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六四年 曾有一位年青人在监狱给毛泽东写的《谏党》信

来源: 2013-09-20 22:36:57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8938 bytes)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

毛泽东主席同志:

我,陈世忠,怀着无比真挚的感情,从监狱中给你们写信。我在生死未卜的关键时刻,毅然抛开个人的安危得失,向你们最后一次提出最恳切的忠告。

我是一个犯有严重错误的人。我在中苏分歧的紧要关头,书写文章为苏联辩护,企图闯进苏联使馆,触犯刑律,身陷因圄,追悔莫及,迄今已有八个月了。在这里我诚恳地向您们,向您老人家负荆请罪,请求您们的宽大处理。

但是我毕竟是党一手培养起来的青年知识分子;我的一切都是党给的。我对党怀有深厚的阶级感情,我矢志不移地献身共产主义事业。因此我在低头认错之余,仍要以党的事业为重,向你们提出同志式的批评和亲人般的劝告,希望务必引起你们极大的重视。

我认为,中共中央近来在国内外的路线、方针、政策方面取得重大成绩的同时,犯有一系列严重的错误,其中有一些属于原则性方向性的错误。本来,任何政党或个人在漫长的历史征途中犯这样那样的错误是不足为怪的,但是最危险最可怕的是中共中央至今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严重错误,这就使我忧心忡忡,骨梗在喉,不吐不快,否则我就不成其为党的亲人啦。

造成这些错误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对毛主席的个人崇拜或个人迷信……你老人家实质上不容许别人批评你的缺点错误,对于稍微尖锐一些的原则性批评,马上翻脸,进行残酷斗争和打击。这样下去,谁还敢于说真话呢?长此以往,你又怎么听得见反面意见呢?你的每句话,甚至每个字,都是绝对真理,只能赞成,不准反对。甚么南斯拉夫苏联、波兰、匈牙利、法国、意大利、美国、印度……那些国家的共产党都会犯错误,唯独中国共产党是唯一的例外,把自己关进了红色保险箱,绝对不会犯错误!但在一切错误中最可怕的莫过于自以为永远不会犯错误。你口口声声说马克思主义是不怕批评的,但事实恰恰相反,远的不说,一九五七年到现在,哪一个‘批评’毛泽东思想的人有过甚么好的结局呢?

请你们暂时息雷霆之怒……我之所以认为对你的个人崇拜是我们党和国家的最大祸害,完全是我根据客观存在的严酷现实,自己独立思考得出的结论。根据这些年的事态发展,我满心忧虑地预感到,迟早总有有一天,包括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林彪、邓小平、董必武、彭真、刘伯承、李富春、陈毅等等在内的许多中央领导人都可能被打成反党、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你们读到这里,可能要勃然大怒:照你这么说,岂不是把党和国家领导人‘一网打尽’了吗?且听我慢慢道来。因为在革命征途上他们不可能在每一个问题上都和你完全一致。当革命发展到一个转折点的时刻,他们中间总会有一部份人不同意你的主张而又要坚持自己的意见,于是就成为你推行自己路线政策的障碍,就变成了‘反党分子’。但愿我的预言不过是把人忧天罢了,果如此,国家幸甚,人民幸甚!
说到这里,我还想帮助你分析一下造成这种状况的客观因素。从人民群众到党中央内部,不外乎三种人。一种是真正理解的基础上真心实意支持你的意见的人,这种人是少数。一种是随声附合、人云亦云的人,是大多数。尽管内心不同意,但是出于某种原因(主要是考虑个人安危)不敢提出异议的人,也是少数。这中间还包括一些为数不算太少的别有用心的人。恰恰是这一部份人恐怕才是最危险的。

.....可怕的是你犯了错误,却没有人能够帮助你纠正错误。久而久之,在你周围只剩下一群吹牛拍马、阿谀奉承、一味察言观色、迎合你的口味的小人得宠,这中间有一部份人可能是货真价实的野心家、阴谋家。想到这里,我为党和国家的命运担心极了,我以最恳切的,亲人般的感情以死相谏,希望你远小人而近君子。口口声声拥护你的未必都是你的亲人,而反对你的某些错误主张的人也未必就是你的敌人。你千万不要重蹈斯大林的复辙。

回过头再说说我自己。诚如你所说的:‘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非常正确!没有共产党和你毛主席解放全中国,我陈世忠这个孤儿不用说上大学,出国留学,恐怕早就冻死、饿死在街头了!所以我扪心自问,实在想不出有甚么理由反对你们,我反对的仅仅是你老人家的错误。我这样做,正是出于对你的爱护,希望你真的能够不犯错误或少犯严重的错误。你们说我‘反党’,我认为问题不在于名词和帽子。我所做的错事,我是有勇气进行自我批评的,但是我衷心希望,在接受批评这方面,中共中央也能给我做出一个好的榜样来。如果说我现在这样做就算是‘反党’的话,那么我就横下一条心,斗胆地承认,为了党的事业,我就是要‘反党’,坚定不移地‘反党’,不遗余力地‘反党’;我认为我的这种‘反党’,恰恰是最真诚最深切的爱党。如果说这也算反党的话,那我是多么希望有更多的无私无畏的共产党员,特别是这篇文章的读者们,回忆一下你们入党时的誓言,看看今天党内的现实,起来和我一道‘反党’。

