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布告: 反革命叛国投敌犯和偷听敌台犯(图)

来源: 2016-04-28 11:04:24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7069 bytes)

此材料只供内部讨论,不准张贴。

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市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

一九七○年二月十一日

一、现行反革命叛国犯顾文选,男,三十六岁,浙江省人,系反革命分子,北京市清河农场劳改就业人员,因反革命罪被判过刑。

现行反革命叛国犯周鸿东,男,三十七岁,辽宁省人,资本家出身,系反革命分子,北京市清河农场劳改就业人员,因反革命罪被判过刑。

顾、周二犯顽固坚持反动立场,经常散布反动言论,恶毒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刑满就业后多次策划叛国投敌,于一九六六年七月十九日,偷越国境,叛国投敌,并出卖了我国重要情报,后被引渡回国

二、现行反革命叛国犯张继瑞,男,三十八岁,江西省人,北京工业学院教师。

张犯思想反动透顶,极端仇视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于一九六七年六月十九日携带我国重要政治、经济情报一千余份偷越国境,叛国投敌。张犯在国外期间,多次书写反革命信件、电文,恶毒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污蔑诽谤无产阶级司令部,无耻吹捧帝、修、反,后被引渡回国。

三、现行反革命叛国犯田树云,男,三十三岁,北京市通县人,北京市挑补绣花厂医生。

现行反革命叛国犯孙秀珍,女,二十九岁,北京市人,资本家出身,北京市挑补绣花厂医士,因盗窃被拘留过。

田、孙二犯思想极端反动,长期通奸,经常收听敌台广播,散布反动言论,并多次策划偷越国境,叛国投敌。自一九六七年以来,田、孙二犯合谋书写了大量反革命信,窃取我大量重要情报,先后在国际俱乐部、友谊商店等处,由田犯掩护孙犯将反革命信和情报投入外国驻华使馆汽车内十九次,恶毒攻击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污蔑诽谤无产阶级司令部,无耻吹捧帝、修、反,并向外国驻华使馆索要手枪、照相机和特务活动经费,反革命气焰极为嚣张。

四、现行反革命集团首犯梁志德,男,三十二岁,北京市顺义县人,系反革命分子。

梁犯思想反动透顶,一九六四年因组织反革命集团罪被判刑,在被管制期间继续进行反革命破坏活动,于一九六五年又勾结反坏分子数人组成“中国民族主义爱国战线党”反革命集团,多次秘密集会,亲自拟定了反革命纲领、行动计划和发展反革命集团成员的登记表,策划制造武器,组织反革命暴乱,并阴谋与帝、修、反挂钩联系,妄图颠覆我无产阶级专政。梁犯在押期间,反革命气焰仍很嚣张。

五、现行反革命犯朱章涛,男,四十八岁,江苏省人,资本家出身,曾当过伪县邮局副局长,系国民党员,右派分子,在北京市钢筋混凝土构件总厂水磨石厂监督劳动。

朱犯顽固坚持反动立场,经常收听敌台广播,大肆散布反动言论,多次书写反革命标语,恶毒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朱犯为了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陷害革命干部,经常向邻居儿童灌输反动思想,于一九六八年三月,采取金钱利诱和威胁等手段,多次唆使两名儿童书写反革命标语,恶毒污蔑诽谤无产阶级司令部,反革命气焰极为嚣张。

六、现行反革命犯王文满,男,二十三岁,北京市密云县人,富农出身,因散布反动言论被拘留过。其祖父因反革命罪被判刑监毙,其父系反革命分子被判过刑,其母系富农分子畏罪自杀。

王犯思想反动透顶,大肆散布反动言论,恶毒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自一九六六年七月以来,王犯多次书写反革命传单,散发到北京火车站、国务院接待站等公共场所,并多次疯狂地当众呼喊反革命口号,穷凶极恶地诽谤咒骂无产阶级司令部,无耻吹捧人民公敌蒋贼。王犯在押期间,反革命气焰仍很嚣张。

七、现行反革命犯郭昌明,男,三十一岁,四川省人,北京钢铁学院助教。其父、兄均系资本家代理人。

郭犯思想反动透顶,自一九五九年以来,书写十万余字的反动文章、日记、诗词,恶毒攻击三面红旗和党的各项方针政策,污蔑诽谤无产阶级司令部。郭犯在押期间,借交待罪行之名,继续书写大量反动材料,恶毒攻击污蔑我党,无耻吹捧刘贼,反革命气焰仍很嚣张。

