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威夷行

 
来源: 2012-01-07 18:22:21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55837 bytes)
本文内容已被 [ 美国严教授 ] 在 2012-01-10 21:26:58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前言

            今年家里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忙。老早就决定,忙完了这一阵子,得好好休一次假。和妻商量,夏威夷是我们心仪已久的地方。看着地图上的夏威夷群岛,如同上帝遗失在太平洋上的一串碧绿翡翠,光彩照人。三十年前和我们一起来美国学习的同学朋友们到夏威夷已经游玩了几趟了,我们一次都没有。夏威夷一九五九年八月二十一日才成为美国第50州,由几百座小岛组成。其中Oahu是由两座火山(Waiʻanae  Koʻolau)爆发形成的,长44英里,宽30英里,夏威夷百分之七十五的居民都居住在这里,亚裔人口最多,占百分之39%强。这里每年有五百万游客。正好妻妹的Time share没有用完,匀给了我们。于是我们就在Oahu岛上Waikiki附近的ASTON度假旅店订了一个带厨房的套间。大女儿在斯坦福医学院的一个同学来自Oahu,向其询问都有那些景点值得看,这个同学的妈妈为我们开了一张长长的To Do List。临出发前,我们到图书馆借了一本Lonely Planet介绍夏威夷的旅游书。我们非常喜欢Lonely Planet 旅游系列丛书,每次出游我们都要到图书馆借一本,非常实用方便。

 十二月二十四日

圣诞除夕这天,一大早八点多钟我们乘坐Delta航空公司的飞机先到Atlanta 转机,然后直飞檀香山(Honolulu),用时九个小时。在飞机上看了三场好莱坞新出产的电影(分别为“30 Minutes or Less”,Colombiana”“Crazy, Stupid, Love”)。在檀香山下了飞机,机场外面阳光明媚,但机场里地面上却湿漉漉的,十分不解。出到外面,在机场附近Hertz租了一辆Mazda 5,规定只容许一个人开,如每多添加一个人开车,每人得每天额外加十三块钱。在我们那个城市,租车一家人都可以开,并不需要额外交钱。服务台女士脸上晴朗一笑:“我们这里是旅游城市,什么都得花钱。”

开着租来的车,车窗外天色放晴,奇怪的是挡板上飘落着许多雨点。抬头望去,一面海的上空阳光明媚,另一面山顶和山坡上则乌云笼罩。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经常看见这种天气,我有点明白了为什么机场地面湿漉漉的。一路开去,山脚下沿海边耸立着许多高楼,精美的饰物提醒人们圣诞来临。天空两条艳丽的彩虹横跨群楼,将城市装扮得十分靓丽,好像是大自然特意献上的圣诞装饰礼物。沿着高楼之间的街道前行,大海在高楼大厦的缝隙间忽隐忽现,浪花翻腾,海风将排排棕榈吹得左摇右摆,风姿绰约。

经过许多繁华地段,在GPS的指导下找到位于Waikiki的度假村,原来是一栋很高的高楼。我们住着一房一厅,厨房餐具齐全,可以自炊。太太整理箱子里的衣物,我和小女儿上街买早餐牛奶点心。出门时天已黑了,下着毛毛细雨。阵阵凉风中,街灯雨影,来来往往的明亮晃眼车灯将行人的身影投射在地上,扰乱了雨地里的霓虹灯影,几分凌乱,几分阑珊。沿着Kuohu街道前行,路边可以看到有些妖艳女郎色勾勾地盯着行人,头上簪着花朵,一面浪浪地笑着,一面扭动腰肢。

大女儿刚考完试,晚上九点钟到檀香山。收拾完毕,就和妻去机场接她。一路开去,街上的店家和住家圣诞气氛不是很浓,只有寥寥几笔彩灯,和我们那个城市的节日气氛相差太远。不过放眼望去,远处大山坡上的万家灯火在潮湿的夜空里璀璨无比,将圣诞平安夜装扮得热热闹闹,像仙女们撒下的无数夜明珠。联想到白天看到的彩虹,难怪这里的人不怎么刻意装扮节日,原来大自然为他们代劳了,心中不免产生了妒意,妒忌着大自然对夏威夷的厚爱。

十二月二十五日

            由于时差的关系起得晚。吃过自备的早餐,大家商议着今天的活动。女儿们大了,主意也大,一切交由她们安排,我和太太享受清闲。其实这也是锻炼她们成长的一个过程。前年去欧洲旅游,我和太太大至定好去哪里,细节都交给她们安排,包括订火车票。那时她们一个高中生,一个大学生,结果安排得很好,玩得很开心。现在她们两个一个大学生,一个医学生,更可以放心。看了一下地图,大家决定爬附近的一个叫Diamond Head Crater的火山口,从我们旅店的窗口就能看得见,险峻高峭。这让人有一种兴奋,爬过不少山,就是没有爬过火山。因为不太远,于是决定步行前往。准备了充足的水和一些干粮,背起背包上了路。

