀图书城斜街上的烤孜然鸡架和五块钱一碗的新疆羊肉揪面味道真的不错,让她多年后都念念不忘。

何婉从小心比天高,因为她长得够漂亮,因为她在学校里学习各方面都表现出色,因为她从小就被在机关做干部的父母耳提面命,只有做人上人,才不会吃苦中苦。

可惜几个只会吟风弄月无病呻吟的女作家让她误入歧途,没有在自己最风华正茂的黄金时代在北京钓上一个有高干背景的红二代或是家财万贯的富二代,而是死心眼地搭上了刘朝阳,只为了享受击败一众竞争者追到学霸的虚荣以及被其他无知小师妹们嫉妒羡慕的满足感。

何婉为此终生后悔,年轻时的冲动搭上了她一辈子的婚姻幸福。

大学毕业,何婉跟刘朝阳分手,没有关系留在北京国家直属机关,没有能力到外企求职,服从父母的安排,回到家乡省级城市做了一名国家公务员。

何婉原本不甘心,想通过考研的方式再重返北京,不是为了跟刘朝阳复合,而是不甘心成为大学同班同学里为数不多的几个返回原籍混日子的人,首都多好啊,见了大世面的何婉不想再当井底之蛙,守在父母身边过普通人的平凡生活。

可是,刚开始上班何婉就惊恐地发现自己怀孕了。

她本来找了个看朋友的借口瞒着父母到邻近的城市打算做流产手术,没想到医生说何婉的子宫壁天生太薄,不适合做人流,否则有可能这辈子再也做不了妈妈。

在中国这个社会,一个女人没孩子就等于没了依仗,精明如何婉,不敢冒险。突如其来的孩子彻底打乱了何婉的人生计划。彼时的何婉毕竟是个涉世未深的年轻姑娘,一时六神无主只好向父母坦白求助。幸亏,何婉有一对精于算计的父母,震惊愤怒之余权衡再三, 选了省政府秘书处的丁鹏飞做接盘侠。

丁鹏飞比何婉大八岁,名校中文系研究生毕业,在市政府秘书处工作了好几年,因为出身普通家庭,没有被提拔。

何婉的父母希望宝贝独生女呆在身边,在自己的庇护下无忧无虑地生活。而丁鹏飞若能得到浸淫官场多年的何婉父亲的提携,仕途晋级不在话下,于是双方一拍即合。

何婉未婚先孕,在父母面前基本没有话语权,况且丁鹏飞长得一表人材,各方面条件综合起来也符合心目中绩优黑马股的标准,于是何婉半推半就和丁鹏飞先上车后补票,两人谈恋爱不到两月就奉子成婚。

怕真相败露,何婉一直按母亲的嘱咐严格控制饮食,即使如此,何婉仍是“早产”两个月生了个男孩。儿子丁俊聪明伶俐,只是在娘胎里受了委屈,天生体弱多病。

结婚没几年,丁鹏飞果然在岳父的指引下飞黄腾达,先是被提拔成办公室主任,然后下放到某偏僻县做了几年副县长,历练之后,高升为地区组织部长。等何婉的父亲退居到人大挂闲职看报纸喝茶时,丁鹏飞已成了本省最年轻的平民市长。到儿子上初中,丁鹏飞已调回省城官拜交通厅副厅长。

老公步步高升儿子也长大了,何婉表面上一直在清水衙门里挂闲职,私下里跟人合伙担任好几家公司的股东,成了名副其实的有钱又有权的官太太。

但是,何婉这些年过得很不快乐。

刚结婚时丁鹏飞只是个机关单位无足轻重的小秘书,家又不在当地,何婉怀孕生了孩子后的头两年,小两口吃住都在娘家。丁鹏飞几乎相当于入赘女婿,对岳父母毕恭毕敬,对何婉百依百顺,经济上宽裕,家务事不操心,婚姻生活和睦。

