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波逐流 - 活在美国的我们 第三十一章

来源: 2018-02-07 09:10:42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8759 bytes)

三十一. 第一个圣诞节 

圣诞节前,余争鸣所在的公司组织圣诞晚会,地点在二十几英里外的海边,是一家五星级酒店。公司出钱,招待大家免费住一夜,还通知要穿晚礼服,不许带孩子。

肖雨禾很为难:“还有两周才到圣诞节,我们春节拜年都是从初一开始,美国人的庆祝活动怎么都在过节前?再说了,不许带孩子,那青青怎么办?我是绝对不会把青青自己留在家里过夜的。什么规矩?自己出去玩,把孩子留在家。我不去了。”

“不去不太好,咱们是第一次参加公司的活动。我想不如这样吧,把青青带上,让她在酒店的房间里看电视,我们到楼下去参加活动。” 余争鸣思忖着说。

“那青青吃饭怎么办?再说我也没有什么晚礼服啊。”肖雨禾还是没提起兴趣。

余争鸣劝说道:“你不是从国内带来一件旗袍吗?凑合吧。给青青带点吃的。”

晚会那天,他们下午就到了酒店,房间的露台对着大海。肖雨禾站在露台上,让海风吹拂在脸上,心情逐渐好起来。她庆幸自己同意来了,否则错过这个机会岂不是有点可惜?她对站在身边余争鸣说:“这里真漂亮!你们公司可真会选地方。”

余青青也出来了,依在妈妈身边看了一会,说:“咦,海水怎么是灰色的?”

“是啊,” 听女儿一说,肖雨禾也注意到了:“天这么蓝,海应该也是蓝的呀。”

“这就是高尔夫海湾,著名的石油化工区,美国一大半的石油化工厂都集中在这里,海水怎么可能是蓝色的?没有漂着油就不错了。我听说,七十年代,油港口的海面上还真的漂过油,治理了二十几年,现在还算好多了。”余争鸣眺望着大海,有些怅然地说。

圣诞节晚餐在酒店的大餐厅里举行,餐桌上摆着每个人的席卡,大家按名字陆陆续续就坐。

第一道端上桌的是饭前开胃小菜,一个炸得黄澄澄的洋葱,看起来像一朵盛开的菊花,放在桌子中间,大家各自用手抓了一点。第二道是沙拉,每人一盘。第三道就是主菜了,当然又是烤火鸡,只不过不是一整只,是每人一盘配好的火鸡片加土豆泥,还有几片烤熟的葫芦菜。最后是甜品和咖啡。一道一道上,有条不紊。

扮成圣诞老人和小丑的服务生在餐桌之间穿梭,给大家变戏法,送小礼品。肖雨禾惦记着独自在客房的女儿,只盼着赶紧吃完饭,可以溜回房间去看看。

饭后,餐厅的灯光暗下来,男人们多数脱下了西服,只穿着衬衣,在中间的舞池随着音乐跳起华尔兹来。


肖雨禾不想参加,她是个不通音律之人,况且勉强穿上的高跟鞋,走路都硌得脚痛,更不要说跳舞了。她坐在那里呆呆地看着,觉得十分无趣。

几支曲子之后,突然,音乐一变,餐厅里灯光大亮,正在跳舞的人们都笑着围成了一个大圈,一起把双手放在腋下,胳膊肘随着音乐忽扇着,模仿老母鸡。

肖雨禾看见余争鸣也在队伍里,傻乎乎地学着别人扇动胳膊,样子非常可笑。她从来没有见过丈夫这副憨态,不由得也开怀大笑起来。笑过之后,心里却更加惦记还没吃饭的女儿,便趁大家都在跳舞不注意,悄悄溜回房间。