到了外面,阳光照得人晃眼。我们那里正值严冬,寒冷无比,到处都是枯树老枝,一派萧杀,这里却是绿树成荫,花儿朵朵,生机盎然,一点冬天的痕迹也没有。Waikiki沿街的夹竹桃和合欢树阴蓬很大,很绿,树叶舒展地将人行道遮盖得严严实实。它们的上面棕榈树笔直挺起,蒲扇般的绿叶向蓝天白云招手。它们的下面各种夏威夷特有的植物花卉层次分明,错落有致,像一个个微景公园。花园一样的街道在和煦的海风中很干净,很整洁,让人赏心悦目,心情愉快。只是阳光太强烈,两个女儿都忘了带自己的墨眼镜,于是在街边的ABC小店里一人买了一副。昨天和小女儿上街,就发现这家连锁店沿街都是,门面虽不大,但干净清爽,和旅游相关的东西这里都有,非常方便。店员都是身穿夏威夷服的当地人,棕色皮肤,和善可亲,一进门先向你道一声:“Aloha (您好)”。出了门再道一声: “Mahalo(再见)

街对面海边一遍亮丽,上面是淡蓝的天,远处是深蓝的水,近处的海水则呈淡绿色或淡蓝色,一条条白练般的海浪直扑浅黄色的沙滩,汨汨地消失在沙地里。水中冲浪的弄潮儿彩色点点在海水中上下浮动,沙滩上更是人头涌动,身体横陈,开满了朵朵遮阳伞。我们沿着海边的路走去,最让人称奇的是碧草地上的大榕树,一颗颗雍容静卧,枝条下垂,落地生根,独自成林,阴绿一片。有一颗榕树横跨道路两旁,我们从它的肚皮底下穿过,不见天日。我第一次见到榕树是四十年前,那还是在红色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里,洪常青在榕树下向吴琼花们讲述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解放无产阶级自己。看山走死马,走了好一阵,并没有看到火山进口。用手机重新定位,发现早上出门时计算有误,火山口的入口在山的哪一边,绕过去,步行还有很远的路要走,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于是决定打道回府,换车前往。


横跨道路的榕树



一去一回,三个小时过去了。时近中午路过一家叫LuLu的餐馆时,看见上面敞开的窗户里食客们人头攒动,勾起了食欲,于是上得楼来入座,里面窗明几净,四周窗子大开,徐徐的海风吹进来凉爽无比。窗前簇拥着鲜花绿树,映衬在远处的海景里十分养眼,好看至极。食物味道很不错,我点的是当地产的一道鱼,叫Ahi,生吃,有点像日本的生鱼片。吃饱喝足了,回到旅店取车又重新上路。

很快就到了Diamond Head Crater,进门时已经人满为患,等了一下才找到停车位,花了五美圆停车费。我们带上水瓶,随着人流沿着古老的火山边缘向上走去。抬头望去,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前仆后继。越往上路越陡越窄,中间还要穿过一个山洞。爬上火山顶,顿时海阔天空,Waikiki旅游景点就在脚下,我们的酒店也在其中。四周环顾,当年的火山规模历历在目,已经风化了不少,停车场位于火山底部。火山顶部有不少二战时留下的碉堡防御工事,这里是美国太平洋舰队的海军基地。有一对年轻夫妇抱着一个刚满月的婴儿也爬上来了,让我居高临下帮助照相。照相时先生只顾摆post忘了托住婴儿头,胸前吊着的小孩头软,撑不住向后仰去,吓得夫妇俩大声惊叫。没事没事,四周的人报以善意的微笑。夫妇俩摆好姿势重新来,这回没有忘记一手托住婴儿的小头。


Diamond Head Crater昔日的火山口清晰可见


下午回到旅店,女儿们敌不住大海的诱惑,到海边游泳去了。我和太太到超市买了食物,自做晚餐。吃过自己做的晚餐,女儿们打开电视看《功夫熊猫》,我还没有看过,立即被里面的故事情节吸引住。里面有两句话听了让人挺受教育:

Yesterday is historyTomorrow is mystery Today is a gift

Believe in yourself, there is no secret ingredient

我来到阳台上,望着夜空中的大海和繁华的街景,心中深以为然:要把握好今天。

十二月二十六日

到夏威夷,第一要看的就是珍珠港(Pearl Harbor)。这里是美国人心中永远的痛。

一大早我们驱车从Waikiki来到珍珠港,到时晴空万里,白云飘飘。停好车,到售票处免费领取了亚利桑那战舰纪念馆(USS Arizona Memorial)的门票,我们被安排到十二点四十五分参观。看看时间,还有三个小时,于是又买了Bowfin Submarine MuseumBattleship Missouri Memorial,和航空博物馆(Pacific Aviation Museum)的联票。

