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貂的百亿私募大佬,折了

来源: 2019-05-03 10:56:35 []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41331 bytes)

在自己的套路里套牢自己,“中国巴菲特”大梦归寂。

文 / 华商韬略 徐艳丽

“不管多厉害的投机高手最终都会被市场消灭,这是一个真理。”[1]

【1】

2019年4月22日,上海宝银创赢投资公司发布公告,称其第一大股东、法人代表崔军因涉嫌职务侵占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全国通缉。

崔军,私募明星、“股市妖孽”,炒作10~25倍超级牛股、操盘100亿基金的高级庄家,三家“宝银系”投资公司董事长、当家人。

崔军前脚被通缉,创赢公司第二大股东、宝银系二当家成健就拉起新班子履责掌权,协助公安开展对相关涉案人的追责程序。

“崔军在公司经营过程中,涉嫌挪用人民币9000万元的上市股权基金资产和职务侵占。”成健说,从2017年开始就有大量(投资)客户找到公司,他去年跟投资人一起向公安报了案。崔军随即被查。[2]

老二亲手把老大送进去了。宝银系的内斗已不忌家丑。

这头,成健团队指控崔军跟老婆邹小丽私自注册了一家资产管理公司,把创赢公司的9000万募集款输入到该公司,又大量转移到夫妻俩的个人账户。

那头,崔军心腹、刚被免职的创赢公司风控总监王敏否认崔军侵占,反过来指控成健伪造公章、财务章,伪造法人签名,勾结内部员工企图骗取公司财产,“已经触犯刑法”。[3]

A说B私吞资产被全国通缉了,B说A私刻公章触犯刑法了。都觉得对方该入狱为安。

就在今年1月,彼时由崔军坐镇的创赢公司还发过一份公告,指责公司股东成健私下成立基金管理企业,募集了股东6000万资金之后投资失败,惨亏95%。

如今3个月后,剧情发生360°反转,私设公司、职务侵占的人成了崔军,一张立案书赫然挂上创赢公司官网,成健带领的新班子发布了义正辞严的新公告:

公司旗帜鲜明的抵制任何高管侵害公司及投资者合法权益的行为,对于相关高管的不法行为将依法追究到底,绝不护短。

一场权斗,二主反目,宝银系的江山似已易主。

被逼宫的崔军顶着一纸通缉令至今仍未归案。江湖上,关于这位私募大佬的传奇轶事被再度起底。

【2】

1992年前后,总设计师在南方解放思想,15万官员辞职下海,中国股市迎来最早的疯狂。高中没念完的徐翔借了三万块钱跑步进入股市,在城管大队坐班的崔军拿着200元工资,觉得自己巴菲特附体。

业余炒股,崔军三天赚了800块,4个月工资轻易到手。打工是不可能再打工了。

他开始看大盘、学炒股、听培训,疯狂学习欧内尔、巴菲特、拉瑞·威廉姆斯等国外投资大佬的修仙大法。

几年之内,天赋异禀的崔军股票账户里积累了100万。

2001年,他在一场实盘股票比赛中三个月净赚30万,一举夺魁,刚满30岁就在同事之中第一个开上了别克汽车,还跑到上海陆家嘴买了幢豪宅。

此后几年,崔军成功运作了云南铜业、江西铜业、驰宏锌锗等涨幅达10倍-25倍的超级牛股,迅速完成原始积累。

2007年,崔军成立第一家宝银系投资公司,杀入上海投资圈。开门第一炮,他看准封闭式基金银丰的套利空间,短期内大量买进,积极推动“基金银丰”封转开,最终促成银丰净值大幅抬高、一年分红4次、崔军自己单方获利200%的共赢局面。

这波操作让崔军一战成名。雄起的私募新贵已不满足做个小打小闹的资本猎手。

银丰之后,崔军看上了业绩仅5毛钱、市盈率20倍的赛马实业。这家厂门外永远排着五六公里采购大队的水泥生产商,在外行眼里是毫无想象的土鳖产业,在崔军眼里却是一本万利的价值洼地。

2008年上半年,崔军在10元价位大笔买入赛马实业,待后者股价抬升到25元、大批散户涌入、市盈率冲到50倍之际,他眼疾手快迅速减持70%仓位套利。后来赛马实业暴跌至十二三块,崔军又瞅准时机再次抄底,开启第二个追跌杀涨的割韭轮回。

