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弄堂故事: 我的游泳生涯 (I)

来源: 2018-02-05 07:50:20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1148 bytes)
在我家旁边的信义村弄堂深处,有一个室内游泳池,那是我从小练习游泳的地方。
 
根据网上查阅的历史文献记载:原万航渡路688、692号是个大花园,有并列的独立式住宅房五座,带有露天游泳池、网球场各一方,人称极司斐尔路(今万航渡路)胡公馆。它不仅蜚声于沪西一隅,在全市也声光毕露。这主要因为在旧上海的大公馆中带有网球场、乒乓房等体育设施的已属罕见,而辟有泳池的实是风毛麟角了,而尤为突出的还是因为宅主属于非等闲人物。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上海市地政局根据国民党政府颁布土地法开办城市土地所有权登记,规定产权人必须以实名申报,由此发现这一大花园住宅业主是胡筠籁、胡筠秋,胡筠庄和胡施淑贞,该花园也被称作“胡家花园”。胡氏弟兄长期从事外国金融资本在华业务,其公开职业如胡筠籁为比利时商华比银行买办,而实际上他们经常活跃于诸如英商汇丰、麦加利和美商花旗、大通诸银行之间,是上海金融界大名鼎鼎的银行家。
 
1956年私营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高潮中,其中四座楼房由上海市静安区万航渡路小学使用(网球场成为万小的操场),第一座楼被万航渡路街道派出所占用,露天游泳池改建为室内游泳池,也就是后来的静安区工人游泳池。
 
我父亲是个全能型的人,尽管我妈从来不愿意说好听的,把他称之为“万金油”,不管怎么说,我爸的确无所不能。
 
他年轻时喜欢各类运动,篮球,排球,橄榄球,足球,跳高,游泳几乎没有不会的,而且玩得出类拔萃。他曾经是燕京大学橄榄球球队成员,据他说撑杆跳名列北平市第五。记得文革以前家里有几张老照片,其中一张是我爸在胡公馆游泳池跳水,那时的胡公馆游泳池还是露天泳池,照片上,他双手展翅、双腿并拢,像飞机那样英武地“翱翔在空中”。还有一张是他和我哥坐在水池边,我哥看上去五六岁,我爸说他“死活不肯下水”,坐在台阶上,往我爸身上不停地撩水……
 
我爸是我游泳的启蒙老师,还没上小学,就让我躺在地板上,开始教我各项游泳陆上动作,比如蛙泳腿怎么蹬?手怎么划?手脚怎么配合?怎么换气?随着他的口令,一、二、三……很快我就把这些规定动作一一刻印在脑子里了!
 
我对水有一种与生具来的亲近感,这些是我学游泳得天独厚的条件。工人游泳池又“近在咫尺”,坐落在隔壁信义村弄堂底,这叫“近水楼台先得月”。
 
每到夏天,附近弄堂里的小朋友们,三五成群,各自提着游泳衣/裤,脚蹬木拖板(木屐),一条毛巾搭在肩上,女孩们“嘻嘻哈哈”勾肩搭背,男孩们相互追逐打闹着,就这么去游泳了。
 
那时候,政府对游泳池的卫生管理挺规范,每次出入,必须出示贴有本人照片的 “游泳卡”。小孩子不到上学的年龄绝对办不了游泳卡,想进游泳池坐在一边观看也不允许,生怕惹麻烦。游泳卡可以到附近街道医院办理,经医生会仔细检查眼睛,鼻子,口腔,耳朵,然后听心肺,接着检查皮肤,脱下鞋袜让看有没有脚气病……只有通过一整套严格的检查程序,医院方肯在游泳卡上盖章。特别是,游泳卡还得年年办,那张小小的白卡背后,显示着你历年被准许游泳的记录。
 
记得那天父亲第一次带我去游泳,淌过石灰水池(用来消毒),迈进游泳池大厅,豁然一亮,一池绿水呈现在眼前,兴奋得大声嚷起来,没有一丁点畏惧!顾不上深浅,一下子扑进水里,急得我爸冲过来赶紧将一把我抱住!
 
他让我按照在家里学过的动作划动,双手托着我的身子,生怕我下沉呛水。早已兴奋到极点的我,在水里拼命扑腾,双手双脚不停地胡乱划动,哪里还会按照规定动作去做?肆无忌惮地在泳池里“哈哈哈哈”,还发出一阵阵尖叫声。笑声夹杂着刺耳的尖叫响彻游泳池,惹得坐在救生台上的救生员冲我们不停地吹哨,示意“安静!安静!”
 
