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还有你(三十一)中秋节

来源: 2018-02-06 18:04:40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7836 bytes)

门是尹子玉透开的。用一根针。美凤的“藏品”——放在针线盒里——小时工必备,别在箱子里。

峻桐见识过子玉的透锁“神技”,只是这一回,彼此知道身份,一个是妈,一个是儿子,子玉这个老江湖,也多少有些羞赧。峻桐看她,她视线躲过去。有了牵挂,她不像过去那般任意妄为。

美凤张罗让把箱子搬进屋。储姐敦促着把箱子都打开,纸钞果然湿了不少,那几个受灾最严重的泡得最厉害。一沓一沓湿钱拿拿在手里,储姐叹息,“到这个地步,钱就不是钱了?它还是钱,还应该爱惜!”美凤反驳:“没人不爱惜钱,一路东来,你又不是没经着见着,比八仙过海都难,现在我们暂时安全,这些钱就是以后的指靠。”

疤瘌在一旁道:“到了这地界,钱还是钱吗?谁认?董老师,在上海我还是个洗车行的小股东小老板,怎么到了这,有种落草为寇的感觉。”

美凤被问得不知如何答话,千辛万苦过来了,却落了一身不是。路是她指的。该。

子玉站出来替美凤挡话道:“谁也没长前后眼,谁也料不到这一天,当初这一亿从墙里冒出来,谁也没说大公无私拱手让人,现在也别说那不明事理的话了,钱还是钱,不管到哪,只要钱是真的,那就还有指望,况且我们只是路过,暂居,谁还真在这过到老?你愿意,别人国家的警察还不愿意呢,甭废话了,晒钱吧,既然一起出来了,就一起把事情办好,找一条生路,这钱本就是贪来的,不会有人举报,我们也算劫贪官济穷人吧,至于脱险之后这钱怎么花、怎么用,就是各人的选择了。”

一席话,说得大伙服服帖帖。峻桐心里明白,可他没有子玉这口才。尹子玉这会跳出来为美凤说话,峻桐感谢她。他看着子玉,他的血亲,目光柔和。子玉注意到了,朝他点点头。

妈是亲妈。可隔了那么多年,急不得。春风化雨,润物细无声,子玉相信时间的力量,慢慢来,峻桐的心会软的。何况在这海外,除了美凤,谁能当峻桐的知心人?疤瘌?储姐?还是已经神志不清的老头子?

美凤一把年纪,只有她。她尹子玉才是有未来的。当年那一刀算什么?她不认为自己错。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罢了。

海边天气湿。钱被散开,铺了一屋子。晾干需要时间。储姐望钱兴叹,说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多钱,可真见到了,钱也都不像钱了。“跟清明烧给先人死鬼的差不多。”储姐蘸一口唾沫,“就是一张纸,人能为这个奔命。”

屋里有电,厨卫一应俱全,疤瘌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个吹风机,凑过来跟储姐一起整理。

使上了。钱一吹,干了,纸却有些脆硬。

“吹坏了。”疤瘌说。老头却捏在手里,瞪大眼睛说能用。腾出空来,美凤洗了个热水澡,海盐腌得浑身难受。房间里有旧衣服,不管,先借来穿。

子玉有刀伤,储姐有枪伤,都不能大洗,两个人端了水擦擦。都要换药,幸亏云南白药还在。峻桐疤瘌都不便出手,两个人只好相互代劳。美凤穿好衣服过来,帮忙上药。

海水泡的,子玉和储姐的伤口都有些发白。洒药上去,轻轻按了按,子玉疼得钻心,但忍住了。储姐可没那忍耐力,疼了就叫,嗷嗷地。

拿药箱,美凤才想起来吃自己那份药。峻桐在嵊泗药店拿了一些,有他汀,还有别的。可怎么也翻不着。

她问峻桐。峻桐从钱箱子缝里拿出几板子。还有小瓶。都是为美凤私藏的。

“就怕过海掉了。”峻桐憨憨笑,解释。

美凤感动,“还是怕我傻了。”

峻桐说怎么会傻。美凤说,我也是黄土快到脖子的人了,这一路走过来,我什么都不怕了,人嘛,一辈子,就跟走路似的,风景好就行,你不知道你的目的地在哪,不知道在哪就停了。

一段感言,发自肺腑,多少有些伤怀,峻桐不安慰她,他和美凤之间从来不需如此。

他喊了美凤一下。还叫她董老师。一路很少正式这么叫。美凤唔了一声,算作回应。峻桐说:“你到哪儿,我陪你到哪儿。”

美凤眼泪快出来了。

泪后是笑,“我傻了呢?跟那老头一样样的。”

“那我就跟储姐一样,”峻桐的回答出人意料,“我没傻就行。”

美凤嗨了一声,说别傻了孩子,你有你自己的妈妈。

“都是不确定的事情。”峻桐不否定也不肯定。

美凤说峻桐,按说这话不该我跟你讲,只是有些事情注定就是注定,不肯接纳,痛苦的只有自己。

峻桐轻轻说一声知道了。美凤说就好像我自己,从前我这怕那怕,要里子要面子,楼上的老魏死在家里,我怕极了,后来你来了,一连串是后面的事,其实你们又何尝不是挽救了我。

峻桐不语,遐思,疑惑。

“勇敢一点,做人有时候勇敢一点,”美凤说,“就连最有能耐的人,也只能掌握趋势,不能全盘知晓天意。何况你我,去经历就好。”