站在临水的草坪上,珍珠港湾平静而美丽,一道亮丽的彩虹挂在不远的山峦前,丝毫看不出这里曾经发生过战争。几只鸽子迎风飞翔,似乎告诉我们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们是多么幸运。草坪上许多的图片说明,非常刺眼地告诉我们,这里确实发生过举世闻名的珍珠港战争。我举头望蓝天,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七十年前战机的轰鸣声,仿佛看到了倾泻而下的炸弹。透过时光的帘幕,我看到了美国大兵被炸得血肉横飞,军舰东倒西歪,到处浓烟滚滚。日本的战争狂徒为了在中国和南亚的利益,七十年前孤注一掷,以命相搏,向毫无准备的美国太平洋舰队发动突袭。从港湾旁一座环形纪念墙上列出的惨烈数字里,不难想象出当时这里的惨状。当天美军的阵亡人数为2390,伤亡人数为1178,损失战舰21艘,损失飞机323架,美国太平洋舰队几乎瘫痪。尽管最后输得精光,还是不得不佩服小日本的决心和勇气,毅力和胆量,没有一只纪律严明的军队和为国献身的精神,这样辉煌的战绩是不可想象的,连美军也不得不承认这点。而且,日军的这一行动彻底改变了整个世界海军的战略战术,航空母舰从此主导海战,成为主角。不过,日军不仅仅炸毁了美国军舰,也炸毁了太平洋上自己的王国。我还想到中国是多么的落后,七十年后的今天,才有了第一艘二手航母瓦良格号。要成为世界强国,中国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因为USS Bowfin Submarine就在近旁,我们就近先参观。这艘珍珠港事件后服役的小小美国潜艇,九次出航,创造出击沉44艘敌舰的辉煌战绩。看来勇气和决心并不仅仅为日本人所有,逼急了,懒散的美国人同样不缺。

接下来,我们坐专车到了福特岛参观了密苏里战舰(Battleship Missouri)。登上甲板,看着眼前的一大堆阳光下闪闪发光的钢铁,让人深深懂得战争其实就是一个国家经济力量的较量。我们在这个庞然大物上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参观,太太照了许多美女和钢铁的照片。我印像最深刻的是厨房,看着那巨大的金属炊具,让人目瞪口呆。这艘战舰服役四十多年了,舰上官兵不知消耗了多少粮食。战舰上有一段图片说明:一个十六岁的日本神风队员曾经驾机撞击军舰,在离机不远处被密集的子弹击毙,飞机擦着舰体而过,其位置正好是弹药库的地方。如果他当时还清醒,弹药库爆炸,结果就不堪设想了。军舰上的美军对这位日军少年勇士十分敬佩,为他举行了海葬礼。听和日军作战过的舅舅说,当时的日军作战非常顽强,素质非常好。我有一件事到如今还不太明白,为什么当时的法西斯都这么能打,是什么给了他们那么坚强的信念,值得去献身?看着照片上还是娃娃脸的这位小飞行员,可以看出当时的日本己经非常缺乏服兵役的人员,让这个娃娃小小年纪就走上了战场。另一张照片上,有他和母亲兄弟姐妹的全家合影,没有父亲,我猜想大概在前方打仗或阵亡,在和平的阳光下呼吸着自由的空气看着这张发黄的照片让人沉思。才过了七十年,世界已经完全变了样,我们已不太懂得他们那一代人和他们的恩恩怨怨。当然,真正让密苏里战舰名垂千史的是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日本在这艘战舰上签订了投降协议。舰上展示了许多当时的历史文件和照片。听我家保姆说,日本无条件投降那天,武汉街头的日本兵流着泪,任由市民们抽耳光。

一九九一年海湾战争发射的第一枚巡航导弹就是从密苏里战舰上发射的。此舰一九九二年退役。


Battleship Missouri


舰上的炊具



参观完了密苏里战舰,我们去了附近的航空博物馆,里面陈列着一些二战太平洋战争时的美日战机,鱼雷和炸弹。从里面出来,已经过了参观亚利桑那战舰纪念馆的预订时间。于是我们只好作罢,明日再来。

      回到度假旅馆,时近黄昏。这两天开车经过海滨大道,风光旖旎,满街游人如织,穿着夏威夷服,发鬓插着夏威夷花,脸上挂着微笑,早引得我们眼馋。于是和太太迫不及待地也上了街,两人手牵手享受置身于人流中的快乐。女儿们和我们分开行动,早已不见了踪影。我们沿着海边Kalakaua道款款而行,沿街商店琳琅满目,海滩边日落棕榈,慢慢下沉的太阳一点点靠近海水,一会儿变成了一个在水上漂浮着的火球,将海水燃烧成一片火海。我和太太欣赏着这幅美丽的图画,看着沙滩上的人群和棕榈剪影,希望时间定格在这里。