第一次游泳经历,被我爸日后称作“惊心动魄”。接着我就和弄堂里的小朋友自己去了,扑腾了没几次,居然能够独立横渡25X10米泳池了!
 
我的这些进步,让我爸和我们全家非常自豪!
 
这个离家最近的工人游泳池是我和我爸最常游泳的地方,平时我们还会到愚园路上的共青,上海政法学院,长风公园,南京西路大新成,江宁路小新成,体育俱乐部,上海跳水台等各个游泳池去游泳。在我爸的指导下,游泳技能越来越高。
 
可是,紧接着文化大革命开始,他被揪出来批斗,紧接着是无休止的审查,就再也没有机会教我游泳了,只能看着我早出晚归参加游泳训练,还有就是楼下门前张贴的“祝贺畅游长江成功”红喜报。等到有朝一日他终于被“平反”,再次与我同池游泳时,我已经离开了游泳队去上大学了。
 
文革期间毛主席再一次在武汉乘风破浪,畅游长江,报纸广播大张旗鼓地重新发表他的豪迈诗篇《水调歌头.游泳》 “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 极目楚天舒。 不管风吹浪打, 胜似闲庭信步……”用伟大革命英雄主义情怀,鼓舞全中国人民。随即,毛的最高指示“游泳是同大自然做斗争的一种运动,你们应该到大江大河去……”传遍大江南北,各地纷纷以此为榜样开展声势浩大的学游泳,练横渡的群众运动。
 
有一天,班主任让我下课留一下,说是有要事告诉我,那天留下的还有我班的章宇智。
 
“接到上级通知,准备开办游泳培训班,听说你们俩水性好,今晚就去参加选拔赛怎样?” 下课后老师这样对我们说。
 
突如其来的喜事,让我高兴都来不及了,还用征求什么意见!
 
当晚,工人游泳池“小太阳”齐放,照得整个游泳池亮堂堂,在所有教练员和参与小学师生们的见证下,我一马当先游完50米蛙泳全程,名列各组第一。
 
不出所料,我被录取了!
 
可惜同班同学章宇智没能参加,而她的妹妹,比我们低一年级的章宇慧进入了培训班。宇慧家住在信义村,是游泳池隔壁邻居,从二楼打开窗,泳池全景一目了然,她爸妈积极鼓励女儿们学游泳,常常站在窗前观看我们的训练过程。
 
宇慧是个“机灵豆子”,刚参加训练班的时候,大家爱叫她“小猴子”。她个子瘦小,动作灵活,拼劲十足,脑筋转得飞快,水性非常好。
 
第一年,被选拔进培训班的才十几个人,来自周围几个小学二到四年级。宇慧二年级,我三年级,四年级很少。我们队当时那几个游得好的,除了我,宇慧,还有大黄,小黄,小应和“老母鸡”。
 
“老母鸡”住在太平里,小眼睛,很憨厚,黑黑胖胖,力气特别大,游自由泳的时候,双臂不是按照规定动作自然弯曲向前伸,而是直来直去,像两根棍子那样甩。因为他的力气大,频率快,游得也很快。我们的虞指导常常笑话他,也不纠正,还说有个著名日本运动员就是这么游的,在世界锦标赛上取得过名次。
 
大黄和小黄是兄弟俩,住在马路对面的高家宅,大黄跟我同年,弟弟小一岁,技术基础很好,他们的父亲喜欢游泳,硬是把俩孩子交到了虞指导手里。
 
小应也住在高家宅,他是队里身材和身体素质最好运动员,人高,手大脚大。一个巴掌张开足足有小脸盆那么大,虞指导最喜欢身材+素质好的队员了,用他的话说,“这种类型的运动员能够出成绩。”
 
我们的主教练虞指导,和游泳池的其他几个指导一样,都是部队复员军人,个个有股子军人气概,所不同的是,他是个中共党员。派他来当我们这些小鬼们的主教练,说明他责任心强,训练严格,不但统管全队技术水平的提高,还要管思想上的进步。
 
紧张而又愉快的游泳训练开始了!
 
