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人的行会与中国人的黑社会

来源: 2008-01-05 08:32:29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3183 bytes)

作者:谢盛友

在德国,什么行业都有一个行会。你在德国开业,必须参加行会。餐馆开张之前,我问我的律师和会计师,能否不加入餐馆行会,因为我觉得餐馆行会会员费太贵,一年要缴纳两千多马克,犹如流下水沟的水,一去不复返。律师和会计师均说,一定要加入餐馆行会,不然,在德国的营业是违法的。
餐馆行会的作用是什么?根据章程,行会是维护会员权益的最直接的机构,它是纵横发出我们自己声音的地方。在德国任何地方任何协会冠冕堂皇的大话一大堆,听起来让你耳朵很舒服,但是没过多久,帐单来了,让你心里不舒服。
行会的最高宗旨是捍卫会员的权益,具体补偿做法是,会员之雇员若工伤、若患病,可以从本行会中得到相应的赔偿。道理归道理,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我们中国人,餐馆这一行谁都知道,不管是厨房还是殿堂,一个人干一个人的活,很少像德国公司的雇员,一有小感冒赶紧到医生那里开病假条。因为我们中国人知道,一家餐馆的运作,就像一部机器,每个人工都是螺丝钉,一旦机器缺少了螺丝钉,运转就不正常,至少在不远的将来会不正常。因此在海外,我们中国餐馆这一行的黄皮肤还是很团结的,至少每个餐馆这个小单位的中国人是很团结的,在这里,我看到了厨房和跑堂的团队精神。
有什么样的老板就有什么样的工人,天下永远一个哲理:好的老板不经常换工人,好的工人不经常换老板。人没有富贵、上下之分,人生来个个平等。
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并不是要劝同行仁兄退出餐馆行会,而是让同行仁兄知道,我们尽了义务,应该明白我们的权利。其实,我们在德国有经营的权利,更有为德国社会尽义务的责任。加入行会就像购买保险一样,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德国人的协会多如牛毛,而且个个正当。这里说的正当,不是光指它们根据德国法律注册,其存在有法律根据。我是说,它们存在于主流文化或主导文化里,容易被主流人士理解、被主流人士接受。我们中国人在德国创办的协会,也按照德国的法律注册登记,一般来说,我们华人的协会的运作还是遵照德国的法律规定的。问题是我们的协会不存在于自己的主流文化里 (我们总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很难被主流社会承认和理解。有朋友与我辩论,我们中国人的协会,要德国人理解和接受干吗?
朋友说的很有道理,我们是不要人家理解,但是,我们经常被人家误解,这是困扰旅德华人的一大难题,不是简单地用“文化差异”就可以解释得通的。数年前我读明镜周刊的文章,说由于香港回归,香港的黑社会逐渐通过荷兰转移入德国,侵害向来健康的德国社会。明镜周刊的文章信口雌黄:中国人向来注重黑社会组织,靠黑社会凝聚分散的中国人,在海外的中国人处处成立“Hui”( 会)?这里的“会”有一定的团结功能,更有一定的联系渠道,中国人的“会”向会员索取保护费,其运作方式就是采用黑社会的“大哥大”方式。
德国人打老虎机是娱乐,中国人搓麻将则是赌博,德国人协会收取会员费是会费,中国人协会收取会员费则为保护费。
一九九五年我在瑞典开会,与明镜周刊的记者喝啤酒聊天时,谈论上述描写中国人黑社会的文章,他竟然一点都不感到惊讶。他不感到惊讶我就更加感到惊讶。他在北京整整生活工作过八年,而且还娶河北姑娘为妻,我当然把他归为“中国通”。然而,我们的中国通了解中国人,只有这等程度,中国通说:“在德国的中国人,其黑社会背景的确很严重。”面对这样的中国通,要我怎样去与描写华人黑社会的专业记者讲理?
也是数年前,德国警察局请我去当翻译,警察搜出嫌疑犯罪华人的一个本子,里头有密密麻麻的电话号码。警察断定,这人一定是华人黑社会的头头。我反驳,就事论事。这位华人同胞犯罪,应该按照德国法律惩罚,而你们的断言却令我心寒。为什么德国人拥有通讯录和电话号码本子就是备忘录,是办事有条有理,而我们中国人具备电话号码本子,就被怀疑是黑社会的头头?
写于1997 年 2月, 修改于 2007 年12月



请阅读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  德国人的行会与中国人的黑社会
•  做中国人还是做德国人
•  老父亲与老祖屋
•  感念有色的日子
•  哭文友张筱云

加跟帖:

当前帖子已经过期归档,不能加跟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