日落棕榈



晚上回到旅店,女儿嚷道要去一家叫 Little Village Noodle House”(家乡小馆)的中国餐馆吃晚饭。于是开车前往,果然生意兴隆,非东方人食客众多。Lonely Planet旅游书上专门有介绍,名声在外。这里的白米饭要额外加钱,服务生说夏威夷的大部分食品都要从美国大陆进口,所以东西偏贵。后来我们发现其它餐馆白米饭都要加钱,这让我想起了前年到欧洲旅游时的情景。

十二月二十七日

            根据昨日的经验,亚利桑那战舰纪念馆采取谁先到谁先进的原则,我们今天提前来到了珍珠港领票,想不到今天来参观的人更多,我们被排到了下午两点四十五分。看看时间还有五个多小时,于是决定先开车环Oahu岛一游。

沿63号公路东去,进入古老的火山区,地上很湿润。沿途峻峭的火山覆盖在绿色的植被下,虽没有高大的森林,峡谷里倒是各种热带树木繁茂,绿茵成片,阔叶芭蕉,棕榈,合欢,知名不知名的,云雾缭绕中让人耳目一新,满目清秀,苍翠欲滴。公路不长,很快就出了山区,天空豁然开朗,又见一汪大海,无边无际。沿海边83号公路向北疾驰,一边是大海的玉绿,一边是火山的翠绿,夹在两种不同的绿色中间,那感觉很奇妙,车如同在翡翠里飞翔。到了一个叫Kualoa Regional Park的海边公园,风景绝佳,我们停下了车。在草坪上漫步,隔水相望,海水中有一个小岛(Mokolii Island),像一个中国人戴的毡帽,地图上标着此岛为Chinaman Hat,有点像那么回事。美中不足的是这东海岸风太大,不能待太久。


东部的Kualoa Regional Park
 

       继续开车向北,本来想到Polynesian Culture Center参观,不成想要到十一点钟才开门,还有两个小时,于是只好作罢,继续前行。到了顶北面,一连串的窄窄沙滩面对蓝色的海洋,有的地方满是礁石。路边停满了车辆,海里有许多弄潮儿。东北面给人的印像是风景奇佳,但风太大。

北部海湾


     我们沿99号公路向中部南下,到了菠萝园Dole Pineapple Plantation),是一个好去处。在里面的食品店买了一些食品,然后坐到外面吃自己准备的三明治,享受着阳光和四周夏威夷特有的园林植物。吃完中餐,每人花了五美圆去看了一个植物园,方知道菠萝培植的原理。我以前一直以为菠萝长在树上,原来菠萝是地上植物,栽培后大约十四个月才有菠萝的第一次收获。以后每十几个月后收获一次,三次以后,就要销毁,重新栽培。园里的植物精心培种,最吸引人的要数天堂鸟花Bird of Paradise),很像鹤的顶冠,栩栩如生。置身园中,花团锦簇,池中鱼肥,真有一种天堂的感觉。

Dole Pineapple Plantation 植物园


天堂鸟


     在菠萝园不能待太久,时间不多了。我们准时赶回珍珠港,参观亚利桑那战舰。进去时,先列队进入一个小剧场观看有关珍珠港相关的短影片,然后登船前往沉船遗址。平底船在水上向前突突开进,那白色的纪念建筑物直向我们逼来,将七十年的时空骤然间缩短,我感到了生死场的压迫。登上纪念馆,是一个搭在上面的支架。俯瞰下去,斑驳生锈的战舰残壳在海水里时隐时现,历历在目,不断有细小的涓涓油滴从水下往上冒,如同一滴滴眼泪,在水面上散开成油花,似乎是那些死得不明不白的美军官兵冤魂们在向游客们诉说着心中的不甘。海水不断将眼泪抹去冲走,极力安慰冤魂们,告诉他们历史没有忘记他们,这一波波游客就是最好的见证。水下埋有九百多名美军士兵,舰沉时许多士兵当时来不及打捞上来。有幸活着的同伴们,死后留下遗嘱,将自己的骨灰重新放回水下,和自己的战友们一起长眠。就在几天前的二十三日,有一位刚去世的老兵在这里进行了水葬。进到最里面,一面白色大理石的墙面上刻着所有阵亡和后来水葬将士的名单。斑驳的水影投在墙面上,海风低低呜鸣,寄托哀思。望着墙上的名单,我想起了和日寇血战过的国军舅舅们,他们长眠在地球的另一边,除了我们,没有人为他们树碑立传。出来后太太说心中堵得慌,看看其他人,没人言笑。Oahu上矮矮的日本游客很多,许多商店也是他们开的,远东的游客里面百分之七十都是他们,但在我们这群参观亚利桑那战舰纪念馆的游客里,一个日本人也没有,这里是他们的耻辱之地,也是他们心中永远的痛。

