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京人 我的自述:兴奋的爸爸

来源: 2018-06-07 13:08:12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0188 bytes)

         兴奋的爸爸

两重天

 

 

          1948年下半年,解放军从东北出关,逐渐向北平包围时,北大校长胡适、清华校长梅贻琦都离开大陆到美国或台湾。燕京陆志韦校长没有走,并与地下党配合得好。爸爸非常高兴和得意,在校长的领导下,全校同心协力把燕京保存好,国民党的军队一点也没进来。这样就可以把一所完整无损的大学交给新政府,应当给此记一大功。但清华大学校长走了,一位老教授作临时校长,国民党的军队进去了一下,但破坏不严重。

         燕京解放后1948年底到1949年一月初,解放军的干部开始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首先需要摸清知识分子的思想动态,有党的干部来家里拜访爸爸和其它教授,宣传党的政策,使爸爸感到受到了尊重。对比国民党时期,从来没有干部来拜访过。

        这些穷教授从来没人重视,

        爸爸非常感动地说:共产党与国民党相比,真是两重天呀!今后一定要更好的工作,以报答党的恩情。

     每解放一个地区,都要让人民尽快了解解放的含义,共产党领导将是什么样。所以到处做报告,许多文工团到基层演出。

      过去妈妈受地下党的影响曾向往到解放区去,现在解放了就想尽快了解。这时也变得有了精神,她起来读书看报,也和爸爸去贝公楼听解放区干部的报告、观看了军乐队的演奏、还看了解放区自编的话剧、歌剧:杨勇立功、夫妻识字、赤夜河、白毛女等。

      这些话剧、歌剧是歌颂解放区人民的幸福生活,踊跃报名参军解放全中国,揭露恶霸地主剥削欺凌妇女,号召贫下中农积极参加土改,打倒封建势力。我们小孩没有得到票,没法偷偷溜进去,因为这时一切要有秩序了。

      把白毛女拍成电影后,我才看了。但这个歌剧的许多唱段是我的朋友经常唱的。记得红玉与和我同姓的、后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的同学赵常如在小学对唱了杨白劳与喜儿的几个唱段,很受欢迎。白毛女的几个钢琴曲,我弹过一些。

     后来我上女一中高一时,班上有能人把著名民歌女高音歌唱家歌剧白毛女的扮演者郭蓝英请到学校为我们介绍她的经历。她穿着非常俭朴,灰色列宁服,瘦小,但非常精神、非常热情没有架子。在大家的盛情邀请下,虽然没有任何伴奏,她还是给我们唱了喜儿的一段和“蓝花花”。她高亢的民歌嗓音,充分表现陕北黄土高原的风情,受到同学热烈欢迎。

        共产党还需要民主人士,进步知识分子为共产党做更多的宣传工作,所以非常热情的招待他们。

        北平解放后的一天,爸爸非常高兴的告诉我们中央邀请他去参加在北京饭店举行的第一次民主人士招待会。那时爸爸还没有加入民进,是属于无党派民主人士。严伯伯、雷姑姑、红玉的爸爸翁伯伯等燕京的民主党派的人士都参加了。

         回来后他说与朱德总司令握了手,还寒喧了几句。

         爸爸自我介绍了自已,

     朱回答:听过爸爸的名字。

     爸爸说:他穿着非常普通的黄绿色布军装,和蔼可亲,非常随和,平易近人,不像曾经领导几百万大军的将领,没有任何傲气。

    爸爸说:从将领的样子就反映出解放军是人民的子弟兵。

    爸爸非常激动、感慨万分。刚解放的这前半年让爸爸感到共产党、中央非常重视像爸爸这样的知识分子,非常兴奋。在这半年所看到的真是与解放前国民党时期完全不同。所以爸爸经常感叹解放前和解放后是不同的两重天。而且暗暗自喜自己在解放前夕赶回来时对的。

 

捷报频传

 

 

