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位专家点评:如何看待贺建奎在人类基因组峰会的报告?

来源: 2018-11-28 10:24:15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6438 bytes)

七位专家点评:如何看待贺建奎在人类基因组峰会的报告?

 

 

11月28日12时50分,香港大学李兆基会议中心

贺建奎如约现身基因编辑峰会

撰文 | 邸利会 陈晓雪 程莉

责编 | 陈晓雪

11月28日12时50分,香港大学李兆基会议中心,贺建奎如约现身基因编辑峰会。

按照当天的会议议程,上午的胚胎编辑的论坛,他要做一个报告并回答现场提问。会场不仅有基因编辑领域的专家,更有不少媒体到场,本来宽敞的会场显得略有拥挤。

是贺建奎主动透露研究项目么?

为防止出现意外,论坛伊始,主持人、伦敦克里克研究所的Robin-Lovell-Badege说:贺建奎需要得到一个机会来解释尤其是在科学层面,以及其他层面,他所做的事情。他要求听众允许贺说话,而不要受到干扰,如果现场嘈杂或受到干扰,他有权利中断这场论坛。

Robin说,他们没有提前知道这个基因编辑婴儿的项目,之前他收到贺建奎给他的PPT,里面是有一些数据,但没有一点与植入人胚胎有关的数据。

显然,站在台上的贺建奎略有紧张,他以道歉开场。他提到,他的这项研究在向科学共同体报告之前已经被泄漏了出去,为公众所知,这是预料之外的;在这次会议之前,也没有经过同行评议。

 

他近一步透露,这项研究曾提交给一本刊物做同行评审。他还感谢美联社,在几个月前就参与了进来,承诺精确报道各个方面。美联社11月26日的报道提到,2018年的10月份在深圳的实验室采访了贺建奎;11月26日,贺建奎首次向此次香港基因编辑会议的一个组织者透露,一对DNA修改了的女婴已经降生。

综合这些信息,我们现在还无法知道,究竟是数据泄漏,美联社找到了贺建奎;还是贺建奎自己在几个月前主动接触到了美联社

他同时声称,其所在的南方科技大学并不知晓这项实验。

知情同意书和伦理批件的问题

在随后的报告环节,贺建奎首次提到其团队进行了老鼠体内的敲除CCR5基因的实验,而且对效果观察了多代,发现无论是组织还是行为上,与正常老鼠无异。

由于贺建奎之前并无基因编辑动物方面的任何文章和数据发表,如果他的这一陈述属实,这应该是他第一次做动物方面的基因编辑实验。

那么,知情同意书的签署环节是怎样的?究竟是哪家机构批准了贺的实验?

现场观众有人提出了这些问题,贺提到在临床试验开始时,撰写了知情同意书,还给一位美国教授看过,贺声称有4位审阅过知情同意书。

整个的知情同意的过程进行过两次:第一次是非正式的,一名课题组的成员先和志愿者讨论了2个小时,一个月后,志愿者来到深圳,贺把他们交给另外一名教授,然后继续第二次的知情同意过程。这次,贺亲自参与了,给志愿者“阅读了来自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指南”,并给这些志愿者讲了脱靶效应等事项。

有观众担心志愿者是否能理解知情同意书,贺回答说,他曾从第一页到第20页,一行一行,一段一段地解释给志愿者听,中间他们也有提问机会,当整个知情同意的过程结束后,还会给夫妇私人空间进一步讨论;他们也有自由是否把知情同意书带回家,或者随后再决定。在知情同意书中,课题组将支付所有的医疗开支,而志愿者也不会收到任何报酬

他提到知情同意书都在自己的网站上,已经开放给了公众。

但对于这项研究的伦理批准过程,哪家机构参与,贺并没有提供有价值的信息甚至回避回答这些问题,即使这些问题被几位观众提起。

贺提到3年前他开始了这项研究,当时学校给他薪水,而一些测序的费用是由学校里的初创资金支持的,他的公司并没有参与这项研究。

最后,主持人问:你预料到所有的这些反应了吗?即使你获得同行评议,并第一个发表论文,这个过程中也总是会一地鸡毛的。贺回答,这是因为新闻泄露了。他说,最初的想法是基于美国或英国的伦理声明,而中国的研究也表明大多数公众支持人类基因组编辑,包括用于预防艾滋病毒。

如果是你的孩子,你还会继续这么做吗?

