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的城市,决定了你的命运(组图)

来源: 2019-05-05 20:03:28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9646 bytes)

每天能看到各种中国城市的排名,毫不夸张的说,这些城市排名毫无参考意义,因为完全都是泛泛之谈,谈不到本质。如果想真正参透中国城市格局,你只需花10分钟读完下面这篇文章。





07年我大学毕业,到现在已经12年了。

如果你问我:这12年最大的感慨是什么?

我会毫不犹豫回答:选择一个合适的城市,比选择一个大学/一份工作/一个伴侣要重要的多。

我记得当年大学填报志愿的时候,有一位老师不断的提醒我们:你们不光要看学校,还要看城市。同等水平的学校相比,要优秀选择在沿海的大城市。

可惜,当时包括我在内的绝大多数同学都无法理解这句话的价值。

我还记得当时有一个老师,他让孩子放弃了西部地区的一所本科学校,反而去上海读了大专,当时很多同学因为无法理解这种行为。

若干年以后的现在,我越来越深刻的意识到一个城市的重要性。



奋斗的本质是什么?

其实就是利用你周围的资源,再结合你本身的长处,不断借力的过程。简单来说,就是将你周围的资源变现。

买房的本质是什么?

其实就是购买一个城市的服务和未来。简单来说,买房就是买这个城市的股票。

中国的城市资源分布很不均衡,资源类别也开始差异化,所以能选择一个适合的城市,有时比选择一个大学,选择一个工作更重要。

你出生的城市,决定了你的气质。

你发展的城市,决定了你的前途。



北京适合做局,做思想,做学问,那些底层出生却有想法的人,那些为人机智灵活的人,那些有崇高理想的人,都可以去闯一闯。

上海适合扮气质,讲圈子,那些家庭背景良好的人,那些心思缜密比较谨慎的人,那些喜欢时尚/精通上流文化的人,可以奔赴上海滩。

深圳适合做实效,务实/高效,无论白猫黑猫能抓住老鼠就是好猫,那些胆大勇猛的人,那些现实主义的人,那些想一心做生意的人,可以过去。

北京出政治家/投资家/思想家,当然也出了很多吹牛/务虚的人;

上海适合做CEO/高管/名流,也出了很多装x的人;

广东则盛产各种老板,生意人,也出了各种不择手段的小商贩;

既然选择了一个城市,除了可以享受它的资源便利之外,也要承受这个城市的阴暗面,这是大自然的平衡法则。

这和你选择另一半是一样的道理。貌美的往往你得供着,有钱的大多桀骜不驯。

不过有一点,只有在这种一线城市,才有这种大开大合的包容性,它的资源很便利,它的负面也很明显,如果驾驭的了,你就放马过来。

为什么一定要去一线城市?

一线城市更加开放,机会很多,有能力的也很多,所以大家互相制衡,所以彼此只能遵守规则;二三线城市更加封闭,都是拼爹和潜规则,更讲究人情世故。

一个地方规则越不透明,“潜规则”生存空间就越大。所以那些广大县城和农村基本就是地头蛇的天下了:关系比能力重要、算计大于努力;攀比高于生活;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去过100个以上的国家是种什么样的体验。有一个答案令我印象深刻。

“懂得了这世界上没有所谓天然正确和绝对政治正确,能够接受别人有不同的三观以及其衍生出来的思考方式。”

在这个充满偏见,不理解,甚至一见不同便恶言相向的时代,能够接受别人有不同的三观,不同的活法,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要住在一个大城市。它给你多样化的价值观,它告诉你人生不是只有一种活法。



正在失效的GDP

数据只是寻找真相的工具,很多人衡量一个城市的发达程度,往往总喜欢拿GDP总量为参考标准,而实际上这是一个低级的错误。

首先,GDP作为工业时代的经济统计手段,在数字时代却开始逐渐失效。传统GDP核算是用最后的结果数量减去开始的数量,然后得到一个增加值,就是社会创造的价值,这是一种粗放式的计算方式。

而在互联网时代,因为有了各种平台,所以边界被打开了,这就让更多有创造力的个体融入到生产中来,每个人、每一支小而精的团队的能量都将释放。

很多交易活动从之前的“企业对企业”变成了“个人对个人”,从“面对面”变成了“点对点”,所以交易越来越垂直细分,这时我们就要放弃生硬的生产指数统计办法,要对多种经济形式进行灵活细算,把规模小、未注册的团队的生产效能也统计进去。包括对不同性质的人赋予不同的权重,而不再单纯算人口总和。

其次,即便是看GDP,衡量一个城市的发达程度,也不是看总量,而是要看一下三个数据:

(1)人均GDP

比如重庆的GDP排名全国第六,但是重庆有3000多万人口,这个数量是杭州的三倍多,但是GDP总量只比杭州多一点,所以我们总感觉杭州整体更富裕,杭州房子的均价也是重庆三四倍。

再比如,山东人口有接近一个亿,江苏人口有8000多万,而整个浙江省只有5000多万,所以为什么山东、江苏GDP比浙江高,但是我们总感觉浙江更富裕一些,浙江的房价也更高一些。

(2)第三产业比重

举个例子,苏州的GDP一直比南京、杭州高一大截,2017年全甚至达到了1.7万亿元,仅次于几大直辖市、一线城市,但是为什么苏州的房价比不上GDP远比它低的南京呢?