八、现行反革命犯周存厚,男,六十岁,北京市通县人,曾当过日伪保长、蒋匪自卫队大队长、常备队中队长。

周犯在一九四七年先后两次率领匪徒包围我熬硝营村、应寺村,抓捕杀害我区干部、群众二人。解放后,周犯顽固坚持与人民为敌,隐藏在地道内十四年,长期保存反动证件,书写大量反革命传单,恶毒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污蔑诽谤无产阶级司令部,反革命气焰极为嚣张。

九、现行反革命杀人犯侯坤,男,五十二岁,北京市通县人,系反动资本家。

现行反革命杀人犯侯建民(侯坤之子),男,二十三岁,北京市通县人。

反革命杀人犯侯坤顽固坚持反动立场,抗拒社会主义改造,长期在其家埋藏铅二千余斤,并散布反动言论,向其子女灌输反动思想。侯犯为对抗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唆使其子反革命杀人犯侯建民于一九六八年五月六日夜,将其家中八口人全部砍杀和威逼跳井、跳水坑致死。

十、现行反革命杀人犯陈诚,男,四十四岁,北京市顺义县人,原系大队党支部副书记兼治保主任,曾当过伪军。

现行反革命杀人犯王梦令,男,七十五岁,北京市顺义县人,系地主分子。

陈犯思想极端反动,利用职权欺压群众,偷盗集体财产,投机倒把,瞒产私分,被贫农社员刘贤揭发,即怀恨在心,伺机报复。王犯顽固坚持反动立场,对在其家当过长工的刘贤多次陷害未逞。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陈、王二犯狼狈为奸,陈犯密谋策动王犯捏造假材料,于一九六六年九月二日,王犯在陈犯召集的所谓“对敌斗争大会”上猖狂地进行反攻倒算,陈犯指挥王东成(在押)等人,将刘打昏,又指使四类分子将刘贤活活拖死。

十一、现行反革命杀人犯杨明遐,男,二十二岁,浙江省人,北京市六十五中学生。其母系国民党员。

杨犯思想极端反动,一九六六年三月书写、张贴反动文章,受到批判后,蓄谋杀人。于一九六七年十一月十五日晨,杨犯持菜刀闯入邻居经君健屋内,将经的岳母李瑞范(五十一岁)、女儿经伟(二岁)砍死。

十二、现行反革命杀人犯刘季人,男,三十五岁,河北省人,地主兼资本家出身,原系西城区文化馆联合党支部书记,其母系地主分子被遣送原籍。

刘犯思想极端反动,因受到批判和其母被遣送原籍,怀恨在心,蓄意对抗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于一九六六年八月二十六日将其子刘禹(六岁)、刘文(一岁半)带到朝阳区立水桥西大坝处活活掐死。

十三、现行反革命杀人犯刘树珍,女,四十七岁,河北省人,无业,住北京市丰台区。其前夫因历史反革命罪被判刑。

刘犯思想极端反动,经常偷听敌台广播,大肆散布反动言论,并扬言要杀害我国家干部,为其反革命丈夫报仇。刘犯罪行被其女高俊铃(二十四岁,医生)揭发后,即怀恨在心,蓄谋将高杀害。于一九六六年三月二十三日,刘犯闯入右安门卫生所,乘高给病人看病不备之机,用菜刀向高的头部猛砍数刀,造成重残。

十四、现行反革命放火犯张佩亭,男,六十八岁,河北省人,系反动资本家,曾当过伪保长,住北京市东城区。其三个儿子都因现行反革命罪被判刑。

张犯顽固坚持反动立场,大肆散布反动言论,恶毒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污蔑诽谤无产阶级司令部。张犯刻骨仇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于一九六六年八月三十日,放火烧东单国药门市部和该部库房及其居住的楼房,在革命群众救火时,张犯疯狂地呼喊反革命口号,反革命气焰极为嚣张。

十五、历史反革命杀人犯王林,男,五十二岁,北京市平谷县人,系地主分子,蒋匪还乡团队长。其父因反革命罪被判刑。

王犯于一九四六年土改时随父逃到平谷县蒋匪统治区,充当还乡团队长。自一九四六年十二月至一九四七年四月,王犯带领匪徒多次到龙家务村、贤王庄、杜辛庄、鹿角村、东古庄、马格庄等地烧杀抢掠,亲手和指挥匪徒杀害我干部、民兵、群众十五人。解放后王犯畏罪潜逃,于一九六五年二月被抓获归案。

