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宮斗術擊敗白人种族主義(二) (接上篇) 於是我到間諜器材商店,買來一幅隱藏式錄音錄像設備,記錄收集我人身安全受其威脅及

来源: 2019-01-02 19:33:32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6110 bytes)

中華宮斗術擊敗白人种族主義(二)

 

(接上篇)

 

於是我到間諜器材商店,買來一幅隱藏式錄音錄像設備,記錄收集我人身安全受其威脅及其有關种族歧視語言的音像證据。這也是網上眾多相同或相似遭遇者想到並且推薦的方法。不久,就累積了好幾個小時左右的證據。

 

這天,老板因為我工資低,不要求1.5倍加班工資,用我比用其他人更節省成本,一如往常那樣要我加班,卻早早讓那白人工頭下班go home。

 

他收拾停當,看見我仍在干活,突然歇斯底裏,怒火瘋狂暴發,唾沫橫飛,狼嘶犬吼,聲聞於天,對著我又是一頓痛罵。他的語速比馬克沁機關槍還快,一直罵了10幾分鐘,我雖然能略微听懂大意,卻毫無還嘴之能力,於是只能打開手機錄音功能,瞪視著他,听著他罵。

 

其他員工雖也在場,老闆後來也赶過來了。不過因為沒有暴力動作,他們表面好像在勸架,但表情卻像在欣賞戲劇一樣拿我們的沖突取樂,有點像幸災樂禍,又有點像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我被這鋪天蓋地劈頭蓋臉夾槍帶棒指槐罵桑的凌辱徹底激怒,再也沒能控制自己,於是也突然暴發,放開吼嚨,扯開嗓門,用我們中文國罵中最骯髒最污穢最下流的言詞痛罵回去,就像當年焦大罵賈府那樣,先嘴中塞滿糞屎,罵辭才會臭不可聞。

 

沒想到我突然間這一“潑夫罵街”的舉動一下震惊了在場所有的人,包括老板。他們一邊不疼不癢“勸慰”著我,一邊四下散開,像逃避火山噴發那樣欣然而又惊恐地逃避我們。

 

那白人工頭也被我忍無可忍出乎預料的“瘋狂”之舉鎮住了,馬上收斂其惡劣態度,訕訕而歸。

 

晚上,我把錄好的音頻播放,像大學英語听力考試那樣聚精會神凝神諦听,但除了“亞洲人賤民,壓低工資,中國人劣种,炒高房价”幾句外,其他罵人俚俗之語還是不得要領。

 

我於是悲從中來,心想自己攻讀英美文學幾十年,能讀莎士比亞,能背雪萊拜倫,能論弗蘭西斯·培根,能誦查爾斯狄更斯,不幸卻栽倒在一個叉車司機的利舌之下,想著都丟人。但一想起我初到京師大學堂燕京文學院報到那天,卻怎麼也听不懂管理我們宿舍的世代居住首都的京師大娘的首都土話,於是以此為由再次原諒自己。

 

次日,好幾位員工“好心”悄悄提議,他們願意出庭作證,讓我到“人權法庭”控告他“歧視”“騷擾”及“安全威脅”,但另一些老員工說:“打不贏的。他滿門忠烈,對國家立過戰功,是這個國家的‘民族英雄’。他在本公司就業,听說公司為雇傭他接受著政府或軍方的補貼和減稅優惠,所以老闆對他雖然也很頭疼,但終究不願為個別員工受侮辱而開罪‘民族英雄’,並得罪政府。”

 

我本是個“一飯之恩必酬,睚眥之仇必報”的小人,听了這話,也有些氣餒。以我的學力和見識,我是不相信“法律是為了維護公正”之類的鬼話的。我研究法律的心得是:法律正是社會不公正的產物,也恰恰是維護社會不公正的工具。正是為了維護階級社會的不公正,不公正的受益者精英階級才要將有利於他們的不公正法律化和制度化。在目前全球反華反中國人氣氛日濃的環境下,与白人打“种族歧視”官司,勝訴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說不定法官本人及大多數陪審團成員靈魂深處就有“白人優越的种族主義情緒”呢!再者,白人的法律是用英文寫的,我們与講英文的人援引用英文寫的法律打英語為官方語言的官司,猶如對方抓著劍柄,我方抓著劍尖,不用交手,勝負已決。而且,就算僥倖“勝訴”,其後果可能比敗訴更糟糕。試想,在白人國家打官司擊敗白人的民族英雄,我以後在白人的國家還怎麼混?哪家白人公司還願僱傭我?這不是“雖勝猶敗”,自斷後路嗎?華人版的馬丁·路德金,別人要當我管不著,但我自己不想當。況且,說起“种族歧視”,我們華人的*****本就夾著屎,本就不干淨:我們仰視白人,但對於比我們落後弱小的民族,比如印度人和黑人,我們不是也歧視他們嗎?所以,我認為以“种族歧視”起訴白人,我們華人並不占据“道德高地”。最後一個理由,我認為起訴別人“歧視”,正是承認自己是弱者的表現,本質上是自己歧視自己,等於承認自己也是种族主義者。

 

綜合以上理由,我決定不打歧視官司,也不訴諸旨在“維護不公正”的法律,而打算嘗試用具有中國特色的“宮斗術”与之較量一下,看看能否“以弱勝強”,“出奇制勝”。

 

(未完待續)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