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白富美63

来源: 2018-06-09 02:20:38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3290 bytes)

053、

 走到牛棚, 顾怀瑾正抱着着自个儿的母鸡, 给它顺毛。

 

    “好家伙,真厉害, 又下了两只饱满的蛋。”

 

    顾怀瑾可真是爱惜极了这只母鸡, 有了它, 这段日子顾工可算是尝遍了蛋的数十种吃法。蒸炸烹炒焖, 吃得他体重飙升。

 

    这一百块的伙食费,交得太值了。

 

    亏得赵知青是个实心眼又善良的姑娘,不然哪里舍得天天给他吃这么好吃的东西。

 

    每天一顿的中午饭, 成了顾怀瑾巨大的精神支柱。有了它, 仿佛一整天的苦和累都消散了。

 

    顾怀瑾点完了鸡蛋, 看见了路过的赵兰香。

 

    “还不睡?”

 

    赵兰香没有说话,四处看了看。

 

    顾怀瑾又说:“今晚做了啥, 真香。”

 

    “你这样一做饭就香得前后屋都能流了一地口水,太不厚道了。”

 

    赵兰香去柴房把锅里尚且温热的田鸡盛了点出来, 用碗装着拿去给顾工吃了。

 

    她趁着夜色问:“贺先知呢,去哪了?”

 

    顾怀瑾说:“他还能上哪,还不是去找吴工了。”

 

    河子屯的人对待贺先知并不友善, 贺先知从前途无量的工程师一朝沦为改造分子,受了很多气, 唯有他的师弟吴庸待他还像以前那样好。贺先知就愿意常往他那跑。

 

    赵兰香哦了一声,默默地把碗里的肉倒进顾怀瑾的破碗里。

 

    顾怀瑾可以称为十分惊喜了,他平时只能吃中午的一顿饭的,晚饭他都是吃食堂的野菜拌红薯稀饭。

 

    风经常把贺家柴房的香味往牛棚这边吹, 今晚的香味还非同一般地香,馋得顾怀瑾默默地咽口水,愈发觉得自己落魄得连条狗都不如了。

 

    为什么地主家的牛棚要建在柴房的风向边上,这种设计十分令他恼怒。

 

    赵兰香见他不吃,咳嗽了一声说:“吃,我有事相求。”

 

    “你吃了,我才好开口。”

 

    顾怀瑾这才肯欢快地吃了起来,碗里剩下的肉其实不多了,但热辣鲜烫的滋味,却足够令他品味很长时间,配菜在他眼里也是好吃得不行,豆角、黄瓜、薯叶、莴笋,炖得软了,入味极了。又辣又爽,汤汁浓郁鲜美,点缀的少许田鸡肉,衬得愈发地珍贵起来。

 

    好吃得直让人把舌头吞下去。

 

    顾怀瑾舔干净了最后一粒饭,和蔼地问:“有什么事,是我能替你做的呢?”

 

    顾怀瑾很是纳闷,他现在一个又穷又落魄的糟老头,不连累别人已经算很不错的了,他哪里还能帮得了她的忙哟!不过既然她难得地求助于他了,他要尽力地替她解决问题。

 

    就当顾怀瑾以为她要问工程的事情的时候,赵兰香掏出了怀里的信。

 

    正是蒋建军写的。

 

    她说:“这个人应该跟你的儿子是同个地方出来的。”

 

    “他写了很多信给我,他家很有权势……你也知道,我跟柏哥在谈对象。”赵兰香的话,说到这里,适时地停住了。

 

    顾怀瑾仔细地看了一眼信,一张老脸顿时涨得红了。

 

    他忿忿地道:“咋,他要纠缠你?”

 

    赵兰香又说:“我听他提过,顾硕明是他的直系领导……”

 

    赵兰香说话的声音愈发地低了,几乎微不可闻,仅仅容顾怀瑾一人能听得见。

 

    她同他说了一段话。

 

    顾怀瑾听完了赵兰香的请求,顿时一跃而起,忿忿地道:“这有什么!”

 

    “我给你写,顺便让我那小子治治他!”