丁俊两岁后该上托儿所了,为了让儿子能上当地最好的学校,两口子搬出去单住,丁鹏飞洗衣做饭承担了大部分家务活,把老婆儿子照顾得舒舒服服,深得岳父母欢心,何婉却觉得丈夫整天围着老婆孩子没出息。

后来,岳父托关系将丁鹏飞被提拔成市委办公室主任,公事应酬多了,家里就呆的少了。

丁鹏飞下放到基层县锻炼的几年,夫妻俩聚少离多。即使丁鹏飞会到省城,也有各种名目的应酬会议,两人相敬如宾,何婉照顾儿子忙的团团转,好在雇了住家保姆料理家务,她没体会到自己多需要丈夫,也不知从那一天起,两人就成了有名无实的夫妻。

当何婉如愿以偿地成为吃喝无忧花钱大手大脚的“人上人”以后,突然发觉名牌首饰衣服包包带给自己带来的精神愉悦极其短暂。儿子长大了,不再像小时候那样总要依赖妈妈,何婉开始渴望丈夫的关爱,却发现她一直看不透同一张床上睡了十几年的男人。

丁鹏飞常年坚持早起晨跑,体型一直保持得很好,上班永远是白衬衣配蓝色或黑色的西装及中规中矩的黑皮鞋,人到中年官运亨通家庭和睦气度风度涵养都不错,毋庸置疑,在何婉眼里老公丁鹏飞是个有魅力的男人。

丁鹏飞在机关大院人缘不错,他无论见谁包括门口站岗的警卫,都是见面三分笑,嘘寒问暖,让人如沐春风。对家人亲戚朋友,丁鹏飞也是周到得让人无可挑剔,亲戚朋友连岳父母都夸奖何婉有福气。

可是比如饮水,冷暖自知,经历过刘朝阳火热如骄阳纯粹如冰雪的赤子爱情,何婉心里知道,外人眼里的模范丈夫丁鹏飞并不爱她。虽然他的工资都交给老婆管理,他从来不干涉老婆花多少钱,他甚至动用人脉帮老婆赚钱......总而言之,丁鹏飞在外人眼里是个完美的男人,可是何婉记得一句话,完美的人是不存在的,所以一个各方面都完美的人肯定是虚假的人。

不幸的是现实亦如此。除了结婚的头两年,丁鹏飞婚后是个近乎于禁欲型的男人。

丁鹏飞当官后,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不多,夫妻生活更少得可怜。何婉曾尝试主动过,在被累了乏了状态不对第二天要早起等借口多次打发后终于偃旗息鼓,这几年她已彻底放弃。何婉甚至觉得,除了升官,丁鹏飞对任何事都不感兴趣,包括对他们唯一的儿子。

在何婉的记忆里,从孩子开始走路丁鹏飞抱儿子丁俊的次数屈指可数,更不要说陪儿子玩了。

丁俊小的时候有保姆有祖父母有妈妈照顾,丁俊渐渐长大丁鹏飞常年在外,父子俩见面的机会有限,相处的模式也是一板一眼。

通常是丁鹏飞例行公事地问儿子学习情况,儿子报告各科学习进展及成绩,最后丁鹏飞告诉儿子再接再厉。虽然丁鹏飞从没打骂过儿子,但是儿子却很怕爸爸,爸爸一回家丁俊就像老鼠见到了猫,窝在房间里不到吃饭时间不出来,一张桌子上吃饭也规规矩矩,就怕爸爸训斥吃相不好,慈母多败儿。

感情在丈夫身上得不到寄托,儿子丁俊成了何婉的精神支柱,但是看着丁俊上初中后跟初恋男友刘朝阳长得越来越像,何婉心惊肉跳。

省城还有几个同一所大学的校友,当年都见证了何婉和刘朝阳高调的校园恋情,这些人看到丁俊就会想到刘朝阳。显而易见丁俊的存在是孽缘留下的苦果而不是爱情的结晶,何婉无法想象老公发现这么多年给别人白养儿子会如何反应。

窗户纸还是被捅破了,在何婉听到风言风语丁鹏飞在外面包养了女人质问丈夫时。

面对何婉的质问,丁鹏飞结婚这么多年第一次在何婉面前暴露了真面目:“你和你父母真的以为我是个傻子什么都不知道?DNA能出错?我他妈的想要个自己的孩子有什么错?”

