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ko马云 28分钟销售破亿....网红们的套路有毒(组图)

来源: 2019-04-08 21:29:41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1265 bytes)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李佳琦Oh my god”。

猫哥身边很多女生朋友刷完抖音都向猫哥感叹,怎么能有这么“可怕”的男孩子。本着好奇心,猫哥也去瞄了一眼,“oh my god,也太好看了吧,unbelievable”,如果说互联网最魔性的声音,猫哥肯定要投他一票。

俩字形容:洗脑。

01

李佳琦是谁?

简单形容一下,就是“网红”,而如果要更详细一点,是一个靠直播口红试色而火起来的美妆博主,人称淘宝“口红一哥”。

而在抖音,李佳琦一共有1920.8万的粉丝量,获得7506.5万的点赞量,半年不到的时间而已,这个成绩足以傲视同侪。

与超模去戛纳、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直播卖口红K.O马云,三个被置顶的视频无一例外都显示着李佳琦的“红”。



一个男孩子对着镜头口红试色,略显夸张的语气和神态,本没什么说服力,但是而视频结尾他又贴心地推荐颜色和色号,又莫名有一种反差萌。

人们都记住了李佳琦在视频中夸张的的“oh my god”,但是实际上,所有的感叹词都是为了另一个目的服务的,那就是他口中出现频率更多的“买它”。很多人在刷到他的抖音后,可能会丢下一句“李佳琦可能有毒”,然后口嫌体正直地去搜他推荐的品牌和色号。



李佳琦是魔鬼!当然不是说他本人,而是他超强的带货能力,他喊着“买它”,粉丝就真的买它。

你以为他不推荐的色号就没人买吗?不,即便一盒全套口红已经上万,依然有粉丝抢着晒单;你以为他带的只是口红,实际上他的视频下方的链接是他脸上擦的同款气垫。



女生看了视频,买买买;男生看了视频,给女朋友买买买;代购会用“李佳琦推荐”来做广告语,而一旦被李佳琦推荐的品牌和色号卖断货,柠檬精们又要跳起脚来骂人。



如果说成绩,在去年的双十一,李佳琦在当天的直播中卖掉了32万件商品,销售额6700万,超过同期所有的美妆类网红的销售业绩,嗯,所有。

02

新生代的网红从月入4000的柜哥到月入六位数的KOL,可以看做一个励志的故事,但是实际上,网红带货在直播创业时代就已经成为一种明规则的变现方式。



2015年,在王思聪的加持下,来自台湾地区的17直播进入大陆,然后火速撤离,却开启了“直播”这项火热的事业在大陆遍地开花。在直播的爆发期,秀场式的直播靠打赏,游戏主播靠“代言”周边,而电商直播就是靠带货。

直播成为电商的重要流量入口,而网红的身份除了“红”,更多的还是一门好生意。阿里巴巴CEO张勇在解释网红经济的时候就说过,“年轻一代对于偶像,对于同好者,对于明星的追逐,产生了新的经济现象,我想这个是全球范围内独一无二的。”



比如网红雪梨,王思聪的前女友的身份对于路人来讲,是王校长众多前女友中的一个,留下来的是众多的八卦谈资,但是对于她本人来讲,除了被品头论足,这段关系也给她带了相当丰厚的一波流量。



当然如果要是将这段关系作为雪梨“红”的由头,显然也是小看了她,被王思聪友人认为“有事业心”的雪梨,早就是10亿身家的电商董事长。在阿里发布的2017年《网红消费影响力指数综合排名》中,雪梨以97.9的分数排名首位。



“消费影响力”,说白了就是带货能力,以前是用来评价明星们的,现在放在网红的身上也适用。

数据显示,2018年,仅淘宝直播就拉动了1000亿GMV。

03

1000亿的GMV,催生出来的是一个大市场,而享受了市场红利的网红除了带货,还要“带人”。

网红直播带货的成功,让一些品牌商看到了风口,自己开始培养网红,比如现在的“魔鬼”李佳琦,就是通过欧莱雅内部“BA(专柜销售员)网红化”选拔计划而“出道”的。

而网红们自己,除了自己带货,还要带更多的人成为带货网红,于是MCN们也来了。

在网红消费影响力指数综合排名中排名第二位的张大奕所在的如涵控股就是一个网红造星工厂,除了作为当家花旦张大奕,其老板娘莉贝琳排名第27位。

模特出身的张大奕,带货能力也是刚刚的。



2016年双11,张大奕店铺的销售金额过亿,成为淘宝第一家销量破亿的女装类店铺;2017年双11,张大奕店铺的销售额达到了1.7亿元;到了2018年双11,张大奕店铺的销售额在短短28分钟内就达到上亿元。

网红电商起家的如涵控股做起了电商网红的生意。而除了顶级的KOL张大奕,截至2018年,如涵控股签约的KOL为113个,其中包括了3个顶级KOL、7个腰部KOL,共有1.484亿名粉丝。如涵控股旗下培养或者主推的网红资源,也都是一水儿的美女,起码照片上看上去是美女。



04

网红遇到资本市场会迸发出什么样的火花呢?

2019年4月3日,拥有“中国网红电商第一股”头衔的如涵控股(RUHN.NASDAQ)登陆美股市场,作为如涵控股CMO的张大奕也在微博与粉丝们共同分享了敲钟时刻。



但是,如涵控股上市之后的表现,在资本市场“带货”可就不那么容易了。如涵控股的首个交易日收盘报7.85美元,较12.5美元的发行价下跌37.2%,市值6.49亿美元。

如涵控股破发,王思聪在朋友圈转发了相关新闻,并配发了一段评论。



在王思聪的眼里,网红的KOL变现并不是问题,而最大的问题来自如涵本身,亏损以及对张大奕的依赖性过高。

根据如涵控股的招股书,以张大奕名义开设的网店,分别占如涵控股2017财年、2018财年以及2019财年前三季度GMV的49.6%、51.0%和44.9%。以张大奕名义开设的网店收入,分别占如涵控股2017财年、2018财年以及2019财年前三个季度收入的50.8%、52.4%和53.5%

一个张大奕,撑起了如涵控股的半壁江山,其余的100多个网红摊另外一半,而张大奕不是如涵培养的,而如涵培养的网红还没能起作用。

如涵连年亏损,张大奕的KOL服务费倒是水涨船高,2019年前三财季,就已经达到了4800万。

所以王思聪也说,“如涵的网红孵化、网红电商、网红营销模式说白了还没有验证成功,而且也没有证明自己可以培养出新KOL”。

而持有“模式没问题,但被坏公司做烂了”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实际上各大平台都在推自己的电商直播计划。王思聪的熊猫直播已经黄了,但是在直播大战中存活下来的头部公司们都在试水电商+直播的业务。



毕竟,突破雪梨、张大奕、李佳琦创造出来的带货神话,是每一个从业者们的目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