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八 第一次如此过六四

来源: 2018-06-07 09:19:32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293 bytes)

六四在历史中,我和同学们就算从历史中走过。如果说历史是一条河,读历史是在河边观水,那么经历六四,算是被河水漫过了一次,有些再没浮起来,有些被呛得厉害,有些只是受了惊。

年年有六四,不管日子如何,至少会有一两句关于六四的话;但今年,六四那一天,连一句也没有。不过不是因为忘却,经历过六四的人,不可能忘。

天意、人意或两者皆有,那天我一早就去了穆尔红木森林国家记念公园(Muir Woods National Monument),那里站立着无数”巨人“——加州海岸红木,最高的一棵树约258英尺,大约是35個姚明累疊在一起。如果顺利,它们可以长到379英尺,也就是大约51个姚明那么高。

从那些古老、笔直的参天大树下走过,看阳光从林间倾泻下来,听林中不同角度和高度的鸟声,在这鸟鸣林更幽的环境里,真的感觉人好小。但不仅是小。

这片林子是美国仅存不多的古老森林之一,而一片林子要称得上”古老“,必须满足三个条件:

  1. 时间上,年龄要够老。这些树平均树龄是六百-八百岁之间,最高龄的树有1200岁。而如果不被砍伐或夭折,它们可以长到2200岁。可以说,这片森林是古老的森林,也是相当年轻的森林——以海岸红木的寿数来看。
  2. 结构上,要有层次。这片森林有三个层次:高处的华盖、中间的林下层,以及铺在地上的草本层。以房子为比喻,就是房顶、家具和地毯。这三层构成一个完整的植物生态,为其他动物提供生存环境。

这些古老的树,它们在人间轮番演绎着烽火与沧桑时,就一直这样安静挺立,让风云从头上一趟一趟过去,我自岿然。观看它们的伟岸、沉默和尊严,人间的喧嚣是微不足道的。浮游朝生暮死,它们的一生对人不过平常的一天;而人的一生,在长寿的树看来又如何?在历史的长河为背景来看,岂不如浮游?其中某些当时以为该惊天地、泣鬼神的感受,是我们的心情,而不一定就是实际。永恒,有它自己的内涵。

六四,在这些树提供的参照系里,成为让人深吸一口气但心中不再起波澜的记忆。

对历史事件一般有三种说法:官话、史话和樵话。而如何说,时间是永远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