USS Arizona Memorial


望着风平浪静的珍珠港,我想了很多。美国一向明哲保身,从不做吃亏的买卖,人家血战,美国在一旁观望,想保持中立。珍珠港事件的发生将美国强行拉入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其结果不仅促使美国成为了世界一号强国,执世界之牛耳,同时也让美国人彻底改变了国家观念,认识到御敌于国门之外的道理。为了维护自己的国土不再遭受侵略,美国采取了全世界范围内的军事战略。占领德国和日本自不必说,他们罪有应得,将战火燃烧在别国的领土上,包括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现在的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都是这个战略思考的延续。生活在美国这片土地上,我们能够安心安意地生活,愉快地在海滩上散步,是因为有一个强大的国家机器在保护着我们,这也是为什么每个美国公民在世界各地自豪的原因。想想生活在战乱中国家的人们,我们应该珍惜现在的生活。几百年的世界史,其实就是一个强权政治的历史,没有对和错,弱肉强食。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明白这个道理。战后的日本,最终自食恶果,失去了强大的军事机器,像一个去了睾丸的男人,成为不了一个真正的男人,在美国的鼻子底下低眉顺眼地当一个奴才太监。比较遗憾的是前苏联,戈尔巴乔夫和叶尔钦的自残自毁让一个巨人成了侏儒,使普京认识到需要从新建立起强大的国家机器。中国因为有上百年的耻辱惨痛,因此比别的国家清醒,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共产党人一定要将八九年民运压下去的道理,国家要强盛,需要安定的环境,民主自由以后再说。

从珍珠港回来的路上,去了HonoluluAla Moana购物中心,里面大得让我们有点吃惊。在里面用晚餐时,看着熙熙攘攘喜气洋洋人来人往的人群,一点也感觉不出美国经济的不景气。只要没有战争,一切都很美好。

十二月二十八日

上次到优胜美地去旅游,小女儿想爬山,我因为要开车,怕走多了路腿软开车出问题,没有答应她的要求。回来后她一直抱怨。这次看到那云雾缭绕的大山,她又在地图前兴奋不已,摇摇欲试。负过她一次,这次一定要满足她的要求。昨天逛Mall的时候,她说大老远跑到夏威夷来,在室内活动多没意思,应该充分享受户外活动。我明知故问问她想干嘛,她一笑,说想爬山。我知道几天前她觉得登Diamond Head Crater火山不过瘾,我马上力挺,封她为登山队长,由她选点,规定路线。晚上一回到家,她就看起地图来,不一会就说选好了,其实她早已心中有数。她说的是Maunawili Trail,有两条路线,一条两点五英里,一条十英里。不等她说完,我和太太赶快选了两点五英里的那条,不然等她说出十英里那条就惨了。书中说,两点五英里的那条是Family Friendly

      早上我们收拾好行装,开车上路,从H1公路上61号公路东行。这条路和昨天的63号公路平行,相距不远,因此路旁的秀丽风光相似,美色美景让人陶醉不已,百看不厌。看见路边有一个Lookout Point标牌问如何?大仙女说上去。我二话不说,方向盘一打,拐了进去。一下车,惊喜异常,俯瞰如天宫的大门。此处一个大平台,背靠陡峭的延绵火山,面朝广阔的大海,站在此高处,有点像上帝浏览人间仙境,整个Oahu的东南面尽收眼底,山下平整的树林像一块巨幅绿地毯铺在上下起伏的海水前,黄色的沙滩则像一条镶在迎风飘舞的蓝色绸旦边缘的金绦,阳光下分外耀眼夺目。抬头仰望,那一座座由地底下岩溶喷薄而出堆成的火山峰陡峭耸立,其气势一点也不输其它由地壳运动而形成的大山。它们像一座座巨型屏风挡在那里,让人猜不透后面天宫里面的虚幻奇景,亭台楼阁。这里是风口,从太平洋吹过来的风让人有点站不住。两个女儿玩起了科学实验,斜着身子迎风而立,想试试风的神力,结果她们已经倾斜45度了,还是不倒。这让她们兴奋异常,觉得很好玩,不想离开,她们还和小时候一个样。

六十一号公路Lookout Point,有没有上帝俯瞰人间的感觉?



