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陆奇启示录:李彦宏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崇祯”?

来源: 2018-05-27 08:56:39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0323 bytes)

百度陆奇启示录:李彦宏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崇祯”?

 

栩先生

01

2016年12月,百度花了1个亿收购了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北京受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主要原因是:老板李彦宏看上了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李叫兽。

李叫兽真名叫李靖,写的营销论文章曾红极一时,这让李彦宏对其非常欣赏,于是全资收购他的公司和团队,让年仅25岁的李靖成为百度最年轻的副总裁。

仅仅16个月后,李靖辞任百度副总裁,原因众说纷纭,舆论沸沸扬扬。

但和之前陆奇的离职比起来,李靖的离开只能算主菜上桌前的一道开胃菜。

因为百度的副总裁(即VP),就像学校里一个班的班长一样,听起来很牛逼,实际上大大小小有好几十个;而真正说得上话的学生会主席,只有一个。

陆奇毫无疑问就是百度的学生会主席,作为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陆奇几乎是学生(员工)在百度能走到的最高位置了,在他之上只有辅导员李彦宏了。

事实上,陆奇入职百度前,早已经功成名就,他1998年加入雅虎后,用10年时间从一名普通工程师成长为执行副总裁。2008年,陆奇在微软CEO鲍尔默的邀请下加入微软,之后成为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这是大陆华人在美国科技行业的最高职位。

如果说陆奇在百度像是一个大学学生会主席的话,1个多月前离职的李叫兽在他面前只能算作一个高中生班长。

02

时间倒回到2017年初,就在李靖担任百度副总裁的一个多月后,陆奇正式加入百度,被视为救火队长,又称“扛锅侠”。

因为他要扛起的,是一口刚错失移动互联网入口,又深陷血友病吧、魏则西事件等负面舆论中的“百度牌大黑锅”。

山雨欲来风满楼。处于低迷期的百度在2016年的四季度交上了自2005年上市以来最差的成绩单:营业收入182.12亿元,同比减少2.6%;净利润41.29亿元,同比下降83.3%。

算是给了陆奇一个黑得发亮的“见面礼”“。

当时百度的市值只有600亿美元出头,而阿里巴巴市值已经超过2500亿美元,腾讯市值也达到了2400亿美元。

我在关于腾讯那篇文章里曾提到过的一个数据(为什么没有梦想的腾讯市值五千亿,有梦想的联众被降维打击?):

腾讯2010年最惨的时候市值400多亿美元,第二年百度曾一度超越腾讯,坐在了中国互联网市值第一的宝座上。

然后,经过不懈努力,百度成功完成了7年多的原地高抬腿——起来又落下、起来又落下,就是没有前进一步。

终于,2017年1月19日,在以“众里寻她千百度”一词出处《青玉案•元夕》命名的百度“青玉案”会议室中,李彦宏宣布了陆奇的任职。

两人笑语盈盈处,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03

李彦宏确实给了陆奇很大的权力空间——在一开始的时候。

以前李彦宏会亲自面试部分业务的高管,而到了2017年上半年,原先每个月都要向李彦宏汇报的高管可能一个月都见不到他一次;在代表公司层级的总监会上,也是陆奇主持,李彦宏列席旁听。

陆奇入职百度的第二天,李彦宏曾对媒体表态:基本所有的业务都放陆奇这,我未来更多的精力花在公司的战略、文化的塑造、人才培养和吸引上。

就我所知,作为创始人却在企业成熟后选择放权,并说过类似这句话的中国企业家大佬,印象比较深刻的有任正非、柳传志、王石。

其中任正非、柳传志都曾数度回归一把手的位置,而王石在交出权的第二天,还忍不住想召集开会。

权力是男人最后的春药,真是句大实话啊。但从最后的结果来看,任、柳、王还是基本兑现了诺言,完成了权力的交接和平稳过渡。

而显然,正当壮年的李彦宏还并不打算这么快就完全不问世事。在放手让陆奇推进业务改革的同时,他牢牢抓着百度的财权和人事权。而他的老婆马东敏,2017年回到百度后也开始以董事长助理这个意味深长的身份,主持对外投资等工作。

学生会主席再大,也大不过辅导员,更何况辅导员还要带着股东家属一块上班。

即使这样,在授权有限的前提下,陆奇还是开始了他大刀阔斧的改革。

其核心内容我将其总结为9个字:

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

广积粮,就是保证现金流,虽然百度这两年业务衰颓,但现金流一直很好,保证了百度在风云变幻的资本市场上,基本盘不受太大波动。

高筑墙,就是加深百度的护城河,拓宽主航道。陆奇在2017年4月份举行的季度会上,进行了“全面诊断百度护城河”的讲话,确定了“All in AI”战略,随后主航道和护城河的概念通过内部信在百度内部正式传播。

缓称王,就是低调。百度在血友病吧、魏则西事件后,从战略到组织人事都进入全面收缩期,陆奇还主持砍掉了百度医疗、百度外卖等等,特别是一度想把百度捅出无数篓子,动辄让其上头条的“百度贴吧”进行关停并转,干掉某些垂直行业的竞价排名广告。

一系列的变革,也让投资者对百度重拾了信心。在最新发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中,百度营收209亿元,同比增长31%;净利润为人民币67亿元,同比飙升277%。

在宣布陆奇辞职的前一晚,百度市值创下新高,一度站上990亿美元,离千亿美金只有一步之遥。而在宣布陆奇离职的当天,百度股价跌幅达9.54%,市值一夜蒸发近94亿美元。

任职一年多,百度市值增长65%;离职一天,百度市值重挫10%。

这减少的94亿美元,是市场给陆奇定的身价。

04

2016年,陆奇走马上任前,唐骏隔空给陆奇写了一封信,苦口婆心劝陆奇:给百度打工要小心,我是过来人!

现在来看,这个“打工皇帝”总算说了一句靠谱的话。

进入百度486天后,工作狂陆奇因为“个人和家庭的原因”,由李彦宏在2018年5月18日下午发出的内部邮件中宣布,从今年7月起不再担任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

在外界的众多猜测中,权力的纠葛成为陆奇出走百度的最大可能。

得知消息后,我以最快速度联系了在百度工作的几个朋友。

没想到,陆的离场,他们其实早已隐隐有感觉。

用其中一个朋友的话来说:改革进入深水区,陆奇前有狼、后有虎,作为职业经理人有力难施。最关键的是老板下不定决心,职业经理人折腾不好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但Robin(李彦宏)自己肯定会犹豫啊。

对于一间成立超过10年的老牌大企业来说,大公司病往往在所难免,不管是内部还是外部,百度的文化都饱受诟病,派系林立、占山头、内部斗争……

对于这些,作为企业创始人的李彦宏并非看不到。而当陆奇的改革逐渐涉及百度深层次利益时,原本应该帮他驾驭其他高管、平衡好各方利益的李彦宏,却被种种关系束住了手脚,佛系了一把。

唐骏当年写给陆奇的信里,有这样一句预言:也许你被授予了一系列的人事权和财权,但是最终还是会到那个人那里最后决策。

要知道,有些事永远只能由老板来干,而且也应当由老板来干。老板要是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佛,下面的人就只能另寻真经了。

在百度之前,陆奇待过的两家企业,一家雅虎待了10年,另一家微软待了8年,只有在百度,曾踌躇满志的他一共只待了18个月!

网上评价说,别的公司都是创始人跟“18罗汉”“8大联合创始人”一起战斗。而百度,是李彦宏跟他的4万员工一起战斗。

这真是铁打的李彦宏,流水的兵。

05

今年是2018年。

整整390年前,1628年,明朝最后一任皇帝开始了他的任期,是为崇祯元年。

从崇祯即位到明朝消亡,还有17年;而刚满17岁的百度,明显也到了一个决定何去何从的紧要关口上。

从外部看,如日中天时的“BAT”里,百度早已成了亦步亦趋的小弟,而身后的小米、京东乃至美团、360、网易都是一副“趁你病,要你命”的样子;从内部看,人事冗杂、业务分散、部门壁垒、高管分歧等弊病也已深入骨髓。

4个世纪以前,崇祯皇帝朱由检接手的明帝国,大概也是这么一个摊子,虽然家大业大,但外有后金蒙古,内有党争民患,四处开花、多处漏雨,一派衰颓之象。

只不过相对于崇祯皇帝那句不服气的“朕非亡国之君,却要承受亡国之痛“,后世历史学家更倾向于认为,相对于许多朝纲败坏、民不聊生的朝代,崇祯手里拿着的牌虽然不是什么好牌,但也不是什么“对3要不起”的绝世烂牌。

