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遗弃的“玩具”,熊猫TV破产始末(组图)

来源: 2019-03-18 21:03:03 []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 次 (13538 bytes)



文 | 刘洋

来源 | 投中网

“其实不管熊猫这个事儿做成了也好,还是没做成也罢,对于我们这些年轻人都赚到了。”阿武说。

与阿武约见面约了整整一年,从2018年起关于熊猫TV即将倒闭的传言就不绝于耳,大概也是知道这些消息后熊猫TV的员工们对待任何见面和回答都会极其谨慎。阿武很聪明,在接话时总是留有余地,他的表现其实也是这家五百余人公司的员工常态,不怨天尤人,也不自暴自弃,处处维护公司形象。毕竟,这份经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突然崛起,突然暴毙

用突然崛起和突然暴毙来形容熊猫TV最合适不过。

这是一个很奇幻的体验,当你刚刚加入一家创业公司,得知自己的老板是中国顶级富二代,他带着一群有理想的年轻人正在轰轰烈烈的做一件全网知名的事,那时候你会被感染,被关注,甚至被期待。同样是这家公司,仅仅用时三年,负债数亿,依旧在被全网关注,富二代老板不再用微博为它站台,甚至连提一句的想法都没有,在某个不知名的上午,HR在群里宣布了它的“死亡”。五百人的大群,没有异议,没有追问,也没有了期待。

第二天所有人例行公事的一样办理离职,如同他们第一次来到公司一样。只是这次转身,将会是超长待机。

2015年7月23日,熊猫TV母公司“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龙飞。彼时天天混迹于斗鱼的王思聪看到了直播平台的机会,决定入局,他切入的时机不算早,但是他的动作却引起了外界的广泛关注。内侧时期激活码在淘宝价格不菲,开播后更有林更新、林俊杰、Angelbaby捧场。

阿武说,“熊猫TV很特别,刚刚入局以后就成为行业前三,那时候虎牙拿得出手的大主播就Miss和骚男,关注度并不高,我们都没当回事儿,每天就盯着斗鱼。但是最后偏偏是没人在意的虎牙最早上市,熊猫从和斗鱼分庭抗礼到被前两名甩出身位。”

熊猫TV的突然崛起,离不开王思聪的资源和流量效应。无论是在娱乐圈还是电竞圈,中国首富之子、万达少东家王思聪都是响当当的金字招牌,而这两个产业更是直播最重要的两个品类秀场直播与游戏直播。那时候你要问熊猫TV的员工,“你们公司会缺钱吗”,或许会被礼貌地翻白眼。没人比王思聪做这件事更合适,也没人比他做这件事更不合适。不差钱的王思聪撕开直播圈生态的方式很简单粗暴——用钱砸。

当年的斗鱼四大花旦,熊猫一出手便夺走两个,斗鱼的炉石传说主播区更是几乎重新洗牌全员被挖,随后当时的“斗鱼一哥”PDD也回到熊猫TV,毕竟PDD以前的身份就IG战队的队员,而IG也是王思聪的俱乐部。熊猫TV作为一家创业公司,出道即巅峰。

阿武也是在熊猫TV早期便加入了其中,这让他完整经历了熊猫的跌宕起伏。刚加入的时光也是他最怀念的,那时候人不多,几十人的规模,每个人都在想着怎么去把自己的工作做好,看着平台的业务量和流量不停增长,他们认为这样的工作是值得的。

王思聪简单的方式撕开了直播圈的缺口,却也埋下了伏笔,主播的签约费熊猫TV可以涨,别的平台一样可以。

同样是早期员工的阿和告诉投中网,“正是熊猫的方式促使了失败

,直播圈的平衡本身是由话语权最重的斗鱼和虎牙掌握,熊猫大幅涨薪挖角的手段,让主播的身价和地位空前提高,尤其是更为稀缺的游戏主播,随便签一个游戏主播都是千万级的。其他平台不得不随之一起提高。”

