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故事 (十一) —— 大舅公返乡(上)

来源: 2018-02-06 16:51:33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9076 bytes)

在1949年初,正当共产党军队以摧枯拉朽之势在大江南北横扫国民党军队之际,还是国民党统治区的成都,空袭警报声昼夜不断,人们在城里来去匆匆、东躲西藏,在家里坐立不安、不知所措。凡是有钱的或有去处的人家早就拖家带口、大挑小背的离开了这里。大舅公是成都清白江区长,他的上司、同僚和下属走的走,逃的逃,没有人还在办公房里做事,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可做,都在为一家老小怎么活命而奔波。看这情形,国民党大势已去,国民政府也在土崩瓦解,也不知战火会不会烧到成都,如果还继续留在提督街3号的宅邸,除了整日诚惶诚恐,什么事也做不了。现在大舅公夫妇除了有东仁、西仁两个女儿外,又添了两个儿子:果仁三岁多,立仁两岁多。他与大舅婆商量后,夫妇俩就带着两双儿女回到了金带场蔡宅,还带回来一匹大白马。

自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后,国民党和共产党在重庆举行了谈判,就和平建国的基本方针、政治民主化、国民大会、党派合作、军队国家化、解放区地方政府等十二个问题阐明国共双方的见解,无论这些问题达成共识与否,国共双方还是于1945年10月10日签署了“ 双十协定 ”。可是,国共双方围绕受降腹地收复问题发生了激烈的局部冲突,多方调解无效,随后内战全面爆发。内战初期国民党军队的武器装备和士兵人数大大优于和超过共产党军队,不知怎么的,这仗打着打着国共双方的军事实力大翻转,共产党军队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特别是在1947年7月,连续进行了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后,国民党基本上失去了军事主力。共产党把陕北的延安解放区扩展到几乎整个中华大地,于1949年10月1日,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幸运的是,战争的硝烟没有熏到成都,在1949年12月底,这座古老而悠久的蜀都和平过渡了。随后西南地区跟全国各地一样相继成为共和国的一部分,蔡宅所在的金带场也从国民政府的地盘转变为共产党的解放区。

在共产党的解放军来到金带场之前,说什么的都有:“共产党来帮穷人翻身过好日子的”、“共产党就是共产共妻”、“解放军是来枪毙有钱人的”、“解放军凶得很,见男人抓去当炮灰,见女人就抓去当老婆”、… 蔡家人听到这些议论后,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索性就像邻居一样,紧关大门,连小店铺也不开了。

一天早晨张爷突然前来告知:“解放军昨晚已经进驻金带场了!”

外婆急忙朝大门走去,从门缝往外看:密密麻麻的解放军士兵一个挨着一个沿街坐着,手抱步枪睡得正香。看上去这些兵哥子就跟舅舅一般大,也没有三头六臂。

外婆随口说道:“还不是些妈妈的儿子!”

没过多久就听见有人敲门,张爷开门后见乡长身后跟着两个解放军,一位大约三十来岁,文质彬彬,像个文书;另一位是年轻小伙子,像个通讯员。原来是有一位解放军团长一行五人,要找一人家住两天,做点东西吃,休息一下。当解放军的工作团跟乡长一说,乡长就想到了蔡家。张爷进屋给大家说明乡长和解放军的来意,外婆与大舅公一商量,决定让刘妈把前院的空屋腾出来给他们住,厨房也在前院,解放军团长一行人睡觉、做饭也方便。大舅公一家住在后院就不去前院露面了,要出蔡宅时就走后院的后门。

母亲有了大哥以后,又要教书又要带孩子,忙得不可开交,外婆有时也去金李井镇住几天帮一帮她。在大哥三岁时,母亲又怀孕了,父亲 (开钦老师) 担心她忙不过来,身体也支撑不了,就让她辞去了学堂教书的差事。前脚大舅公一家回到蔡宅,后脚她带着大哥、挺着大肚子回到了蔡宅。在1949年的端午节那天,母亲又生了一个男孩,他就是我的二哥,叫钟立大。母亲带着大哥和二哥自然也住在后院不到前院去了。

内战开始以来兵荒马乱的,舅舅高中毕业后没有继续上大学,呆在家里帮助外婆打理小店铺和佃农的事情。大舅公回来后佃农的事情都由他接管,外婆就照看小店铺,轻松多了,舅舅就更没有什么正经事可做了。这一下子家里来了五个解放军,他莫名其妙地兴奋不己,在前院里晃来晃去,终于引起了那位团长的注意,他俩就聊了起来。团长有四十来岁,说话带北方口音。这一老一少挺投缘,越聊越有话,越聊越亲热。

团长了解到舅舅高中毕业,懂得还挺多,字写得也不错,就问他:“想参加解放军吗?”

