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秘闻录--十五、新生

来源: 2018-02-14 01:45:59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6041 bytes)

十五、新生


 

眼前是一团漆黑,只有耳边呼呼风声,再就是同伴们的惊叫声。

麦克高声问道:“亚当,害怕吗?”

亚当答道:“不怕,这不就是蹦极吗?”

阿呆问道:“什么是蹦--啊!”还没说完,猛然间眼前一亮,众多的白色光影在周围晃动,奇道:“这是什么?”

“是雪花!”翠花喊道,接着感到脚已着地,却是在一个陡峭的斜坡之上,加上地上有雪,根本停不下来,继续快速向下滑去。

这一下又滑出了好远,坡度才逐渐变缓。这时只有亚当和黄建军还保持着半蹲的姿势,其他人早就失去了平衡,连滚带爬地往下冲。黄建军看见一枝老树根呲出雪地之外,正好处在夏金枝的前边,情势危险,当即奋力躺身横铲,将将挡在树根之前拦下了夏金枝。

亚当看得羡慕,大喊一声音:“漂亮!”也学样横跃,不想掉进一个沟里。

麦克急着叫道:“亚当!”爬着冲过去,却见亚当从沟里露出头来笑道:“我没事。”

这里其他人也都停了下来,只听阿呆叫着:“哎哟,摔死我了!”

“还好啦,幸亏下雪。”翠花坐在地上整理着头发说道:“也真是怪了,这个季节就下雪。”

“这里是塞外高原,冬天本来就早,这时下雪也不奇怪。”一旁的眼镜说道:“奇怪的是我的眼镜不见了,谁能帮我找一找。”

“啊!”翠花端详了一下眼镜,笑道:“不带眼镜你可帅多了。”引得众人都笑了起来。



 

黄建军抬头远望,只见四周白雾茫茫,加上漫天大雪,根本分不出东南西北,转头问麦克:“接下来怎么办?可以什么计划?”

 

麦克平静一下道:“原来是有计划,订了一个会合地点,但目前也搞不清该往那里走了。不如先找个避风的地方躲躲,等天晴了再说。”

 

“也只好如此了。”

 

当下众人找了一处山坡,拾了些树枝,点起了一堆篝火。阿呆叹道:“大叔哇,你要能再打支野鸡就好啦!”黄建军无奈地干笑一下,这里既没有枪,也看不见什么动物,如何打法。只是饥肠滚滚,确实饿得难受。

麦克挥手叫道:“跟我去找点吃的。”说完带着亚当和阿呆走进雾霭中的小树林,不一会回来,三人手里都抱着一大包草根树叶似的东西。

麦克见其他人都是怀疑地看着,笑着说道:“不用怀疑,我跟我太太在山中採过半年的草药,这些东西烤一烤,还是很好吃的。”

这时大家才想起在山大爷那里听到的经历,当下也不再怀疑,纷纷烤着吃起来,果然吃得津津有味。

 

翠花啃着手里的草根,想起一事,抬头说道:“哎,眼镜哥,你冲着那个石碑又是作揖又是磕头,还让娘娘也拜,那石碑上到底写的啥?你给说说呗。”

其他人也都马上瞪起了眼睛要听他说。眼镜沉思道:“这个关系重大,牵涉到一个天大的秘密。”说着向上推了一下眼镜,却推了个空,心想这以后没有眼镜行动可是太不方便了。

在众人的催促下,眼镜清了清嗓子,接着说:“在乾陵前面竖着的是一块无字碑,几百年来人们都在猜测上面刻的什么?那知道这无字碑的内容,竟是刻在了地下的这块石碑上。”

“那究竟刻的是什么内容?”黄建军也是迫不及待。

眼镜接着道:“我们在王家的祠堂里,知道了王姓的祖先是周朝天子的后代,你们可知道,武则天,中国唯一的女皇帝,其实她姓王,也是周朝天子的后代。”

“啊!这怎么可能?”黄建军等人都是大吃了一惊。

“那块石碑上,其实就是武则天的一篇自述,她本名叫王羽,为了能接近李世民,才到了她的远亲武家。王家武家原来都是出自周朝的姬姓。武则天委身宫围,忍辱负重,就是为了能一展祖先的宏愿。所以一旦时机成熟,就重新挑起周朝的大旗。”

“原来如此。”黄建军接着问:“那为什么后来又还政给李唐了呢?”

