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奇马”过后的山东盐农:数百盐场被毁,有人损失3亿(组图)

来源: 2019-08-19 18:33:58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3212 bytes)

2019年7月,盐场晒出了重建后第一批盐,约为1000吨。往常,等盐价再高一些时就可以卖出,但林家没想到,超级台风“利奇马”来得这么快,所有的盐最终都没来得及卖出去,被洪水全部溶化、冲走。

文|每日人物 吴论 编辑 钟十五

这几天,寿光、东营的盐户们彻夜难眠。

8月10日至8月12日晚,受超级台风“利奇马”影响,寿光市及周边县下起特大暴雨。暴雨引发了严重水涝, 仅寿光、东营两市部分盐区,就有数以百计盐场几乎全数被淹。每家盐户损失100万元至3亿元不等,大部分盐户血本无归,粒盐不剩。

8月13日,山东省盐业协会发布通知称,山东各盐区严重内涝,全省盐业生产企业损失严重,具体损失正在统计之中。

截至发稿时,部分地区防潮大坝仍未合拢,盐场内海水、洪水依旧未退,水深达一米五左右。大量盐场工人只能临时放假,工资被迫拖欠。

8月20日,当地盐业中的“大佬”们将聚在一起,共议原盐价格。主办者陈良说,这场会议是大灾后千载难逢的提价机会,有望一振数年来盐价低迷之风。

但是,“一个盐粒也没有了的那些盐户怎么办?”陈良说。

当地某盐场台风前后对比。左图黑灰色部分为被灰布覆盖的盐坨(受访者供图)

数百盐场被淹,数年存盐化为乌有

广饶、海王盐区靠近海边,位于寿光、东营两市交界处。

当地有提前定下婚礼日期的习惯,陈良有朋友的儿子婚礼定在8月11日。谁也没料到会遇上超级台风“利奇马”。

当中午,陈良等人带着盐场工人开始撤离盐区。据一批最后撤走的盐户说,下午六点时,广饶盐区北部的海堤已经开始溃坝,他们“吓得赶紧走”。

陈良回忆,开始溃坝的地方,正好在这位朋友家附近,婚宴就这么被海水“冲没了”。

8月12日凌晨五点,陈良开着皮卡车第一个进入盐区。当时广饶盐区已经一片汪洋,海水正漫过公路往河沟淌水,他差点被海水冲走。

陈良立刻通知了盐场负责人,负责人开始打电话通知盐户们派人筑坝抵挡海水,最终来了三百名工人。

得知自己的盐区被淹时,季诚正在外地看望生病的父母,“一听到消息立马坐飞机赶回来了”。季诚曾花费四百余万元购买盐场晒盐,五六年来存下了2万多吨盐。

季诚说,六七年来给工人发工资接近二百万,现在盐场还泡在水里,暂时无法估计重建费用,损失一共可能上千万。

盐价一直低迷,季诚一直舍不得卖,他没想到决堤让一切全部化为了乌有。“贷了多少款也记不清了,现在脑子很混乱。”季诚告诉每日人物。

陈良补充,不少盐户为维持经营,往往卖一部分再存一部分,有的人甚至宁愿借款给工人发工资也不肯卖盐。

8月17日,每日人物根据陈良提供的不完全受灾统计清单与当地盐农的描述得知,仅寿光、东营两市的仙河、陈营、广饶、海王、东八路支脉河北部五个盐区,严重受灾盐场数量已达数百家,每家盐户损失100万元至3亿元不等。

陈良几位多年“盐难友”的存盐,也在这次水灾中全数被淹,损失多为2万到3万吨。

“盐难友”之一金德明的盐场位于仙河盐区,附近海堤溃口达到2公里,周围盐场几乎全部被淹。金德明预计自己负责的盐池加上溴素厂、各类大型设备与厂房损失,共计可达3亿元。另一位盐难友魏大明所在的盐场,2万多吨存盐全部化进了海水中。

从广饶盐场至东营市东八路的支脉河上,一共约10公里土坝发生决堤,造成多处溃口,附近盐场大半被淹。

张莉正是附近被淹盐场的主人之一。张莉一家今年特意配备了抽水泵,对泄洪早有准备。她没想到,8月11日晚上8点左右,支脉河开始溃坝,盐场中1万多吨盐全部被淹。

8月19日下午,决堤的仙河盐区附近海堤终于合拢。

截至发稿,据当地盐户称,广饶盐区附近溃口仍未有人进行封堵,盐场内水位随海潮变化,无法通过抽水来降低水位。

三百个工人的合力和抢救,保住陈良的2万多吨存盐没有被淹,他感到后怕,“如果被淹了我就是第二个魏大明!”