     北平和平解放后,爸妈非常关心天津会和平解放吗?五公公、大舅、二舅家安全吗?听说是巷战,妈急得要命。爸爸安慰说他们会保护好的。一听说天津解放,马上写信问候。

     大家关心战事的进展,过淮河,过黄河,都还算容易。一直打到长江,是否过江是大人们议论的中心。因为美国又想调停,以长江为界把中国分成南北两部分,与东西德、南北朝鲜一样。伯伯、姑姑把他们听到最高领导的想法告诉爸妈:一定一股作气打过长江,解放全中国。

      解放军没舰队,没大船,怎样过江?过江时怎样做不至于挨打。用木排、战士要马上会游泳。

      大家都为解放军过长江捏了一把汗,过了几个月传来了好消息,解放军过江了!很快又传来,南京解放了!蒋介石表面上退了位,李宗仁上台,国民党让几个官员来北平与最高领导谈判最后也留下了。这些事都使爸爸非常兴奋,认为共产党真棒,除了战事的力量无可比拟,连来和谈的国民党的代表也看清了形势,留了下来。

         捷报频传,敲锣打鼓热烈欢庆。几个野战军向全国继续进军,需要干部,贝公楼开大会动员大学生参军和南下工作团。每次开会必先唱歌,敲锣打鼓,响彻云霄,气氛浓重。表明全体大学生响应号召的决心。我们中、小学生也常参加。

     动员大会上,先讲大道理,然后喊口号: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中国共产党万岁!人民解放军万岁!毛主席万岁、万万岁!最后到楼外去报名,在贝公楼的外面几张铺有大红桌布的桌上,铺着大白纸,请大学生报名。很多学生挽起袖子,提起毛笔,沾了墨汁,挥笔写上自己的名字。我们小孩在旁边看,鼓掌,鼓励这些报名者。

     当然也有不少大学生听完报告,夹着书包默默的离开。

    这半年人们生活在兴奋之中,似乎没法安下心来学习。

 

斗地主

 

 

         解放区不断扩大,需要土改工作队,又在贝公楼开大会。这次不仅是动员学生,也包括教职工。校长、姑姑也参加了土改工作队。

         一天我的一个住海淀的同学告诉我们下午海淀有斗地主群众大会。下了课我们几个好奇的同学就跟着他去看。在一个大洼地里地主在洼地一端的台上跪着,老百姓站在洼地里和高台上。我们去的有点晚了,只能站在高台外边,远远的看过去。没麦克风,什么也听不见,并不热烈,也不激动。

     很多老百姓往外走,主持人直喊:别走,斗争会还没结束。虽然那个地主跪在台上,但没见农民控诉,只是主持人一直在启发,让大家讲。最后喊口号:打倒地主、恶霸!打倒封建势力!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毛主席万岁、万万岁!没有什么声音,没有什么人跟着他喊,大家忙着离开,大概怕挤。

     我们一看要散场了,马上跑开,也怕挤着。真是开了眼界,比起大学生的热烈气氛,是相差十万八千里。没有意思,和电影、小说中的描写完全不一样。也许是没动员好吧,也许不是罪大恶极招人恨的地主,也许贫下中农怕秋后算账。这些猜想不知对否?后来再也不去了。

 

盗泉之水

 

 

         另一个问题也是爸妈特别关心的。燕京的钱从哪来?校长已向共产党表明愿把燕京交给共产党。但全国没解放哪有这样多的钱来接收如此之大的大学。听说可能要像解放军干部一样实行供给制,一年给每人几套衣服,集体吃大锅饭等。妈妈从不做家事这一大家的事没保姆怎样过?正在着急时,司徒老校长让美国托事部继续给燕京钱,共产党是认可的。

     领导人周说“盗泉之水,可以养母”只要美国不干涉燕京事,中央是认可的。

     这样就解决了燕京的生计问题。每年学生的学费根本不够让大学运转。而在解放上海之前蒋介石已把国民党的硬通货金、银、财宝完全运到台湾了,既使上海解放也是没有钱。所以在中国与美国没断交前燕京用的还是美国的钱。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