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侃高晓松现象

来源: 2018-02-13 07:42:36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600 bytes)

闲侃高晓松现象

在文学城每日滚动新闻70多天目录里,看得你眼花缭乱吸入眼球的,值得看上一眼的确实很多。它们都像“芝麻们”一样吸引你。但是精力和时间的限制,恐怕95%以上都被隐痛割爱了

看过两三篇政治类文章之后,我的眼球扫描到《哈佛迎来了史上“脸最大”的研究员,高晓松(组图) 》,我还真迟疑了一下:值不值得打开晓松这道门?因为还牵涉到打开后,值不值得下载,下载后,值不值得转发的连锁问题嘛。

突然有趣的一幕闪现眼前:大约在2000吧,我和老伴到美国旧金山两女儿家旅居期间,一次来到南加州棕榈泉旅游,确切说是在科罗拉多州,与南加州临界,驱车不到一小时。棕榈泉人气之望可与拉斯维加斯有一拼。联想到另一与加州相邻的内华达州的沙漠虽然没有绿洲,但是赌城却把拉斯维加斯打造成北美最大的绿洲。

棕榈泉是一片大沙漠中的绿洲,因为绿洲加天然温泉,这里被打造成旅游胜地(巨大白色风力发电群、高尔夫场、网球场群集精品购物群等等,),因是避寒胜地,大部分大型演出娱乐活动、参观游览活动等从傍晚开始人潮汹涌。。。

在穿过汹涌人潮中,在一波波一批批擦肩而过或偶尔并肩前行的人潮中,我们来到一溜地摊,只见一位华人LADY在展售她自己的画作。

虽然没购买她的画作,老伴和女儿与她闲聊了一会,从闲聊中得知:她的儿子在北京,叫高晓松,有点小名气了。我们齐声说知道、知道。。。。。其实,那时我不知晓松是在中国摇滚时代开始因唱歌而小有名气,只知火起来的崔健和他那响彻神州的《一无所有》。

当时我的印象中高晓松属于娱乐界的一员吧但还不是明星。后来也时有听到高晓松的名字,如看到“晓说志愿军在朝鲜战争中牺牲的战士,多数不是战死的,而是冻死的。”这一说法时,觉得晓松这个名字不再属于娱乐圈,而进入时政评论圈了。但对他的了解仍然是支离破碎的。    想到这里,毅然决然将晓松这道门打开了。

打开晓松这道门之后,方觉得里边别有洞天。原来高晓松身上具有三个不凡。哪三个不凡?

第一个不凡

家族背景不凡。外公张维:深圳大学创办者、两是清华大学前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电机工程学家;院院士,外婆陆士嘉:著名流体力学家、教育家,舅舅张克潜:清华大学无线电电子学系主任,舅公施今墨:民国四大名医之一,母亲张克群:著名建筑学家和教育家,父亲高立人:清华大学教授。(这里笔者补充一点:从网上社会档案《高晓松父亲高立人家庭背景》 2014年版本可以查到,高晓松的爷爷高景德是清华大学前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电机工程学家;同时提到:其父高立人是现职为美国洛城摄影学会会长、美国洛杉矶华人联谊会理事长在台湾摄影界享有盛名,现任美国洛城摄影学会会长、美国洛杉矶华人联谊会理事长;还进一步提到其父高立人是其母亲张克群的前夫,那么那位卖画女士是小松的生母还是继母,笔者不敢妄下断言)用晓松的话来说:“在我家拿个硕士文凭都等于是文盲。‘’(不知他那位卖画的母亲们母亲是否也包括在内)他的住家是个大院。我们通常听说北京有部队大院。但他家不是什么部队大院,而是学问家大院。对了,北京原创型家庭就是四合院(想必也有大小之分)。他家对面就是梁思成和林微因,而且周遭都是某一领域开创者。

这样的家族背景,决定了其社会人脉磁场是草民阶层望尘莫及的。这样的望族(人文型、科技型和政治型)的子孙后代按遗传基因都应有所造就。但也不排除遗传变异,有的就成为纨绔子弟。

第二个不凡

个人经历不凡。本来已经考上清华大学,却怀着音乐激情抱着吉他到天津市创建乐队。为了糊口,先到街头卖唱,后道天津大学卖唱还被保卫处抓了起来。哪里还有创建乐队的份,他父母只给他买车票的钱,告诉他不行就乖乖返回清华读书。因为对音乐不死心,终于在北京高校找到几个之音并创建了乐队,他的摇滚音乐细胞在校园里爆发了。后来竟有自己词曲的高晓松品牌上市,于是他一发不可收。放弃了清华,选择了世界,抱着吉他浪迹天涯了。“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要有诗与远方”这句晓松德名句原来是从他母亲那里听到的,终于在晓松脑海中起了发酵反应。这种家教来自于父母视野的开阔和文化底蕴。
  几年浪迹天涯过程中,恐怕饱尝了人生百味。没有钱了,就在当地卖唱。卖唱,这在封建观念中,是属于下九流的行当。这种自我放逐,不仅是冒险,更是挑战自我。他游历了三十多个国家,读了万卷书,行了万里路。从见多识广中积累了更富的人生历练。最后定居在美国洛杉矶,因为那里有好莱坞,那是世界电影文化工业制作中心。从而从音乐领域向文学和社会科学领域施展,以至于进入国际顶尖哈佛大学研修。

第三个不凡

性格不凡。从他个人的不凡经历,绝不是被迫的,不得已的,可烦人是他自己选择的。恰恰是他的率性而为的性格所决定的。这种性格敢冲敢闯,颇具放荡不羁的冒险精神,甚至还有点王长文似的的州府辟命皆不就味道。比如:一般青年考上国内的顶尖清华大学,就不会再心有旁骛了。哪知,不去上课,却跑到天津组建乐队。先尝到街头卖唱糊口的滋味,闯入天津大学反被抓,组建乐队不成功才返回清华。但还是被唱歌写歌和创建乐队的冲动迷了心窍。最后终于闯出点名堂,而放弃了清华的学业,义无反顾地走出国门闯天涯了。

像高晓松这类“三不凡”的率性人,除了当歌手,还可以当社会活动家,评论家,当大学的讲师、教授,乃至学者,而最不适宜做官。

(精神绿洲2018年2月12日)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