陈良统计的部分受灾情况名单

六旬盐农折回盐场,水位上升至脖子处

陈良没能拿到营里镇陈营盐区所有盐场的损失数据,他解释,盐农的情绪十分不稳定,许多人不愿配合统计。

林慧父亲的盐场不在陈良的统计清单上。

十几年前,林慧的父亲承包了村里700公亩左右盐池。

8月12日早晨,林慧的父亲站在没过脖子的水里,他大概一米七左右。放眼望向盐场,只剩下污浊的泥水。一年前,盐池被冲毁又重建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林慧一家新晒出的盐坨还没来得及卖出,再次尽数化进了洪水中。

8月11日上午七点不到,林慧一家与其他营里镇村民紧急撤离,大家被安置在了紧急避难点营里二中。

据媒体报道,8月11日,营里镇转移安置群众约3.4万人,其中大部分选择投亲靠友,约有8000人被安置到附近的两所中学里。

下午三点左右,雨小了些。与盐池打了二十余年交道的的父亲,决定独自一人回承包的盐场看看。父亲对林慧说,他根据气象预报推测水位应该不会涨得太高,不会有危险。

林慧回忆,洪水在当天下午冲垮了通向盐场所在村子的所有道路,父亲只好趟着水绕道回村。下午六点,河水漫过河面,进入村中。晚上,林慧的父亲住在村里出不来了。

8月12日,父亲一早就趟着水前往盐场,盐场靠村东,向东一直走到靠近邻村时,水位已经到他的脖子处。父亲身高1米7左右,他没法继续再向前走了。

林慧身高1米65左右。她记得去年受灾时,盐池附近的水位只到了她的大腿根。

8月13日凌晨,水位开始下降,泥水夹着枯枝烂叶一点点退去。截至发稿,通往林家的三座断桥仍未修复,林慧说,这使得孙河南、王河南、东黑、杨家等四个村子目前进出十分不便。

张莉的盐场去年同样严重受灾,仅1千多吨盐幸存。张莉回忆,当时抽水用了11天。这一次,张莉说,丈夫几日来与亲人、技术员三人在盐场连续抽水,夜深才回,也大约需要20天才能将水抽干净。仙河盐区的金德兴表示,他负责的盐场需要半个月左右才能将水排完。



金德兴负责的盐场(受访者供图)

两年两次受灾,盐户难以偿还贷款,工人薪资难以发放

2018年8月下旬,台风“温比亚”带来连日降雨,弥河上游三座水库同时泄洪,洪水将林慧家晒出的盐全部冲走,盐池也被尽数冲毁。

根据当时行情,一吨盐170元,林慧家2000多吨的盐坨,保守估计45万。加上冲毁的盐池,有将近一百万的损失。

林家人没有放弃。尽管离盐场到期只剩2年,又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林慧的父亲还是决定重建盐场。

2018年9月,寿光当地政府发布了一项贴息贷款的政策,林慧的父亲申请了30万元。

之后,因入冬工人并不好请,盐池材料设备需要定制。因此,直到过年,林家没能完成盐场重建。年后恢复重建,最终在2019年4月完工。

2019年7月,盐场晒出了重建后第一批盐,约为1000吨。往常,等盐价再高一些时就可以卖出,但林家没想到,超级台风“利奇马”来得这么快,所有的盐最终都没来得及卖出去,被洪水全部溶化、冲走。

8月13日,山东省盐业协会发布通知称,山东各盐区严重内涝,盐场一片汪洋,目前仍有大量海水流入,全省盐业生产企业损失严重,具体损失正在统计之中。



林慧说,如今又一次 “什么都没了”。至于家里是否要再次重建盐场,目前尚无定论,申请的30万贷款,也不知何时能还上。

张莉夫妇的欠款更多。二人在2012年贷款100余万元建造盐场,此后行情一直不好,盐场连年亏损。为了维持经营,丈夫已经连续四年没有缴纳社保,并向朋友借款100余万元。为还债款,张莉夫妇将把一家人居住的房产过户给朋友。

今年张莉夫妇的盐场产量有所增长,达到了1万多吨。二人本打算早些卖盐,好给工人发放半年来的工资,并且将丈夫四年来未缴纳的社保缴清。但“利奇马”摧毁了张莉夫妇一年来的努力。

陈良的不少朋友同样欠下银行贷款与工人工资,数额分别在数百万元,数十万元左右。

他们都未曾料到自己有一天会一无所有。

林慧曾向保险公司咨询盐场能否投保,工作人员告诉她,目前还没有相关的保险业务。

去年的损失还未补回,贷款又不知何时才能还上,今年的劳动成果却又一次打了水漂。林慧对每日人物说,他们这些地地道道的盐农,如今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7月20日,正是盐场产盐的时节,陈良看着盐场满是欢喜,他抓起几颗原盐拍了照片,盐粒在阳光下闪烁着光泽。朋友在照片下评论:“丰收了,盼好价,辛苦的盐农们。”

受访者供图

8月20日,当地将召开山东海盐灾后自救与形势研讨会,当地盐户中的“大佬”们将聚在一起共议原盐价格。陈良是主办人之一。

陈良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提价的机会,有望一振数年来盐价低迷之风。但是,“一个盐粒也没有了的那些盐户怎么办?”陈良说。

(文中陈良、季诚、金德兴、魏大明、张莉、林慧均为化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