……我看到你的题辞:‘向雷锋同志学习’,现在全国人民都在学习雷锋。……我承认雷锋身上有很多宝贵的品质,我当然应该向他学习。但是我认为雷锋并不是一个完善的典型,他身上有着严重的甚至致命的缺点。他的美中不足就在于他唯上级命令是从,从不知抵制上级的错误决定。雷锋有句流传颇广的名言:‘毛主席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我认为这句话是不准确不科学的,它孕育着连你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巨大危险。首先,把你和党等同起来;其次,它预先就断定了你永远是绝对正确的,不但你过去和现在说的话是绝对正确的,雷锋必须句句执行,而且连你还没有说出来的话也早已注定了句句是真理,雷锋早就准备去照办了。这不是十足的盲从又是甚么呢?

你想一想,如果全国人民、全体党团员真的都成了雷锋,将会形成一种甚么局面呢?社会风气、道德面貌固然会焕然一新,可是一旦你说错了话,你代表党中央做出了错误的决定,又有谁能够出来帮助你们纠正呢?都像雷锋那样,连想都不敢想,哪里还谈得上甚么发现错误和纠正错误呢?可是你们却号召大家都这样做!可见,你平时提倡的‘广开言路,闻过则喜;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等等实际上都是一些无法实现的空话。也就是说,你们这样下去,不错则已,一犯错误就得错到底,后患无穷……”

引文已经很长。但是这才仅仅是陈世忠写给党中央的几十万言上书的几百分之一。它有一定的历史文献价值。时间是中国刚刚经历过主要是人为原因造成的大饥馑之后不久,作者是在九死一生的境遇之中。陈世忠不可能是个先知先觉。党内水平比他高出许多倍的有识之士多得很。难得的是他在那种境地中竟敢如此坦率地陈述自己的政见。一个年仅二十六岁的非党青年,又是从事科技工作、对中国社会和党内政治状况所知甚微的人,他的见解不可能绝对正确。但在正常政治情况下,他从一九六O年至一九六四年逐渐形成的政治见解和疑虑,应该有讨论的机会;他的错误认识应该有机会被纠正,他的极端行动及其后果也应该能够防止吧?

陈世忠又似乎把自己摆得太高了,不过若不是这样,他也就不会有直言不讳的勇气了。且看下文──:

“现在再请你看看另一个青年人:陈世忠。依你看,雷锋和陈世忠,这两个青年人哪个好呢?你更喜欢谁呢?你一定会说,当然雷锋好,你怎么能跟他比!是的,雷锋是全国人民学习的榜样,而我是人民监狱里的未决犯。天上地下,根本没法比。但是如果暂抛开这点不谈,请看事情的另一方面。我扪心自问,我始终是党的亲人。不然,我何必为党和国家的命运操这么大的心?又给你写公开信,又是狱中苦言直谏,我到底图个甚么?回顾我的一生,我的遭遇和雷锋一样苦,我对党的感情像雷锋一样深。正因为这样,我更觉得自己无权置身局外的,不能允许自己袖手旁观,而必须像亲生子女应该做的那样,抛开个人得失,直言不讳地面谏君过。我自信,雷锋做到的好事我都能做到,但有一点不同,我不相信世上有先知先觉的救世主。最亲爱的毛主席,赶快回头吧,否则就太晚了!

你们看完这封信,盛怒之下,下令把我处决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在中国共产党四十二年的历史上,这样的先例难道还少吗?审讯员一再忠告我:‘直到现在,我们仍把你当作自己入来挽救,’‘只要你转变态度,就会有意想不到的好结果。’我曾千百次地想,可不可以放弃自己的意见随声附和,彻底认错?这样做,对于我获得自由固然会有好处,可是自己岂不是放弃了共产党人的崇高职责了吗?不,事关党国命运,我不能为一己私利而拿原则做交易。我怕的是,总有一天,由于你固执自己的错误而被人打倒在地。在失意的逆境中你重新翻看我这份材料,会追悔莫及,唉声叹气道:‘悔不该当初我没听陈世忠的良言劝告呀!’不,我决不做事后诸葛亮,一定要防患于未然,让你听到并且采纳我的逆耳忠言。

如果你要问我的巨大勇气是从哪里来的?那么我的回答是:我从您身上汲取了巨大的鼓舞力量。是你一再教导我们要有勇气坚持真理,修正错误。你本人曾多次受到‘左’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打击迫害,甚至被排挤出中央领导,但是你没有气馁,事实证明你是对的。因此,像你这样的伟大人物更应该有切身体会:当一条错误线占据主导地位时,坚持真理该是多么困难!又多么难能可贵!我有志学习你的这种榜样,无愧于我们的时代,无愧于党的事业!

