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陵鬼话 2018年06月14日 星期四 晴

来源: 2018-06-14 06:43:42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386 bytes)

2018年06月14日 星期四 晴
大概是三个月前,米学庭老先生把我拉进两个微信群:一个据说是杨桓钧先生旗下的“杨群”,人数近五百人,另一个是复员军人的“心连心”,有两百多人。加入这两个群,我只当看客,从未发过一帖,也未转发过一帖。
       今天,在“心连心”群看到一篇题为“恨不报国死,留作今日羞”的文章。现将这篇文章录入今日“巴陵鬼话”:
        中江传来消息,又有老兵被打。先是罗定,后又株洲,漯河未已,信阳又捕,中江的事来得必然。你能将这些事件看成互不关联的孤立和与己无关的毫不相干吗?而我已愤慨至极!中国之大,这些被害的事碰在一起表现出同一个性状,都与上访有关。我们说的老兵维权,通常指争取经济待遇,但是老兵人身权利的被害,渐渐地与因争取待遇而被维稳更加密切起来,人权缺失,还要那待遇做什么?待遇还未实现,被维稳的屈辱又套在身上,我常常在自己身上看到别人的影子,从别人的遭遇感到自己的悲愤,昔日的报国誓言和现实生活的反差滋生出一场场上访,一次次抗争,表现出来的正是一个过河拆桥的社会良知那兔死狗烹的悲劣!现在,退役军人等于涉军人员再等于维稳对象已经不是一种暗示,在那边的文件里,口语中已经成了一个专业名词,而这个专业的诞生,将有更多的老兵被推向对立,法律面前,人权丧失,等到你要依靠法律把失去的人身权利争取回来,一条更艰难的维权道路等着你去走到脚烂,因为,侵害你人身权利的主体却是本当保护你的法律执行者!是生存还是毁灭,这真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现在还有老兵在相信母猪爬上树的神话,一些老兵选择了逃避,更多的人在沉默,只有少数一些人依然在抗争,这些人前景暗淡,困难重重,这些人被岐视,这些人,主流媒体避之唯恐不及,这些人,就在集中营的黑名单上,这些人,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别人在战斗,这些人面对着的是一个强大而又蛮横的危险,忍看朋辈成冤鬼,怒向刀丛觅小诗,这些人却是我敬佩而又敬佩的英雄!我因曾与你们为伍而不枉青春热血,今天,我又因了同为退役军人仍与你们为伍而倍感荣耀!多事之秋,我将睁大眼睛看,我将张开喉管叫,厉害了,我的国!
           越战老兵、省部级劳模、一等功臣刘树生敬上。2018年6月13日19点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