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阿富汗人的婚礼

来源: 2018-05-22 05:20:01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3518 bytes)

 

 
 

 转贴:阿富汗人的婚礼

转自:http://liangzivip.blog.sohu.com/130490408.html

原作者:梁子的博客

 

            刚到喀布尔几天后的周五,也是当地的休息日。由于前一天下午刚刚经历了爆炸,精神状态多少有些沮丧。这时,听朋友瓦黑德说,他要参加表弟的婚礼,顿时让我来了精神。心想,阿富汗人的婚礼一定有些不寻常。

         当询问瓦黑德能否带我一同参加时,却被他一口回绝了。

        “难道婚礼有秘密?为什么我不能参加?”我有些纳闷地问他。

        “1、你不是穆斯林。2、婚礼现场男女是分开的,我没法陪你。3、我妈妈是坎大哈人,家里来的亲戚都很保守,她们肯定不会同意你参加的。”他解释说。

       “可是我特想看看阿富汗人的婚礼,一定想办法帮我疏通疏通。”

        他看我几乎带着求他的腔调,只好对我说:“你别急,我这就回家跟他们商量商量。”

         令我惊喜的是,当瓦黑德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时,居然带来了好消息:“他们同意你参加婚礼,但不能拍照。”

         此时管不了那么多了,走一步再说一步吧,我心想,拍不成照片,感受一下婚礼现场,不仅能沾点喜庆,还能长长见识呢。

        于是,上午11点多,我跟着瓦黑德来到一家三层楼的酒店。

        在酒店楼下,瓦黑特指着从另一辆车上刚下来的一个用黑围巾蒙着脸,抱着孩子的女人说:“我不能陪你了,她是我老婆,你就跟她上楼吧,那边是女人区,我们男人不能进。”

        说完,跟他老婆交代了几句,就不见了身影。

        由于这是第一次见瓦黑德的老婆,她又蒙着脸,而前来参加婚礼的女人们,要么身穿“波尔卡”,要么一袭蒙脸黑衣,让我一时有点犯蒙,生怕跟丢了人,而不让我进。

        就在我跟着“黑衣女”走到楼梯口时,被一个手拿票的男人拦住了:“你不能走这里”。

         我以为自己不是穆斯林,被禁止入内呢。刚想让瓦黑德老婆帮忙解释,那人又冲我歉意地笑了笑,用很蹩脚的英语说:“是外国人?抱歉……抱歉,我……以为是……男人呢。”

        难怪人家把我当男人,我留的是男人短发、身穿着男人裤子、裸着异样的面容。再看看周围女人的标志:从头裹到脚的长裙。此时,自己的确觉得有些难为情。

       当我尾随着几个“黑衣女”上到三楼时,进入大堂门口有个足有三四米长的大镜子,这时,有几个已经早到的女人们,正毫无顾忌地对着镜子补装呢,再回头看看与我一起上来的“黑衣女”们,此时也都相继摘掉了面纱。瓦黑德老婆更是迫不及待地把手上抱着的孩子往地上一放,从包里掏出化妆品,走到大镜子前,挤在女人堆里,对着镜子聚精会神地开始在脸上忙活着。镜子前的女人们,有补粉的、描眉的、夹睫毛的、补口红的、整头发的,还有人帮大家往脸上喷保湿水。感觉这一刻很像演出的后台,特别是她们脱去黑长袍,显露的是无袖的,紧身的,艳丽色彩的各种服装,一时间,“黑衣女”大变“靓女郎”,再搭配身上的配饰,这婚礼现场,简直不亚于选美现场。

       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我就像个傻子般目瞪口呆地站在大堂门口,心里别提有多遗憾了,如果能把这场面统统拍摄下来,那叫一个震惊!同时,真为这些美女们感到惋惜,这一张张漂亮的面孔,却终日隐藏在面纱后面。试想,如果全世界的女人都如此,整个地球岂不是失去了半壁美景?