那是金融海啸降临之前最后的狂欢。

不久之后,赛马实业在金融危机中跌到9块钱低位,跟崔军一同操盘的私募老板砍仓逃离,临走前撂话:“雷曼都破产了,我不敢搞了,我去海南度假了。”

崔军笑他胆子小。股价从来不是基本面的反映,股价是操纵股民情绪的心理游戏。

2008年,崔军在大量买入赛马实业股票拥有足够话语权后,要求赛马实业董事长让他进董事会,并提出高分红方案、扩建生产线、组建投资部且由自己执掌5000万进行证券投资等四项要求。

这些要求被视作赤裸裸的“逼宫”。

崔军之前,从没有一家私募敢于染指上市公司。他创造了私募基金争夺上市公司控制权的第一案。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赛马实业其他投资方对崔军的操作一脸懵。

没人知道他的真实意图。直到这场纷纷扬扬的夺权大战让宝银私募名声大振,赛马股价应声暴涨,崔军在三四十块的高位果断清仓,在金融海啸的哀鸿遍野中逆势敛财……

吃瓜群众不禁感叹——高手,这是高手。

“价值投资跟投机是有差别的,所以我们越做越大,他们由于投机,在股灾里损失惨重。”

从始至终,崔军把自己跟投机者撇得干干净净。

【3】

“私募一哥”徐翔穿着阿玛尼白大褂被抓走的2015年,崔军穿着毛绒绒的貂皮大衣问鼎“年度最强创富能力机构”。

清仓赛马实业之后,崔军盯上了宁夏第一连锁超市新华百货。

2009年,他如法炮制,先在15元价位上以主力资金买入新华百货,静待股价提振150%、最高涨到38元时迅速出货套利。等后面股价暴跌,四五个跌停板后,他踩准最低点急令操盘手二次扫货。

“一百万股、二百万股、三百万股……我的操盘手胆子很小,不敢扫。”崔军曾面对央视镜头壮怀激烈地回忆当年一天投入1.8亿元买入新华百货共计1100万股的疯狂交易记录。

扫货之后,“我们的举牌公告一出来,证监会出利好,(股票)买不到了,啪啪啪,三个涨停板!”

如是反复操作几波,宝银系赚得盆满钵满,崔军对新华百货的持股比例也增至10%。

按他举牌-增持-角力董事层-炒作股价-清仓离场的套路,下一步动作该是狙击新华百货董事会。然而这次控股新华百货的不是软柿子,是张文中坐镇的物美系。

物美集团,香港创业板第一家内地民营零售企业,国内最早、最大的民营流通企业之一。创始人张文中是跟陈东升、田源同期崛起的92派企业家,2006年获罪被捕,2013年出狱。

崔军围猎新华百货的2015年,正是张文中出狱归来重整江山之际,对物美而言,新华百货是其西北零售战略的关键一环,不容觊觎。

金融高手遇到了实业悍将。

第一波交锋,崔军数次要求进入董事会的提议皆被回拒,被逼急的他开始在二级市场增持股票。2015年2月至4月,崔军一口气买入2200万股新华百货股份,其后不到半年又疯狂吸入数千万股,持股比例迅速升至30%。

为力保大股东地位,物美同样增持,但集团军作战无法像崔军一样孤注一掷,持股比例被宝银系越咬越紧。

2015年下半年,跻身第二大股东的崔军再次发难,接连要求新华百货改选董事会、罢免原有董事、分红、转增股、设立投资公司等等,所有提议全遭否决。

被激怒的崔军曾奋臂疾呼:全体股东联合起来,一起把新华百货打造成中国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和沃尔玛的结合体!

