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如烟之五,小妹

来源: 2018-05-14 09:04:43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2112 bytes)

版权所有,转载必究

往事如烟之五,小妹

       一九八五年八月底,晚上天刚黑的时候,火车到了兰州火车站,缓缓停下。这是终点站,下车后,我随着人流,走出火车站。

       QQ。。。。。。”一个女孩的声音叫我,Q是我的昵称。我停住脚步,环顾四周,搜寻着。

Q,我在这里。”我寻着女孩的声音望过去,原来是小妹。

“小妹,你怎么在这里?”我走过去,问道。

小妹笑眯眯的,歪着头说:“等你啊!”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来?”一边慢慢往前走,我一边问。

“我暑假就没回家,每天都来火车站,等121次车。”小妹是我们班上最小的学生,上大学的时候还不到16岁,这时候也不到18岁。她个子不矮,就是很胖,婴儿肥还没完全褪去,120多斤重,脸圆圆的肉乎乎的,上个寒假,她脚上穿着一双大头鞋,身上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厚厚的大棉袄,走在路上的时候,就像一个鸡蛋。不管是男同学还是女同学,刚入学的时候她谁也不搭理,据女同学们说是嫌弃我们这些大哥哥大姐姐们太“俗”了。

小妹:“我给你写的信你收到了吗?”

“收到了。我们去坐车吧。” 说完我才发现,我们已经错过了公共车站。“我们走过头了,公共汽车站在后面。”

小妹:“坐火车时间太长,累了吧?”

我笑着说:“你看我这样子,30小时火车就能让我累?”

小妹嘿嘿地笑着:“你知道咱们班女同学叫你什么吗?”

“不知道,什么?”

“野牛!”

原来在女同学那里,我们男同学每一个人都有一个绰号,像是“郭谝子”,“睡不展”,“党代表”,等等。

小妹:“饿了吧?”

“有一点儿”

小妹:“我们去和正路吃点东西吧。”

和正路在兰州火车站北面一站路远的地方,路两边都是小餐馆,到了晚上更加热闹,烤羊肉的小摊贩们把长方形烤炉架在路边,排成长长的一排,一边烤着羊肉一边用兰州话争先恐后地吆喝着。

和小妹慢慢聊着,几分钟的样子就来到了和正路,找一个顺眼的烤羊肉摊子坐下,小妹掏出10元钱递给摊主,说:“30串。”

小妹的动作很麻利,一气呵成,等我伸手阻拦他的时候,摊主已经把7元钱零钱找给她了。

“应该是我花钱的。”我有些郁闷,不高兴地说。

小妹:“为什么?你还没挣钱。”

“那你就挣钱了?”

“对呀。我每年都挣几百块钱。”(那时候大部分人工资是一个月六七十元钱。)

“胡说,我不信。”

“我每年都得奖学金啊。一个学期260,一年520呢。”

小妹在我们班每个学期考试都是第一名,不管是单科还是总成绩。但是我还不知道考第一还有奖学金的,反正我是从没拿过奖学金。

我们聊着,一会儿,羊肉串就烤好了。

“你怎么不吃?”看着小妹不动,我问到。

小妹:“我不吃羊肉。”

我疑惑地看着小妹,问:“乌鲁木齐的孩子不吃羊肉?”

小妹:“是啊,小的时候,我爸妈总想让我多吃,硬是往嘴里塞,最后吃伤了。”

我笑着继续问道:“你还有什么东西吃伤过?”

“不告诉你。嘻嘻!”小妹不好意思地抿着嘴笑着,过了一会儿,问我:“为什么不给我回信?”

我沉思了一下,严肃地说:“我现在就像是掉进了一个陷阱,越陷越深,心情不好,所以没给你回信。”

小妹:“能说出来听听吗?”

我:“你知道,我自己打架,蹲拘留,请假回家躲避期末考试。回家以后才发现,家里和原来也不一样了。我二哥做生意虽然还可以,但是他赌博,输了很多钱,我爸爸着急上火,耳朵越来越聋了,妈妈也生了病,我走之前她刚出院。什么都不顺。”

小妹:“你二哥结婚了吗?”

“哪有人敢嫁给他?”我说着,突然意识到小妹一直坐着,只是我一个人在吃,便问:“那你想吃点儿什么吗?会饿着的。”

小妹:“我吃过一碗牛肉面了,去火车站之前吃的。”

上大学后,第一次和女孩坐得这么近聊天,吃得很矜持。我们聊着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情,还有家里的事情,父母的事情。

突然,小妹看看表,说道:“你恐怕得快一点了,我还买了两张电影票,如果想看的话,我们可以去看,就是旁边的东方红电影院。”

也许是饿了,那天我吃了50串羊肉串,还不觉得饱。

我们一起看了场电影,好像是《超人》。第一次看到西方风格的电影,感觉很刺激。小妹手里还有一个袋子,应该是一个红色的塑料袋,里面装着一盒酒心巧克力,一边看着电影,她一边不停地往外掏巧克力,每次两颗,我们一人一颗,电影还不到半场,那个盒子就空了。

从那以后,我最喜欢的食物就是羊肉和巧克力。后来即使我们有了女儿,我们的女儿也是最喜欢这两样东西,羊肉和巧克力,而且羊肉最好烤着吃,什么都不放,只放盐巴,辣椒和孜然。

小妹用她的奖学金买了一辆自行车,忘了什么牌子,但肯定不是凤凰永久。然后我教她在校园内骑,刚开始的时候她经常摔倒,看到她远远地趴在地上,我很心疼,每次都会赶紧跑过去,把她拉起来。

我不知道恋爱和正常交往的界限是什么,那段时间,我没对小妹说过我爱她,她也没说过她爱我,我们偶尔会手拉着手,那是在爬山她爬不动的时候或者我教她骑自行车的时候,我们互相之间感觉都很亲近,应该象是哥哥和妹妹一样,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两个多月时间。