峻桐佩服美凤的智慧。

没有床,晚上就睡地板。好在有褥子、被子。

储姐抱怨,说韩国人怎么都喜欢顺地崴。美凤说,能有个遮风挡雨的就是老天爷眷顾了。抱怨归抱怨,一夜睡在钱堆里,到底是不错的体验,午夜梦回,储姐坐起来,环顾四周,揉揉眼,依旧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原本以为,做了老头子的保姆,给他养老送终,能捞一笔,就是后半辈子的华彩篇章。谁曾想还有今日。

储姐笑出声来。鬼里鬼气。

子玉醒了,点破她的幻梦,“睡吧,想那么多,真以为都是自己的了?这些钱还得洗,才能落到你我的口袋里。”

储姐不解,“还洗?不是在海里洗过了吗?”

子玉见储姐不上道,不再解释,倒头入眠。累,她说的洗钱是金融手段,储姐的“洗钱”,那真是大水洗了钱。代沟太大,没法交流。

翌日起床,天气不错。钱干得差不多,收好。美凤召集大家开会,分析当前的状况。讨论结果有三:一、关于居住情况。这房子能住多久,需要摸清状况,这就需要有人出去打听,俗称,做“谍报”工作;二、六张嘴要吃饭,生计问题亟需解决;三、这些钱,子玉的是,保险起见,最好“洗”一下才用,非法变合法,图个安全安心。

又提“洗”钱。储姐激动。疤瘌安抚她,说亏你在上海混了那么久。储姐说那怎么了,我又不在陆家嘴上班。

疤瘌给她上课,“按照你们的说法,这钱来路不明吧?”

“墙里砸出来的。”储姐嘟着嘴。

“不管是墙里跳的还是地里蹦的,它的是脏钱还是干净钱我们不清楚,对不?”疤瘌是个好老师,循循善诱。

储姐点头。疤瘌说那么好,现在就是要把这钱变成合法干净的钱,这个过程,叫做洗钱。储姐会意,说这个办法好的。

美凤跟子玉嘀咕了一阵。子玉来韩国旅行过,首尔商贸繁盛的地方,有私人开的合法“换钱所”,中国游客到韩国,可以把人民币换成韩元,在韩国打工的中国人要把钱汇给内地的亲人,则要将韩元换成人民币。但那是首尔。丽水有没有“换钱所”,有待考察。

三个任务,得有三拨人去办。美凤正准备分配活儿。老头子上前扭开客厅里的电视机。叽里呱啦,电视里,综艺节目主持辩得欢快。秋夕?电视字幕反复出现秋夕。还提到中国?!

几个人都听住了,尽管不全然懂。

直到主持人捧出月饼。

一晃神间,哦,懂了大半。

已经到中秋了。

提前先看版:

至少还有你(三十二)醉蟹事件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6479828/

前情回顾

至少还有你(一)对面坐着的少年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3835586

至少还有你(二)炸羊尾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3860545

至少还有你(三)侄子不姓董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39394670/

至少还有你(四)都是老乡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156877

至少还有你(五)大海捞针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1568915

至少还有你(六)开业了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1640525/

至少还有你(七)月笙团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1712675/

至少还有你(八)真金白银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1828671

至少还有你(九)退出江湖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5091819/

至少还有你(十)卢小姐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5216036/

至少还有你(十一)不入虎穴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5402325/

至少还有你(十二)似是而非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5466136

至少还有你(十三)犯罪面相学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5568430/

至少还有你(十四)大火之谜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5579168/

至少还有你(十五)网红气球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564024

至少还有你(十六)褐色胎记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5707547/

至少还有你(十七)活下去的意义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5756571/

至少还有你(十八) 生日快乐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5805204/

至少还有你(十九)绑架事件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5821384/

 至少还有你(二十)刀光剑影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5840828/

 至少还有你(二十一)一个亿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5869285/

至少还有你(二十二)一条明路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5915037/

 至少还有你(二十三)海中小岛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5993926/

 至少还有你(二十四)血脉相连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6050320/

 至少还有你(二十五)洞窟荧荧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6131237/

至少还有你 (二十六)暗夜无边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6190446/

 至少还有你(二十七)船舱欢聚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6291879/

至少还有你(二十八)稀薄的空气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6353865

至少还有你(二十九)逃出生天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6389097/

至少还有你(三十)落脚山间

https://read.douban.com/reader/column/7364387/chapter/46417307/

 

所有跟帖: 

估计都是假钱。 -风起云止- 给 风起云止 发送悄悄话 风起云止 的博客首页 风起云止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06/2018 postreply 18:42:48

不会吧?假钱还藏的那么好,有人看着? -蜗牛湖畔- 给 蜗牛湖畔 发送悄悄话 蜗牛湖畔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07/2018 postreply 08:13:05

装疯卖傻? -粗枝大叶- 给 粗枝大叶 发送悄悄话 粗枝大叶 的博客首页 粗枝大叶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07/2018 postreply 06:31:44

昨晚读到很晚,水很深 -狮子羔羊- 给 狮子羔羊 发送悄悄话 狮子羔羊 的博客首页 狮子羔羊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07/2018 postreply 08:25:21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