     在我们的不断催促下,她们终于恋恋不舍地上了车,来到Maunawili Trail起点这里地处大山深处。我们停好车下来,发现这里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居住小区,被翠绿的火山怀抱着,白云悠悠,安静得像一个世外桃源。那些别致的小屋半遮半掩地藏在绿树和鲜花后面,美姿美焕,欲露还羞。我们是不是搬到这里来?我问太太。太太笑而不语,她比我还陶醉。

大山深处的仙境小镇。路旁停的是登山者们的车。


我们背上背包,轻装上阵,向大山里走去。很快我们就进入了丛林,遮天蔽日,山路的泥土是暗红色火山灰形成的,路旁树木高高低低枝枝叉叉,夏威夷的树种这里应有尽有。小路沿着溪流,弯弯曲曲,地上很湿,有的地方还是泥浆,粗粗细细的树根盘根错节露出地表,踩在上面直打滑。沿路碰到不少和我们一样爬山的人们,大家相互打着招呼,HiHi去。中间要过小溪,许多人踩在溪水上的石头时都掉到溪水里了。山坡很陡,我们互相搀扶,越走越高,到了半山腰,放眼望去,四周都是翠绿,向下望去,只看得到树顶的叶冠,但闻人语声,茂密的树叶将下面的路遮得看不见了。对面陡峭的山坡上云雾缭绕,山顶上云层将太阳忽掩忽开。近中午时,我们吃了一点食物,喝了水,继续向上攀登,沿途蚊虫颇多,我们都被咬得颇为狼狈。到了山顶,忽闻下面有瀑布的流水声和惊叫声,知道快到终点了。向下走了一段路,拨开树叶又见溪水在山石中哗哗穿行,但是还是看不见瀑布。这最后一段路非常难走,在溪中的大大小小石头上跳来跳去。待终于见到瀑布时,却是很小很小,细水涓涓流到一个深水潭里,水潭的上面被树叶遮得不见天日,阴凉清爽。水潭旁湿漉漉的岩石上蹲着许多穿游泳衣的年轻人,一个接一个纵身下跳,巨大的响声中水花四溅。我们待了一会向回走,又是一个二点五英里,不过大部分是下坡路,快多了。走完了全程,我不觉得这条山路Family Friendly,需要相当的体力才行,特别是路面很糟糕。不过这又如何,这火山深处的景色实在迷人,那种享受只有经过千辛万苦登上顶峰的人才会拥有。小女儿更是开心异常,我们的背包她背了大半程,沿途东照照,西照照,拍了许多照片。


山路尽头的深水潭


我们恋恋不舍地告别了世外桃源式的山村,去了位于东部的Kailua海滩。这里风奇大,女儿们似乎不觉刚才登山的劳累,大风中跑到海水中去游泳。这时我回头仰望刚才登过的火山,上面云层密布,似在下雨,我这时才明白为什么里面的山路那么湿。

回旅店的路上,我们决定绕道南面而行,从72号公路折回。经过南面水湾时,这里的海湾风平浪静,夕阳里棕榈树像仙女一样静立海边。沿途的房屋档次比岛上其它地区明显高出一个档次,山坡上各姿各态各不相让。

十二月二十九日

昨天开车经过Oahu南部海湾,对那里风平浪静的海景印象深刻。大女儿同学妈妈开的To Do List上,有一项是Snorkeling活动,就在南部的Hanauma Bay。刚来时全家对这项活动没怎么上心,我提了两句,大家都不了了之。待其它活动都玩得差不多了,两个仙女开始问起了Snorkeling。这是一项浅水潜水运动,口含一根吸气管伸出水面,头埋在水里看珊瑚和鱼。见她们问起,我告诉她们有个她们知道的熟人玩了一次,第二天还想继续玩。真的?她们异口同声地问。我说那还有假,终于将她们的胃口吊了起来。她们小的时候我就知道如何吊她们的胃口,只要她们有兴趣,就按不住了,生活是这样,学习也是这样。这不,她们马上开始筹划起来。妹妹已经当过登山队长,于是我分配姐姐当潜水队长,她欣然领命。她的特点是动作快,看了一会书,马上宣布说第二天早上五点起床,都快去睡觉。问她为何,她说书上说去晚了就没地方了。

于是一大早,她的闹铃五点准时响起,跑来敲我们的门:“起床了。”

昨天以为她只是说说而已,不想当真了。望着窗外黑黑的天空,和太太将信将疑地起了床,到了外间屋,发现她们两个还睡着,嚷道:“把我们叫起来,你们为何还睡?”