十六、历史反革命杀人犯杨贤,男,六十五岁,北京市房山县人,系历史反革命分子,曾先后充当日伪警备队大队长、蒋匪保安团中队长、还乡团中队长。

杨犯于一九四六年带领匪徒先后到米粮屯村、豆各庄村、马家坟村等地烧杀抢掠,亲自指使匪徒杀害我区干部、村干部和革命群众七名。解放后,杨犯畏罪潜逃,于一九六六年被查获归案。

十七、强奸杀人犯殷凤西,男,二十七岁,北京市顺义县人。

殷犯强奸其三嫂张玉华(二十六岁)未逞,怕其罪行被揭露,即蓄意杀人灭口。一九六八年六月九日,殷犯持菜刀将张玉华砍死。

十八、杀人犯韩仲才,男,二十九岁,北京市怀柔县人,原系公社亦工亦农干部。

杀人犯齐桂兰,女,四十六岁,北京市怀柔县人。

韩、齐二犯流氓成性,长期通奸。韩犯为霸占齐犯女儿,齐犯为长期与韩犯姘居,二犯多次密谋杀害齐犯之夫程瑞林。一九六七年十月二十二日夜,韩、齐二犯用毒药将程瑞林毒昏后掐死。

十九、现行反革命叛国犯沈元,男,三十二岁,浙江省人,伪官吏出身,系右派分子,中国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实习研究员。其母系右派分子,其兄因反革命罪被判过刑。

沈犯顽固坚持反动立场,书写大量反动文章,大造反革命舆论,并企图叛国投敌,于一九六八年九月一日,化装成黑人,闯入了外国驻华使馆,散布大量反动言论,恶毒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污蔑攻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二十、现行反革命犯金有钟,男,五十二岁,河北省人,资本家出身,旧职员成份,北京市被服厂杂工,因贪污罪被判过刑。

金犯思想极端反动,自一九五四年以来,散布大量反动言论,恶毒攻击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和三面红旗。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金犯恶毒污蔑诽谤无产阶级司令部,猖狂攻击党的方针政策,并网罗牛鬼蛇神进行翻案,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二十一、现行反革命犯佟学瀛,男,三十六岁,北京市人,西四邮局投递员。

佟犯思想极端反动,于一九六七年五月至十二月,先后书写、投寄反革命匿名信六封,穷凶极恶地污蔑无产阶级司令部,恶毒攻击我国社会主义制度,无耻吹捧蒋贼;在给蒋贼的信中要求参加匪党和蒋匪“青年救国团”,妄图颠覆我无产阶级专政,反革命气焰极为嚣张。

二十二、现行反革命犯傅晓平,男,五十一岁,山东省人,系蒋匪军上尉军官,住北京市东城区,因反革命罪被判刑二次。

傅犯顽固坚持反动立场,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猖狂地进行反革命破坏,散布大量反动言论,恶毒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污蔑诽谤无产阶级司令部。自一九六七年以来,傅犯纠集赵俊龙(已戴反革命帽子监督劳动)等多人策划组织“抗暴同盟”反革命集团,进行反革命宣传,阴谋搞反革命武装暴乱,与蒋匪联系,妄图颠覆我无产阶级专政。

二十三、现行反革命犯马福昌,男,四十三岁,吉林省人,小业主出身,北京钢铁学院图书馆职员,曾当过蒋匪兵。

马犯思想极端反动,经常散布反动言论,恶毒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马犯书写、投寄反革命匿名信四十余封,污蔑诽谤无产阶级司令部,恶毒攻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为地、富、反、坏、右鸣冤叫屈,无耻吹捧人民公敌蒋贼,反革命气焰极为嚣张。

二十四、现行反革命犯汪寄忠,男,二十六岁,北京市人,资本家出身,北京市八达岭林场工人。

汪犯思想极端反动,经常散布反动言论,恶毒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自一九六六年五月至一九六七年四月,汪犯书写、投寄反革命匿名信十余封,恶毒攻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党的各项方针政策,污蔑诽谤无产阶级司令部,无耻吹捧帝、修、反。汪犯在押期间,反革命气焰仍很嚣张。

