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故事:学农基地的白子

来源: 2018-02-08 17:11:10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9565 bytes)

从芷江县沿着舞水河往西,几里宽的平川蜿蜒曲折,十几里路就到竹坪铺。从公路一望,在一马平川之中,一座大山拔地而起,方圆十几里,这就是野鸡庵。

七十年代,芷江中学在野鸡庵开办了学农基地,为当年提倡的教育要面向工厂,农村,部队,社会而建立的。学农基地由两位农基课老师负责。一位是五十左右的吴先贵老师,一位是四十左右的李明茹老师。山上种了药材,玉米,荞麦,红薯,黄豆,绿豆,小麦等。学生们以班为单位轮流上山学农,每次一星期。自带衣服被子,吃住在学农基地,参加各种农作物的耕作。

住在城里久了,到远离尘嚣的山上呼吸新鲜空气,活动一下筋骨对学生来说还是很新鲜的事。家长们也乐意看到子女们经受劳动锻炼,接触自然,学一些农活技能。

从县城到野鸡庵沿着公路走十几里后,就可看到野鸡庵。离开公路,进入山区的路,就开始上山了。从山脚到山顶大约一小时的山路,山坡开始比较平缓,慢慢开始陡峭。满山绿树翠竹覆盖,山风一吹,绿浪欢滚,绵绵几里,甚为壮观。山头常年云雾环绕,白云缓缓从脚下的山腰飘过。野鸡时常从头顶掠过,发出嘎嘎的声音,野鸡庵由此得名。夏季里,空气清新,气温比山脚低几度,凉爽宜人。

当爬过野鸡庵最陡的坡,进入一段缓缓的被茅草半掩盖的山路时,就会远远地看见一里路开外,离山头两百多米的山坡上,有一大片开垦的坡地,覆盖着绿茵茵的庄稼。在坡地的下方,有几栋木房子,炊烟袅袅升起之处,就是学农基地。

每次当学生离学农基地还有两百米之遥时,一条白狗会闪电般从房子里冲出,箭一般迎着学生奔去,不时边跑边叫。当它接近学生时,猛摇其尾巴,前脚不断离地,扑向学生胸前,像见到久别重逢的老主人,老朋友一样,又亲又吻。女生们从未见过这种阵势,常常吓得连连后退。而男生们却一下子就喜欢上这条很友好的狗。这就是白子,野鸡庵学农基地养的看场护院的狗。

白子是二三年前从附近村里买来的小狗,在学农基地长大。是一条当地常见的那种牧羊犬,中等体形。尖耳朵总是竖着,一身白毛,没有一点杂色。所以大家叫它白子。虽然出生在乡下,从来没有进过城,更没有去过城里的学校。不过白子却很清楚它是学农基地的成员,和周围农民家里的狗不是一类。对那些从来没有见过的,第一次来的学生或老师,不用人教,它就知道他们是它的家人,老远就去迎接,亲热无比。而附近的农民,天天从学农基地经过,它天天叫着追咬人家,一点也不把别人当成老邻居看待。真是“敌我分明”,忠心耿耿的看家狗。

正是因为对学生和老师们的见面熟,和无条件地友好,白子深得师生们的喜爱。学生们一见到它就亲热地摸它的头,轻拂它的毛。它也摇头摆尾,无比亲热,不时前腿扑到学生身上撒欢。学生们喜欢收工吃了晚饭后,喊一声:“白子,过来,跟我们玩去”。白子马上一撒腿就跑到学生们前面去了。常常见到夕阳的余辉中,学生们和白子在山上玉米丛中,竹林里,草地上,相互追逐,欢快的喊叫声,狗叫声交织在一起,在野鸡庵山顶上回响。

白子还有事没事到学生宿舍串门,那馋猫式的眼睛老望着你,不由你不将从城里带来而舍不得吃的零食拿来给它吃。那时没有电视,山顶上也没有电影,连卖酱油,醋,盐,火柴什么的,也得到山下的小店买,来回两小时。除了读读带来的书,和白子玩就是野鸡庵山上的最好娱乐,而白子也很喜欢和这些城里来的中学生玩。白子成了学生们最好的玩伴。

学农基地由李明汝,吴贤贵两位老师常年驻扎。他们将白子从小带大,所以白子最听他们的话。不论是它追咬农民邻居,还是跟着学生疯跑,只要他们喊一声:“白子,回来!”, 它会乖乖地跑回来,虽然有时还“哼哼”的好像没有尽兴。

因为当时一些人会扑杀流浪狗吃,甚至离家出走的狗也常被诱骗捕杀。怕白子乱跑遭遇不幸,两位老师从来不带白子进城。有时白子跟着回城的李老师,吴老师后面,只要老师一说:“白子,回去!”。它虽然不大愿意,但都是老老实实地停下,慢慢转身往回走。所以白子虽然来学农基地两三年了,却从来没有去过县城里的学校。