“等你们洗好了脸,我们就起来了。”大女儿闭着眼睛说,小女儿用枕头将头盖住。我和太太面面相觑,苦笑着进了洗脸间,不管她们在外面如何优秀,回到父母身边还是小孩。等我们涮洗完,出来准备早点,她们两个一骨碌爬起来进了洗脸间,一面打闹,一面洗脸刷牙。用过早点,黑灯瞎火地上了路,沿昨天的H1公路反着开。天刚亮不一会,到了Hanauma Bay,好家伙,一半的停车场都给占了。队长满脸得意,她的指挥到位。

       还好,售票的地方人不多,门票每人七元五十美分。七点十五分开始,先看了一个短片,介绍Hanauma Bay注意事项。出来后沿山坡下行,走了很长一段距离到了海边。这是一个马蹄形凹进来的小海湾,水不深,下面满是珊瑚。我们每人花了十二美金租了一个潜水用具(事后知道,和在外面ABC里买一副的价钱差不多),如果你是近视眼,还可以根据自己的度数租相应的潜水用具。我们套上潜水用具下了水,海水有点凉,一转眼,两个女儿已不见了踪影。我和太太在水边琢磨着如何使用潜水装置,关键是要将头套套紧,不漏水,然后咬紧吸管,两腿向后一翘,浮起来向下看就是了。站在那里不觉得,待将头埋在水里却发现下面大有天地,许多彩色的大鱼小鱼游来游去,自由自在,从摇摆的珊瑚丛中进进出出,怡然自得,伸手就可以摸到它们。可惜我租的一套潜水装置有点漏水,老是要取下倒水。玩了不多一会,我有点乏了,一个人到沙滩上休憩,享受阳光,欣赏美女。这里因为弯进来,海风大部分被两旁的山岩挡住了,不像东部海滩风太大,有点让人受不了。今天起得太早,连日里开车辛苦,不知不觉我睡着了。醒来时太太和女儿们还没回来,手搭凉棚望去,看见她们还在远处游来游去,像美人鱼一样不知疲倦,那水下的花花世界让她们忘了时间。海潮开始大起来,一波一波涌进海湾,击在火山岩石的峭壁上,雪白的浪花溅起几十尺高,轰然作响。海岸的广播响了起来,提醒大家不许过警戒线。十一点多钟,终于她们游累了,拎着潜水用具回来,诉说着各种奇遇,色彩斑斓的珊瑚和海底鱼自不必说,据说还看见了海龟,海鳗。忍不住我又拿起潜水用具下水,不幸的是我的腿很快就被坚硬的死珊瑚擦破了,流着血,看来今天不属于我。不过看到太太和女儿们愉快地在海浪声中谈笑风生,我除了心满意足还是心满意足。大家玩够了,收拾回家,却见沙滩上已花花绿绿人满为患。来到出口处,大太阳下许多人还在排队,非常拥挤,停车场已经没有地方了。看来今天没有白白起一个大早,佩服队长的安排。

珊瑚和潜水的人们
 

昨天经过这里附近时,发现有一个很漂亮的Mall,这时大家都有点饿了,我们开车来到Mall旁边,选了一家泰国餐馆用餐,味道很不错,吃得高高兴兴。和前天的那家中餐馆一样,白米饭要另外加钱,两块五一小碗。吃完中餐,我们又绕道去了Old Pali Highway看山色,是女儿同学妈妈推荐的景点之一。不长,大树将路面覆盖得严严实实,绿荫深深,藤须垂挂,很有特色,有点英国乡村古道的味道。

今天的Snorkeling玩得尽兴,都有点累了,下午早早回到度假旅店休息。我因为工作上的事到楼下免费WiFi上网,处理了一些工作邮件。这家酒店如果在房间上网,每天十美元。晚上陪太太逛街,在琳琅满目的小店里进进出出,买了几样她喜欢的当地物品。

晚上看新闻,奥巴马总统和夫人今天参观了珍珠港,向亚利桑那战舰的亡灵献花圈,方知他们一家也在这个岛上度假。

十二月三十日

            这次旅游进入了尾声,岛上还有一块地方没去,那就是西边沿海。另外前几天没有去成的东部土著风光Polynesian Culture Center我和太太还有一些留恋,大家商量了一下,无奈两个女儿对土著风光不感兴趣,只好作罢。在地图上查看了一下,西部边缘一字排开好像有几个海滩,我们开着车从Waikiki出发上H1公路西行。岛上毕竟小,开了几天车,H1公路已经很熟悉了。

和东部的秀美,南部的繁华相比,西部显得破落凋零,房屋矮小,海滩脏乱缺少人气。这里的山坡很少植被,裸露着深竭色的火山体,面对大海沉默无言,云彩和阳光在上面显现不出任何阴晴变化。我们猜想大概这里的火山形成较晚,表面还没有风化,不利于植物生长。看着眼前的一切,大家全无了游兴,只在车里向外观看。我们沿海边开着,有一段海边灌木丛中,我们惊奇地发现里面藏着许多临时搭起的破烂遮篷和废旧弃物,给人一种藏污纳垢的感觉。里面住的大多是当地的土著人,深竭色的面孔,望着过往车辆默默无言,他们的脸上显现不出任何变化。他们像附近的山一样,一天到晚与大海为邻,旅游业给岛上带来的欣欣向荣和繁华与他们一点也无关。