晚秋的一天,我们又去爬皋兰山了,和以往一样,我手里还拎着一个大西瓜。先是骑自行车到火车站,然后把自行车停在那里,通过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经过很多具有“大秦”特色的民宅,然后到达山脚。再顺着蜿蜒的羊肠小道爬上去。兰州火车站南侧的皋兰山海拔1000多米,顺着山梁,一条小路弯弯曲曲的一直向上,从山脚一直延伸到山顶,大概有四五公里的距离。山脚到山顶的实际高度应该还不到800,我当时查过资料,但是现在早已经不记得了。

那天向上爬了不久,也就爬了百来米的样子,小妹就有些爬不动了,她说是因为她吃得太少了。这时我才发现,很久没见到小妹吃零食了。以前她最爱吃鱼皮花生,三刀蜜等又甜油又多的零食,现在真的有些天不见她吃了。

那一天,我背着小妹上的山,手里还拎一个大西瓜。小妹还在我的背上嘲笑我,说我是“猪八戒背媳妇”。我想那一天,应该是我们的恋爱纪念日吧,尽管我们互相都没说“爱”这个字,但是她已经把她那柔软而温暖的前胸紧紧地贴在了我的后背上,还说她是我的媳妇,如果这也不算恋爱的话,那真是没天理了。那时候我的心比较粗拉,忘记了是哪一天。但是在山顶上,当我们把西瓜砸碎,一块一块地放在嘴里啃的时候,觉得一阵地动山摇,后来下山以后听新闻才知道,青海(或是西藏)发生了五点几级的地震。既然可以查到,那就更没必要记了,所以到今天我和小妹也不记得我们的恋爱纪念日是哪一天。

我的生活开始规律起来,小妹也慢慢地瘦下去,也不再穿她那特立独行的大头鞋和粉红色的大棉袄了。放寒假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真的捡了一个宝。小妹在我们班上的女孩子里最高,眼睛最大,瘦下来以后,那真是亭亭玉立,叫人看了就想亲一口。

上课和小妹坐在一起,虽然还是看杂书,但是不再睡懒觉了。由于熟练地掌握了对付考试的三板斧(突击,作弊,要分),也不担心考试了,晚上睡觉也就慢慢地好起来。每天晚上和小妹一起上自习,十点送小妹回宿舍,路过排球场旁边的小树林,我们会在那里卿卿我我,等到快十一点的时候,才送小妹上楼。守门的阿姨已经认识我了,在她眼里,我是特殊嘉宾,不需要登记的,更用不着偷偷摸摸。

我的成绩开始好起来,尽管有时候还去要分,那只是因为我自己不自信,因为每一次阅考试卷子的老师都会笑着告诉我:“你已经及格了,不过我可以给你加到70分。”

到了大四的时候,我们班的女同学们开始着急了,放下了曾经的矜持甚至说骄傲,经常集体约男同学聚会,包饺子,旅游等等。现在想起来,实际上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发小”集体相亲会。

一天晚上吃完饭,小妹说今天不去上自习了。于是我就跟她一起上了楼,到了宿舍,空无一人。

我:“嗨,今天你们宿舍这么清静。”

小妹:“她们去青海了。”

我:“干什么去了?”

小妹:“你不知道?她们去玩儿了,还有很多男同学,一起去的,要好几天才能回来。”

我坐在床上,一把把小妹抱在怀里,两个人开始热烈地亲吻着。坐在床上亲吻可比站在黑洞洞地树林里好多了,有家的温馨感。

那天夜里,我没有回自己的宿舍,那是我和小妹第一次同宿。我本是一个愣了吧唧的傻小子,一不小心落进了胖丫头的“圈套”,但是今天,那个胖丫头出落成仙女一般的美人,感觉自己很幸运。和漂亮女孩子睡在一个床上,没有想法是不可能的,但是小妹给我定了规则,只能欣赏,最多动动手,想要开车,绝对不行,还没毕业就怀孕的话,那是要被开除的。小妹的宿舍很寂静,但我还是很难睡着觉,不是因为床太窄,而是脑袋想的东西都是那事儿,根本没心思睡觉。据说,那几天,我们宿舍也空了。不知道他们在青海玩儿了什么,至于谁亲了谁,有没有谁和谁睡在一起的事情发生,也不关我的事儿了。后来同学聚会的时候,大家异口同声地说:“绝没干过,一起出去旅游的时候也没干过。”我当时真的不信,因为就是那段日子里,我们班又多了三对恋人。在女孩面前,像我这么有定力守规矩的人,都在床上旅游过高山平原湖海,何况他们那些看看上去就贱头滑脑的人呢?

小妹的父母当年是支援边疆去的乌鲁木齐,听我爸爸说,刚解放那会儿,他也申请了去新疆克拉玛依,但是政审没通过。他的几个同学去了,先坐火车到包头,然后坐汽车进入新疆北部,再去克拉玛依。没想到。路上出了车祸,他的同学还没开始为共产主义而奋斗,就不幸地去见了马克思。每个年代,人离开人世的特征不同,特殊的年代,死也是死得有特色。

毕业分配时,我被分到了北京某单位,但是小妹必须回新疆,这是国家政策,名为:“边疆八省区,哪来哪去。”

于是我申请去了新疆,我不想抛开小妹。在新疆工作一两个月后,我们调到了深圳。

去深圳的第一天,也是个晚上,我们住在一个朋友家里,是一个单身宿舍,30几平米,自带卫生间和厨房,还有一个小小的饭厅。那是我们第一次真的在一起,那一天开始,我们真的品尝到了人生的欢乐,也真的都成年了。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