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情结

来源: 2012-08-08 13:31:32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051 bytes)

我对日本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结。我喜欢她的精致,委婉,细腻,含蓄,保守,外柔内刚。很像大和女人。她是铸就日本文化的魂。但我也看不起她的忘恩负义,惧强欺弱,岛国心态。这点又很像日本男人。尤其是日本政客。这些精神的混合,注定了日本在世界这个舞台上最多只能充当老二,或者人家的情人,小三。

我路过日本几次。但只有一次去新加坡时,在东京停留了二天。没有在一个地方长期呆过,就很难真正了解她的文化,人文,社会。与日本二次擦肩而过是二十多年前。那时上海留学日本成风,记得为了筹措四万日元的报名费托在日的同学申请日本大学,东换西凑,辞了职,学日文,等了半年多,最后还是不能成行。第二次是申请去日本工作,面试与笔试,都是用日文。等了好几个月后都没有消息。当我人在新加坡摩根大通银行工作一个多月后,却收到了去日本工作的录取通知,太晚了。照太太大人的讲法,是冥冥之中我祖父在天之灵阻挡着我让我不要去日本。我祖父在我父亲四岁,日本飞机轰炸宁波时在他开的肉店被当场炸死。可能是吧,看看今天周围很多朋友从日本呆了十年,十几年,最后选择转辗来北美定居生根,就印证了这点。日本是个带着足够的钱去旅游去享受的地方,而不是去挣钱去生活的理想天堂。

在复旦选修了二年日文,毕业后也没有完全放弃。记得临出国前一年,在朋友圈里,组织了十几个人,请了我父亲公司的一位日文翻译来上课。那时候信心满满,以为去日本后一定会闯出一片天地。真是少年不知天地宽。

可能走过的地方太多,其实东京给我的印象没有想像得那么时尚,摩登。她也没有什么几百年下来的古老建筑的沉淀。印象最深的是小巷里随处可吃的美味的拉面,烧烤,自助悬转寿司。但很多小店没有座位,要站着吃,也没有服务员与收银员,在店门外面有自动贩卖机。看图加上汉字与我的半桶水日文再不行就用英文吓唬东京人,我照样在东京的大街小巷找乐子,悠哉悠哉。

东京不亏为世界级的大都市,人很多,尤其是周末的银座与新宿的地铁站,里里外外都是黑鸦鸦的人群。对我这个长期在北美生活那么多年的乡下人来讲,当然要去挤热闹。但虽然挤,却很有次序,人与人从来很少有背挤背,胸贴胸的感觉。我还特地在上班时间去挤了一次地铁。到处是井然有序,车厢里很干净,男人是西装革履,女人个个鲜亮有魅力。

早上九点我特地赶到银座三越百货前与其它很多游人一起等开门,去感受全百货大楼从一楼到六楼全体职员从总经理到每个员工齐齐鞠躬向顾客问安的盛况。从六楼看下去,那时候真得有一种元首般的骄傲。在日本逛商店很享受。特别是设在地下商场的吃食部,装点得美伦美奂。尤其是食物,精美得让人不忍动口。当然还有礼貌,热情的售货小姐,欧巴桑。

二十多年过去了,与日本还是有扯不断的关系,对日本的向往还是很热切。断断续续还在自学日文。看日本综艺节目,烹饪,旧房改造,旅游节目。但日文总进步不大。从来加拿大第二个月开始,十几年了,一直在日本汽车公司的加拿大总部工作。虽然这里是本地人的天下,但每年日本总公司会派人来这里工作。质检部有不少从公司本部来的日本同事,有时候与他们用简单日文砍几句,但交流得也不多。如果有与在日本的同事的电话会议,那真的是一件痛苦事。日本人的英文实在不敢恭维。日本人在海外,特别是北美国家,就像个小媳妇。整天猫在电脑边,没有一点声音。我想在亚洲就不会这样吧?

对日本的向往主要是对他们的精致的料理,细腻的服务,谦卑的和风。东京的时尚,居酒屋;九州的拉面;札幌的成吉思汗烤肉;京都的汤豆腐,艺妓;北海道的海鲜;大阪美味的大阪烧,JR 快车上的新鲜便当,熊本的温泉,都是吸引我一次次想去日本的理由。我发誓,空巢后,一定会与太太去日本好好体验在日本当上帝的感觉。



请阅读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 日本情结
  • 当我们渐渐空巢《二》
  • 当我们渐渐空巢后《一》
  • 上帝保佑美国?
  • 中国何时可以做庄?
  • 加跟帖:

    当前帖子已经过期归档,不能加跟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