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是不是对爱国有什么误解(转)

来源: 2018-05-27 08:31:05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4442 bytes)

 

你們是不是對愛國有什麼誤解

 

大概幾天前,網路視聽節目服務協會被曝出出台了《網路視聽節目內容審核通則》。他們在規定中給藝術創作戴上鐐銬,甚至把同性戀歸納為「庸俗低級趣味」,引起眾多網友不滿。

 

除了同性戀早就從精神病的範疇中刪除,所以將同性戀這種天生的性取向歸於「庸俗低級」不合適以外,下面說不能宣揚展示不健康的婚戀觀也將一大批優秀的文藝作品一棍子打死。

如果這些內容真的都要被禁播,那麼幾乎所有的視聽藝術都將被取消,比如《奧賽羅》就是以婚外戀為主題的;很多愛情故事有接吻情節;很多影視節目里有淋浴情節;《卡門》有性挑逗情節;《茶花女》的女主角是妓女。

然而就在網友們有事說事,認為這一規定開倒車的時候,有一篇叫《請你永遠記住這是祖國》的「愛國文章」跳了出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所有說反對聲音的人扣上一個不愛國的帽子,然後開始猛灌雞湯。

隨便摘錄一點大概是這個畫風。



中間那些基本事實錯誤就不多說了,總之他的論點就是國家之所以這麼做,肯定是有國家的道理,我們屁民不要多逼逼,就受著就好。畢竟要永遠記住這是祖國,所以祖國做什麼都是對的。

這文章和許許多多永遠年輕,永遠熱淚盈眶的小朋友一樣,最大的誤區在於,覺得擁有8000萬黨員,近800萬公務人員的黨和政府是一塊鋼板,是《1984》裡面的老大哥,是古代的皇帝,只有一個意志。

他們以為國家的決策和他們上學時做小組作業一樣,一群高智商的精英在組長的帶領下同心協力,共商國是,最終做出了一個又一個英明的決定。但其實並不是這樣的貴族政治,而是一個有特色的,貴族政治,獨裁政治和民主政治的混合體。

特色的混合體制相比普世價值的民主體制,確實有自己的優點。正如我們在做小組作業時,如果組長大包大攬做完一切往往效率會很高一樣,混合體制中獨裁的部分可以極大提高國家決策的效率,這也是為什麼遇到突發事件,反應的動作往往比其它國家快的一部分原因。

但相對獨裁的混合體制則不太能讓群眾有參與感,不太能顧及每個群眾的感受。因為在,國家和人民是領導和被領導的關係,所以我們常常會聽到個人的權利被國家權利碾壓的負面新聞,比如強拆,比如被村支書欺壓——這不是西方抹黑的結果,而是實實在在發生過的事情。

這時候,就需要我們多履行憲法賦予我們的權利,去行使混合體制中相對民主的那方面權利,通過所謂的民主監督影響國家決策,讓國家聽到我們的聲音,考慮到我們的感受。

畢竟國家歸根結底還是由人組成的,如果一個國家的人民感受不到幸福,國富民窮,國強民弱,那我們認為這個國家還是失敗的。

所以我們發聲並不是不愛國,恰恰是積極行使權利和愛國的表現。

還有一個很大的誤區在於,很多人認為國家內部是一塊鋼板。認為國家所有領導人員的利益都是一致的,而這些領導人員的利益又和人民是一致的。

套用上面那文章里的話來說叫做:

請記住,國家一定不會迫害你。

這就必須得舉例子了:
 

1,

1933年,納粹開始獨裁執政。先是剝奪了國內所有猶太裔公務員的職位,接著將猶太人從所有行業中剔除出去。1938年,納粹出台法案禁止猶太人和非猶太人通婚。之後更是建設集中營,對猶太人進行有系統地屠殺。據統計,整個二戰中,被納粹屠殺的猶太人超過六百萬人,無數猶太人家破人亡。

不少猶太人在被迫害的初期便逃往大洋彼岸的美國,在之後更是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幫助美國攻擊自己的祖國。這算不算可恥的賣國賊?

如果你說這是民族與國家的衝突,作不得數,那看下面。

2,

二戰末期,面對在太平洋戰場節節敗退,步步逼近的蘇聯人,日本軍國主義頭目東條英機在多個場合提出了「一億玉碎,本土決戰」的說法。訓練女人,孩子扛槍上戰場。希望犧牲一切捍衛「日本國之精神」。

當時日本上下都是軍國主義造出的狂熱氣氛,許多家庭在狂熱氣氛中失去了父親,丈夫,兒子才幡然醒悟。

有些日本人不願意被軍國主義精神洗腦,或或在國內勸誡軍國主義政府停止戰爭,從一開始就逃往別國,甚至幫助受日本侵略的國家對抗自己的祖國。更多的日本人不願意接受「一億玉碎」的說法,拒絕再為國家送死。

這算不算可恥的賣國賊?

