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如何管理南京的治安?zt

来源: 2018-06-14 00:38:04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9444 bytes)
1853年3月21日,太平天国占领南京,就此定都,改名天京。一个新生政权基本就算站稳了脚跟,太平天国也开始有了“国”的模样。在新生政权之下,京城的治安是如何管理的呢?
太平天国建政初期的京城治安关乎政权的稳定,因为当时天下还没有太平,清军、湘军仍在对太平军虎视眈眈,敌我仍在激烈交锋中。太平天国稳,首先要京城稳。因此,京城的治安管理有几点非常特殊,比如军事化、严防奸细等。
管理一个城市,尤其是管理京城,考验着新生政权的执政能力与水平。管理是多方面的,治安只是其中一部分,也是相对简单的。由此也可以看出太平天国的统治者们到底有大能耐。
由于战争并未结束,天京的管理完全实行军事化,几乎就是全民皆兵。首先将家庭拆散、打散,让男人去干杂务,编入诸匠营;让女人做针线活,编入女营、女绣锦营。老人和残疾人没什么用,直接编入老民馆、能人馆。天京,俨然就是一座特大军营。
 
1853年5月1日,刚刚定都天京 的太平天国 发布的安民告示
实行军事化管理有几个好处,一是扩军的需要,战时兵源需求大,将百姓编入军制,就是预备役,随时可以变成正规军,拿枪上战场。二是易于执行新政策。太平天国作为新政权,自然有诸多新政策需要颁布、实施,军事化管理的特点就是执行速度快,执行彻底。三是防止奸细。在与湘军、清军对峙的情况下,京城难免会混入对方的奸细,搜集情报、或是试图搞破坏。四是镇压城内的反对势力。新政权要对旧势力形成碾压之势。一些试图反抗新政权的地痞、流氓、士绅都被视为对新政权的威胁。
在此背景下,太平天国对天京军民实行严格实行门牌制度,据湘军方面的《贼情汇纂》记载,“贼中初无门牌之设,癸丑六月,讹言有官兵混入江宁城,举国若狂,韦贼始倡议设立门牌。”韦贼,即北王韦昌辉。也就是说,设立门牌,主要是防止敌军奸细混入,制造混乱。所谓门牌,不是木牌、铁牌,而是纸牌。“尺许白纸,先书伪官名姓,次列给役之散贼,后列伪年月,钤盖韦贼伪印,印旁编号,以‘天父鸿恩广大无边’八字,每字千号,每贼馆各一张。”
天京城内每家每户门口都要挂门牌,门牌贴于门板的里面,随时准备检查。每个月都要将姓名造册,统一进行核实。当时的天京城内分为若干个“馆”,该辖区的门牌由该馆的官员负责管理。当需要大检查时,各官员就要带着所有门牌挨家核查,一旦发现,人牌不符,官员就要受到责打,严重者还要杀头。据说韦昌辉喜欢搞运动式执法,往往半夜时,突然一声令下,命各馆官员集合,进行门牌突击检查。
设立门牌的初衷是便于有效统计辖区的人口、兵力等资源,也算大数据化。但后期成了一些官员的敛财工具,门牌发放不是免费的,因为其他地区一块门牌便宜的300文,贵的高达4银元。要命的是,门牌还会不定期更换,更换一次就收一次费。对此,百姓无不怨声载道。
对于出入天京城的百姓更是严加防范,又产生了关凭。顾名思义,就是出关凭证。关凭,不仅是凭证,还有口令。据《贼情汇纂》记载,“用白洋布一条,长八寸、宽四寸,墨笔写关凭二字,上盖巡查伪印。贼踞城池,于各城门皆设巡查,惟开一门准其出入,所盖伪印即系此门巡查之印,印旁别有暗号,背面有粉笔花押,衙中有底薄可稽,其暗号数日一换。凡未及缴换者,却係真关凭,但与现换之式不合,亦指为妖,执而杀之。”暗号,就是最好的防伪功能。随时更换暗号,就是要杜绝混进来的奸细,让你摸不清更换的规律。也有说法是,管这种关凭叫“挥子”。另外,路凭与路引也是常用的出行凭证。不过,这种凭证使用期比较短,就是一种临时通行证,需定期频繁更换。
1854年 5 月,美国公使麦莲来到天京。他从西北城门进入天京城,他发现,“任何人如不留下通行证及记录着姓名、身世等等的登记卡,都不得出城门,未经许可也不得进城。对于返回的人,只须答出他们的姓名,并申请和领回带有编号的出入证,即可进城。”当时的天京城,有九座城门,太平军对守城官员进行了高配,配备有18人的巡守将军,每座城门分配2名将军巡守,专职负责巡查出入城人员。
严格的检查确实是有必要的。据《金陵杂记》记载:“城中被掳男女无时不思逃窜,特是贼于城门内稽查甚严,非有贼之伪凭不能出入。其在城外者,尚可设法奔窜,若在城内者,必须借重贼凭,其凭系伪夏官丞相发,按数月间忽然更换,上盖伪戳,难于假造……”既要防止城内百姓出逃,也要防止奸细混进城,太平天国的统治者可谓费尽心思。
其实,上述措施并不是很新鲜,在历朝历代均有此类管理措施。真正具有太平天国特色管理妙招则是口令。据《苏台麋鹿记》一书记载:“然每夜听令,暗传口号,或一字或二字,总不出二十八句中,故做长毛者必无不熟于赞美,而官兵所发侦探,亦不可不知赞美词。”也就是说,每夜传达新口令,通常一两字为主,大都出自赞美太平天国的诗句中。
“两司马必至卒长馆,卒长必至旅帅衙,递而上之。如伪国宗之踞一城,所辖总制、监军、军帅每晚必齐集于伪署,无敢旷误。”口令由正级官员听取后,回去向下属传达。由于都是口授形式,保密性很强。湘军方面也曾想混入天京城内,但因为口令这项制度,始终无法成功。就是重赏也没人愿意去。因为口令一旦说不出,或是说错,就会遭到杀头。
天京城内严格的治安管理,还有一项说不出口的理由,那就是严防军民出逃。出城不是一般人可以出的,关凭也不是普通人就能获得的。出逃不了,在城内就会消耗资源,加上日益臃肿的统治集团,资源的矛盾会愈加突出。统治者们也有损招,据《贼情汇纂》记载,韦昌辉曾以割稻子为名,骗上千名女人出城,然后,紧闭城门,将她们彻底赶出城市。
治安军事化管理,简单说就是军管。或许建政初期确实有必要,但长期军管就会诱发各种矛盾。尤其是军管的目的,并不是以维护社会秩序,造福百姓为前提,而是方便掠夺百姓、奴役百姓。防止奸细混入,或许是一种理由,也或许就是一种阴谋论。

文学城《文革网上博物馆》即将上线,征文活动启动,进入论坛,讲述你身边的文革岁月往事>>

所有跟帖: 

这么搞法,是一种找死的节奏。不败都难。 -QualityWithoutName- 给 QualityWithoutName 发送悄悄话 QualityWithoutName 的博客首页 QualityWithoutName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14/2018 postreply 05:40:31

邪教! -Redcheetah- 给 Redcheetah 发送悄悄话 Redcheetah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6/14/2018 postreply 06:33:17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