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笔经济账,日本改年号要花多少钱(图)

来源: 2019-04-02 18:58:31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7639 bytes)

5月1日起,日本就要进入令和时代了。“令和”,是日本第248个年号。

关于日本年号的来龙去脉,1个月前京酿馆聊过了(《被禁止注册为商标,日本天皇年号其实承自中国汉武帝 | 京酿馆》)。今天我们聊聊日本改元的经济账。

换年号不是换两个汉字那么简单,从政府到企业,短期内都要耗费大量资源。围绕换年号和天皇退即位的花销,日本社会不乏争议,就连皇室内部也意见不一。

一、改元增加政府和企业运行成本

迄今为止,改元会消耗日本多少资金没有精确数字,这事也确实很难统计。但是,有样本可以管中窥豹。

在4月1日公布新年号前,日本政府就要求各地及时更换系统。地方政府及下属单位当然必须起带头作用。

名古屋市政府为修改办公系统、刻新公章、换文件头之类,给下属80多个单位编制了专门预算,高达4.8亿日元,差不多近3000万元人民币。

从名古屋市的专门预算推算,单单日本政府系统为了改元,花出去的钱就是天价。

政府花这个钱或许不心疼,但企业不一样。有的企业对花这笔开销很不积极。

早些时候,日本通产省调查了2700多家制造和流通领域的企业,20%的企业没能决定采用和历还是干脆采用公元历。传统上采用和历的日本企业中,也有14%不乐意换新年号。

这些企业当中,东日本铁路公司比较干脆,自从2017年12月1日确定明仁退位的时间后,东日本铁路立刻动手,花了4个月时间,把售票系统全部改成了公元历。

最紧张的是日本银行业。他们担心的不仅有改元的成本问题,还有系统是否会崩溃的问题。

日本银行的存折用的都是和历,电子系统也一样。系统改起来本来就费时费事,而在4月底5月初,为了迎接天皇退即位,日本还要放大假,预计提钱出去玩的人会大大增加。

又要改系统又要应对提款潮,弄不好除了改元成本,还得付出信用成本。

图/新京报网

二、明仁退位后待遇基本不变

明仁天皇在世时退位,是200年来头一遭。这就带出来一个新问题:待遇怎么算?

目前的方案是把房子钱省下了。德仁即位后,明仁和美智子将搬离皇宫,和德仁一家互换住所,搬到赤坂东宫御所居住。

这是1960年重修的建筑,地上两层地下一层,周围大树环绕,明仁研究虾虎鱼(明仁天皇是研究虾虎鱼的权威)的研究室就在赤坂东宫御所,所以对于明仁来说很方便。

但是,其他钱省不下。根据去年3月6日日本内阁发布的行政令,明仁退位后,生活费用仍从“内廷费”支出,每年为3.24亿日元,相当于2000万元人民币左右。

此外,明仁和美智子作为“上皇”和“上皇后”,继续享有皇家护卫、政府行政专车专机等待遇,和新天皇、新皇后没有差别。

“上皇”是指没有出家的前任天皇,假如出了家则改称“神皇”。以明仁的岁数和兴趣爱好,他自然是“上皇”。

待遇不变等于同时要供奉两个天皇。根据专门为明仁量身定做的《明仁天皇退位后新制度》,明仁退位后将自动失去摄政和皇家会议议员资格。

他既可以不用视事同时又能享受原待遇,虽然于礼上说得过去,但日本社会也有人担心,以后在任天皇退位会随意化。更有激烈意见认为,这是增加国民负担。

三、德仁即位花销也是天价

日本天皇的退即位仪式,不是5月1日一天就可以搞定,大致要持续多半年。

明仁的退位仪式超过10项,从3月12日启动至4月30日止。第一项是明仁身着模仿唐制的“黄栌染袍”,在皇宫的宫中三殿向历代天皇报告自己将于4月30日退位。

此后还要去位于伊势的伊势神宫、安葬裕仁的武藏野陵分别报告此事。

4月30日还要举行“退位礼正殿之仪”。

相较之下,德仁的即位仪式更繁琐,花费也要大得多。

首先,举办即位大典的东京皇居正殿肯定要修缮装点一番,天皇龙椅(高御座)和皇后御座(御帐台)是老物件了,也要修复、装饰,据说光伺候这两个座位,时间就长达半年,编制的预算高达5亿日元,约3000万元人民币。

即位大典花费注定更多。按照日本皇家典仪,5月1日,德仁将出席“剑玺继承之仪”,继承刻着中国篆字的国玺御玺之类,之后举行“即位后朝见之仪”,和世俗权力系统的首脑们见面。5月4日,还要举行一般朝贺,平民百姓有机会见到新天皇新皇后。

10月22日,还要举行“即位礼正殿之仪”,11月14、15日,举行“大尝祭”,这才算一整套仪式结束。

持续半年多的一系列即位仪式中,最花钱的是“大尝祭”。“大尝祭”是新天皇向天神进献新谷并自己尝食,一代天皇只能举行一次“大尝祭”。这个仪式还要招待四方宾朋。

在明仁即位时,为了“大尝祭”专门搭建了“大尝宫”,加之仪式所费,共花费了22亿多日元(约1.4亿元人民币)。这次德仁即位,因为原材料、人工涨价,预算增加到了27亿多日元(约1.7亿元人民币)。

为此,德仁的弟弟秋筱宫文仁亲王提出了反对意见,提出用其他平时不用的宫殿取代建设“大尝宫”。但看来他的意见没有被采纳。

如此折算下来,改元和天皇退即位要花的钱,可谓耗资巨大。不惜巨资不只有维持传统的原因,也是为了保持天皇的“道统性”。

这不禁令人想起1946年。当时,盟军有废除天皇制之意,裕仁被迫发表了著名的《人间宣言》,宣布天皇从神坛走了下来。

盟军仍不满意,惠特尼将军嘲讽性地警告日本最好在包括“和平宪法”第九条在内的新宪法草案上签字,好让大家享受“原子能下的阳光”。日本首相币原喜重郎被迫屈服。

1946年11月3日明治天皇94岁诞辰日那天,裕仁颁布了新宪法。天皇体制作为一种传统才得以保留。

没有什么“万世不易”,只有正义不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