      又开车前行了一段路,到了路尽头,已经有许多零散的游客车辆停靠在路边。我们下了车,这里没有沙滩,深竭色的火山体一直延伸到海水里。海边的火山岩石坑坑洼洼,里面积满了水,有的里面还有小螺丝。海水一浪又一浪扑上来,拍打在岩石上发出巨大的响声,激起千堆雪。待海水退去,洗刷得干干净净的岩石又裸露出来,阳光下铮铮发光。在这里看海,别有一番风味,没有沙滩的风情,没有椰树的倩舞,有的是火山的刚劲,有的是怒涛的轰鸣,如果在电闪雷鸣夜,那感觉一定更奇妙。蔚蓝色的大海和黑竭色的山体在这里将力量的美表现得淋漓尽致。

西部海湾
 

回旅馆的路上,我们经过南部的一片住宅小区,清洁美丽,街道宽敞,绿树成荫,我眼前又浮动着刚才看到的平民窟和那些竭色的面孔,还有那沉默的古火山。

很早就回了旅店,太太和女儿们上街购物去了。我一个人整理着这篇游记。

写累了,我不时走到阳台上眺望大海,默视着许多帆船在海面驶过,我有点奇怪,这里为什么没有海鸥的踪影。

再走出去时,天黑了,一弯月亮挂着天上,月光下海潮泛着淡淡的波光,棕榈的暗影在泛亮的海水背影里摇摆,别有一番风味。

 十二月三十一日

今天新年除夕,上午收拾行李,十二时Check out离开旅店时,发现许多游客和我们一样都在这一天离开。听广播里说,今年圣诞期间到夏威夷度假的人数比往年增加了百分之七,看来美国经济慢慢在复苏。因为我们的飞机是晚上十一点,将行李放到车上后,空着手一家人徒步又上了街,抓紧时间最后一次享受夏威夷的灿烂阳光。照例我们和女儿们分头行动。我和太太在海边作最后一次徜徉,望着那云雾缭绕的火山,那金黄的沙滩,那蓝色的海水,那婆娑的棕榈,那雍容的榕树,那煽情的芭蕉,那娇柔的合欢,那绿色的草地,那戏水的孩童,那头戴夏威夷花的美女,那冲浪的人们,留恋不舍。心想这上帝也太偏心了,这里本来什么也没有,他平白无故地用火山堆积成这么一块地方,像天堂一样。猜想他大概嫌地球其它地方太嘈杂,于是在这大海深处为自己搞了个行宫,出行人间时好用。

我们不知不觉又来到旅游街,在商店里进进出出,东看看,西摸摸,不买什么,只是想享受那一份快乐,那一份安然,那一份随意,那一份自在。每个人见面时,都脸挂微笑,Happy New Year!之声不绝于耳。进日本人开的店时,他们都错将我们当成了日本人,叽里呱啦一通日语后,发现了自己的失礼,道歉之后很想知道我们到底从哪里来的。我们说从大陆来,他们还是不明白,不知是从中国大陆来,还是从美国大陆来,又不好多问,让她们猜去吧。在一家油画沙龙里,展示着当地几位油画大师们的佳作,将夏威夷的风景画得尽善尽美。我看中了一幅,标价三千多美元,驻足良久,还是打消了买的念头。不意间我们来到了Royal Hawaiian酒店,这是岛上最老的酒店了。粉红的墙面配上后庭的深绿,在各种夏威夷植物的环抱中风韵独特,高贵典雅。走到前面,面对太平洋阵阵海浪,粉红的遮阳伞下食客多多。我和太太约定,下次来这里就住这里。

天向晚时分我们回到旅店取车,临去机场前再次造访那家“家乡小馆”,那里的美食让人恋恋不忘。用完餐后直奔檀香山机场,先送大女儿上九点钟的飞机,她回斯坦福上学。我们三人乘十一点四十多分钟的飞机离开了Oahu,在夜空中我们向下面的灯火辉煌挥别。

在太平洋上空的某一个地点,沉睡中我们迎来了新的一年。Happy New Year!我在梦呓中喃喃自语。明天更美好。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至二零一二年一月二日初稿
二零一二年一月七日定稿






请阅读更多我的博客文章>>>
  • 忆武大
  • 毕业三十年忆
  • 书之师(纪实文学-少年往事)
  • 旧金山 Lombar Street
  • 我要读书(纪实文学-少年往事)
  • 所有跟帖: 

    加跟帖:

    • 笔名:      密码: 保持登录状态一个月,直到我退出登录。
    • 标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