如果这些主播可以做出自己身价的业务,那么签约费也不算白花,偏偏是这些流量千万级的主播本身不具备变现能力,那么熊猫除了支付主播签约费,还要支付超高的带宽费,这一点在游戏主播身上更为普遍。“对于平台而言,游戏主播是负资产。”阿和说。

如果说王思聪没看到这点的话,那么他大概也不会开始这次创业。这一点从平台的slogan上就能体现:“虎牙直播-中国领先的弹幕式互动直播平台”、“斗鱼-每个人的直播平台”、“熊猫直播-泛娱乐直播平台”。

熊猫要做的压根不是什么游戏直播和弹幕互动,他们的目标是泛娱乐。说得更直白点,他们的目标是成为一个网络版的芒果TV,24小时不断档的快乐大本营。

要命的PGC,失去耐心的思聪

“校长(王思聪)的心思是在PGC(互联网传播模式下的专业生产内容)上。

”阿武说。初期导流只是为了将流量更集中,方便早期PGC的制作和推广。

王思聪是个执行力很强的人,2016年7月,熊猫TV、芒果娱乐、腾讯视频联手打造的国民女神养成类网综《hello!女神》上线。亲力亲为的王思聪全程在线,这本身就是一件很罕见的事,数度站台更是体现了他在这件事上的心血和努力。

《hello!女神》在国家广电总局、《中国广播影视》杂志社主办的“TV地标(2016)中国电视媒体综合实力大型调研成果”发布会上荣获年度网络节目,熊猫直播累计观看人次破6亿,腾讯视频点击量破5.2亿,新浪微博《HELLO!女神》相关话题阅读量达19.8亿。

但是,这些在现实面前都显得不堪一击。

2017年1月,《hello!女神》被要求下架整改。“校长从那一刻其实就已经对这件事失去了耐心。”

阿和说,“校长是一个想法和做法都很超前的人,但同时他也有富二代们都有的问题,他们只会对自己感兴趣的事,付出心血。IG为什么可以做这么多年最终收获冠军,在S6、S7赛季的时候,IG是联赛中流甚至垫底的站队,还养着那么多明星选手,换作别人会一直这么养着吗?根本原因就是校长喜欢,他喜欢,他才会去做。”

阿武说,“直播平台归文化部管辖,而网综归广电总局管,熊猫TV在文化部管辖的经营范畴内,做着广电总局管的事儿,这本身难度就太大了。”随后他反问一句,“你觉得《hello!女神》和火箭少女101有什么本质区别吗?校长的视野确实很大,也太早了。”

“如果这件事做成了,熊猫TV会是什么样子?”投中网问。

阿武说,“如果真成了,我们早就无敌了。”

2017年以后,王思聪就很少管理公司的主要经营事务了,也鲜少在微博上有所提及。

于他而言,他大概不能再用喜欢来形容这件事了。

出问题的投资方,消失的巨头

在2017年时,熊猫TV经历一场离奇的B轮融资。

根据梳理,熊猫TV共经历5轮融资,其中在2017年5月,就连续开展了两轮融资合计10亿元B轮的融资。那时候外界看来,熊猫TV仍在一路高歌猛奏。但是内部却已经发现了问题。

阿和说,“我们的B轮本身是乐视领投的,但那时候贾跃亭和乐视出了问题。乐视的款就压根没到。

这也就是为什么外界看B轮投资方时,根本没有出现乐视的原因。关于乐视的问题,其实很多人都知道,只是一直没有说。而所谓的10亿融资,根本没有全部到账。”

除此之外,阿武还向投中网透露了一个隐情,在B轮时,出现了一家BAT级别的巨头,也想参与。但是当时王思聪没收那个钱,用高层的话来说:“校长不想过早站队。”但是这也错过了熊猫TV最值钱的时机。