原因就是苏州的GDP含量更多的都是工业成份,苏州大型的外资企业特别多,所以拉动了GDP总量,但是苏州的第三产业比重很低,所谓第三产业就是服务业,比如吃喝玩乐、文娱等等。

一个城市,只有第三产业发达,才说明这个城市的人的消费能力强劲,同样属于江苏,苏州的GDP虽然一直压着南京,但是江苏最好的医疗、教育、文化产业、就业机会更多都在南京,而苏州的工业园区往往更成规模,说的通俗一点:南京白领多,苏州工人多,南京的整体层次当然要高于苏州,所以房价要比苏州高。

(3)新兴产业比重

在这个日新月异的年代,新兴产业比重代表着未来的竞争力,比如互联网、电子商务、人工智能等等,更能反映一个城市的活力。

以深圳和广州为例,广州的传统产业更加稳固,而深圳更偏向于高科技产业,所以深圳更有活力;

再以南京和杭州对比,杭州更偏重互联网产业,所以白领的薪资水平要比南京高,整体上来说杭州的活力更强劲。



下面我们再来看一下几大重要城市的命运

(1)传统贸易核心——广州,前途如何?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从计划经济转向商品经济。这时广州作为中国对外贸易的中心,地位开始凸显,“广交会”应运而生,顺应着国门的打开,使广州迅速成为中国商品对外贸易的中心,成为一线城市,仅次于北京和上海。

那为什么最近几年来,广州在中国的地位开始下降了么?

最根本原因是我们正在经历人类文明的又一次升级:从“大工业时代”大步迈向“互联网时代”,这场伟大的变革必将诞生崭新的城市文明。

可以拿广州和深圳、杭州做一个对比。

广州是中国传统贸易的门户,是商品的传统流通和聚散地,而深圳和杭州兴起的互联网,让传统商品的流通模式发生重大改变。

深圳作为腾讯的所在地,承载了社会的信息对接功能,比如微信,数亿用户每天都在上面进行商务活动:点餐、打车、预约医生、快递、扫乘车码等等,这些就像蚂蚁雄兵,蚕食了过去那些规模化、统一化的传统商业服务。

杭州作为阿里巴巴所在地,改变了商品流通的通道。比如淘宝、天猫,连接了全球两百多个国家,20亿人口以及数十万亿价值的商品,打败世界上所有的超级港口与购物中心。

当社会的信息对接和商品流通渠道都发生了变化,传统贸易必将被严重冲击,这一点从广州的广交会以及各大档口的落寞看出来。

未来的社会的核心财富不再是产品,而是数据和信息。



物极必反。任何一个城市,繁荣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稳定,稳定之后就会固化,从而丧失活力。

再看一下,广州和深圳的人口结构区别,可以发现深圳市新流入人口来源TOP10城市有6个为省内城市:



而广州市新流入人口来源TOP 10城市全部位于广东省:



俗话说: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广州与深圳相比,显然深圳更加包容,这从另一个细节也可见一斑:作为移民城市,深圳的通行语言是普通话,但是作为传统的大都市,广州流行的是粤语。

显然与深圳的开放相比,广州已经变的封闭。

广州并没有做错什么,这是时代的大势所趋。要知道过去的成功,总会成为你现在的负担。

风水轮流转,各领风骚数百年,往前推1000年、开封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宋朝),再往前推1300年,西安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唐朝)。

所以,我们每个人都需坦然面对历史趋势,该上的时候上,该下的时候就下,尊重规律,尊重历史。

(2)传统金融的核心——上海,前途几何?

