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士照明56亿卖股权,创始人身家29亿曾被逼辞职,今入狱5年(组图)

来源: 2019-08-12 20:40:45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9556 bytes)

一审被判刑14年后,吴长江不服提起上诉。2018年9月,二审法院即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一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吴长江14年刑期的一审判决,将案件发回重审。至此,吴长江从民企骄子,已做了4年阶下囚。“案件很重要,企业家都盯着”,辩护律所对外界这样表示。

文 | AI财经社 牛耕

编 | 梁夜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8月11日,国际投资机构KKR与雷士照明控股有限公司宣布,双方签署了股份购买协议。按照协议,KKR将以约7.94亿美元(约人民币56.03亿元)对价,收购雷士照明的中国照明业务70%股权。雷士照明将持有30%剩余股权。

受此影响,8月12日,雷士照明股价已大涨57.14%,市值增加18亿港元有余。

雷士照明曾发生过中国商业史上一场著名的股权争夺战。代表本土企业家的吴长江,创办雷士照明并做成中国照明龙头,却不尊重董事会决议,低估资本力量。在与外资施耐德、软银赛富等的对垒中,吴长江逐渐失去多数股权,被王冬雷清理出局。媒体纷纷称之为“枭雄陨落”。

在2010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吴长江以29亿元身家位列第390名。时至今日他已入狱4年。他被捕的2014年,雷士照明迎来上市后首次亏损,发展开始放缓。2018年9月,被判刑14年的吴长江二审被发回重审,可能成为这家著名企业的未来转机。



寻求转型已久

根据协议,雷士照明将与KKR成立合资企业,用于经营中国照明业务。雷士照明将向合资企业转让雷士中国10%股权。而雷士照明的非中国照明业务、中国ODM业务和国际业务,将继续由雷士照明持有。

作为交易的另一方,KKR是全球最知名的私募股权基金之一,成立于1976年,专门从事并购业务。其在1989年以200多亿美元收购大型食品企业纳贝斯克,规模之大几十年后才被打破。有人称“是KKR发明了杠杆收购”。

雷士照明的财报形势严峻。2018年,雷士照明亏损3.28亿元,是2014年吴长江被捕以来首年亏损。而上一年净利润3.14亿元。在2018年,雷士照明的外聘核数师,还对财报发出保留意见,事项为“该集团其他应收款项减值及关于财务担保合约的不确定性、财务担保合约损失拨备”。

也是从2018年起,雷士照明开始剥离制造业资产,从“制造型企业”向“渠道型企业”转变。2018年3月,雷士照明将旗下雷士光电以40亿元转让给德豪润达。雷士光电掌握雷士照明中国业务的核心资产,而德豪润达正是王冬雷创办的公司,后者曾在与吴长江争夺雷士照明中获胜。

2019年5月,雷士照明再次发出公告,称正与潜在投资者磋商出售大部分中国区业务,并持续扩张海外业务。此次向KKR出售雷士中国股权,正是这次磋商的成果。

誓做中国第一

在雷士照明,爆发了2012年最著名的股权争夺战。一面是代表外资的施耐德和软银赛富,一面是本土创业者吴长江。这位枭雄的遭遇,也被人视为本土民企转型困难的写照。

1988年,吴长江在惠州创办了照明用具企业“雷士照明”。他找来两位高中同学杜刚和胡永宏,自己出资45万元,杜和胡各出资27.5万元。三人分工里,吴长江负责工厂管理,杜刚担任董事长,胡永宏则主管销售。

胡永宏在彩虹电器做过10年营销,为雷士照明创立了“家电专卖”模式,使品牌从小工厂里脱颖而出。1998年正是中国“房地产元年”,雷士照明销售额达到3000万元,2002年则超过1亿元,2005年超过7亿元。在2004年,雷士照明已跻身中国照明龙头,吴长江也成为行业十大杰出人物之首。