二十五、现行反革命犯宋金良,男,二十六岁,北京市人,丰台区桥梁厂工人。

宋犯思想极端反动,于一九六七年夏,勾结张俊国(已戴反革命分子帽子)组成“中国革命党”反革命组织,书写、油印反革命传单三百余份,散发到反帝医院门前,恶毒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污蔑诽谤无产阶级司令部。宋犯在押期间,继续散布反动言论,反革命气焰仍很嚣张。

二十六、现行反革命叛国犯于文生,男,二十四岁,北京市通县人,富农出身。

于犯思想反动透顶,极端仇视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曾在一九六二年偷越国境叛国投敌未逞。一九六七年七月七日,于犯又偷越国境,被我抓获。于犯在押期间,公开书写反动诗词,散布反动言论,并煽动在押犯偷盗枪支、叛国投敌。

二十七、现行反革命叛国犯董玉昆,男,二十三岁,北京市昌平县人,富农出身。其父系反动富农分子、伪保长。

董犯思想极端反动,书写反动日记,恶毒攻击无产阶级专政。董犯刻骨仇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于一九六八年六月九日,偷越国境,叛国投敌,后被引渡回国

二十八、现行反革命叛国犯段鼎,男,二十七岁,辽宁省人,旧职员出身,住北京市东城区。

现行反革命叛国犯陈继曾,男,二十六岁,河北省人,旧职员出身,北京市天堂河农场职工,因偷窃被拘留过。

段、陈二犯思想极端反动,经常伙同段犯之弟段铎(现在押)偷听敌台广播,散布反动言论,恶毒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一九六四年以来,段、陈二犯多次策划叛国投敌。一九六七年九月十四日,在段犯的策划下,段犯与其弟段铎和陈犯偷越国境,叛国投敌。陈犯和段铎越境叛国,后被引渡回国;段犯因不会游泳而返回。段犯返京后继续策划叛国投敌。

二十九、现行反革命叛国犯张郎郎,男,二十六岁,辽宁省人,中央美术学院学生。

现行反革命叛国犯周七月,男,二十二岁,河北省人,北京外国语学校学生。

张、周二犯思想反动,对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极为仇视。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张、周二犯散布反动言论,恶毒污蔑诽谤无产阶级司令部,并多次策划叛国投敌。一九六六年二月,张、周二犯与外国驻华使馆人员取得了联系,出卖了我国大量重要军事、政治、经济情报。

三十、现行反革命集团骨干何锁福,男,四十四岁,江苏省人,系逃亡地主分子,建材部安装公司工人。

现行反革命集团骨干赵钰,男,三十二岁,山东省人,伪官吏出身,系右派分子,在北京市天堂河农场强制劳动。

何、赵二犯顽固坚持反动立场,对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怀有刻骨仇恨。一九六六年,何、赵二犯伙同首犯刘镇江(已判死刑)组成“国民党党政军警张家口联络总处”、“国民党京绥张家口检查总站”反革命集团。何、赵二犯分别充当“总处副处长”和“总站副站长”,积极发展反革命集团成员,散布大量反动言论,妄图配合帝、修、反颠覆我无产阶级专政,反革命气焰极为嚣张。

三十一、现行反革命犯胡宗悫,男,四十二岁,北京市人,伪官吏出身,因书写投寄反革命信被劳动教养过。

胡犯思想极端反动,在劳动教养期间书写、投寄反革命信件,恶毒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胡犯为达到投靠蒋匪帮之目的,私刻公章,伪造证件,并盗窃了现款和其它财物(价值二百余元)做路费,于一九六九年五月,逃至中缅边界被我抓获。

三十二、现行反革命犯胡天旺,男,三十一岁,北京市房山县人,伪官吏出身,因盗窃罪被判刑二次。

胡犯顽固坚持反动立场,刑满释放后,继续进行反革命破坏活动,书写大量反革命标语,穷凶极恶地污蔑诽谤无产阶级司令部;自一九六五年以来,先后盗窃和骗取粮食六百余斤,现款三百余元。

三十三、现行反革命犯龚福臣,男,七十四岁,北京市顺义县人,系一贯道徒,东城区金生饭馆职工。其弟因反革命罪被我镇压。

龚犯思想反动透顶,经常散布反动言论,恶毒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龚犯猖狂地进行反革命破坏,于一九六七年八、九月间多次穷凶极恶地污蔑诽谤无产阶级司令部,反革命气焰极为嚣张。