我总觉得,我们的党缺少的是能言敢谏的‘谏臣’,而不需要唯唯诺诺,见风驶舵之辈。我现在学你的办法,在你背后猛击一掌,大喝一声:‘你有病呀!’

我感到诧异的是:难道我发现的问题别人真的都没有看出来吗?我不相信,当前党内生活极不正常的局面是有目共睹的。我总觉得,有不少人是视而不见,充耳不闻,讳莫如深。唯独我却心口如一,偏要说出来。

我幻想着力挽狂澜于既倒,但又预感到凶多吉少。我甚至不敢相信你老人家真的能见到我这篇用心血写成的逆耳忠言。或者你在看完我这份材料之后,‘龙心’大怒,那我的生命也就结束了。但我临刑前仍要诚恳地告诉你,敬爱的毛主席:

‘丘比特,你发怒了,这就证明你错了!’

‘人们,我爱你们,你们要警惕呀!’”

在这篇文章的结尾,陈世忠还特地写了这样一段话:“我一生中三次荣幸地见过你老人家,幸福地握过您的手,而在监狱里写这份材料的过程中,我曾经有四次在睡梦中见到你。我深切地怀念你老人家。我故意选择这个闰年闰月的最后一天呈交给你我这封用我全部心血写成的材料,向你,向亲爱的党献出我一颗仅存的赤诚的心。共产党万岁!”

全文三万余字。很多页纸上滴满年轻人的泪水。

审讯员正式通知他:“根据你的再三请求,我们已经把你的材料呈交给了党中央,尽管我们认为这样做毫无必要。”

陈世忠等着回音。一个月过去了。又一个月过去了。他失望了。他焦急得很。审讯员斥责他:“你是甚么?毛主席会给你回信?”他还大吃一惊;心想:毛主席为甚么就不能给我回信呢??我们不是人民民主国家吗?这声斥责又加深了他的忧虑:看来,毛主席至多只能听到十级以上高干的声音,这不是把自己关进了紫禁城,同中国社会隔绝起来了?继而又悲愤地在心中高喊:“你们自己不写,别人写了你们又不让毛主席过目,这不就使党又一次失去听取反面意见纠正错误的机会吗?这怎样不耽误大事呢?”

陈世忠被判八年徒刑,剥夺公民权二年。不久,被他不幸而言中的政治大动乱开始了。

文学城《文革网上博物馆》即将上线,征文活动启动,进入论坛,讲述你身边的文革岁月往事>>

所有跟帖: 

文中第10,11段中他与毛泽东商榷“向雷锋同志学习”的号召很有意思,在64年能有这样的考虑,应是属于有思想的人。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聂耳 的个人群组 (20 bytes) () 09/20/2013 postreply 22:45:42

那么陈世忠又是怎样一个人呢? 他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聂耳 的个人群组 (170 bytes) () 09/20/2013 postreply 22:55:19

忠诚,像美丽一样,也有不同的品种。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老实听话、从无异议,这是一种忠诚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聂耳 的个人群组 (218 bytes) () 09/20/2013 postreply 22:58:34

第一种忠诚是完全盲目愚忠愚孝的忠诚,是岳飞忠于大宋王朝至死不改变的忠诚,是雷峰对人民大公无私任劳任怨的忠诚,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聂耳 的个人群组 (42 bytes) () 09/20/2013 postreply 23:02:25

第二种忠诚;大概的意思是忠诚不可以盲目无条件,要有理智地去忠诚,不要轻易为人利用,忠诚是忠于国家民族,不是忠于某个人或某个党,不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聂耳 的个人群组 (86 bytes) () 09/20/2013 postreply 23:05:23

他是幸运的,只判了8年。要是在68年,可以判死刑。不知后来他怎样了? -越王- 给 越王 发送悄悄话 越王 的博客首页 越王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21/2013 postreply 08:15:47

这个年轻人错在不懂政治!以为政治是可以摊在桌面上讨论的??政治往往都是策划与密室!! -沈成涵- 给 沈成涵 发送悄悄话 沈成涵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21/2013 postreply 16:09:18

文革前的人都比较单纯,经历文革的大风大浪人们终于懂得了原来心黑得人才能做领导 -聂耳- 给 聂耳 发送悄悄话 聂耳 的博客首页 聂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21/2013 postreply 17:12:45

厚黑,经历了三国的人,就晓得厚黑了哈 -轻拳- 给 轻拳 发送悄悄话 轻拳 的博客首页 轻拳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21/2013 postreply 19:38:47

tnnd 竟敢和毛皇帝商榷,简直是大孽不道业。 -sydneywil- 给 sydneywil 发送悄悄话 sydneywil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21/2013 postreply 19:23:46

陈世忠2000左右or以后,以难民的身份住在瑞典. -sweden- 给 sweden 发送悄悄话 sweden 的博客首页 sweden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09/22/2013 postreply 01:22:22

回复:一九六四年 曾有一位年青人在监狱给毛泽东写的《谏党》信 -oldsh- 给 oldsh 发送悄悄话 oldsh 的个人群组 (27 bytes) () 09/22/2013 postreply 11:03:20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