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杆问题

来源: 2018-05-11 17:15:18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8272 bytes)

在我家乡的黄土地上,人们勤劳而节俭,善良而豪爽,就是有点爱面子,兼爱喝酒,很多重大问题都是在酒桌上敲定的。曾有人戏称之为酒国,借彼人吉言,我就称它酒国。几十年前,因生计所迫,我走了西口,来到西域色目国,简称,色国。

色国地广,论国土面积,排名在酒国之前,想夸大国,不用缘槐。色国人稀,论人口总数,排名在伊拉克之后,想夸大国,也不容易。色国盛产铀矿,不缺技术,却没有核武,两面临海,不缺银子,却没有航母。没有人担心亡国灭种,也没有人惦记大国崛起。

色国人民居北方之野,苦寒之地,过得却是相当不错的小日子。你可以想象,全酒国的资源供北上广深等几个一线城市的人口享用,那是一种什么景象。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每年发表一份《人类发展报告》,在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国家中,它总是名列前茅。全民医保让南方邻居艳羡不已,富庶平和令各国移民趋之若鹜。酒国的富商巨贪们甚至在这里建立了后方基地,名曰,二奶村。

然而,色国的头人在南边的邻居面前却一直哈着腰,看邻居眼色行事,唯邻居马首是瞻。一九九五年十月十日,色国海军司令部公布了一段无线电对话,对话发生在美国军舰与色国海岸管理机构之间,就在当月,于纽芬兰外海。这段对话很能说明两国头人之间的关系。

色:请修正你的航向,向南十五度,以避碰。 
美:建议你修正航向,向北十五度,以避碰。 
色:不同意,你必须修正航向,向南十五度,以避碰。 
美:这里是美国海军舰长,我再说一遍,改变你的航向。 
色:不行,我再说一遍,改变你的航向。 
美:这里是美国海军林肯号航空母舰,大西洋舰队第二大舰,为我护航的有三艘驱逐舰,三艘巡洋舰,及数艘支援舰。我命令你改变航向,向北十五度。我再说一遍,向北一十五度,否则,我们将采取反制措施,以确保本舰安全。 
色:这里是灯塔,你看着办。

上面那个段子被色国人民当成笑话传说。如果日子过得不比南边差,这个段子笑话的是南边的,如果不如南边,那可就是苦笑了,嘲笑的是自己。曾几何时,有几个法裔的头人想梗脖子,邻居随即还以颜色,那几个头人不是卷了铺盖,就是脖子僵硬,王顾左右而言它。

不过,作为公民,色国人民认为,忍受个人不方便,让国民过上好日子,那是头人的工作,应尽的义务。受不了的可以下来,我们另选愿意忍受的人去为我们争取好日子。好象没有人觉得头人向南方邻居低头给自己丢多大脸,倒是作为酒国的前国民,看到酒国的头人在美国唱京戏,我耻于告诉邻人,我曾是那厮的臣民。

一个甲子之前,一个丈人在京里的一个城楼子上喊了一嗓,酒国人民站起来了,于是,抽象的人民以为自己站起来了。作为人民的一员,从懂事起,我一直被告知,他老人家的话一句顶一万句,因此,我一直以为我是站着的。四十年后,发生了两件亊,亊后,我清楚地意识到,我也许是站着的,但我的腰一直是哈着的。

第一件亊是己巳年春夏亊件。请愿的学生跪在人民大会堂前,尽管他们应该站着,但他们主动选择跪下,以为这样可以打动头人。结果,头人的心肠非但没有软化,反而变得愈发坚硬,连稀粥都变得坚硬。他们用子弹和履带回复了下跪,从此,下跪者及其后任们多数在精神上都跪了下去,只有少数人站着,但他们的腰却不得不哈着。

第二件亊是走西口。第一件亊过后,单位领导逼我下跪,我不肯,闹翻了脸。于是,他们把我送到一处矮檐下,我虽然站着但腰却挺不直。难受了好几年,最后我决定,走出矮檐,找一个可以挺直腰杆站着撒尿的去处。于是,我走了西口。

来到口外,看到别人腰杆子的挺法,我意识到,自己哈腰在世久矣,远非近几年的亊。曾几何时,饥民举国,饿殍遍野,三千万性命饿死,两弹一星决不下马,这一切为的是能让头人挺着腰杆在列强面前说,我们是用棍子捅下来的。一小撮头人挺着腰杆撒尿,一国草民,或跪着或哈着,或倒下或趴下,这就是我梦萦中的酒国。我曾是那一国民草中的一颗,举国皆哈,我岂能独挺?

三十年后,满世界都是酒国制造,我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喜的是,酒国奔了小康,忧的是,奔小康并没有让草民挺直腰杆。

多年前,我从色国的Walmart买了一个百叶窗,酒国制造,PVC制,1.5米长,0.5米宽,CAN$2.99。按当时汇率 CAN$1 = RMB$7,2.99加元合人民币约20元。减除45%的关税与17%的增值税,这个百叶窗的卖出价应该在8元人民币左右。PVC(polyvinylchloride)中文里称聚氯乙烯,我无法知道这个百叶窗的实际成本是多少,但下面这一段可以给出大概范围:

酒国化工报2006年7月10日讯,由于原油价格持续上涨,以乙烯法为主要生产工艺的国外公司聚氯乙烯价格保持在每吨800美元至950美元的高位,而酒国电石法聚氯乙烯生产发展迅速,目前已占据国内60%的市场份额,每吨成本要比国外企业低600元至1000元,产品在国际市场有一定的竞争力。酒国石油和化工协会WTO办公室负责人指出,酒国电石法聚氯乙烯价格虽低廉,但还没有完全计入生产过程对环境影响的成本。(记者刘方斌)

2006年美元对人民币的平均汇率是US$100 vs RMB$797.18。聚氯乙烯价格取每吨800美元与950美元的平均值,约US$870, 870 x 8 = 6960。600元至1000元的平均价为800元,6960 - 800 = 6160,亦即,聚氯乙烯2006年的平均价为每吨6160元人民币,约每公斤6元人民币。那个1.5m x 0.5m 百叶窗的重量约一公斤。这就是说,去掉原材料成本后,人工成本与利润大概在二元人民币的空间里搏斗。劳资相争,劳工多半处于弱势地位,在酒国尤其如此。

那个百叶窗不过是奔腾的万牛之一毛,通过对它的分析,不难看出,酒国制造商获的是薄利,酒国劳工挣的是血汗钱。然而,PVC对环境的污染却非常利害,而它的污染只是秋之一叶。大量酒国制造出口,不仅没有让实际创造价值的人挺直腰杆,低薪过劳,环境污染,反而让他们的腰相对更加弯曲。

挺直腰杆的是头人们。他们可以大肆放卫星造航母,还可以鼻孔朝天,把钱借给华尔街老板,从而在与其代理人打交道的时候,工作相对轻松一点。既得利益者也能挺直腰杆,毕竟他们腰缠万贯,万贯的荷包比举重运动员的护腰管用多了。

身临其境,我会愤怒,到一定程度,甚至还会一声吼,王候将相宁有种乎! 隔岸观火,我不禁疑惑,那片土地到底属于谁? 大王亶父? 还是所养? 该挺直腰杆的是谁?

酒国经济火了以后,口外有不少人盘算着马鞭儿一甩回口里。我是这样盘算的,回到口里,刚直起来的腰八成又要哈下去。人活的不就是一口气吗? 黄土地上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何处黄土不埋人? 挺直腰杆,死球算了。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所有跟帖: 

我得多读几次 -mae- 给 mae 发送悄悄话 mae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02/2018 postreply 07:06:35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