“如果是我的孩子,处于相同的情况,我也会先试试。”贺说。

 

中国科学家点评

以下为一些中国科学家对于贺建奎报告和问答环节表现的评论。

王皓毅,中科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

对于核心的问题,他基本就没有正面回应。

蔡宇伽,上海交通大学系统生物医学研究院研究员,主要做基因治疗的研究

科学需要在阳光和监管下进行。脱离阳光和监管,科学就会造就恐慌。基因编辑人类自身遗传密码也许未来可以被大众普遍接受,并且帮助人类进化、走向宇宙,但在目前阶段,无论是基因编辑技术的成熟度、人类对自身基因功能的了解程度、国家的法律法规都不支持开展基因编辑婴儿的临床研究。

谷峰,温州医科大学研究员,主要研究基因组编辑技术和生物技术药物

基因编辑婴儿总体是,糊涂的人做了违法的事情,他不知道这些事情对领域内的冲击,而且也是违法行为。物理学、生物学、医学(临床医学/预防医学),学科有明显的区分,每位科研工作者只能在这个大学科里选择一个研究方向做自己熟悉的工作,而且开展工作之前,需要了解该领域的红线。

贺教授利用各种资源,去做所谓“第一”的事情,更多的是给领域内带来“雪崩式”的灾难,同时也给国际上对于相关问题的监管提出了新的挑战。

所以,今天会议上,该领域的专家提出了很多质疑的声音,质疑声代表了同行都知道这个是红线,大家都不会去做违反科学/技术/伦理的工作。最后问到,如果是他的孩子,会不会也是这样,他的回答是,如果是这样情况,他会第一个这样做。这基本代表了对本学科的“无知”或者是愚弄民众。

魏文胜,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

在今天的提问环节我问道,禁止编辑人类生殖细胞不仅是国际共识,也是中国科研群体的共识,为什么知情但是故意跨越伦理红线;如果不知情,为何要秘密从事这样的临床试验?

贺建奎含糊回答,他说三年前他在不同会议场合问临床和伦理专家,也许可以尝试从事基因编辑的临床试验,于是他就(私下)做了这样试验。

另外一个问题,涉及到贺建奎报告中展示利用单细胞全基因组测序技术做编辑后的全基因组测序。贺建奎的回答依然不能证明他使用了可信赖的技术。

我认为,从技术角度,单细胞全基因组测序技术目前还不成熟,并不能得到准确的全基因组序列。而贺用这个技术验证其编辑的胚胎是否脱靶,是不可靠的。

从伦理角度,对人生殖细胞进行基因编辑是被明令禁止的,也是国际社会的共识。他在整个问答环节经常回避问题,只谈情怀。

李凯,人和未来生物科技首席科学家,主要研究基因诊断与基因治疗

基因编辑技术已广泛用于除人之外的多物种的基因组的改造,为人类的生活带来了革命性的影响,促进人类更健康更长寿的生活。

然而,由于脱靶效率太高和靶效率无法保证等多方面的技术不足,基因编辑技术不能直接应用到改造人类自身。学术界和人类社会的共识是,通过多种法律和条文明文禁止在目前利用基因技术对计划出生的胚胎进行基因改造。人类利用基因技术防治疾病的梦想和努力,集中在对14天以内的胚胎的科学研究。这些可贵的科学研究,将回答不同基因位点被编辑的难易程度,不同基因编辑技术的靶效应与脱靶效应的相对比值,和一系列有关效益与副作用的问题,为未来人类能够对自身基因进行修复和改造提供技术储备。

科学技术是中性的,科学技术可以转化为商业利益,但底线是为了人类的健康。虽然践踏伦理底线的基因编辑事件发生在2018年的中国,事实上,无论发生在哪里,都希望管理部门对该禁止的予以禁止,而对于14天以内的胚胎的科学研究,能一如既往的予以鼓励,不可因噎废食。

这是学术界对各国管理层的期待。

张林琦,清华大学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主任

我觉得他整个报告和在提问回答的过程中,基本上就是活在他自己的逻辑和思维圈子里,没有跟提问人员及场上人员真正的对话。这可能反映了他在科学知识方面的一些弱点,同时对现在的伦理以及法律的规定都很漠然。他可能没有感觉到这是一个很严肃很认真并且后果很严重的事情。

所以我觉得很遗憾,他做这个事情的逻辑和初衷,听上去是好的,但是所达到的目的以及必要性,特别是在伦理、监管和政策法律方面,根本就是特别漠视或者说是无知。这是我的综合印象。