不知什么时候,一些喜欢白子的学生,回城时,或有意叫上白子,或看着白子依依不舍地跟着,不忍心叫它回去。这样,白子就跟着学生来到了城里的学校。除了新生以外,所有的学生都学过农,都知道白子,也都喜欢白子。一见白子来到了学校,马上就有无数的学生围上来,抚摸它,叫它的名字。白子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兴奋得四处张望。看到这么多喜欢他的学生,高兴得尾巴摇过不停。舔舔这个学生的手,又闻闻那个学生的脚,或扑上另一个学生的胸。白子走到哪里,都有一大群学生跟着。而“白子来了”的消息迅速传遍全校,大家都争先恐后地来看白子。乡下来的白子那见过这阵势,越发左窜右跳,昂首挺胸,严然像一位前来视察的大领导,好不神气。

白子在学校由众人前呼后拥,浩浩荡荡地绕场一周,该“视察”的都视察了。有人想起白子应该饿了,便将白子带到了食堂。学校食堂是为单身汉教师,家在外地的教师,还有寄宿的学生们,和偶尔需要在学校吃饭的老师们开办的。大约有两百多人吃饭,三四个大师傅。大师傅们虽然没有见过白子,但也早有耳闻这位受全校师生喜爱的“明星”。不敢怠慢,马上就将一些猪骨头,剩肉剩菜剩饭盛在钵子里,放在白子面前。白子也饿了,当然就不客气的享受了一顿美食。比起野鸡庵来,这几乎于山珍海味了。从此,白子认得食堂的路,只要饿了,便会自己去食堂。大师傅每次都会给骨头吃,有时还有肉。这是白子在野鸡庵很少能吃到的。

两位老师发现白子竟然到了学校,赶紧到学校将白子带回了学农基地。白子到也老老实实地在野鸡庵待了一段时间。等到下一波学生来,走的时候,白子跟着学生回到学校风光一回,然后再被老师带回。

两位老师也忙,有时不可能每次及时赶回校带白子回学农基地。白子见了世面,知道在城里有更多的喜欢它的学生,还有食堂里的骨头。老人们说:“城里的狗,骨头都能多啃几个”。所以“人往高处走,狗往城里走”。城里就是白子的天堂。

狗只要走过一次,就记得路李。白子知道怎么从野鸡庵走到学校,没有学生的时候,不知道是思念学生,或是馋食堂里的骨头,要是老师们不在,它便常常自己一个人跑到学校去。接受学生的欢迎,享受好吃的。过了几天,玩够了,它又自己走回学农基地。

师生们也渐渐地对白子来去时空见惯。过一段,学校师生看见的白子来了,和大家玩。几天以后又不见了,大家就知道:它一定回野鸡庵了。白子沿着野鸡庵到城里的路,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有时和学生们一道,有时自己独往独来。

学农基地的学生来了又去,去了又来。这样平平安安地过了两年。

那年夏天,学校的学生们觉得有很久没有见到白子了,他们以为白子在学农基地看家护院,而学农基地的两位老师以为它在学校。直到有一天,学农基地的老师来学校,没有见到白子。问起来,才i知白子有很久没有来了。而两位老师在学农基地也很长时间没有见到白子了,这下大家才觉得不妙,开始四处寻找白子。

一个星期过去了,没有白子的消息。一个月过去了,仍然没有它的消息。半年过去了,一些学生找遍了县城,找遍了野鸡庵灌木丛林,也找遍了县城到野鸡庵十几里路边的村镇,大家还是没有见到它的踪影。不祥之兆笼罩在大家的心头:白子可能遇害了。

白子不见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地消失了。野鸡庵山头依旧白云飘飘,学生仍然来了去, 去了来,只是再也没有远远就跑过来迎接他们的白子了。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文学城《文革网上博物馆》即将上线,征文活动启动,进入论坛,讲述你身边的文革岁月往事>>

所有跟帖: 

好故事,文笔优美,只是结尾让人怅然若失。这样的学农如果是短期不占用太多学习时间,很有意义,应该保留下来。 -初心勿忘- 给 初心勿忘 发送悄悄话 初心勿忘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08/2018 postreply 20:15:45

狗有发情期出去找到伙伴了。有的狗没有辨别‘方向的能力或能力差。走远了就回不来了。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聂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08/2018 postreply 20:59:48

狗主要是靠气味辨别方向。它边走边闻,并不时撒点尿。回来的时候,它会闻自己的尿味,还有其他味来帮助自己找回家。 -乐维- 给 乐维 发送悄悄话 乐维 的博客首页 乐维 的个人群组 (256 bytes) () 02/09/2018 postreply 01:01:19

其实狗有跑丢的,发情的狗很多跑丢的,哈斯其是第一名。狗边走边撒尿是想复盖其它的味道,所以第二只狗闻到前一只狗的尿必要在它的位置上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聂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09/2018 postreply 02:04:31

再撒泡尿,俗称强地盘。狗在发情期闻到异性的wei道就会去找,特别是没有训练过的狗。所以要绝育手术。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聂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09/2018 postreply 02:14:49

当然人把狗抓去也是有的,特别在中国农村。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聂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09/2018 postreply 02:20:07

也许被狼吃,被雪犳吃,被中国虎吃掉了。 -大江川- 给 大江川 发送悄悄话 大江川 的博客首页 大江川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09/2018 postreply 07:48:42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