三十四、现行反革命犯金世珍,男,五十一岁,北京市人,无业,因反革命、赌博罪被判刑和劳动教养。

金犯思想极端反动,自一九六六年以来,纠集流氓小偷十余人,偷听敌台广播,大肆散布反动言论,恶毒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污蔑诽谤无产阶级司令部;指挥流氓小偷进行盗窃,坐地吃赃现款八十余元,怀表一块;指使流氓扎伤一人。

三十五、现行反革命、流氓犯刘勇,男,二十八岁,北京市人,旧职员出身,宣武区立新誊印厂临时工,曾因流氓、偷窃被劳动教养。

刘犯思想极端反动,对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怀有刻骨仇恨。自一九六六年以来,刘犯大肆散布反动言论,恶毒污蔑诽谤无产阶级司令部,网罗坏人疯狂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先后强奸妇女二人,采取利诱手段奸污妇女多名。刘犯在押期间,继续散布反动言论,反革命气焰仍很嚣张。

三十六、现行反革命杀人犯陈荣山,男,五十八岁,北京市海淀区人,系伪警长。

陈犯顽固坚持反动立场,经常散布反动言论,书写反革命标语,恶毒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陈犯对揭发其罪行的白季龙、傅群二人怀恨在心,于一九六九年一月八日,用铁铣向白、傅二人头部各猛击数下,致二人受重伤。

三十七、现行反革命犯朱琦,男,二十三岁,北京市人,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第四小学教员。其祖父系恶霸地主分子。

朱犯思想极端反动,自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经常偷听敌台广播,散布反动言论。一九六七年十一月十五日,朱犯在学校公开书写长达一千余字的反革命传单,恶毒污蔑诽谤无产阶级司令部。朱犯在押期间,反革命气焰仍很嚣张。

三十八、现行反革命犯尉呈祥,男,五十二岁,吉林省人,系恶霸地主、历史反革命分子,在北京市东城区帆布制品加工厂监督劳动。

尉犯顽固坚持反动立场,抗拒改造,于一九六六年八月三十一日疯狂地当众呼喊反革命口号,无耻吹捧国民党反动派和人民公敌蒋贼。尉犯在押期间,反革命气焰仍很嚣张。

三十九、现行反革命犯闻佳,女,二十岁,四川省人,地主出身,师大女附中学生。其父系恶霸地主被我镇压。

闻犯思想极端反动,自一九六八年以来,大肆散布反动言论,恶毒污蔑诽谤无产阶级司令部。闻犯在押期间,继续散布反动言论,书写反革命标语,疯狂地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无耻吹捧蒋匪、刘贼。

四十、现行反革命、流氓犯刘元,男,五十二岁,北京市宣武区人,伪职员成份,无业。

刘犯思想极端反动,散布大量反动言论,恶毒污蔑诽谤无产阶级司令部。自一九六二年到一九六五年,刘犯唆使其两个儿子盗窃大量财物,供其挥霍;多次强奸幼女一名。

四十一、现行反革命犯张金良,男,三十六岁,河北省人,北京人民印刷厂工人。

张犯思想极端反动,一九五八年因散布反动言论,受过批判。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张犯经常偷听敌台广播,一九六六年十月十日书写了长达千余字的反革命传单六份,分别投寄给石景山发电厂、北京国棉一厂等四个单位,恶毒污蔑诽谤无产阶级司令部,攻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党的各项方针政策。

四十二、现行反革命、流氓犯周明奎,男,五十二岁,山东省人,北京市第五建筑工程公司工人。

周犯思想极端反动,自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经常散布反动言论,恶毒攻击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群众运动;用极其恶毒、下流的语言污蔑诽谤无产阶级司令部。自一九六六年以来,周犯多次奸污少女一名。

四十三、现行反革命犯张占林,男,三十二岁,北京市人,新都暖气机械厂劳改就业人员,曾因抢夺枪支、流氓、偷窃被判刑和劳动教养。

张犯顽固坚持反动立场,抗拒改造,一九六五年以来散布大量反动言论,书写反革命标语,呼喊反革命口号,恶毒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并无耻吹捧帝、修、反,反革命气焰极为嚣张。

