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亿黄金不翼而飞,百年秋林帝国崩塌(组图)

来源: 2019-05-07 20:32:29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8188 bytes)

32亿黄金不翼而飞,百年秋林帝国崩塌

在经历业绩更正爆雷、年报延期披露之后,秋林集团在4月30日和5月1日接连发布了年报和一季报。

正副董事长继续失联,巨亏41亿,资不抵债,无法表示意见…一雷响过一雷。

4月8日,哈尔滨秋林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秋林集团)停牌带帽,正式更名为“ST秋林”,至今16个交易日中共得10个跌停,股价从5.49一路下跌至2.73,5月6日起,秋林集团正式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百年商业帝国就此没落。



巨亏41亿,黄金没了钱也没了

作为哈尔滨年代最久、最传统的商圈,秋林公司坐落在哈尔滨东大直街和果戈里大街的十字路口已经超过百年。凭借巴洛克式建筑外形和传统的哈尔滨俄式食品,秋林公司成为各种哈尔滨旅游攻略必不可少的打卡景点。

但是,4月25日,秋林集团发布了一则业绩预告更正公告,净利润从减少上限9200万直接变成亏损上限43亿,净资产可能为负,引起一片哗然。秋林集团解释其原因是黄金事业部下辖公司经营状态基本停滞,应收账款真实性存疑且收回可能性较小,因此计提了40.22亿资产减值损失。

4月30日,秋林集团的年报终于揭开了面纱,2018年全年营收47.24亿,同比下降30.68%,净利润首次为负,全年亏损41.31亿,同比下降2625.23%,净资产为-11.01亿,同比下降136.35%。



值得一提的是,近十年来秋林集团连续盈利,净利润总和才仅有9.08亿,而2018年亏损额接近其近十年来净利润总和的5倍。

早在2月秋林集团公告股东股份冻结提及正副董事长同时失联时就已埋下隐雷,对此相关情况,秋林集团名义实控人平贵杰却表示不知道、不参与、不经营。

根据年报,秋林集团的黄金珠宝业务以其全资子公司深圳金桔莱经营为主,董事长失联后,相关业务直接停滞。此前秋林集团在回复上交所监管工作函时称,深圳黄金事业部相关业务由董事长直接领导,公司管理层其他人员不知晓相关经营状况。

看起来秋林集团是打算用“不知道、不参与、董事长失联”来回答所有棘手的问题了。对于这一颗烫手的山芋,会计师事务所也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形成无法表示意见的基础同样集中在黄金业务。

2018年秋林集团调减收入19.75亿,在对全部59.65亿营收进行函证时发现仅有23.51亿交易金额相符,4.69亿与交易记录不符,剩余31.45亿无法验证其真实性。

另一方面,秋林集团其他应收款账面余额39.32亿,计提坏账准备38.82亿,计提比例高达98.73%。审计报告表示,大部分应收款项未收到回款,或者收回款项之后又转走,认为秋林集团涉嫌虚构收入。

审计报告中还提到,黄金事业部在2018年下半年与新客户签订了一系列大金额长期合同,审计人员在进行应收款项函证和存货实地盘查之后发现,存货没了,应收账款也是假的,对方并没有收到相关货物。



猫妹注意到,秋林集团的存货由35.23亿减少至3.39亿,但2018年黄金首饰批发、加工毛利率同比下降了1.72%和67.21%,其中黄金首饰加工毛利率从69.37%下降至2.16%。

简单来说就是秋林集团有近32亿元黄金不知去向。

除此之外,秋林集团全资子公司海丰金桔莱、天津金桔莱分别预付相关珠宝公司1500万元、2940万元采购款,但均因未签订合同且对方未收到货物而全额计提坏账准备。另外还有2000万贷款、1.54亿商业承兑汇票和现金、3222万资金分别通过深圳金桔莱、天津金桔莱和秋林食品三家公司转移给第三方,最终全额计提坏账准备,1.61亿黄金及翡翠饰品由于无法核实去向,也全额计提坏账准备。

在一季报中,秋林集团集团净资产继续减少3.87%,营收仅1.08亿,同比下降96.4%,继续亏损4427.37万,同比下降237.15%。

超50%股份被冻结,债务危机来势汹汹

4月20日,秋林集团发布公告称,其前三大股东、一致行动人颐和黄金、嘉颐实业和奔马投资分别被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和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冻结全部股权,合计冻结秋林集团51.59%的股权,而对于股权被冻结的原因,秋林集团表示未收到股东回复。

此前由于经济纠纷案颐和黄金、嘉颐实业所持有秋林集团全部股权被冻结,2018年12月刚刚被解除,解除时,两家公司质押股份数占其持股总数100%。

除了过半股份被冻结外,年报显示秋林集团目前还有13件诉讼案件在审理、执行阶段。

2月,由于为天津市隆泰冷暖设备制造有限公司质押、为关联方天津颐和黄金珠宝销售有限公司长期借款提供担保,秋林集团分别被冻结3.06亿、5.06亿银行存款及相应价值财产更是雪上加霜,不过秋林集团均以未曾在过往的董事会及股东大会上审议或决策过相关担保事项为由,向公安局报案。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如果说以上的诉讼纠纷还是雾里看花,那么秋林集团的债务风险是实实在在,板上钉钉的了。

总览其资产负债表,猫妹发现秋林集团流动负债已达到20.25亿,其中短期借款5.57亿,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8.68亿,负债总额高达25.38亿,其资产情况也不容乐观,资产总额仅有14.43亿,其中流动资产10.12亿。



到2018年底,秋林集团的流动比率由3.11降至0.5,资产负债率则由47.32%上涨至175.84%,利息保障倍数更是从2.47变为-21.8,从各个方面来看其偿债能力都在急速下降。



另外,截止3月22日,秋林集团未能按时偿付“16秋林01”及“16秋林02”合计2.15亿元的当期回售本金及应付利息,造成债务违约,至4月15日,两期债券已全部到期并违约。2018年,秋林集团还发行了5亿元“18秋林01”债券用于补充企业流动资金,其中3亿元由于经济纠纷已被法院冻结。

本就已资不抵债,利息费用又在不断增多,仅2019年一季度秋林集团财务费用就增加了1176.74万,较去年年底增长30.03%。巨额债务已经快将这家119年历史的公司缠食殆尽,一把好牌打成如今这般境况,秋林集团又该归责于谁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