后金那边,辽东战局逐渐向好;西北,农民起义还停留在小打小闹阶段;财政上也还过得去。最重要的是,魏忠贤已倒,朝内能用的文臣武将还有一大批,只要用的好,王朝中兴虽不好讲,但守住家底以图复兴绝对可能。

只能说,在这一场极度考验领导能力和战略水平的“生死牌局”里,崇祯空有力挽之心而无回天之力,一手还有翻盘可能的牌彻底打成了死牌。

明亡以后,后世有很多总结反思,有说“明亡是亡在前朝积弊太重”,有说“明亡是亡在后金和农民军太强”,还有说“明亡是因为白银不够通货紧缩”……虽然答案纷纭,但谁都无法否认的,是这样一句话:

明亡,亡于党争!

前朝积弊可以让文臣改革,打后金和农民军可以让武将去抗、也可以谈,通货紧缩了可以搞税改、斗富,这些都是在执行层面可以解决的问题;唯有党争,动摇的是政权运行的根本。

想一想,帝国之内,有什么事情是连内阁大学士、各部尚书、各地督师都搞不定的呢?只有他们自己。

党争之下,所有人做事的出发点都是派系利益,打的都是自己的小算盘,丁点大的事就能逮住由头互掐,再好的战略都会在错综复杂的内耗中变成一纸废话。

也正因为党争,所以有的人走的不明不白,死得莫名其妙,对上糊弄、明哲保身成了最好的生存法则。

更重要的是,其他的问题都可以靠底下人去解决;唯有党争,只有皇帝一人能够摆平。

这也是作为最高统治者所需要的最大能力:平衡各方,驾驭全局。

而崇祯摆不平。

在崇祯时期,由于各派争执不下,连选个内阁都居然要靠抓阄来定。岂止是无能,简直是无能。

06

历史相似的是,如今的百度,内部同样派系林立,甚至已经从幕后走到了台前。

元老系,以马东敏、崔姗姗回归为典型;空降系,比如曾经的李一男、后来的陆奇;此外还有并购引入的管理层,以及内部提拔的高管。

他们都各有各的利益,甚至很明显的窝里斗,许多曾在百度工作过的人评价说:这里很像个事业单位,哪像个互联网公司。

历史更为相似的是,如今百度最高领导人李彦宏同样摆不平。

按照百度工作朋友的描述和网上流传的评价,我发现李彦宏在某些方面都和崇祯有着相似之处。比如:

一是他们都很聪明自负。

崇祯十多岁就以一己之力搞定了魏忠贤,此后十余年主政都很好强自负,有一次臣子把他比作了汉文帝,本来是马屁之言,但是崇祯听了十分不高兴,他认为汉文帝只是一个中上等皇帝,拿自己和汉文帝比是侮辱。

李彦宏也是十多岁就考上北大,此后一路顺风顺水直到创立互联网巨头百度,2009年,他上湖南卫视的节目时坦承:“我是很自恋”;并说自己经常在网上搜索“李彦宏”,观察搜索结果。

有一次百度公关部转了一篇批评百度的文章给李彦宏,他回了八个字:“燕雀安知鸿鹄之志。”2011年,央视曾经连续曝光百度允许付费虚假广告轻易出现在搜索结果中,百度的回应很霸气,他们在搜索里屏蔽了CCTV。

二是他们都很勤奋节俭。

崇祯几乎是我国最勤政的皇帝之一,据史书记载,他二十多岁头发已白,眼角长鱼尾纹,常常“鸡鸣而起,夜分不寐”。而且十分节俭,他和皇后都穿着打补丁的衣服,宫中从无宴乐之事。

李彦宏也是一个工作极其玩命的人,经常半夜还在回邮件,作为亿万富翁行事却极为低调。

《南方人物周刊》有一期曾经引用别人的评价李彦宏:“他可以今天想买飞机买飞机,想买轮船买轮船,宾利买一沓连眼都可以不眨,但他仍然过得很朴素,仍然很敬业,不出来应酬,不去夜店,不喝酒不抽烟,下班就回家,从家出来就上公司。”

三是他们都很犹疑寡断。

这一点在用人上体现的十分明显,崇祯十七年里,一共用了50个内阁大臣,特别是内阁首辅,基本只能干几个月,而且经常凭着一时激动随意降旨,各种破格,但又对他们缺乏深入考察,用之则一味信任,反之,罢免时也极为轻易,全凭一己之好恶。

而百度几乎以每3至5年为一个周期,高层持续换血,大的内阁重组就超过3轮,至于随意破格和罢免,刘超、李叫兽等同志是不是有话要说?