有很多技术细节,还有各位老师提的问题他都没有直接回答,他的幻灯片内容太拥挤了,大家根本就不知道他要说什么,并且又那么一晃而过。所以从科学性来说,他的报告非常不凝练,非常不清晰。

另外,从艾滋病的角度来看,为了预防艾滋,使婴儿不会感染,不是一定要做基因编辑或者修饰,有很多现成的方法可以有效阻断艾滋病病毒感染。而且,通过清洗精子,这些受精卵按道理来说已经没有艾滋病病毒了,可以直接种植到子宫里面去,不需要额外大动干戈。所以他根本就是漠视,只按照自己的逻辑和思维去解释,对于小孩和家庭要承担的后果,还有将对社会造成什么后果,他都没有意识到。所以从这方面来讲,很难找到他做这个事情的初衷。

他说项目具有保密性,其中有大量不符合科学逻辑和管理规定的部分,我们对此都感到非常难理解。一个在国内名牌大学、国外名牌机构进行过所谓系统科学训练的人,能有这么一个相对模糊,同时又不知深浅的状态,我感觉非常困惑。

他的心态和逻辑可能跟他现在的状态有关系,因为社会的压力和他自己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种严重的后果,使得他说话都可能是按脑子已经既定的那种套路在回答,那么就不是一个直接的对话。所以我在某种程度上对他产生了某种同情,因为我觉得他确实可能是想把这事儿做好,但是法律的界定,伦理的界定,技术的限制,以及由此产生的所有后果,他都没有想到。

这种严重后果跟他自己的无知确实是有很大的关系。国外国内的共识是非常明确的,现场这些提问可以看出大家都认为自我约束和国际共识没有得到执行,以至于本来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所以峰会委员会将来会发一个公告,可能是今天或者明天,我们拭目以待。不过我觉得核心内容不会发生变化,肯定是对这种行为和措施要严格加以界定和限制,防止引起一些不可预想的后果。

最后,要增加科学教育,不仅仅是要做科学,还要学会怎么做科学,怎么通过正当的手段,或者说按照国际准则,围绕科学精神,在国际行为伦理和道德准则框架内来开展,而不是自己生活在一个完全独立的真空里。

发布于 12:04

所有跟帖: 

贺建奎对该领域缺乏深刻了解。 -Justness- 给 Justness 发送悄悄话 Justness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8/2018 postreply 10:24:40

'他的心态和逻辑可能跟他现在的状态有关系,因为社会的压力和他自己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种严重的后果' -fuz- 给 fuz 发送悄悄话 fuz 的博客首页 fuz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8/2018 postreply 11:28:55

1)这是1种生物学的核裂变,其能量比物理学的核裂变大N倍,其摧毁之力无可估计。 -大江川- 给 大江川 发送悄悄话 大江川 的博客首页 大江川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8/2018 postreply 11:48:25

2)这种核裂变,首先是由西方人,西方的科学人类首先实验完成的,不是中国人干的。 -大江川- 给 大江川 发送悄悄话 大江川 的博客首页 大江川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8/2018 postreply 11:50:11

3)西方人启动了此类核裂变,必将用于经济目的与战争目的。 -大江川- 给 大江川 发送悄悄话 大江川 的博客首页 大江川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8/2018 postreply 11:52:49

4)所以,被中国的民科首先引爆了1小下,就快速引起全球震撼,这是意义所在。 -大江川- 给 大江川 发送悄悄话 大江川 的博客首页 大江川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8/2018 postreply 11:54:45

5)这个潘多拉魔盒的被打开,就是植物转基因,就是复制哺乳动物及其它。这次,被民科抢先1步。哈哈哈。 -大江川- 给 大江川 发送悄悄话 大江川 的博客首页 大江川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8/2018 postreply 11:59:54

科学需要疯狂的人。但是是否应用那些科学需要严加防范 -julie116- 给 julie116 发送悄悄话 julie116 的博客首页 julie116 的个人群组 (0 bytes) () 11/28/2018 postreply 12:57:03

1)潘多拉魔盒一旦开启,其后果可能如多米诺骨牌效应根本不是他能控制和承担起的。。 -pickshell- 给 pickshell 发送悄悄话 pickshell 的个人群组 (621 bytes) () 11/28/2018 postreply 13:14:07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
  • 内容(可选项): [所见即所得|预览模式] [HTML源代码] [如何上传图片] [怎样发视频] [如何贴音乐]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