日本人尾崎秀實因戰爭期間一直秘密幫助人,1944年在日本被絞死

如果你說這些都是侵略戰爭,也作不得數,那看下面。

3,

1938年11月,日軍突破岳陽,直逼長沙。蔣介石的國民政府認為自己沒有辦法守下長沙,所以提出燒毀長沙,給日軍留下一片焦土的策略。
 

然而11月13日那天,長沙南門口外的傷兵醫院起火。縱火隊員以為是信號,便全城放火。事後發現不對勁,但因為國民政府已經事先把警察,消防官兵,公職人員撤離長沙,把消防車裡的水全部換成汽油。

當火勢蔓延開來的時候,所有人都知道,已經無力回天了。

長沙大火

留城的老百姓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就發現整座長沙城已經陷入一片火海。一位60多歲的老太太被大火逼進水缸后慘死。一位帶著孩子的母親躲進水缸避火,雙雙被活活煮死。30多名余太華金號員工躲進防空洞,全被烤焦致死。

大火燒了五天五夜,燒毀了長沙90%以上的建築,讓春秋戰國便建城,擁有2000多年歷史的長沙城,地面文物毀滅殆盡,近乎為0。

美國人愛德華蓋利克在之後的回憶錄中寫道:

「大火和熱浪消退以後,菲爾·格林走過冒著煙的廢墟,他看到驚慌失措之中困在一起、成堆的屍體。往南,南門口附近的一些街區,屍堆非常密集,大部分都灼燒得恐怖,為了避免踩到,他只能在地上找空白地來落腳前行……菲爾發現這座城市不只是燒焦了、移平了,也被廢棄了,只有他一個人和兩萬多具非常寂靜的屍體。」(註:當時官方通報死難者為3000人)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毀壞最嚴重的四座城市是:廣島,長崎,斯大林格勒和長沙。廣島和長崎是因為原子彈轟炸,斯大林格勒是因為兩百多天的拉鋸戰,但長沙卻是國民政府自己釀下的慘劇。



大火后,一名幼童在「家中」,不知所措

假如長沙大火中有一位孤兒,家人全部在火海中喪生。當他長大得知這場大火不是日本人帶來的,而是國民政府自己放的。關鍵是在放之前撤走全部官員,卻將他們全家留在火海中不顧。

他一怒之下認為國民政府才是他真正的敵人,選擇加入另一個黨派,甚至選擇成為一名萬眾唾棄的「偽軍」,專殺國民政府官員。那他算不算可恥的賣國賊?

如果你說這是一場意外,並不是國家願意看到的,那接著看下面。

4,

1938年4月,李宗仁指揮台兒庄大捷之後,蔣介石過分自信,從「抗戰三日即亡國」的論調改為「我們可以快速戰勝日本人」,於是不顧反對,將其20多萬中央軍調到徐州,希望在徐州一舉殲滅日軍主力。

結果還沒開戰,國軍便因計劃不周密陷入可能被包圍的被動中,於是匆忙決定放棄徐州。之後更是在蘭封會戰中15萬人被土肥原賢二的2萬人擊潰。

開封兵臨城下,鄭州即將失守,武漢也岌岌可危。危急之下,蔣介石決定孤注一擲,扒開黃河,讓洪水泛濫,以黃河之水制敵。雖然黃河一旦決堤,億萬人民必定陷於災難之中,但因為時間緊迫,蔣介石還是同程潛說:「要打破一切顧慮,堅決去干。」,不要有一絲疑慮。
 

花園口決堤的任務由守衛黃河的國軍商震的部隊執行,地點首先選在了中牟縣境內大堤較薄的趙口,因趙口流沙太多,沒能扒開。蔣介石知道趙口無望扒開后,就指示再換地點重新決堤。經過緊急協商,駐守在黃河附近的新八師初步把地點選定在趙口以西的花園口附近。在此過程中,蔣介石擔心手下執行消極,一再通過口諭、電令催促手下扒堤,不要有「婦人之仁」。

都知道這是造孽的事情,時任新八師參謀的熊先煜後來回憶道:

天剛亮,我們幾人就沿著黃河逆流而上勘察。頭晚沒準備吃的,就只好餓著肚子干。河堤上,有一個冷清的關帝廟,廟中無人,門大開。我們全都進去了,對著紅臉長須的關雲長磕了三個響頭,還敬了香(用煙代)。那一刻,我們全都表現得十分虔誠,十分莊重。我跪在地上默默禱告:「關老爺,中華民族眼下遭了大難,被日本鬼子欺侮得慘。我們打不過他們,萬般無奈,只好放黃河水淹,淹死了老百姓,你得寬恕我們啊。」