 

    赵兰香有些哭笑不得,轻咳了一声,“不必那么严重,我只想见顾长官一面,给我写封介绍信就好。”

 

    顾怀瑾依言,按照赵兰香的说法给家里的老大写了一张介绍信,让人亲自去接待赵姑娘。

 

    顾怀瑾写完了,舒了口气。

 

    瞧着人姑娘拿着他写下的信,脸上露出了发自内心的轻松的笑容,他心里也快活了一些。

 

    这是来自于他终于产生了一点作用、尽绵薄之力还了一点人情债的轻松。

 

    顾怀瑾张了张手,铺起草席来,“赵姑娘,跟贺二谈对象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哦。”

 

    “过了这一关,还有许许多多的困难等在后头。”

 

    “作为老人,我不太看好你们谈对象。不过那穷小子是我的恩人,我盼他过得好点……”

 

    顾怀瑾这时又快活地吟起了他的诗。

 

    “第一不见最好,免得神魂颠倒;第二不熟最好,免得相思萦绕。”

 

    赵兰香眼角控制不住地略跳了跳,她慢慢地说:“逃避是没有用的,信心是自己给予的,不是别人。”

 

    “好了,大晚上的不要再念诗了,小心被人听到了又是一顿打。”

 

    顾怀瑾只念完了这两句,顿时倒头睡在了草堆里。

 

    赵兰香捏着手里热腾腾的字迹未干的信,步伐轻松地走回了屋子。

 

    就着灯光,她踩着缝纫机的踏板,垂头打下一路齐整的线,一件成型属于男人长袖衫落入了她的手中。

 

    清凌凌的月光撒在牛棚的干草上,同样也撒在了李家秃秃的院子里。

 

    贺松叶打了水,把脸上的脂粉都洗干净,烧了热水端去给李大力擦身。

 

    李大力黝黑的面庞顿时红了起来,他虽然没有喝酒,但却胜似喝酒。

 

    昏暗微弱的油灯尽力的吞吐着劣质的煤油,灯芯时不时爆出微弱的“嘭”的声音。贺松叶挑了挑灯芯,听说阿婆说新婚头夜,蜡烛不能熄,可是他们买不起大对的粗蜡烛,只能点灯。

 

    李大力心忽然跳得厉害了,心口烫烫的发热,仿佛能听见脑子里血液流动的声音。

 

    贺松叶还在擦头发,见了李大力还不动,疑惑地歪头看了他一眼,“咋,不睡?”

 

    “擦身,快睡觉。”

 

    李大力吐出了胸口那口闷气,老老实实地擦起自己的身来。

 

    他抚摸着自己瘫痪未健全的一双腿,恼怒地压下了体内那股属于男人的燥火。

 

    那双曾经矫健粗壮的大腿,如今变得丑陋不堪,可能永远都没法好了,他怎么还有脸净想那回事。

 

    贺松叶看见丈夫流露出灰心又嫌弃的眼神,走过去蹲下拾起了抹布,把他当成搓衣板一样地搓着。

 

    “会好的,不要怕。”

 

    李大力嗷嗷地直叫,这婆娘虽然瘦,但手劲却不小,那手指不满的茧子刮得他心口颤颤的发痒。

 

    他捉住了婆娘身上那块唯一丰润的肉,说:“别擦了,浪费时间。”

 

    贺松叶呜呜地羞愤又惊恐地对上了男人漆黑发暗的眼。

 

    ……

 

    第二天,贺松柏起床的时候发现窗台早已布满了一片灿烂的光。

 

    他揉了揉沉重的脑袋,泄气地敲了好几下。

 

    睡过头了。

 

    赵兰香听见了动静摸了过来,她笑吟吟地唤了贺松柏起床,“快吃饭。”

 

    “等会还要上山干活。”

 

    说着她顺便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男人,贺松柏见了块布似的东西,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这是……啥?”

 

    他有些发愣地问。

 

    “衣服啊,你睡醒了吗?”赵兰香含笑地问,催促着他去试衣服:

 

    “换上看看,合适不合适。”

 

    赵兰香从来都没有用尺子量过贺松柏的身材,但她有莫名的自信。

 

    坐在他车后面好几回了,她闭着眼睛闭着眼睛也能探出他的尺寸。

 

    “不是……我是说,干啥给我?”

 

    贺松柏被这突然出现的衣服弄得莫名其妙,但同时心窝又暖得要紧。

 

    “这就是你这阵子忙活做的吗?我、我还以为你是在给弟弟做衣服……”

 

    赵兰香说:“都有,不过你应该不会吃一个小孩子的醋。”

 

    贺松柏赶紧脱下了衣服,穿上了对象替他做的新衣裳。

 

    “呀,这手艺,就是好!”

 

    “多少钱都买不着!”

 

    不过他穿了一会,感受了穿新衣服的喜悦,又脱了下来,极爱惜地折好放在床头。

 

    他说:“太新了,我在屋子里穿穿就好,等穿旧了穿破了再穿出外边。”

 

    作者有话要说:  *

 

    上一章末尾补充了点内容,接不上的可以去看看~

 

    *

 

    小剧场:

 

    贺松叶:呜呜呜呜呜……

 

    李大力:虽然不会说话,嗯,不过咿咿呀呀的声音也挺好听的。

 

    平生君:警察叔叔快来,我要下车!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