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坡民:父亲纪登奎文革后交权内幕

来源: 2014-04-08 17:32:52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6386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猪头大队长 ] 在 2014-04-10 15:00:57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文革时代的纪登奎

 

本文作者纪坡民为原国务院副总理、北京军区第一政委纪登奎(1923—1988)之子。以下是丁东、邢小群记录的2012年8月于北京家中的谈话内容,由纪坡民整理成文。

“文革”期间在中央工作的两个小故事

父亲在“文革”中的经历,可谓起伏跌宕,先是被打成“走资派”,批斗、关押、“坐飞机”一百多次,差点把命也丢了,而后被“解放”出来,参加“三结合”,当了河南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后来在“党的九大”会议当选为“政治局候补委员”,又成了“中央领导人”。

这 期间,他和毛主席的交往更密切了,在中央工作时,他是毛泽东的“重臣”,党、政、军各方面都担任要职,还负责过“林彪专案组的日常工作”。其中的故事很 多,头绪也很复杂,大家可能也知道一些;虽然我知道的不多,恐怕也得专门另谈,这次我就不多说了。父亲在中央工作的事,我讲两个小故事吧,1969年怎么 开始,1976年如何淡出。

1969年4月召开“党的九大”,我父亲是九大代表。吴法宪是“九大主席团”的成员,有一天到河南代表驻地找到纪登奎,他是代表毛主席来的。

吴法宪:“九大主席团安排你大会发言,作为革命领导干部的代表。这是毛主席的意见。你准备一下吧。”
纪登奎:“我不能做这个发言,我不能代表革命干部。文化革命中,我被打倒了,是毛主席把我解放出来的。我不是革命干部,我只是个解放干部。”

吴法宪:“那你认为谁是革命干部呢?”
纪登奎:“可能刘格平、王效禹、潘复生他们,人家才是革命干部吧。”

吴法宪:“让你作为革命干部的代表作大会发言,这是毛主席点的名。你不同意发言,让我回去对毛主席怎么说?”
纪登奎:“你就把我的话,原原本本对主席说。”

吴法宪走了。过了一会儿,他又回来了。

吴法宪:“我把你的话对主席说了。毛主席说,他就要你这个解放干部发言。”接着,吴法宪还讲了一段那时十分流行的林彪语录:对毛主席的话,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意思是,一定得同意发言,不然他不好交差。

父亲说,发言稿,就是自已写,没有人审查,然后在大会上讲。可是,后来公布的时候,纪登奎还是“革命干部代表”。

父 亲在九大会议上的发言,在“文革”时期流传最广的,就是所谓“三个正确对待”──“正确对待文化大革命,正确对待群众,正确对待自已。”十几年以后,“文 化大革命”被否定了,纪登奎当年讲“三个正确对待”,自然也错了。到1984年,在父亲的“整党对照检查”中,还专门对这个话作了检讨。不过这是后话了。

在1969年4月的九届一中全会上,我父亲被选为“政治局候补委员”,是毛主席提名的。此后不久,他就进北京在中央工作了。

1976 年10月“粉碎四人帮”的事,吴德回忆说,纪登奎不知道。他说的不对,我父亲是知道的。也有人说,纪登奎是“四人帮”一伙的,这也不对。对“粉碎四人 帮”,我父亲是赞成的,也参加了。当时,公安部有个副部长祝家耀,都认为祝是“四人帮”的人,怕祝到行动时候捣乱,让公安部副部长杨贵去“看住他”,就是 李先念和我父亲安排布置的。不过,应当说,“粉碎四人帮”的核心决策,我父亲没有参加,他参加的是外围的配合行动。

还有人说,纪登奎是 “凡是派”,这其实也是勉强给算上的。我讲这么一段往事吧。“粉碎四人帮”以后,原来姚文元管宣传口,交给纪登奎管了。当时,让迟浩田去按管《人民日 报》,还有接管宣传口,就是纪登奎安排布置的。可是,纪登奎接管宣传口以后,没有多少天,就“出问题”了。