旁邊的人目光呆澀,連連嚷道:「要死多少人...要死多少人啊!」工兵營長黃映清面向黃河,「咚」地一聲跪下了,舉眼向天,熱淚長淌。大家也都隨著他跪了下去,面對著波濤洶湧的母親河,放聲大哭。

拜完,哭罷。

1938年6月9日凌晨,經過兩天兩夜不停的挖掘,幾乎在距鄭州30公里的中牟失守的同時,花園口大堤也終於挖開了。

黃河決堤后,直接受災面積超過3萬平方千米,形成了綿延400公里的黃泛區
 

人間慘劇

那時正值雨季,在連續幾天豪雨之後,黃河上游的水位正暴漲。所以在花園口決口以後,黃河水迅速下泄,同時被淤塞的趙口也被大水沖開。

趙口和花園口兩股洪水匯合一起,如脫僵野馬,奔瀉而下的黃河水,捲起滔天巨浪,歷時4天4夜,由西向東奔泄的河水沖斷了隴海鐵路,浩浩蕩蕩向豫東南流去。淹沒了中牟、 尉氏、扶溝、西華、淮陽等地,又經潁河、西淝河,注入蚌埠上游的淮河,淹沒了淮河的堤岸 ,沖斷了蚌埠附近的淮河鐵路大橋。蚌埠向北經曹老集至宿縣,也都成了一片汪洋。

據統計,在慘劇中,河南民宅被沖毀140萬間,淹沒耕地800餘萬畝,安徽江蘇耕地被淹沒1100萬畝,傾家蕩產無家可歸者近千萬。河南因黃泛而死的老百姓有32萬5000人,江蘇有16萬人,還有安徽...有一說稱全國因花園口決堤而死的百姓達90多萬人,雖有所誇張,但相差不遠。

國民政府《豫省災況紀實》 如此勾勒出黃泛區災難圖:黃泛區居民因事前毫無聞知,猝不及備,堤防驟潰,洪流踵至;財物田廬,悉付流水。當時澎湃動地,呼號震天 ,其悲駭慘痛之狀,實有未忍溯想。

受害災民

網上有花園口慘案的後人這樣寫道:

讓人覺得諷刺的是,雖然日寇被黃河阻隔,放棄了從平漢線進攻武漢的想法。但他們在退回徐州重整旗鼓后,依然在四個月後拿下了武漢市。花園口決口讓數十萬百姓在痛苦中死去,卻依然沒有挽救武漢失陷的命運。

更讓人覺得諷刺的是,最終幫著控制花園口黃河泛濫的,是日偽軍政府。雖說這是為了他們更好地奴役統治中華民族。但作為一個普通底層老百姓,若是知道那個平時總是欺壓自己的國民政府居然把黃河大堤炸開了,會怎麼想?

所以蔣介石政府始終不敢對外承認是自己做的。6月11日,在中央社的引導下,《申報》,《大公報》,《民國日報》紛紛譴責日軍轟炸,炸毀黃河大堤,導致黃河決口泛濫的暴行。

為了佐證這一言論,新8師還用炸藥將花園口附近的建築,樹木炸倒,偽造成日軍轟炸導致決堤的樣子。中宣部更是帶著中央電影製片廠的工作人員前往花園口,拍攝日軍炸堤的紀錄片以擴大宣傳。一直到贏得抗日戰爭,蔣介石敗走台灣才鬆口說是為了抗日大計。末了還要邀功說這一件事抵得上百萬大軍。

確實,淹死了幾千日本軍隊,卻害了百萬國人,確實抵得上百萬大軍了。

國內有不少軍迷表示花園口這件事國民政府做得對,然後搬出來一堆民族大義,亡國滅種的大道理證明自己的說法。這種說法自然是放屁。

且不說這根本沒有阻礙日寇前進的步伐,就說蔣介石自己過於冒進帶來的惡果,憑什麼讓老百姓為之買單。這一切只證明了,這屆政府不行。

如果設身處地地想一想,假如你是當時的一屆農民,祖祖輩輩都在河南生活。突然有一天聽說那個總是從你這裡徵稅,讓你交軍糧的政府把黃河大堤給炸了,把祖宗給你留下的地全淹了。耕地被淹,無法種植,在你逃荒的路上,老娘,兒女全都餓死病死,你自己也漸漸絕望。

這時誰和我說民族大義,說要愛這個國家誰就是放屁。而且我知道我不是可恥的賣國賊,我是光榮的革命者。

(況且那些農民又靠什麼賣國呢?不過是賣上一條命罷了。)

另外花園口決堤帶來了耕地減少,黃河連年泛濫滋養了大量蝗蟲,間接影響了1942年河南大飢荒的嚴重程度。那年大飢荒多處出現狗吃人,甚至人吃人的慘狀,在此就不細說。

(這樣的特大慘案,在之後的歷史上也有出現,但因為相關法律法規政策,只能省略掉,中間有些共通之處有些不同的地方,需要讀者自行查閱資料了。)