“喔,想啊!” 舅舅喃喃地回答。

“那敢情好,收拾收拾明天就跟我们走了。”团长爽快地说道。

舅舅高兴极了,马上把这个喜讯告诉在后院的家人,他们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住了,不知说什么才好,大舅公也说不清这是好事或是坏事。

还是母亲说了一句:“去吧,好男儿志在四方!”

就这样,舅舅在没有戴大红花的情况下参加了解放军,第二天就跟着团长一行人走了。满大街的解放军士兵,排列成整齐的队伍,也悄声无息地离开了金带场。

过了几天又来了一小队解放军,挨家挨户地询问:过去的解放军队伍有没有损坏老乡的锅碗瓢盆桌椅板凳等没有赔偿的,或是用了老乡的油盐酱醋米面豆乳等没有付钱的,都由他们来照价补偿。他们说解放军有严格的“三大纪律 ”、“八项注意”的规定,无论走到哪里,无论是谁,都必须遵守。外婆望着到蔡家来询问的解放军离去的背影,心情是复杂的:没见到解放军前是恐惧、害怕、担心,见到解放军后是认可、接受、欣赏。现在心里暗暗庆幸:志君(舅舅)参加解放军是走对了。

大舅公整天忧心忡忡,对未来一片茫然。自从回到蔡宅后,很少出门,除了写写算算一些佃农的账目,有时也照看一下小店铺,多数时间在书房里阅读从成都带回来的“红皮书”,如《共产党宣言》、《布尔什维克》、《苏维埃》等。大舅公是学政治的,毕业后在国民党徽下听差做一小官,直到国民党军队一败涂地后才回到蔡宅。现在开始学习和研究共产党及其共产党的政策,希望能尽快懂得共产党的理论和治国方针,渴望能在其领导下的新政府里有事可做。

幺舅公在资中县城西的嶺南中学(现资中县党校所在地)教英文,几次回蔡宅看望大舅公,兄弟俩常常在书房里讨论时局到深夜,外婆也会加入他们的谈话,说来说去也理不出头绪。不过有两点他们是确定的。一是人民币的使用改变了市场货币的混乱状况。在人民币通用之前,使用的“金圆劵”、“银圆劵”把人们的脑袋都搞大了:上午还能买到一斗米的钱,到下午就只能买碗水喝了。二是蔡家的农田土地可能不能再姓蔡了。大舅公读过共产党政策下的解放区土地改革 《中国土地法大纲》,其中明确规定:“废除封建半封建剥削的土地制度,实行耕者有其田的土地制度”,就是说蔡家的农田土地要分给佃农所有。还有也听说在解放区的共产党对有地有钱的人是“抓、斗、打、杀”毫不留情,这也是他们最担心、最揪心的事。

(照片是大舅公夫妇结婚照,由蔡果仁提供)

(修改于2018年2月6日从原创发表在:http://mp.weixin.qq.com/s/0Gl230AiBB3apdiO9tD4Jg )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文学城《文革网上博物馆》即将上线,征文活动启动,进入论坛,讲述你身边的文革岁月往事>>

所有跟帖: 

菜果仁好吃吗? -老生常谈12- 给 老生常谈12 发送悄悄话 老生常谈12 的博客首页 老生常谈12 的个人群组 (193 bytes) () 02/06/2018 postreply 19:57:17

蔡果仁是大舅公的儿子。 -春之丽- 给 春之丽 发送悄悄话 春之丽 的博客首页 春之丽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06/2018 postreply 20:42:28

写得好,期待着后面的故事。 -天愚- 给 天愚 发送悄悄话 天愚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07/2018 postreply 09:41:58

谢谢鼓励,后面很揪心。 -春之丽- 给 春之丽 发送悄悄话 春之丽 的博客首页 春之丽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2/07/2018 postreply 10:31:39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