何婉的脸刷的白了,她自己心虚,甚至没底气继续跟丁鹏飞哭闹,也没勇气问丁鹏飞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当了便宜爹。

彼时丁鹏飞已谋上三线城市市长的宝座,而何婉的父母亲相继病逝。何婉开始害怕了,枕边人隐藏得如此深,伪装得如此好,倒是深得官场不倒翁何婉父亲的真传。丁鹏飞十几年“藏而不露”的手段用在政敌身上,能出其不意将对方置于死地,可若是用来对付身边人,何婉不寒而栗。

自撕破脸后,丁鹏飞也无需再像以前带面具。

他夜不归宿都不用找借口,进了家门也不用再装模范丈夫,自己单独住客房。夫妻俩关起门来形同陌路,互不打扰。走出家门,两个人都是戏精,人前依旧是恩爱夫妻。

两人的婚姻如一潭死水,但是何婉从未想过跟丁鹏飞离婚,丁鹏飞也没想过要换个老婆。

于何婉,丁太太的位置可以确保她财源滚滚,养尊处优。而对丁鹏飞来说,何婉的存在将为他的官运亨通保驾护航,有老婆有家庭大大减少了被政敌扣上乱搞男女关系帽子的机会。官场上伪君子多了去,有一位精明漂亮如何婉的夫人只会给自己的公众形象加分。

何婉没有再跟丁鹏飞纠缠是否他真地包养了情人有私生子这件事,她所能做的就是努力地赚钱攒钱,儿子初中一毕业就把他远远地送到美国。丁俊聪明过人,学习各方面都很出色,儿子现在是她的骄傲,是她世上唯一的依靠。

何婉尽可能不让丁俊回国碰到丁鹏飞,万一丁鹏飞看丁俊不顺眼,起了恶念怎么办?

人心不足蛇吞象,这半年丁鹏飞正积极准备精选省交通厅正厅长,四处活动找关系。交通厅可是块肥肉,一时官场风云突起,多方势力明争暗斗。相比之下,丁鹏飞属于最弱势最没背景的候选人,麻烦接踵而来。

先是有人举报丁鹏飞在下放挂职锻炼期间有婚外情,包养了女大学生还有私生子。纪检委调查,女大学生承认自己是小三,但情夫不是丁鹏飞,而是当地小有名气的包工头。

一直密切关注调查案动向的何婉冷笑,这肯定是丈夫丁鹏飞偷梁换柱的手笔。据她所知,包工头通过丁鹏飞拿了好几个有油水的政府拆迁项目,捞到的好处超过几千万。替官老爷背个黑锅算什么,说不定女大学生就是他孝敬给丁鹏飞的一部分好处。

然后没多久,丁鹏飞挂职副县长期间关照过的一个建筑公司的老总被抓,老总为了立功举报丁鹏飞曾为他参与的城区商品房改造项目给予特别关照。该项目最初无项目许可证却为了节省时间提前开工,并且建筑公司获得减免费用,全额补缴土地出让金之后由县财政局返还50%,老总时候通过各种方式先后送给丁鹏飞300多万元的好处费。

有名有姓涉案金额数目巨大的揭发,丁鹏飞被有关部门叫去谈话,一夜未归,何婉如热锅上的蚂蚁,心神不宁地在家干等着,从未感受过的由里到外的恐惧让何婉在炎热的夏夜里独自坐在客厅沙发上瑟瑟发抖。

暂时没有老总直接转钱给丁鹏飞的证据,丁鹏飞完全矢口否认,人被放回来时,昔日风流倜傥的模样却荡然无存。

在里面才呆了不过一天一夜,丁鹏飞已变成了另一幅模样。

何婉注视着自己好久没有正眼看一眼的男人,才发觉当年风华正茂的小丁在不知不觉中已变成了老丁,鬓角的霜迹醒目刺眼,眼泡发肿皮肤松弛,脊梁也不再挺拔......官场如江湖,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自从当了官这些年丁鹏飞的日子过得并不轻松。