通常,一、三、五早训练6点到8点,二、四、六晚训练7点到9点,每次训练前20分钟必须报到。为了鼓舞斗志,虞指导会选几段毛主席语录读给大家听,或者让我们依次朗读。接着就是安排当天训练内容,简短讲评,还有一些注意事项。
 
其实,一开始,区里组织这个训练班是为了配合全市横渡黄浦江和长江活动,这种长距离在江河湖海里游泳,需要的是耐力,我们每次参加黄浦江横渡选拔赛,要求每个人在25米长的池子里来来回回游上一到二个小时。
 
文革中,大力批判“锦标主义”和“个人英雄主义”,认为那是“修正主义苗子”。几乎所有获得过奖牌的运动健将和顶级教练们都受批判靠边站了。不知怎么的,我们的游泳训练班却逐渐开始在耐力训练的同时,加强个人的速度训练。特别是我们的虞指导,一方面在大家面前反复提醒不要犯“锦标主义”的错误,另一方面却又不时地用“革命英雄主义”理想鼓励我们努力冲刺。
 
第一次速度比赛,我个人50米自由泳又是全组第一!
 
体育老师特地跑来告诉我,“你知道自己昨天的成绩吗?虞指导查了一下,他说已经达到国家制定的三级运动员标准!”
 
女孩子通常发育比男孩早,我虽然只有三年级,但在游泳队里是最高的。后来那些男队员发育成熟窜上来了,个个又高又大,无论身高还是速度,我只能望尘莫及了。
 
虞指导的功劳真不小,正因为他在思想和行动上的严厉“逼迫”,养成了团队成员刻苦要求自己的作风,文革结束前夕,当国家各环节逐渐恢复功能,他分管的静安区少年体校游泳训练班分别向上海市体工队,各大军区输送了不少新鲜血液。
 
我喜欢游泳,一旦进入专业训练,可不是平时随便到泳池玩那么舒服了。每天一清早,特别秋冬季节,天蒙蒙亮,我们这些小队员就挤在门口“叽叽喳喳”相互打闹着,等着那些单身的指导们起床给开门了。
 
热身运动过后,训练的哨声一响,先是碟仰蛙自4X100米混合泳热身,然后选择这四种姿势中的某几种,脚不动手动2X100米,手不动脚动2X100米,各自专攻姿势4X100米……最后,各小组成员之间比赛或是一场接力赛。
 
我们来来回回在水里拼命游,每次几千米大运动量训练,直到筋疲力尽为止!
 
每个项目游下来,指导要求各自将手放在下巴一侧,看着墙上的电钟,测量脉搏,如果10秒钟脉搏低于20次,就必须跳入水中继续练。
 
虞指导还说,“当年培养出优秀运动员的上海市体委著名XXX教练,一旦发现队员手扶在池边偷懒,还会用救生杆子打他们的手。只有这样逼迫,才能出成绩!”
 
不过,他倒从来没有用杆子打过我们中的任何队员。只是他用的是语言激励,这种方式比什么都厉害!他过于严肃,不苟言笑,即使开个玩笑,我也知道虞指导的脑子里清楚地记着我们每个人的成绩。
 
还有,他与其他几个风流倜傥的指导教练格格不入,保持着特立独行的清高,虞指导特别看不惯那些教练与有些年长女学员眉来眼去。
 
那些教练们来自各大军区游泳队或水球队,受过专业训练,浑身健子肉,标准的“倒三角”游泳运动员身材。像过去男排主攻手江嘉伟,喜欢把头发留得长长的,一出水面,刻意把头用力一甩,水花四溅,很具男性阳刚气质。
 
每次训练结束后,大家会自发地来一场水球比赛,称得上最兴高采烈!只有在那个时候,先前的苦啊?累啊?埋怨啊?全都给忘记了!
 
其他几个教练也会趁机跳入水中与我们一起打水球,他们身强力壮,一身水上好功夫,我们这些孩子们追着他们手中的球,不停地东扑西扑……即使多数对少数,想要赢了他们,还很有挑战性呢!
 
每次回到家,我都累得不顾一切倒头就睡,有几次,清晨起来双手浮肿,攥不紧拳头。我妈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说是让我好好休息。可是,第二天,又得去参加训练了。
 
随着游泳技术的提高,要求每个人根据自己的特长,身体条件,挑选专攻项目,比如自由泳、仰泳、蛙泳或蝶泳。蛙泳需要上臂和腿力,蝶泳不仅需要上臂和肩还需要腰肌力量,自由泳和仰泳更适合那些四肢有力,身材欣长,动作敏捷的。
 
开始的时候,虞指导让我专攻自由泳,这就意味着,在每次4X100混合泳之后,我要着重自由泳腿部和手臂训练,外加陆上器械,长跑和百米冲刺。相对来说,我喜欢自由泳,因为女孩子若专攻蛙泳或蝶泳的话,几年以后,胸脯和肩膀会宽得不成样子,体型的改变完全不符合现代女性审美标准,特别是肩部和颈部肌肉发达,脖子看上去短一截!
 