上海是中国的金融中心。传统金融往往使大型企业受惠,我们常说把钱存入银行是穷人变相的救济了富人,因为穷人很难从银行那里获得贷款支持,这让穷人更穷,富人更富。

而在互联网时代,以杭州的蚂蚁金服为例,它主导的小额线上贷款在5年多时间累计为400多万小微企业提供了近7000亿元贷款,支付宝也连接了全球6亿用户,它们惠及的就是千千万万个急需拯救的中小个体。

未来的金融,是建立在大数据和信用上的普惠支持,而非传统的银行抵押模式。

传统贸易和金融的核心任务是最大限度地对接大企业、大项目。而互联网时代的金融和贸易的核心任务是最广泛的照顾中小企业和闲散资金,这就顺应了“个体崛起”这个大势所趋,扶持无数个体一起成长。

比如去年的双11,共有343万商家从网商银行获得了2020亿的资金支持,其中最小金额贷款只有1元,用于出售农家自种的红豆、薏米。1元钱也可以信用贷款,这就最大程度帮助小企业的解决资金占用问题。

所谓“310”贷款服务是指:3分钟在线申请、1秒钟放贷、0人工干预的贷款模式。所谓“212”保险服务是指:2分钟申请、1秒审核、2小时到账,数千万小微经营者接受到了从前难以触及的金融服务。

这反映了服务门槛越变越低、数千万的小微经营者都可以享受无差别的服务。

如果能把全球的中小企业和青年个体全部激活,再连接起来,那种颠覆性是不可想象的。

上海为什么诞生不了牛逼的互联网企业?

还是那句话:昨日的辉煌总是容易成为现在的负担。上海丧失了艰难困苦的创业精神。

(3)城市链=财富链

如今继续详解城市经济格局,我们就必须要弄清一个概念,那就是产业链。先来看看中国“传统产业链”:

以纺织服装为例做一个说明:新疆的“棉花”先运到山东,在山东做成“纱线”,山东的“纱线”再运到“江浙”做成面料,这些面料再运到广东做成“服装”,然后再贴上各大品牌的标签,我们身上的每一件衣服都是这样做出来的。

从“棉花”到“纱线”是初级加工,这是劳动密集型生产,从“纱线”到“面料”是深度加工,需要染色、漂染等各项功能的检测,而从“面料”到“服装”则需要设计师的创意注入,然后才能成为一件衣服。最后就是“品牌”运作,经过品牌方不断的营销和宣传,最终成为各类人群追逐的品牌服装。

大家发现没有,在这条传统的产业链中,从低到高依次是:新疆、山东、江浙、广东,这些区域的经济水平依次递增。

这就是定位决定的,你所处的环节越高,所需要的技术含量就越大,以脑力劳动为主,获得的收益就越高。你所处的环节越低,所需要的技术含量就越低,以体力劳动为主,往往都是粗放型的生产。

从产品角度来说,品牌运作就是产业链的最高环节,比如我们使用的苹果手机,虽然都是富士康生产的,但我们从来不会认为它是“中国制造”的,这就是品牌的神奇之处。

从商业角度来说,金融才是产业链的最高环节。无论是服装这样的快消品,还是服务行业,很多品牌都把总部设立在北京,赚到了钱再送到上海运作(金融中心)。

中国区域经济格局就是这样来的:

新疆—山东—江浙—广东—北京—上海。

究其本质是这样的:

材料—加工—科技—品牌—金融。

就是这样一个过程,所以有时先天条件更容易决定一个区域的定位,比如几乎所有的“资源强势区域”都处于“经济洼陷区域”。比如内蒙、新疆、山西拥有很多优越的原材料,羊毛、矿产等等自然资源,无论你的养殖、开矿技术做到多么极致,却永远只能处于“资源”这个最低端环节。



而江浙和广东往往其实都是土地的贫瘠之处,他们只有从事商业活动的才能维持生活。这就好比一个人天生拥有“坐享其成”的老本,往往“不思进取”。而一个人如果生下来“一无所有”,必然会产生强烈的创造欲望。

城市 = 人生

有时候真的不是我们不够努力,而是你生下来就处于某个环节。你的环节定位既跟你的区域有关,也跟你的背景、环境、学识、能力有关。无论你在某个环节做到多么极致,永远还只能停留在这个环节。

的确,人生来就是不平等的。这一点可怕到你所在的区域也可以成为制约你发展的条件。比如很多人从技术员做到工程师、高级工程师、特级工程师,依旧还是技术工人……

人生逆袭的唯一途径是提升自己的格局,当你可以站在更高的高度看待这一些列变局之后,你就会发现有更大的事等着你去做,你就会跳出问题看问题。

格局不仅能决定高度,格局还能改变一个人的定位。中国的未来依然充满各种变数,但有一点不会变,就是定位决定未来。有很多城市定位很模糊,你提到它往往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这就好比一个人各方面都很平庸,属于泛泛之辈,你怎么看好的它的前程?

还有很多城市摇摆不定,没有清晰的定位。这就好比当你发现一个人什么都可以干时,其实他什么都干不好。

而当你发现一个什么都干不了时,却总有一方面,是什么人都比不了他的地方,只是你还没有发掘到它的潜力!

所以,当我们无数次暗暗立志之时,有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而生?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