“我才是雷士最有价值的资产。雷士为什么发展这么快?何以十几年做到中国第一?我肯定有过人之处,这不是吹的。”许多年后,吴长江这样告诉媒体。



但吴长江与杜、胡经营理念不合。吴长江赞成花大钱做大事,把企业利润投回生产经营,打出“创世界品牌,争行业第一”的标语;杜、胡却希望多分红,落袋为安。因为这个原因,吴长江拿8000万元走人,出清全部股权。这是他第一次出局。

在雷士照明时,吴长江大力培育经销商力量,他们也成为吴长江的有力支持者。超过200名经销商在雷士照明总部召开大会,推举吴长江重回公司。最终杜、胡出局,但吴要拿出各8000万元付给两人。为了筹钱,他引入软银赛富、高盛、施耐德电气等投资人,自己的股权开始被稀释。

2010年5月,雷士照明在香港联交所上市。2011年爆发经济危机,雷士照明业绩却增长25%,达到5.9亿美元,连续两年成为联交所业绩最好的企业。与此同时,吴长江的股权只剩15.33%,软银赛富的阎焱却掌权18.48%。以吴为代表的民企创始人,即将见识资本的獠牙。

亿万富翁成阶下囚

2012年5月中旬,软银赛富董事长阎焱忽然接到吴长江的电话,说自己涉案。几天后,雷士照明对外公告称,吴长江因个人原因辞去所有职务,由阎焱接任董事长,施耐德高管张开鹏接任CEO。吴却对外称,自己是被阎焱逼着离开了雷士照明。二人矛盾首次公开。

在双方斗争的白热化阶段,京东CEO刘强东也加入战局,支援吴长江,称阎焱公开撒谎、违背投资人职业道德,并称雷士照明将被阎焱整垮。

吴长江找到王冬雷,希望后者帮他赶走阎焱。王冬雷经营的德豪润达,生产西式小家电,在经营困难时曾受到吴长江帮助。据《中国企业家》报道,王冬雷说服了施耐德方面,暂时保住了吴长江的CEO职位。



王冬雷并非平凡之辈。他的德豪润达买下雷士照明18.6%股权,并在二级市场收购股权,成为雷士照明的第一大股东。同时,吴长江也成为德豪润达第二大股东。

但吴、王二人矛盾的种子也就此埋下。吴长江不重视董事会决议,在公司迁移总部、收购企业、裁撤元老上先斩后奏。2014年他再次越过董事会,向三家企业授予雷士照明品牌权。

当年8月,王冬雷终于炮轰吴长江,对媒体播放了一段吴疑似涉赌、被人追债的录音。吴长江则称自己“已2年多没有去过赌场”,录音系伪造,利用了他过去的错误。阎焱还告诉媒体,吴长江曾经“把公司的钱都赌掉了”。

相比前两次逼宫,王冬雷的措施更加有效。他以雷士照明董事长兼CEO身份,发邮件告诉员工,吴长江涉嫌私下进行公司品牌授权、涉嫌利益输送、侵占挪用、诈骗公司资金。公司董事会罢免了吴长江职务。据《南方人物周刊》报道,王冬雷方面还闯进吴长江办公室,要求其交出公司公章和营业执照。双方大打出手,被媒体戏称为“雷士上演全武行”。

2014年12月,吴长江等人因涉嫌挪用资金被惠州警方刑拘。2016年12月,吴长江因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经惠州中院一审,被判刑14年,没收财产50万元,并退还给雷士照明370万元。

2010年,吴长江曾以29亿元身家登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390位。因此,媒体纷纷以“枭雄陨落”“民企困局”形容吴的落幕。2017年1月,他持有的德豪润达1.3亿限售股,被在闲鱼平台以7.8亿元拍卖,引发67万人围观。

一审被判刑14年后,吴长江不服提起上诉。2018年9月,二审法院即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一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吴长江14年刑期的一审判决,将案件发回重审。至此,吴长江从民企骄子,已做了4年阶下囚。“案件很重要,企业家都盯着”,辩护律所对外界这样表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