B轮融资的“故障”出现了病毒扩散效应,熊猫TV的资金链条出现了明显的断裂。在熊猫TV的B轮融资稿件中,提及在B轮融资完成之后,熊猫直播将继续保持其在游戏和电竞领域的优势地位,继续拓展娱乐、综艺、户外、体育等多种泛娱乐直播内容。与此同时,熊猫直播将与国内优秀的内容厂商一起合作探索新的直播类PGC的创新方向。

PGC是一条被堵死的路,而游戏和电竞领域如果没得到腾讯的认可那么熊猫TV想玩下去,只会更加艰难。

一位前腾讯投资部人士告诉投中网,“熊猫TV在2018年时找过腾讯,但是腾讯在评估资产以后,并没有决定投资。”

阿和说,“熊猫TV要价太高了。”

更为关键的是,2018年3月8日中午,斗鱼直播对外宣布完成了由腾讯独家投资的 6.3 亿美元(约合 39.8 亿元人民币)融资。当天晚间,欢聚时代(Nasdaq:YY)也发布公告称旗下虎牙直播完成了 B 轮融资,由腾讯投资,金额是 4.616 亿美元(约合 29.23 亿元人民币)。

直播行业的前两名都有了腾讯的血液,腾讯实在找不出什么理由再去把熊猫收到旗下。除此之外,此前曾对熊猫表现出兴趣的还有头条、快手,但是无一例外他们都没有出现在熊猫TV的股东名单,虎牙也曾来熊猫TV做过尽调,但是最终全部告吹。

负责融资的熊猫TV副总裁庄明浩最后只能用一句:“尽人事,听天命,尽完了人事,发现天命难违。”来形容这两年的努力。

2018年年会上,王思聪并没有以往一样出席,整个18年,熊猫TV近乎所有的业务都在下滑,所有人都知道那个最终时刻已经不远了。

我就想等等,看看有没有奇迹

阿和与阿武都是很聪明的年轻人,作为中层,他们对于公司发展比基层员工的消息更准确和也更嗅觉敏锐。

2018年一整年的状态其实已经在告诉他们,公司可能时日无多,但是无一例外,他们都选择站到了最后,最后的最后。

2019年新春回来以后,所有人都在挂机,没人工作,因为已经什么可做的工作了。阿武说,“我就想等等看,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奇迹发生。可惜了,真的可惜了。”

有媒体将熊猫的死亡归结于管理层内斗,阿武认为,“任何上体量的公司都有内斗,没人该为内斗负责,根本上来讲就是熊猫一直没找到赚钱的方式,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已经进入了饱和期,在这个特殊的时间节点上,没人在乎你的饼会有多大,别人只在乎你的盈利能力。

虎牙一开始都是我们瞧不上的平台,但是就是营收比我们好,最早上市。健康,才是一家创业公司最重要的能力。”

2019年3月5日,熊猫TV的最后通牒下发。第二天,所有员工办理离职,这几年在创业公司身上出现的超现实的现象并没有出现在熊猫TV身上,员工们自觉上交工牌,拍下自己的工号,签了离职证明,HR们将自己员工的简历发往各大互联网公司。

“所有人都有心理准备,你能想象一家500多人的公司,接到离职通知之后第二天全部办完的样子吗?”阿武说,“这在中国互联网史上,也算罕见了。”

阿武表示,“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来熊猫以后没休过假,工作这么多年,一天假都没休,我们不像别的公司,我们的年假可以长期保留,原本是想到了公司成功以后,给自己放个大假,现在没机会了。”

如今这家500余人的创业公司,从3月18日以后,将不会有员工再踏入这个地方,熊猫TV的网站也将彻底处于无人维护的状态。

对于他们这样的早期员工而言,熊猫TV的结果早已预料到了,但是看到曾经的同事们和熊猫TV的主播们发的朋友圈与微博时,仍止不住难过和思念。

采访中,所有熊猫TV的相关人士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可惜了。



(文中出现的阿武、阿和皆为化名。)

回到顶部