四十四、现行反革命叛国犯马捷声,男,二十四岁,山西省人,伪职员出身,北京市西郊农场工人,因反革命罪被拘留过。其父系军统特务被判刑监毙。

马犯思想极端反动,散布反动言论,恶毒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 制度。马犯于一九六六年十月六日晚偷越国境时被我抓获。

四十五、现行反革命犯王治富,男,四十一岁,北京市海淀区人,系坏分子。

王犯思想极端反动,从一九六六年以来,散布大量反动言论,恶毒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王犯在押期间,继续散布反动言论,反革命气焰仍很嚣张。

四十六、现行反革命,盗窃犯卢书敏,男,二十六岁,河北省人,地主出身,住北京市房山县,因盗窃被拘留过。其父系地主分子。

卢犯思想极端反动,散布反动言论,恶毒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卢犯从一九六七年以来,猖狂破坏社会主义建设,伙同盗窃和投机倒把分子十余人,先后在北京、天津、沈阳、大连等地盗窃电动机二台,自行车两辆,电线一千余米,铁丝三百余斤,水管、铁棍、铁板一千余斤,紧线器二个,电话机和电缆等大量物资(价值二千余元)。

四十七、现行反革命叛国犯薛新平,男,二十四岁,山东省人,国际关系学院学生。

薛犯思想反动,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偷听敌台广播,散布反动言论,攻击我党和社会主义制度,诽谤无产阶级司令部,并多次策划叛国投敌。一九六八年九月十三日,薛犯偷越国境,叛国投敌,后被引渡回国

 

 

 

 

 

文学城《文革网上博物馆》即将上线,征文活动启动,进入论坛,讲述你身边的文革岁月往事>>

所有跟帖: 

同意月城的意见。收听敌台是犯规了,但远没有那么严重。 - 我不信邪 - ♂ 04/28/2016 09:24:31 -UDR01- 给 UDR01 发送悄悄话 UDR01 的博客首页 UDR01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8/2016 postreply 11:07:55

此文支持月城的观点. 没有一个是仅因收听敌台而被抓/毙的。。。。 -401.king- 给 401.king 发送悄悄话 401.king 的博客首页 401.king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8/2016 postreply 11:16:26

睁大眼睛看看照片2中左起第二人:认识中国字么? -UDR01- 给 UDR01 发送悄悄话 UDR01 的博客首页 UDR01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8/2016 postreply 11:18:44

此犯不在布告中。具体罪行不详。肯定是数罪并罚。哈 -401.king- 给 401.king 发送悄悄话 401.king 的博客首页 401.king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8/2016 postreply 11:23:16

我相信广大网友的判断力。。哈哈。。到底谁在撒谎造谣? -UDR01- 给 UDR01 发送悄悄话 UDR01 的博客首页 UDR01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8/2016 postreply 11:27:06

你碰上胡搅蛮缠的毛式青年了。 -金小蜂- 给 金小蜂 发送悄悄话 金小蜂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8/2016 postreply 12:17:47

姆们也不是故意听。他愿意播,你找他们去呀! -铁甲连环马- 给 铁甲连环马 发送悄悄话 铁甲连环马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8/2016 postreply 11:28:22

感谢各类“敌台”为中国人民带来世界文明的真实信息与思想启迪! -coach1960- 给 coach1960 发送悄悄话 coach1960 的博客首页 coach1960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8/2016 postreply 11:28:25

60,70年代,偷越国境,偷听敌台是很严重的罪,当前有人罔顾历史,为毛泽东文过饰非。 -金小蜂- 给 金小蜂 发送悄悄话 金小蜂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8/2016 postreply 12:13:44

80年代初期也不是小事,如果有人告发且为领导不喜,借机开除公职是没问题的。 -大文嚎- 给 大文嚎 发送悄悄话 大文嚎 的博客首页 大文嚎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8/2016 postreply 12:22:47

不要歪曲”乡野一夫“的原意,没事和没被抓到是两回事。 -金小蜂- 给 金小蜂 发送悄悄话 金小蜂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4/28/2016 postreply 12:28:10

还要看到另外一方面:毛时代并非没有刑事犯罪。 -疏雨- 给 疏雨 发送悄悄话 疏雨 的博客首页 疏雨 的个人群组 (346 bytes) () 03/01/2017 postreply 00:56:36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