一件,是在政治局会议上 吧,纪登奎大概认为也算宣传口的事,发言说:现在,我们把华主席和毛主席平列起来,伟大领袖毛主席,英明领袖华主席,这样的做法,好不好?还是毛主席讲的 道理嘛,领袖的威信,是在斗争中建立起来的,靠人为的大树特树,归根到底是不行的。粉碎四人帮以后,新的党中央,我们这些人,还是多做工作,把国家和人民 的事情办好,在工作中实践中斗争中建立威信,这样才好。搞大树特树,那一套办法不好。

会议上是否有不同意见,父亲没有说。不过,显然没有接受他的意见。

另一件,纪登奎管宣传,给他送来一首歌,就是“交城的山交城的水,交城出了个华政委”那一首,词曲都有了,就等他批了。只要他一批示,中央乐团、歌舞团演奏,广播电台、电视台播出,就在全国传开了。

那首歌送来以后,纪登奎没有批。过了几天,汪东兴来了,批评他“宣传华主席不力”。可是,对那首歌,纪登奎还是没有作批示。

又过了几天,电话通知,中央要找他谈话。这里说“中央”,是指“粉碎四人帮”以后,虽然还没有公布,但实际上已经有了一个新的“常委”班子,华国锋、叶剑英、李先念、汪东兴四个人。所以,是常委班子要找他谈话。

父 亲去了以后,他们四个人都在,对他说的话很简单,只有几句:中央的分工,做一点调整。宣传口,原来姚文元管,现在登奎同志管,以后交给汪东兴管。几天以 后,中央又找他谈话,还是调整分工,中央组织部,原来一直是纪登奎管的,也交给汪东兴了。这是“粉碎四人帮”以后一个月的事;其中,宣传口从接管到交出, 父亲说,他查过工作日志,一共27天。

不过,这倒也好。后来关于老干部“平反冤、假、错案”,中央发生争论时,是胡耀邦和汪东兴两个人在吵,也就没有纪登奎什么事了。

至于那篇“两个凡是”的文章,发表的的时候,纪登奎既不管秀才班子,也不管宣传口的事,文章写作,报纸刊登,都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我父亲很聪明的,他知道,所谓调整分工,把他原来管组织、后来又管宣传的权给收了,这是中央不信任他了,那他在军队里担任的职务,今后也成为问题了。不久,1977年夏,邓小平官复原职了,也是常委,而且管军队,我父亲去找邓小平,主动把他在军队担任的职务一并辞去了。

此后,他在中央,只管国务院的事。三中全会,国务院的工作也交了。五中全会,正式辞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职务。这可以算是“淡出”吧。

八 十年代闲谈时,父亲又说起那首歌的事:“交城的山交城的水,交城出了个华政委,那首歌不能唱啊。你那个华政委,是个什么政委啊?是个县大队的政委嘛,一共 只有十八个兵。问题是,你华政委领导十八个兵的时候,共产党的军队里,不说那些元帅、大将了,就是肖华、杨成武、陈锡联这些人,也都是指挥千军万马的将领 了,这样的人物,共产党的队伍里,那个时候已经有一大群了呀,这些人可都还活得好好的呢。我在军队里干过几年,和‘老总’们在一起“混”过,和他们还比较 熟悉。领导十八个兵,就那么唱,你让那些‘老总’们听了,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儿?那首歌,对华主席在军队里的影响实际上并不好,我这是为他考虑嘛。”

看来,对那首歌当年没有批示,父亲仍然不认为他做得有什么不对。

 

本文选自土车阿里博客

文学城《文革网上博物馆》即将上线,征文活动启动,进入论坛,讲述你身边的文革岁月往事>>

所有跟帖: 

能得到善终,知足吧。 -相当冷静- 给 相当冷静 发送悄悄话 相当冷静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08/2014 postreply 21:33:20

相比他参与处理的林彪部下各个专案中的人,他够幸运了。 -相当冷静- 给 相当冷静 发送悄悄话 相当冷静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08/2014 postreply 21:34:55

儿子写父母,基本格调是评功摆好和开脱罪责。开始有孙子写爷爷了,100%的瞎扯 -立竿见影-1- 给 立竿见影-1 发送悄悄话 立竿见影-1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08/2014 postreply 21:38:51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做坏事就该轮到他了。只不过他性格使然,没太过分而已。 -相当冷静- 给 相当冷静 发送悄悄话 相当冷静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09/2014 postreply 09:43:19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