说到底,我们在训练的同时还要配合全市组织的渡江活动。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到中学毕业,黄浦江横渡、顺游了无数次。开始的时候,我们这些小学生游黄浦江需要成人护卫队保护,进中学以后,我也成了护卫队成员之一。
 
每次游黄浦江,回来都免不了闹肚子。这是因为江水很脏,不时能看到漂过来的死动物,各种枯枝烂叶,甚至还有人畜粪便之类。游黄浦江通常一到二个多小时,长时间在水里游泳,水性再好,也免不了被迎面卷来的浪扑到,呛几口水。
 
记得第一次横渡黄浦江之前,大家和我一样,心里紧张得很,因为是第一次,没有经验,都把活动当成必须认真对待的大事,提前在思想和体能上为野外长距离游泳做充足的准备。
 
虞指导在部队的时候,曾经参加过中印反击战,他是个坦克兵,游泳是他自己练出来的。他常利用休息的时间,给我们讲述当年前线的故事,每次比赛或者渡江之前,更是抓住时机用毛的战争指导思想“战术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给我们“洗脑筋”。在我的眼里,他比其他几位更适合当我们的主教练,的确是一个很有思想,知道如何根据每个人的个性调教运动员的好教练。
 
正因为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工作,横渡黄浦江对我们来说,一个多小时“很容易”就过去了。其实,那天天气并不好,气温很低,后来又准确无误地按照天气预报所说的那样“阴,有阵雨”。
 
宝宝姐姐所在的中学生游泳班也和我们一起,参加了这次渡江活动。不过,游到一半的时候,我看见宝宝姐姐披着一块大毛巾坐在护卫我们的小船上,我想她一定是哪里不舒服。
 
果然,她说半途突然小腿抽筋,疼痛难忍,只好举手叫停。
 
平时,训练之余,我们几个常常会找借口混进游泳池去玩,那时学校又不上课,青少年闲着无聊,几乎把游泳池当成了家,反正在自家也没有什么乐趣。
 
有一天,像往常一样,有事没事到那里玩,在泳池边看小学生们上初级游泳培训课……突然,发现中水区域的水底有一个深色影子,我立刻意识到“出事了!”于是,拼命大叫起来:“水底有人!”
 
说时迟,那时快,我一个猛子扎到水底,奋力将那个溺水者捞起,拖到水池边。那个溺水者胖胖的,比我矮不了多少,我感到很沉重,一只手臂用力拽住她身子的同时,另一只手托起她的头部,让其先露出水面。不看不打紧,看了吓一跳!
 
那溺水者已经没有了知觉,也没有了呼吸,整个脸是酱紫红色的,头部失去支撑晃来晃去,肿胀得像个大皮球!
 
这时候,整个游泳池哨声大作,虞教练洽是那天当班救生员,他从高高的救生台上跳进水,从深水区急速游过来,帮助我一起将那女孩抬上岸。然后抱住女孩的双腿,一把甩到肩上,头部朝下,一路狂奔进二楼医务室。
 
女孩被安放在手术床上,立刻实行口对口人工呼吸。谁知女孩的牙关紧闭,用手怎么掰也掰不开!
 
虞指导发急了!用手中的不锈钢警哨硬撬她的门牙……只听“哇”的一声,那女孩终于哭出来了!
 
周围的人们这才松了口气!
 
救护车来了,她还得被送到医院去检查大脑缺氧情况,看看会不会留下后遗症。
 
这以后,可想而知,无论是女孩的家长,学校的老师,包括虞指导在内的所有人都来向我表示感谢。感谢我用行动实现了毛主席所强调的“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拯救了女孩的生命。
 
虞指导说,“太及时了!我也注意到了水里的阴影,正想采取行动,你已经迅速跳下去了!”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基本的水中救护知识,包括自救和救人,是我们训练班学员的第一课。我真的挺高兴,并不是因为受了表扬,而是为自己有能力去救助他人而高兴。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