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杯之谜 - 夫子的婚礼》之五 (完结)

来源: 2018-04-18 11:02:48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4263 bytes)

(2006年美国独立制片Abel Ferrara的“玛丽亚”)

如前所述,王室婚约的缔结,从初婚之礼到婚约正式生效,可能长达三年之久,如此认真的过程,不会没有订婚作为先导,为庆祝订婚,一场宴席是必不可少的,那么,《圣经》中有没有相关的宴席场景呢?有的,那就是《约翰福音》中著名的迦拿婚宴(2:1-12),这场在时间上早于初婚膏立的宴席,不但耶稣到场,而且他的母亲也扮演了重要角色,从描写看,这是个着重吃喝不太注重礼仪气氛比较随意的宴会,这与订婚的喜庆但不特别正式的性质颇为吻合,婚宴过半,酒就饮完了,耶稣展现神迹将一缸水变为美酒。《约翰福音》没有讲这是耶稣的订婚庆典,但从耶稣母亲对婚宴仆人吩咐时的主人般的口气 -“他告诉你们什么,你们就作什么”来判断,不像是耶稣一家到别人家来作客的吧。

古时犹太还有个习俗,如果一家的兄长去世了,他的姐妹要足不出户守灵七日,如果姐妹已婚,只有她们的丈夫亲来召唤,才可以离开灵屋。这也让耶稣碰上了,这便是《约翰福音》中另一个重要事件 – 让拉撒路复活(11:1-46)。玛丽娅和玛大的哥哥拉撒路因病去世了,当耶稣赶来时,姐妹已守灵四天,当被告知耶稣已来到村口,姐姐玛大马上起身迎了出去,但是玛丽娅仍旧呆在屋里,直到玛大“回去暗暗地叫她妹子玛丽娅说‘夫子来了,叫你”,玛丽娅才起身出去迎见耶稣。这一情节,为耶稣和玛丽娅的婚姻关系,提供了又一个佐证。

行文至此,我们得承认,这个从《圣经》情节而来的对耶稣和玛丽娅婚姻的推想,并不是无瑕可击的,要知道,今天的《圣经》是经早期教会反复推敲删选修改而定的。

作为历史,拼拼凑凑能搞个基本自圆其说,也就可以算一回事了。觉得这点上,历史和未来对等,未来的所有不确定性,按今天这个点对折回去,差不多就是历史了,这个意义上,时间几乎是无方向的呢。不同之处也有,比如一个碗碎了,把地上的碎片捡起来,仍能拼回一个碗,滴水不漏,这自是今天;如果摆弄一番,还可以勉强凑出一个碗的样子来,这算是历史;如果横竖摆不出一个碗来,反而搞出一个盘子或花瓶来,想来这便是未来了。

然而,既然上帝费了这么多周折道成肉身,在体验了人间的诸多悲欢离合后,赦免了人类的原罪,怎会不给原罪的始作俑者亚当和夏娃的行为赋予崭新的含义呢?怎会不收容人类最富有也是最贫瘠的矿藏 - 爱情呢?毕竟,没有历经爱情折磨的肉身,是不完全的肉身。

我父
你俯下身来,从艳阳探向黑夜
十字和五处伤洞
便是你道成肉身的所有理由嘛?
当血字和灵
牢牢在物格上固化
你的须尖,发梢和袍角
依然飞扬
我父

人间四月天
对此
你还是有所留恋的
是不

(电视连续剧《圣经》中耶稣和他的十二门徒,玛丽亚紧靠耶稣的左边)

鸣谢:本文犹太风俗史料引自Laurence Gardner 所著的“The Grail Enigma”

(完)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