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中国男人,啊,德国男人

来源: 2008-01-05 08:34:27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2470 bytes)

作者:谢盛友

猜不透的日耳曼,因为日耳曼有猜不透的德国男人和猜不透的德国女人,有猜不透的德国老人和猜不透的德国小孩。我倒是看到了各种各样的日耳曼男人。
Georg约我十二点整在那个十字街口等他,然后我们一起开车到法兰克福机场去接上海汽车地毯厂来的代表团。二十分钟过去了,还没看到 Georg的出现,令我着急。越急越烦,越烦就越着急。直至十二点半他才来,车子还没停稳,就连声向我道歉:“我当了家庭主男,一大早起来,就开始做家务,洗衣服、吸尘、擦窗、拖地……样样都干,因为我太太病了。我太太走楼梯摔倒,脚扭伤了,已经好几个月没上班了,现在还坐轮椅。”
我当然不会责怪他的迟到,不过我心底里蛮佩服他这种日耳曼的家庭主男精神。但是,出乎我的意料,当我绝口赞扬他的顾家精神时,他却一口否定:“我是在我太太病时才做家务。”

难怪我在郊游休息时,与上海人谈论龙应台的《啊,上海男人》,他让我翻译我与上海人的谈论内容,他听后振振有辞地说:“上海男人也是男人,像全世界的男人一样。我不相信,上海的男人在家天天做饭,天下没有活得这么窝囊的男人。”
在座的上海男人先戏弄他,可是德国的男人洗衣服,当然也洗老婆的裤衩子。“但是,老婆病时,情况不一样。”Georg自卫。然后上海男人自辩,不可能,上海男人在家都做饭,龙应台胡扯,至少是以偏概全。
我说了一个故事,我的一个朋友,上海男人,在德国某大公司任工程师,他太太也是上海人,家庭主妇,而每次下班回家后,他亲自下厨炒菜。每当人家问他,是否你们上海人都是男的煮饭时,他否认,我之所以炒菜,是因为我炒菜比我太太炒的好吃。
在座的上海男人说龙应台的文章是天花乱坠,没有根据。“我在家从来就不做饭。”看来,我朋友的否认比在座的上海男人更委婉些。本来嘛,男人不做家务,要找理由,至少可以找出一百种。
Klaus年轻有为,是一位技术经理,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工厂埋头苦干,直至爬到今天技术经理这个位置。用中国大陆的话,就是“白专“。在家不做饭,在 Klaus的身上,我绝对相信。那天,他带领我们到慕尼黑玩,大概步行了几公里的路程,晚上回家时,他叫苦连天。“我平时,一个人独来独往,开车到办公室,下班后,开车回家,几乎不走路。”我问:“您在家做饭吗?”“我一个人做饭给谁吃?”
在 Klaus的身上我真正体会到日耳曼人的古板。在车间里调试设备,他处处要按章办事,不符合德国标准的,他不做,没有经验证实是可行的,他不做。就在慕尼黑游览时,我们的车子停放在车库里,然后,大家A线出去走走,返回车库前,我们说,回去车库,同样可以走B线,路途是一样的,这样我们还可以多看些风景。他说:“从A路线出来,也得从A路线回去。”与Klaus接触几天的上海男人,无法理解德国男人。
你应该相信,我在文章里写的是事实,德国人大雨淋头,没有雨衣没有雨伞,站在交通灯显示红灯面前,尽管没有汽车来往,也得等到绿灯的出现,才过马路。

写于1996 年 2月, 修改于 2007 年12月



请阅读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  啊,中国男人,啊,德国男人
•  德国人的行会与中国人的黑社会
•  做中国人还是做德国人
•  老父亲与老祖屋
•  感念有色的日子

加跟帖:

当前帖子已经过期归档,不能加跟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