       瓦黑德家庭在当地属中等收入,尽管这个大家庭的成员们职业、收入、接受教育的程度参差不齐,但能看得出,他们有着良好的家庭教育,特别是对客人的尊重和待人的礼节,都令人感到温暖。

       婚礼分男女两个大堂,女人这边坐了20多桌人,按平均每桌坐10个人,大约有200多人,10岁以下的孩子们都跟着女方,女人们个个花枝招展、落落大方,孩子们嬉笑打闹,整个大堂充满了和谐又喜庆的氛围。

        这时,我突然想起了就在今年,伊拉克还曾经发生过一场婚礼上遭遇人体爆炸的灾难,心里顿时一阵紧缩。

        不过,眼下更多的还是为不能拍照感到遗憾。

         大约坐了半个多小时,新郎在他姐姐的陪伴下来到女宾大厅(没有新娘),开始向各桌亲人问候。由于大都是自家亲戚,各桌的人大都会跟他亲吻、拥抱、祝福,特别是老人,抱着新郎来回亲个不停。不管怎样,新郎都十分耐心地给老人们行礼。

         这时,我无意中发现我们与隔壁的男人区只隔着一个挡板,从缝隙里往那边看了看,里面的男人正安安静静地低头吃饭呢,没人说话,也没人抽烟、喝酒,相比女人区,那边无色彩、无喜气、还有些冷清。

         大约男人区里吃了有20分钟,才开始给女人区上菜饭。

          只见服务员都是一水的小伙子,动作非常神速地用手托着硕大的盘子,为每桌陆续上来了四五种炒米饭、炖牛肉、炸鸡腿、一盘水果、还有一盘西葫芦炒番茄,味道很像中餐,我拼命地吃,其它的大鸡腿和牛羊肉,几乎没怎么动。

         饭吃了大约40分钟,服务员很快过来撤掉了盘子、桌布等。

         又过了大约半小时,新娘新郎才一起出场。

         新娘一身婚纱,新郎则是西装,他们走到主席台前,台上放了一个包了银色布的沙发。新娘新郎坐在银沙发上,始终被人们包围着。

          这时,我跟瓦黑德老婆也渐渐熟落许多,于是,我试探着问她,能否帮我拍几张新娘、新郎的照片,没想到,她很痛快答应了。

         于是,我拿出随身携带的小相机,大致教了教她,她个子小,不一会儿工夫就消失在挤在新娘新郎的人群里。

         不过,等她回来把相机里拍摄的东西给我看时,我俩都笑了。那些画面,不是只有半个头,就是半个腿,我只好临时强化培训。之后,她再次消失在人群里,不过,回来依然如故,好在她并没恢心,反复了几个回合,总算留住了人影。

         阿富汗人的婚礼与我们中国人有些相像,中午吃宴席,之后,家人与新娘、新郎合影留念,再之后切蛋糕,年轻的女人一起跳转圈舞。

         令我奇怪的是,分男女区域的婚礼仪式,怎么男人那边基本没动静,而女人这边却热闹非凡。

         整个婚礼仪式没有司仪,没有一滴酒,没人送红包,没人大声喧哗。

         婚礼是在人们吃着新人切的蛋糕,一种轻松、友好、平和的状态中结束的。

         据说,过几天新郎才能带着新娘一起回家拜见岳父岳母大人。

         也许饱受战争之灾的缘故,阿富汗人格外看重亲情,人们特别渴望拥有和睦的家庭。

        瓦黑德告诉我:他们2003年从巴基斯坦难民营回来时,参加婚礼的人寥寥无几,这些年,随着阿富汗逐渐稳定,越来越多的人返回家园,从每年递增的参加婚礼人数就能说明,阿富汗人对自己的国家还是有信心和充满期待的。

   

               参加婚礼的女人,进门前大都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一但进门后则大不一样了,不过,以下的场景,在阿富汗,男人可是没有眼福的。


               看看我这身装扮,在阿富汗不像男人才鬼了呢,难怪人家看门的把我当成男人了。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