我們年輕的時候,總會有一腔熱血愛國的階段,看了些小道消息之後,往往又會妖魔化國家。只有當我們真的經歷了一些事情之後,才能真正審視自己的愛國情緒。在這個階段,始終繞不過的話題是:一個國家為國民做的決定,究竟應該到什麼程度為止。

當國家試圖控制,監管,安排你的一切時,我應不應該拒絕(《1984》)

當國與家對立,國家希望你為「民族大義」犧牲,去保護東條英機之流最後的統治時,我應不應該反抗?(一億玉碎)

當他們不通知我就替我做決定,最後以「民族大義」的名義傷害到我家人,祖宗基業時,我應不應該憤怒,仇恨(花園口慘案)

我的答案都是肯定的,我認為國家政府為國民做的決定應該有一個界限,而我們每個人在屬於某個國家之上,首先是個人。愛國不是做任何事情的理由,首先你得確認你做的這件事真的對國家有利,而且不違反基本人道,這應當是我們的底線。

我們再來看看那句話。

請記住,國家一定不會迫害你。

納粹德國,軍國主義的日本,蔣公的國民黨全部都是當時人民的祖國,但你要說他們祖國,他們的政客做的決定是有利於當時的人民的,那你可以說是極其沒有良心了。

事實上很多時候,政客做的決定,特別是有關發動侵略戰爭的決定真的就是有利於他們自己,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野心,煽動民眾狂熱的情緒好維護自己的統治,但最後受苦的其實全都是老百姓。

所以忘了是誰有一句經典的話,大概的意思是:

我覺得戰爭就應該是政客擺好拳擊擂台自己上去打,國王對國王,首相對首相,這樣才是對人民負責的做法。

深以為然。

當然我說這些並不是說我們國家正在迫害我們,我只是想說「你的祖國不會迫害你」這句話是絕對錯誤的,少被強制推恩的情緒影響,你應該相信,你獲得的安全,穩定的環境是你,你爸媽用交的稅,用工作換來的。

多重視你的家庭,多感謝你的父母,比每天叫嚷著「雖遠必誅」重要得多,你說是嗎?

還有一點。

國家內部也絕不是一塊鋼板,同心協力,而是有很多勾心鬥角,權力鬥爭在裡面。

很多時候我們的輿論並不能直接左右國家的決策,但可以被國家內部不同政見,不同主張,有不同利益訴求的人利用,從而達到我們想要的結果。

舉幾個簡單的例子。

在這次有關同性戀的風波中,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機關報社人民日報社主辦的環球時報就發文批評該規定不符合時代的潮流。

而往過去看,《周恩來文選》中也有這樣的內容。

「1961年6月19日,周恩來總理在文藝工作座談會和故事片創作會議上對文化部表態:人民喜聞樂見,你不喜歡,你算老幾?」

當然,這個我不敢多舉例,你多看看人民日報和新聞聯播就能看到中間的一些端倪。

總之我們現在接受到的每一個政策,每一個決定,都可能是內部各種互相博弈的結果,不要妄自菲薄,只要能夠發聲,就說明這件事還沒有定論,而我們的勇敢發聲總歸會影響些什麼的。

(因為如果他們不想被輿論影響,那我們的聲音早就被刪乾淨了,哪還輪得到你出來痛斥我們...)

想明白了這個,我們還需要想一想究竟以什麼方式愛國才是真正對國家有利的。

是在遊行中砸毀同胞從日本買回來的財產,甚至毆打同胞嗎?

是堵住同胞的嘴,當同胞合法行使自己民主監督的權利發聲時,去罵他們,去污名化他們嗎?

是有事沒事就喊兩句「永遠支持國家」,是喊口號嗎。

別扯淡了,愛國哪有你想的那麼容易!

愛國不能讓犯罪行為高尚,也不能讓傻逼變成英雄

愛國是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用雙手將經濟,文化建設上去,增加人民的幸福感。是讓再也不需要像幾十年前那樣,通過犧牲數十萬民眾換取政府首腦短暫的安寧。

是用腦子思考國家的政策是否正確,然後合理合法使用民主監督的權利,盡自己最大可能讓國家變得更好,而不是像一個剛出生的嬰兒一樣,只會喊口號,唱讚歌。

有一個被說了無數次但又被無數次忘記的真理是,愛國不等於愛政府,國家和政府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

還有一個可能根本無法實現的理想是,如果這個世界上一個愛國的人都沒有,每個人都不屑於為了「國家的利益」侵略他國,那根本不會有戰爭,也不會有那麼多的悲劇發生。

-END-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