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太平洋的滋味并不好受

来源: 2018-02-13 05:12:49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084 bytes)

跨越太平洋的滋味并不好受

——写于从东京到加州的飞机上

由于工作和个人原因,我坐飞机的次数与日俱增,很像个大公司的白领,把蓝天也当成了拼搏的战场了。当然这没什么值得炫耀的,因为坐飞机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尤其是跨越半个地球的旅行,非但不轻松,简直算得上痛苦。尤其对那些恐高或心理有障碍的人而言,还是一种折磨。 

其实坐飞机很累,虽然貌似没有体力消耗,但来自心理和生理上的无形损耗,绝不亚于一场篮球赛后带给人的疲惫。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总会让人身心倦怠,加上时差因素,用苦不堪言来形容也不为过。如果座位拥挤,加之空间狭小,压抑和窒息感甚嚣尘上,上飞机前友人透过微信发出的“旅途愉快!”祝福就成了一句空话,甚至有些讽刺的意味。还好有另一句“一路平安”垫背,尚能得过且过,心里不至于那么的不堪。 

几周前,我一买完票就开始选座,遗憾的是,可选的坐位寥若星辰,我只好退而求其次地选择了紧急出口中间的位置。想想即将来临的近十个小时的长距离飞行,心里便隐约不安。这时候个子高、腿长绝对是种劣势,相反人长得瘦小却有显而易见的优势。还好,我这人天生喜欢碰运气,那种不到黄河不死心的执着在我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值机时,多问了一句:

“有前面靠过道的位置吗?”

“你不是选了座位吗?”

“不错,但不理想。”

“等一下哈。”

工作人员在电脑前查了一下,笑容可掬地对我说:

“有个好位置给你,相当于优等舱,紧挨头等舱,座位宽大,且非常靠前。”

优等舱?闻所未闻,但既然是工作人员选的,理所当然应该比我现在的位置好。我接过票,连声道谢。心里却想,不过是靠前了些,当然靠过道还是比较理想。但上了飞机我才惊喜地发现,优等舱果然名不虚传,不但紧靠头等舱(和头等舱一样是独立单元),座位宽大,而且有可调节腿垫,配备拖鞋,电视屏幕在前排靠椅背上,尺寸大的有些夸张。服务也和经济舱不一样。更理想的是旁边没人,我一人独享了三个座位的便利。回想起那个工作人员,从心底涌起一份感激之情! 

日本全日空公司提供的服务和餐饮在芸芸众航空公司中堪称一流,应该没人反对吧。我是ANA的老顾客了,海归前,每年一两次中美两国之间的往返我就笃定ANA,就一个原因,与其它航空公司相比其舒适度最高!我这人有个毛病,在事业上喜欢标新立异,在生活上却更愿意从一而终。比如无论上下班,走惯的路就死不悔改地一直走下去,无论是否有捷径可寻,简直就像一头犟驴。这种矛盾的双重性格让许多人,包括我身边的人也无所适从。没办法,改不了,也不想改。当然这并不等于说,我非喜新厌旧之辈,只是不想花费时间和精力在我认为不重要的事情上罢了。人生太短暂,我总觉得时间不够用,总舍不得虚度光阴。记得上小学时,老师就曾谆谆教导我们,做事不要学猴子,今天的事情要今天了。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也许这句话对许多人不过是耳边风,于我却是条圣旨,一辈子没敢违背过。 

许多关心我的人都劝我多休息,每天三四个小时的睡眠会毁了身体,长此以往神仙都会受不了。其实这种劳碌、不规律的生活方式已经形成了惯性,欲罢不能。即便有时躺在床上昏昏欲睡,突然想起什么未了的事情,哪怕身体上有一百个抗拒的理由,也会身体力行地将其立即完成。让心踏实了,才能安然入睡,这就是我这种人的毛病!当然我还有个坏习惯就是喜欢看夜场电视,倒不是有多么喜欢,而是一种放松的方式。不然怎样呢?一个特立独行,少有知己,又经常莫名其妙的人,生活上出现错乱也应该符合逻辑哈! 

从东京成田机场起飞,横跨太平洋就是目的地——美国。我此次旅行,几乎都是在海上渡过的。6878公里啊!飞行时间为九个多小时。迷糊了一会儿,大部分时间像猫头鹰一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美国那个解放黑奴的总统林肯也是如此哈。

从飞机的舷窗向外望去,天亮了!彩云在蓝天的陪衬下,层次感极强地沐浴在朝晖里。

早餐有些来得不是时候,虽然混搭的英式美食色彩斑斓,但还是不被大多数人接纳,其原因可能是它千不该万不该将人们从瞌睡中吵醒。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