07

李彦宏让我想起崇祯,陆奇则让我想起了孙承宗。

孙承宗,内阁大学士,太子太保,太傅,督师辽东,作了大量战略谋划,构筑“关锦防线“,巩固了对后金的战略防御,并发掘任用了一大批能臣名将,明朝在他手上已有回光之兆。

《明史》对他的评价是:以孙承宗的才能,恢复大明关外江山未必容易;但如果信任他,把权力交给他,守住现有国土,是可以的。

当年明月的评价更高:明末最伟大的战略家。

1629年,已退休的孙承宗抛家舍业、临危受命保卫京师,顺利赶走后金。2年后正大施拳脚之际,因为卷入党争,被迫以病请辞。

孙承宗之后,再无孙承宗。

可以预料的是,李彦宏要想再找到下一个“陆奇”,也几乎不可能。

其实,当我写完这么多才发现,崇祯也好、李彦宏也罢,最大的问题并非能力,而是战略、胸怀和格局。

他们很聪明、很勤奋、很节俭,当然也很自负,这些都不是问题,对于领导人来说,作风有点问题不打紧、智商情商有问题没关系、甚至懒一点都没问题,只要具备战略头脑、懂得平衡各方面势力,勇于决断、勇于承担责任就能带好班子、建好队伍,形成合力。

如果这些都做不到,那就大胆放权,而不是自己指手画脚、有事把责任扔给下属,大喊“诸臣误我”。

李彦宏年轻的时候曾写过一本书,叫《硅谷商战》,在这本用章回小说体讲述美国硅谷真实故事的书里,他提出:“不要对自己开创的公司死守着不放———这是经过很多惨痛教训才明白的道理,并不是所有打天下的人都适合坐天下。”

但似乎,他自己已经忘记了这条教训。在百度内部,李彦宏是不容置疑的,是神坛上的人物,公司正确的战略都是他的主意。按网上的说法,百度一些产品说停就停,员工们给李彦宏写信,但是得不到他的任何解释。这些失败的产品现在还能在网站上找到,比如“百度首页人物”。

在百度去年组织的媒体沟通会上,李彦宏曾这样回应关于“放权”的问题,“如果我和下属之间有不同意见,我都会先按照下属的意见办,如果办对了,that’s great,我领导有方;如果办错了,回来再按照我的方法重新办一遍。”

这感觉就像是孙承宗向崇祯说:我准备搞个关锦防线、三方布置……

崇祯听完先不表态,而是让孙承宗试试,如果真能行,那就是自己授意下的“前瞻布局”。

如果干的不行,就罢官,自己重新布局,反正都是“诸臣误我”。

5月18日,李彦宏宣布:陆奇不再负责百度日常运营管理工作后,主要业务部门负责人直接向他汇报。一切似乎又转了个圈,回到原点。

昔日汉高祖刘邦说:论运筹帷幄我不如张良;搞后勤工作我不如萧何;带兵打仗我不如韩信。但他们都能为我所用,合理分工并尽力发挥才能,所以能够取得天下。

在这句总结刘邦之所以能成功的话里,正蕴含着崇祯之所以失败的原因。

同样,也适用于今日的百度和李彦宏。

————

读历史,其实就是读自己。
理解历史人物越深,理解自己也就越深。

所以古往今来的大政治家、大战略家、伟大人物无不熟读历史。

崇祯出生时的环境决定了他在历史教育方面是比较欠缺的。

以他的聪明智慧,处理明中期的朝政绰绰有余,但面对明末复杂的政治、军事、社会和经济局势,就捉襟见肘了。

时至今日,互联网的风口还没过,但百度的风口已经过了;身处风口之上,谁都可以顺风顺水、大袖招摇,一旦风势减弱,才真正需要战略运筹、纵横捭阖。

李彦宏曾说,自己的命很硬。言下之意,他总能逢凶化吉。

这让我想起了两句话: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一个人的命运,当然要靠自我的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

而不读历史、不信历史、不吸取历史教训的人,可能永远也无法准确知道,自己处在什么样的历史进程里。

总结历史,才能更好地思考未来。

— THE END —

所有跟帖: 

+1, -一唯- 给 一唯 发送悄悄话 一唯 的博客首页 一唯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5/29/2018 postreply 05:35:41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