“武则天重启大周后,施展宏图大略,励精图治,开创了后来的百年盛世。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直到今天我才真正明白其中的意义。这不是用强盗的眼光去占有天下,而是用一颗王者之心去对待天下。武则天就是用这样一颗王者之心赢得了天下人,当时的大周宛然已是世界的中心,不管是那国人,不仅可以在这里经商、求学,还可以求职、做官,与本国人一样,受到一视同人的待遇,一时间真算是万邦来朝。而当时的国人,却仍然不能摆脱男尊女卑思想的束缚,尤其当朝权贵,更是认为那些外邦番臣动了自己的奶酪,使自己的才华蒙尘,一直不能完全接受这样一位伟大的女皇帝。所以你们看到陵墓里那些石像都是外国人,武则天死后,也宁愿让这些没有偏见的外邦番臣陪伴自己。以武则天的雄才大略,为自己身后设计一个几百年的基业其实并非难事,可是她认为真正的王者应该是顺乎自然,她把最后的选择权留给了当朝的权贵们。一边是繁荣开放的大周,一边是封闭保守的大唐,权贵们为了一已之私,竟然选择了后者,所以才有接下来的安史之乱,大周的盛世成了昙花一现。”

 

众人听到此处无不唏嘘不已,麦克感慨道:“这是不是就叫妇人之仁呢?”

 

眼镜道:“不然。中国的古代圣贤都尊从自然之道,当时机不成熟时强求也是徒劳。然而天道轮回,周而复始,总有一天可以有正确的选择。这也就是周字的含义了。”

 

夏金枝看见黄建军看着自己开口要说话,抢先道:“别叫我娘娘。”语气中却充满了笑意。

 

黄建军却突然连连摆手,示意众人安静。果然,远处有几道亮光,迅速朝这边移动过来。阿呆跳了起来:“快跑吧!娘娘,我背你。”

麦克指着地上的雪:“没用的,总会有脚印。”

“那可怎么办?”亚当焦急地问。

“等等看,也许不是来抓我们的。”麦克道。

 

很快,车辆的轰鸣声传了过来,阿呆道:“这是什么声音?不象是汽车。”

翠花道:“象是拖拉机。”

“拖拉机?”亚当喜道:“真不是来抓我们的。”

“是坦克!”黄建军肯定地说。

眼镜叹道:“竟然都动用了坦克!即便被抓也不冤枉了。”

“冤枉冤枉,都到这时候了还是被抓才叫冤枉!”翠花叫道:“眼镜哥,快想办法啊。”

“眼镜都没有,还什么眼镜哥,想不出办法了。”

 

几道光柱已经照住众人,只听灯后有人问道:“是麦克吗?”

“是孙叔叔!”小亚当抢先叫道:“孙叔叔,是我们!”

这时灯后走出两人,细看时,一个是孙干才,一个是龙海涛。

 

众人见面,自都是一番惊喜交集。孙干才和龙海涛走到夏金枝面前,抱拳道:“见过娘娘。”

夏金枝一时间不知如何应付,反倒是一边的翠花嘻笑道:“免礼平身。”

 

麦克问道:“怎么你们连坦克都用上了?”

孙干才笑道:“看起来最强硬的地方往往最软弱。我们买通了他们的一个师,为这个特别搞了一次实战演习。不然怎么把你们送出去?”

“厉害!”麦克又问道:“那你们是怎么找到我们的呢?”

“我们知道他们是怎么找你们的,所以我们也搞到一个。”龙海涛从身后拿出一个方盒子的设备,在每个人向前扫过,当扫到黄建军的时候,方盒子响得格外起劲。龙海涛说道:“就在你身上了。”

“在我身上?”黄建军惊异不已道:“什么东西在我身上。”

“银行卡。”龙海涛说道:“这是最新研发出的设备,可以追踪银行卡上的芯片。”

 

“我的天,原来是这东西!”黄建军握着银行卡,呆呆地看着不敢相信。龙海涛接过银行卡,走到悬崖边,随手抛下,嘴里说道:“让他们去山下找吧!”回身看见黄建军满脸的不舍,笑道:“这次你是大功臣,以后用不着这破卡了,回头我送你张黑卡。各位都请上坦克吧。”

 

黄建军坐进了坦克里心中还是犯嘀咕,问身边的眼镜道:“我那可是张金卡,他说送我张黑卡,能比我的金卡好?”

眼镜叹道:“从此我们连身份都没有,都成了黑人。黑人只能用黑卡喽。”

 

一边的翠花接口说:“眼镜哥,你现在连眼镜也没了,不能再叫你眼镜了,你到底叫啥啊?”

眼镜道:“我叫袁腾飞。”

“袁腾飞?没听说。”望着黄建军问:“你听说过吗?”

“没有,没有。”黄建军道:“难怪,难怪。”

“难怪什么?”眼镜问。

“没什么。”黄建军笑了笑没有回答,心中却在想:第一次注意你时你就在看什么袁世凯不是窃国大盗,原来如此,早该想到啊!




 

五个月后,夏金枝在美国的一家医院里神秘地生下了一个女儿,这会是一个帝国的开始吗?







 

(第一部完)

2/14/2018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