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东风牌照相机的前前后后

 
来源: 2012-12-23 20:04:27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4277 bytes)

70年代初和60年代末,美国宇航工业的突飞猛进,使他们在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实现了载人宇宙飞船登月的梦想。由于当时的宇航员用了一台由瑞典哈苏相机公司特制的哈苏相机,拍摄了人类登月活动的一系列图片,其中包括人类踏上月球的第一个脚印的照片,于是令瑞典哈苏相机顿时身价百倍,世界各地的专业摄影师也都纷纷以追求哈苏或使用哈苏为荣。

    当时被美国人称作“红都女皇”的江青,正热衷于摄影和拍摄样板戏剧照。此时成天批判别人“崇洋迷外”的“旗手”江青却在使用来自欧洲的哈苏。于是,她就动议上海能够做一台和哈苏一样水准的相机,并允诺如此相机超过哈苏她将成为第一个使用者。

    为了江青的相机,东风相机的试制列入了国家计划,并由当时的新华总社摄影部提供哈苏全套样机。为此,当时负责这项工作的董克旺身负重任风尘仆仆地来到了上海,请我去见了当时负责上海照相机厂的总工程师,这是因为我曾在我国首次研制58-1型仿制徕卡的135相机过程中结识过他们。此后,又曾在这10多年中陆陆续续多次去过在苏州河畔的上海照相机厂,并对他们试制的仿禄莱福来120相机的大量生产提过意见。

    当上照厂的工程技术员将哈苏相机及镜头全部拆零“瓦解”后,将其中所有的零部件分给近20位工程技术人员按原件大小进行复制和组装。在70年代时,除了苏联曾经制造过类似的哈苏中画幅相机——“基辅”外,连日本也未曾研制过类似的相机,而苏制的“哈苏”用的相机帘布快门和哈苏有着原则上不同的区别。

    而上照厂试制的东风则是哈苏相机的“拷贝”。它最初机型的各种部件和零件完全可以与哈苏互换,试制后又投产近100台东风,最后由北京、上海的一些专业单位进行试用。

    我是在上海唯一试用的专业人员,而且我用的时间较长,拍摄了不少技术优良的摄影的作品。这是因为我得天独厚地与上照厂的工程技术人员熟悉、而且离他们的试制工作组又很近(即今日的雁荡路复兴公园后门)的原因。记得当时我正在用此机拍摄谢晋执导的样板戏——“盘石湾”。可以说,我每个月都要去一次雁荡路,对东风相机进行必要的维修和更换零件,否则东风是无法胜任时达6个月的拍摄任务的。

 

我曾一再询问当时负责试制的工程师钱妙法先生,钱妙法直言不讳地对我讲,我们东风的2000多个零部件在制造中全部选用了和哈苏一模一样的材料,而我们相机的加工工艺和检测技术不过关,在加工方面不仅是精度不够,更重要的是零部件的淬火技术不过关,因此不少零件不是硬度不够,就是韧性不足。

    由于检测仪器不足、零部件精度配合差导致总体质量不过关,特别是当时的江青又提出要胜出哈苏,希望上照厂生产出1/1000秒的镜间快门(当时的哈苏快门只有1/500秒),为此上照厂在“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命令下,不得不加强了镜间快门的弹簧强度,致使相机快门比过去更容易损坏,这样一系列原因都造成了相机被迫停产。

    东风相机虽因技术原因而夭折,但在上个世纪的70年代,在相机制造工业领域里,我国东风相机的出现印证了我国的相机制造业上了一个新台阶,能够跻身于世界上几个能制造如此精密相机国家行列中,无疑此举是有划时代意义的。


    记得正值东风相机诞生期间,在当年的广交会上,瑞典哈苏厂的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当时的一位香港摄影杂志记者问哈苏总裁说:“您知不知道大陆中国正在制造一台和你们哈苏一模一样的相机?”哈苏总裁说,“我可以断言,没有一个国家在没有我们哈苏的技术和哈苏的工艺支持下能够制造出与我们哈苏质量一样并能胜过我们的哈苏相机!”

    当时我曾将此事转告给上照厂的负责人,想激励他们奋发图强,克服困难,制造出质量优良的国产“哈苏”。

    如今斗转星移,30个春秋已经悄悄逝去,名噪一时身价万千的哈苏如今处在强烈的数码相机革命中,一些专业摄影师由于拥有大量哈苏附件和镜头从而添置了哈苏的数码“后背”,使哈苏能担负起拍摄数码影像的重任,但其价格之昂贵,令不少人望洋兴叹。不如改弦更张,购置一台高像素的专业数码相机了,当年哈苏相机够登上月球的时代恐怕早已一去不复返。

所有跟帖: 

加跟帖:

当前帖子已经过期归档,不能加跟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