套路用多了,没人敢相信一家私募的实业决心。

缺乏群众基础的崔军,在新华百货股价涨幅超过60%、持仓成本大大增加的情况下,不惜投入继续高价增持,最终以32%的股权占比压过物美持有的30.94%,成为新华百货第一大股东。

恶斗一年,眼看要得手,2016年1月,新华百货一纸诉讼把宝银系告上法院,以违规增持、操纵股价为由要求法院判决其股权增持行为无效。

股权大战转入对簿公堂。崔军凌厉反攻,反诉新华百货对物美系的定增方案程序违规,索赔损失两千万。

这场纠缠不休的股权官司整整打了30个月。

此间的两年半,崔军及宝银系所持有的股权或被质押或被冻结,旗下大量基金暂停赎回;物美系为重夺大股东地位,不得不继续砸钱竞赛增持;夹在中间的新华百货失去了治理、经营、发展路线上的高效一致,业绩平平股价下挫。

杀红眼的崔军,错失了他最拿手的见好就收,陷入多输。

2018年5月,张文中鸣冤成功改判无罪。扬眉吐气的物美系不久之后对新华百货发起“顶格”要约,总持股比例达到40%。

所谓“顶格”,是指新华百货在物美此次要约成功之后的非社会公众股比例达到74%,距离75%的退市红线仅一步之遥——宝银系没有空间再继续增持了。

至此,这场历时3年的恶斗以物美系的卫冕告终。

从2009年到2018年,崔军至少7次举牌新华百货,累计砸下数亿资金拿到超32%的股权。十年争权,三年官司,除了得到第二大股东之衔,他连董事会都没进去。

【4】

“中国认同巴菲特投资理念的人很多,但能坚定去做的很少……(我)立志学习巴菲特!”

任何场合,崔军从不掩饰自己对巴菲特的崇敬。

书桌上堆满巴菲特传记,墙上贴满巴菲特语录,嘴上不离巴菲特理念,公司十几只基金都冠名“最具巴菲特潜力”……

他有一个梦想,打造一家未来市值50年能涨3万倍的伟大公司,打造中国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

可惜,猎捕多年,赛马实业让他失望了,华北高速让他失望了,新华百货也让他失望了。

“有些人没领会巴菲特的真谛,我和巴菲特都是处女座的,我觉得处女座的人可以领会巴菲特的真谛。”[1]

崔军理解的巴氏真谛是什么?

有人总结过他在资本市场上的一贯操作:选股-下单-打涨停-当散户们沉浸在赚钱的喜悦中砸锅卖铁跟进时-拉高-出货-一刀断魂。

类似的套路,徐翔用过,吕梁用过,叶飞用过。

“不管多厉害的投机高手最终都会被市场消灭,这是一个真理。”当年崔军涉市未深时,也曾如此清醒过。

直到一场场操奇计赢让他沉醉,一轮轮股权拉锯战把他拖入泥潭。

据《中国基金报》等媒体披露,就在崔军和物美系酣战之时,宝银创赢投资旗下多只基金受其影响净值暴跌,公司深陷投资人兑付危机甚至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宝银系根基失稳。

崔军在自己的套路中套住了自己。

与此同时,外部对宝银系“野蛮者”“投机者”的质疑加上崔军冒险、负气的个人性格,渐渐让宝银系内部出现裂痕。

“崔军从2014年之后就和成健开始内斗,大多数这一时期成立的基金都亏损巨大,其中7只名带‘巴菲特’字样的产品累计亏损超70%,有的亏损达91.64%。”一位宝银系内部人士透露。[4]

外战劲敌,悍臣内斗,共同让神乎其神的私募冠军跌下神坛。

2019年4月,崔军被通缉的公告甫一发布,二股东成健就称与物美系达成合作共识,会妥善处理新华百货股权问题,减少投资人损失。

几乎同时,新华百货传来消息:宝银系正清仓减持,持股比例由32.19%下降为30.84%。

苦争十年,如今的崔军只能在被通缉的路上眼睁睁看着,亲手打下的江山改旗易帜,中国巴菲特大梦归寂。

参考资料:

[1]《崔军:我的理想是复制巴菲特理念》理财一周报 记者夏珖玘

[2]《全国通缉!百亿私募大佬出事了:9000万投老婆旗下公司,涉嫌职务侵占,被立案后仍唱多A股8000点》中国基金报 记者林雪

[3]《独家|私募大佬崔军涉嫌职务侵占被立案侦查“宝银系”内斗不休》中国经营报 记者郝嘉奇、夏欣

[4]《私募明星崔军遭通缉:巴菲特粉丝7只产品亏损超70%》中国经济网 记者康博

——END——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