注视着面色憔悴疲态难掩的丈夫,一夜夫妻百日恩,何婉动了恻隐之心。她赶紧起身舀了锅里早备好的粥端过来,轻声安抚道:“饿了吧,先喝完粥,再去洗个澡睡一觉,天大的事等休息好了再说。”此时此刻何婉都错以为自己就是个贤惠的妻子。

可惜丁鹏飞并不领情,原本沉默的丁鹏飞像个疯子一巴掌打翻了何婉递过去的粥,粥碗落在地上四分五裂。瓷片飞溅到何婉身上,划破了裸露在睡裙外光滑的小腿,细细的血线渗出伤口缓缓地蜿蜒而下。何婉没顾得上理会还在流血的伤口,惊恐的她骇然地看着丁鹏飞,似乎有点不认识面前头发蓬乱,双眼发红,犹如困兽般失控的男人。

“我想了一夜,才发现我的人生悲剧是从决定把你这个扫把星娶进门开始的。当初,刚结婚你就嫌我没出息,我才会钻头觅缝地想做官。你一个破鞋,算计我让我替别人养儿子,老子想要自己的儿子才会养别的女人,才会收别人的好处费。”丁鹏飞大吼。

何婉难以置信:“你怪我?你收下的那300万又没花在我身上。你怪我?没人拿刀逼着你娶我,没有我爸,你现在还是个天天骑着破自行车上班的小秘书?你要是不野心勃勃地一个劲儿想往上爬碍了人家的事,怎么会有人出手整你?”

何婉还在数落,丁鹏飞却不理会她,阔步走出了家门。那摔门的巨响,击破了何婉心中残存的侥幸,情况恐怕比她预想的还要严重,这次不容易容易脱身了,否则丁鹏飞不会如此失态。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何婉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自己多年构筑的上等人生活将被彻底毁灭。

也不知站了多久,往事一幕幕如电影般在何婉脑海里掠过:与丁鹏飞第一次见面,他开始追求她,两人结婚的喜宴,儿子出生,最后到画面定格在她白天人前挂着精致的笑容,夜夜寂寞地独守空房.....即使两人最初没有爱情,其实她对婚姻也是有所希冀,否则就不会有一些现在回忆起来也算甜蜜温馨的的时刻。只是都算计太多,最终搭上了自己终生的幸福。

何婉浑身无力,像是脊梁骨被人抽走的感觉,腿颤抖着无力支撑只能缓缓地扶着餐桌瘫坐在了最近的一把椅子上,她不在乎此刻丈夫是否去看情人和私生子。

人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何婉却知道,如果丁鹏飞真的出了事,她就是那个跟他拴在一条线上的蚂蚱,好多幕后交易她都是知情人,经手人,跑不掉的。

何婉苦笑,丁鹏飞把自己所有的罪过迁怒于她的小人行径固然可耻,但是有一点他没说错,每个人的人生之路都取决于自己的抉择。

这个世上,除了生死我们无法操纵,其他皆由人为。

丁鹏飞官迷心窍一心钻营谋利想往上爬,所以选择了她,而她当年为了追求物质信仰放弃了爱情,从本质上都没区别。世上没有后悔药,任何选择都是要付出代价,这么多年,她如愿以偿做了人上人,吃喝玩乐,各种高级享受都体验过......栽了跟头也只能自认命薄。

可是,儿子丁俊怎么办呢???

          
         谢谢阅读,欢迎评论,更多内容请访问爱百合文学城博客。

所有跟帖: 

赞! -53762318- 给 53762318 发送悄悄话 53762318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07/2018 postreply 14:01:46

谢谢鼓励! -爱百合- 给 爱百合 发送悄悄话 爱百合 的博客首页 爱百合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08/2018 postreply 15:32:56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