余青青正抱着一袋土豆片,边吃边看电视,听见妈妈进来,她头也不回,全部注意力都在动画片上。

肖雨禾甩掉了高跟鞋,撸下夹在耳朵上的假耳环,换下勒在身上的旗袍,放松地坐下来,和女儿一起看电视,心里顿时轻松了许多。

第二天一早,很多人就回休斯顿了。只有余家三口是第一次到这个海边城市,既然来了,当然要逛逛。

城里最有名的旅游点是“穆迪”公园。大概是因为德州天太热,所谓公园,其实所有的活动场所都是室内的。

一进大门,一棵火红的圣诞树就吸引住了他们。圣诞树约有两层楼高,全部是由一种叫“圣诞红”的植物组成,红得耀眼夺目,没有一丝杂色。树下是一圈红色玻璃彩球和铃铛,个个都有蓝球大小。树旁边是一把铺着紫红金丝绒的大椅子,估计是给圣诞老人准备的。

他们站在圣诞树前,肖雨禾抬头望着圣诞树,半晌,她才发自内心,喃喃地说:“圣诞节装饰真漂亮!”

过了一会,她又说:“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咱们公寓大门口安装的那个花环,是真松树枝编的,上面镶嵌着那么多玻璃彩球。那个花环的直径至少有一米半大,周围四个小环,风格都一样,真漂亮。还有街两侧的电线杆上,也挂了花环,缠上了彩灯。给人一种很温馨的感觉,我好喜欢这种节日气氛。”

余青青蹲在圣诞树下,用手轻轻地摸那个玻璃大球说:“我们学校里也装了圣诞树,也很漂亮。我们家要是也有一棵圣诞树就好了。”
“对,我们也要买一棵圣诞树。”余争鸣和肖雨禾交换了一下眼神,肯定地说。

答应了女儿的事当然不能失言。下午一到家,三口人就兴高采烈地去买圣诞树,商店门外卖圣诞树的广场上,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圣诞树。看起来这些树都是刚刚运到,棵棵鲜活,散发着松树香味。

“这些树都是锯断的,拿回家怎么站得住啊?”肖雨禾问。

“看见那边堆着些三脚架了吗,三个支撑大螺丝固定住树干,下面是一个大盆,每天浇水用的。”余争鸣比划着说。

“还要浇水?”肖雨禾从来没有想过这个。

余争鸣很内行地说:“当然,不浇水不就干了吗。约翰说,树一天要吸收一加仑水呢,可以活一个月。过完了节,公寓会通知回收圣诞树的日子,因为树太大了,不能和平时的普通垃圾一起收。”

肖雨禾犹豫起来:“活树虽然只要十美元一棵,可是太难弄了。那天在苏珊家,我看见的是一棵塑料树,她说都用了十年了。算起来还是假树便宜些,也方便些。咱们到里面看看吧。”

进到商场里面,他们在五花八门的塑料圣诞树里挑了一棵,差不多有一米半高,标价是四十美元。然后,又看了看各种挂件,五光十色的彩球,金色和银色的铃铛等等,都不过几美元一盒。

他们只买了一颗树,却没舍得再花钱买那些装饰品。回到家,肖雨禾陪着余青青,用彩色纸折了一些小鸟挂在树上。看起来虽然不如别人的树那样流光溢彩,他们却也感到很温馨幸福。

自己一家人过节,未免有点冷清,肖雨禾打电话,邀请赵跃进一家一起过平安夜。赵跃进欣然接受,她在电话里说:“咱们自己过节,就中国化一点吧,可千万别再吃火鸡了。”

“怎么啦?”肖雨禾问。

“感恩节那天我烤了一只火鸡。那几天商店里不是都在促销嘛,只要买二十美元东西,就可以买一只便宜冷冻火鸡,不论大小都是一分钱,我就贪心,挑了一只二十几磅的,还专门向我的同事反复请教火鸡的烤法,从化冻开始,折腾了几天,才把火鸡烤好。”

“不知道我什么地方没有弄好,鸡肉干渣渣的,老魏和波儿都不爱吃。这么大一只鸡,扔了又不舍得,我只好跟同事们学,天天做火鸡三明治当午餐,一直吃到今天。我现在一看见火鸡就倒胃口,宁可吃一碗清水煮大白菜。”赵跃进绘声绘色地说。

肖雨禾呵呵地笑起来:“我也觉得火鸡就是摆在餐桌上好看而已,一点都不好吃。就是我们在老美家吃的,也是觉得肉很干,没滋没味儿的,比咱们中国饭差远了。好吧,我就做几个菜,吃地道的中国饭过节,怎么样?”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